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71章 邓佳明的犹豫

www.wuailogo.com 官途     邓佳明说完之后,房间内顿时一片沉寂,不管是肖建辉也好,罗天强也好,杜洪波也好,三人谁也沒有想到邓佳明竟然会如此直接的表明他自己的立场,很明显,从邓佳明的表态中众人可以看出一个非常明显的变化,那就是邓佳明似乎打算规规矩矩的做他自己的组织部部长了,他不打算再继续和自己三人之间保持那样稳定的合作关系了,但是也似乎并不打算完全投靠刘飞,虽然如此,但是问題在于之前四个人的合作是非常好的,合作起來的威力也是非常大的,一旦邓佳明退出,本地派的实力将会得到极大的削弱,这绝对不是四减一等于三的问題,而是三加一大于四的问題,所以,肖建辉三人此刻的心情全都非常沉重,也非常愤怒,他们恨邓佳明胆子小,骨头软,但是邓佳明却说得如此直白,反而让三人有些不好说话。

    沉寂还在继续着,气氛异常压抑。

    五分钟之后,肖建辉猛的抬起头來,脸sèyīn沉着看着邓佳明说道:“老邓啊,对于你的处境我们是可以理解的,不过你也应该考虑一下我们大家共同的处境啊,现在我们本地派和刘飞之间肯定不会善了的,刘飞绝对不会不断的削弱我们本地派的实力,如果沒有你这个组织部部长牵制着刘飞,我们将会在人事问題上越來越被动,我相信作为我们本地派的一员,你应该非常清楚你自己的位置,你就忍心看着我们本地派逐渐被刘飞分化瓦解,我们本地派的利益逐渐落入刘飞的手中吗,你可知道,刘飞现在玩的就是分化瓦解这一招,通过不断的分化我们本地派的队伍,瓦解我们联盟的趋势,让我们越來越脆弱,等到他真正掌控大局的时候,恐怕他肯定会秋后算账的,那时候我们可就真的全都完了,老肖啊,我也知道现在刘飞给你施加的压力非常大,要不我提个建议你看看怎么样,你在表面上和刘飞虚以委蛇,什么都顺着他的意思去办事,但是在暗中,你将刘飞那边的一举一动尽快告诉我们,让我们有所准备,如此一來我们也不至于太过于被动,如果你要是能够这样做,我们三个向你保证,以后有任何利益的时候,绝对不会少了你那一份,而且会优先考虑,同时,刘飞那边你也可以照样再拿一份好处,你看这样可以吗。”

    邓佳明听完之后脸sè显得有些难看,他心中非常清楚肖建辉三人打的是什么算盘,他们这样做相当于让自己去刘飞那边做卧底,这样一來肖建辉等人不仅沒有什么损失,反而会因为自己的卧底让他们始终处于信息优势地位,但是这样一來,虽然自己有拿两方面好处的可能xìng,但是其中的风险xìng之大绝对不是肖建辉所说的那样轻描淡写,而是万一自己做卧底的事情被刘飞发现,自己将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刘飞可不是善茬,尤其是他还有一个委员的身份,虽然在海明市的较量中刘飞很少动员他这个身份的权利,但是刘飞不动用并不等于他沒有,这是一枚核弹级别的武器,一旦动用,自己绝对会被炸得粉身碎骨,而到时候,以肖建辉等人的作风,绝对不会搭理自己的,甚至很有可能会落井下石,以免被自己牵连,所以肖建辉说完之后,邓佳明的脸sè显得十分难看,一直沉默不语。

    这时,杜洪波沉着脸说道:“老邓,你还在犹豫什么,老肖的这个提议的确是一个非常好的提议啊,按照这个提议去cāo作,绝对是双赢的结果,你绝对不会有任何的损失的。”

    听杜洪波这样说,邓佳明的怒火也一下子就蹿了起來,脸sèyīn沉着说道:“老杜啊,你当我是傻子吗,哼哼,做卧底,古往今來,做卧底的有几个有好下场的,我邓佳明虽然不才,但是也绝对不会把自己陷入到那种进退维谷的境地之中,如果你们想要找人做卧底,可以重新选择其他人去,但是我邓佳明是绝对不会做的,刘飞的厉害之处我相信你们也明白,我现在只想要安安心心的做我这个组织部部长,不想在搅风搅雨的了,我实在是太累了,想要歇歇了,安安心心的再干这一届也就行了。”

    听邓佳明这样说,肖建辉的脸sè刷的一下就沉了下來,冷冷的说道:“老邓啊,你这样说可就有些不讲理了,从你踏入政坛的那天起你就应该知道,入仕有风险,做事需谨慎,而且你在好好的想一想,这些年來我们四个人联合起來组建本地派这个小团队,让我们大家全都获得了多少利益多少好处,我们之间的关系是那么容易就割裂的吗,老邓啊,你不要忘了那句成语,唇亡齿寒啊,如果你脱离了我们本地派这个小团体,万一我们被流放打败了,恐怕你自己未來也未必会有什么好结果的,你认为刘飞现在会容你、忍你、用你,但是等我们几个真的被刘飞打败了,到时候他掌握大局之后,他还会在像现在这样对你吗,老邓啊,你还是醒一醒吧,只有我们四个人联合在一起,我们本地派的力量才是最大的,才能给形成和刘飞叫板的实力,否则,我们的前途全都是堪忧的,尤其是我们以前做的那些事情,一旦被刘飞给翻出來,就算够不上双规的程度,但是被上级给一个结党营私、cāo纵大局的jǐng告还是有可能的,到那个时候我们四个人的仕途前途可就真的被断送了,老邓啊,你可千万不要只想着你一个人的前途,你应该意识到,我们四个人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沒有任何人可以独善其身的,因为我们之间以前合作的太过于紧密了。”

    不得不说,肖建辉能够成为四个人之间的首脑人物还是有其深层次原因的,肖建辉说完之后,杜洪波和罗天强全都不在说话了,两人全都目光犀利的看着邓佳明,肖建辉这番话虽然听起來很软,但是实际上却是软中带硬,甚至其中还暗含着威胁邓佳明的成分,很显然,肖建辉的话里话外是邓佳明是根本不可能脱离本地派这个小团体的,否则将來一旦他们失败了,肯定会把邓佳明给整出來的。

    这一招的确挺狠的,邓佳明听完之后,脸sè一下子就苍白起來,双手颤抖着点燃一根香烟,颤抖着嘴唇狠狠的吸了一口,久久沒有言语,这一次,邓佳明的确有些犹豫了,因为肖建辉所说的这番话是真的直接说道邓佳明的心底深处去了,一时之间,对于自己将要何去何从邓佳明陷入了犹豫之中。

    与此同时,就在邓佳明左右为难的时候,在距离四海茶苑不到一千米远的地方,一个非常普通的茶社内,刘飞与钟一德面对面的坐在茶几旁,钟一德把刚刚泡好的茶水先给刘飞倒了一杯,又给自己满上,然后满脸恭敬的说道:“刘书记,不知道您今天约我出來所为何事。”

    刘飞轻轻品了口茶水,轻轻放下水杯,这才笑着说道:“钟一德同志,我相信我为什么约你出來你心中应该也有些猜测吧,说说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钟一德心中非常清楚,虽然刘飞对自己有些欣赏,但是欣赏是一回事,真正把自己纳入到刘飞的麾下成为刘飞的嫡系又是另外一回事,作为一名想要真正为老百姓多做一些实事,想要能够不惧怕任何的黑恶势力可以放心大胆的去做事的官员,钟一德非常清楚,在如今的海明市,自己只有投身到刘飞的麾下,才有可能那样去做事,所以,为了海明市的老百姓,为了自己的理想,他也决心要想办法投靠到刘飞的麾下。

    钟一德略微沉思了一下,然后缓缓说道:“刘书记,您说的不错,我的确有些想法,我想您特地约我來应该是想要跟我了解一下我们海明市环保局内部的一些情况吧。”

    刘飞轻轻点点头,淡淡一笑说道:“嗯,你说得沒错,你是环保局的老人了,做事风格也和其他那些官员不太一样,你站在你的角度谈一谈,现在我们海明市的市环保局和各区环保局到底有多少可用之才。”

    钟一德听到刘飞问起了这个问題,脸sè顿时凝重了许多,沉思了足足有五分钟之后,这才缓缓抬起头來。

    而自始至终,刘飞一直默默的关注着钟一德的一举一动,钟一德并不知道,如果他不是沉思了足足有五分钟才抬起头來,而是刘飞说完之后沒有多长时间就抬起头來准备发言,那么他将会直接被刘飞排除在自己的嫡系人马之外,因为刘飞在用人、选人上有自己一套严格的标准,其中首先一条,就是做人必须要实事求是,而不能只凭主观印象,尤其是在向自己汇报工作的时候,更是如此,只有对方经过深思熟虑之后说出來的话才是最具有可靠xìng的,反应快不是缺点,但是有些事情有些话如果说得太快的话,就难免有虚应之嫌了。

    不过刘飞却沒有想到,钟一德还沒有说话,脸sè就先变得沉重起來,神态中也充满了悲哀之s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