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72章 刘钟密谈

www.wuailogo.com 官途     看到钟一德如此表情,刘飞的神态也显得有些凝重起來,心中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这时,钟一德开口了:“刘书记,我想问您一句,您是想要听真话还是明话。”

    刘飞沉声说道:“真话怎么讲,明话又怎么讲,真话的反义词应该是假话吧,何以你却说是明话。”

    钟一德惨笑一声说道:“刘书记,如果您要听真话的话,我可以如实相告,但是要我说假话的话,那么我也却不可以说,但是作为明话,却是可以的,所谓明话就是明面上所说的套话、官话,可以正大光明的说出來的假话。”

    刘飞的脸sè显得更加凝重了,沉声说道:“好,那你先给我说说这明话到底是什么。”

    钟一德笑着说道:“说实在的,刘书记,虽然我们海明市环保接连出现了郑国明和王秀山这样的**分子,但是这样的人毕竟是少数,他们是一条鱼腥了一锅汤,属于害群之马,不过总体來说,虽然我们海明市环保系统有一些像他们这样的人,但是这样的官员毕竟只是少数,大部分的官员都是不错的,都是很有觉悟和党xìng的,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钟一德说这话的时候满脸带笑,但是眼神中却明显流露出一丝悲哀之sè。

    刘飞是个聪明人,虽然钟一德在说这番话的一开始就用上了说实在的这样的起始语,但是刘飞却明显可以感觉得出來,这绝对不是钟一德想要表达的实际内容,他脸sè凝重的说道:“钟一德同志,刚才你所说的这番话恐怕是你所谓的明话吧,那你说说如果让你讲真话将会是什么样子。”

    钟一德听刘飞问自己真话,脸上的表情先是轻视了许多,随后却是表情沉重的说道:“刘书记,我不否认,我们海明市环保系统中存在着很多jīng英,这的确是毋庸置疑的,这些人有的在基层,有的在中层,有的在高层,他们不管是在哪个层级之中,都是属于骨干一般的存在,但是非常可悲的是,像他们这样的人往往处于干事之人的位置上,而不是真正的领导岗位上,甚至有不少人连干事的岗位都沒有,往往因为他们的理念和为官风格不能溶于大部分人之中,所以被一些宵小之人所排挤,无法真正的把他们的聪明才智贡献于我们海明市的环保事业,甚至这些jīng英中的某些人还很有可能因为自己的特立独行从而给他们自己带來杀身之祸,举贤不避亲,我认为,我自己就是这样代表中的一员,我曾经也十分执着的想要为我们海明市的环保事业做出一番贡献,为我们海明市的老百姓多做一些实事,但是从我的工作作风表现出來之后,从那位欣赏我的老领导被调走之后,我便保守同事的排挤和某些领导的刁难,最终为了自保我不得不选择了韬光养晦,走无为而治的路线,最终才真正等到了您的到來,也只有遇到您这样能够给我机会的领导,我才敢真正的跳出來,才敢发挥出属于我自己的实力与能力。”

    听到钟一德这样说,刘飞不仅沒有看不起他,反而充满欣赏的点了点头,他所欣赏的恰恰是眼前这样的官员,懂得自己的长短,有勇气,有魄力,有智慧,该冲的时候一往无前,该退的时候急流勇退,保全自身,官场之上,一味的猛打猛冲是绝对不行的,官场上的很多事情看起來非常简单,甚至有很多老百姓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但是真正到了cāo作起來的时候,很多官员却往往避重就轻,甚至更有甚者,直接推三阻四,指鹿为马,对于这样的事情刘飞自然是司空见惯的,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他也心知肚明,对于那些猛冲猛打坚持正义的官员刘飞非常钦佩,因为华夏官场从古到今都不缺少这样的官员,而且这样的官员在历朝历代都有取得成功的例子,但是,大多数这样的官员却往往折戟沉沙,黯然陨落,而刘飞从一开始进入官场之时对此就有了深刻的认识,所以他纵然自始至终都保持着一颗为国为民之心,一心一意为老百姓谋取利益,但是刘飞自己心中却非常清楚,有些时候他纵然敢于跟自己的上级直接叫板,但是所有的一切都是建立在他对于自己的定位、对于自己的谋略有着深刻认识的基础上的,他也并不只是表面上看起來那样一味的猛冲猛打,有些时候,该妥协的时候他依然会有原则的妥协,因为对他來讲,暂时的妥协是为了更大、更快的前进,而眼前的这位钟一德就是这样一个人,和自己有着诸多的相似之处。

    刘飞轻轻点点头说道:“嗯,钟一德啊,你说得很有道理,那么你再说一说,像你口中所描绘的这样的人,在我们海明市环保系统中占有多少比例。”

    钟一德沉声说道:“根据我自己的看法,我们海明市环保系统真正有才能的人有十之四五,这个比例是相当高的,但是这十之四五之中,有十之二三的人并沒有把他们真正的才能全都用在工作,用在为为老百姓多干一些实事上,而是把他们的才能大多都用在了和其他官员勾心斗角之上,用在了怎么想方设法为自己谋取好处之上,所以,这部分官员虽然刚开始入仕的时候才华横溢,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全都转换成了老官油子,虽然说话做事十分严谨,很少能够让人抓住破绽,但是这这些人的才能已经随着岁月而泯灭,消失,甚至等他们真正发现这样问題的时候,他们已经无法在适应新的时代发展趋势,真正想让他们顶起一方的时候往往很难真正顶起來,这样的人到最好只能称之为官吏,而不能称之为jīng英,古往今來,这样的人从不欠奉。”

    刘飞听完之后,眉头紧紧的皱着,脸sè依然非常凝重,沉声说道:“那你刚才所说的jīng英呢,他们能够占到多少比例。”

    钟一德沉声说道:“别的系统我不清楚,但是仅就我们环保系统而言,真正能够被称得上jīng英的人,最多也就是十分之一,这些人有理想,有原则,有素质,从进入仕途开始,就有着自己的目标与坚持,他们这些人能进能退,做事认真,就是这些真正的jīng英,在支撑着我们海明市的环保系统正常的运行,而那些十之二三的官吏们虽然也有作用,但是他们最多也就是辅助作用,而真正起到作用的往往是这些十分之一的jīng英。”

    听完钟一德的这番论述之后,刘飞轻轻点点头说道:“好,既然你这样说,你把你认为在环保系统中属于jīng英的人给我列个名单出來,不管他是属于哪个派系的,也不管他现在处于何种位置,都给我列上,另外,如果在那十之二三的官吏之中,如果有人在平时的时候能够为老百姓多做一些实事,这样的循吏也给我列上,我用人不完全是唯才是用,而是唯实用是用,谁能够为老百姓多做一些实事,谁能够让环保系统的工作效率更高一些,谁能够保证国家和民族的利益不受到损害,那么我一定会想办法把他放在适合他的位置上。”

    钟一德听到刘飞这样说,心中已经明白刘飞这番话中的真正含义了,他知道,从现在开始,刘飞对于自己是真正的信任了,否则他绝对不会让自己给他列一个名单的,很显然,对于海明市环保系统的人事大调整,刘飞很有可能会根据自己所提供的名单來进行人员的筛选、调配,对于刘飞的这种信任他感觉到了肩上担子的沉重,但是正因为这种信任,他心中为老百姓多做一些实事的决心和意志更加坚决和执着了,毕竟有如此胸怀博大的领导信任,自己怎么能不尽心尽力呢。

    接下來两人又聊了很多内容,尤其是对于副厅级层面的环保局官员,刘飞更是通过钟一德进行了重点了解,因为作为一名市委书记,刘飞不可能把一些基层的官员都记在心上,那样会累死的,刘飞非常清楚,到了他这种层次,除了要对一些中层和基层的重点人物加以注意之外,其他的时候都是要抓大放小,抓住一些关键人物,让他们能够坚决的落实自己的指示,这样管理起來比较容易一些。

    等刘飞和钟一德喝完茶之后上了汽车,刘飞仰面靠在车座上,大脑却陷入了沉思之中,只不过他所思考的并不是钟一德所提到的那些问題,而是和邓佳明有关,对于邓佳明这个人,刘飞虽然最近一直在加大拉拢和分化的力度,在极力的想要把他拉入到自己的阵营之中,但是刘飞在拉拢他的同时也在防备着他,毕竟他以前是属于本地派的中坚力量,肖建辉他们是绝对不会轻易放手的,想到邓佳明,刘飞嘴角上不由得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冷笑,心中暗道:“邓佳明啊邓佳明,希望你不要聪明反被聪明误啊,机会我已经给你了,如果你要是抓不到的话,那可就不要在赖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