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70章 逼邓佳明表态

www.wuailogo.com 官途     杜洪波听肖建辉说完之后,眉头略微皱了皱,轻轻点点头说道:“嗯,老肖说得倒是很有几分道理,只不过老肖啊,我还是有几分疑虑,邓佳明现在和我们之间的关系到底算是什么关系,如果说他已经完全投靠刘飞了,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毕竟他和我们之间合作的次数比较多了,有些事情他也是参与过的,仅凭这一点他就不可能真正的完全投靠刘飞,但是如果说他还属于我们这一方,但是从眼前的情况來看,这绝对是我们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最近这段时间以來,邓佳明和刘飞配合得十分默契,大有挖我们墙角的趋势,尤其是今天刘飞竟然再次把环保系统人事调整这么重要的事情全都交给邓佳明,这说明刘飞对邓佳明还是比较信任的,我们现在到底应该如何面对邓佳明呢。”

    肖建辉听完之后,脸sè略微沉思了一会这才缓缓说道:“对于这个问題,我也曾经反复思考了好长时间,我的想法是就算刘飞再想办法,也是不可能真正拉拢到邓佳明的,因为在很多情况下,邓佳明已经和我们形成了利益共同体,在任何时候,利益关系永远都是维系人们之间关系最为可靠的,所以我认为,邓佳明和刘飞之间的关系很有可能只是短时间内的利益相互结合而已,应该是邓佳明看到了刘飞最近趋势不错,想要和刘飞合作一下为自己捞取一些政治资本和筹码以及一些实际的好处,并且以此给我们施加一些压力,提高一下他在我们本地派之间的地位而已,所以我断定,邓佳明早晚还是要回到我们本地派的怀抱的,毕竟刘飞的眼睛里揉不得沙子。”

    肖建辉说完之后,罗天强和杜洪波全都陷入了沉思之中,很显然,他们对于肖建辉的这种说法还是有些疑虑的。

    就在这个时候,包间的房门传來笃笃笃,,笃笃笃笃笃节奏的敲门声,听到这个节奏的敲门声,屋内三人眼前一亮,杜洪波迈步走过去打开房门笑着看着门外的邓佳明说道:“老邓啊,今天咱们四个可就你的派头最大了,你可是整整比兄弟们晚來了半个小时啊。”

    这时,屋内的肖建辉和罗天强也全都站起身來,肖建辉笑着说道:“老邓啊,一会吃饭的时候可得多罚你两杯,你最近根本就不怎么跟兄弟们一起坐坐了。”

    罗天强也说道:“是啊,老邓,现在兄弟们都开始怀疑你是不是已经成了刘飞的人了。”

    三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虽然看似对邓佳明十分客气,但是这种客气中也蕴含着几分批评。

    邓佳明能够坐在组织部部长这个位置上,自然是一个心思玲珑之人,听了三人的话之后,他只是淡淡一笑,和三人寒暄着再次坐回了茶几旁。

    只不过此刻,不管是邓佳明也好,肖建辉也好,他们都能够明显感觉到,虽然四人依然笑容满脸,客客气气,但是彼此之间却似乎多了几分隔阂,有些话也不能那样肆无忌惮的说了。

    坐下之后,邓佳明笑着说道:“老肖,我最近忙的脚不沾地啊,今天喊我过來有什么事吗。”

    肖建辉听到邓佳明这句话之后,眉头明显就是一皱,从这句话之中,他可以明显感觉到邓佳明似乎已经有意在拉远和自己三人之间的距离,他脸sè也一下子就沉了下來,声音有些严肃的说道:“老邓啊,既然你这么忙,那我今天也就开门见山的和你说吧,我们三个想要问问你,现在你心中到底是怎么打算的,你是打算完全倒向刘飞的阵营之中,还是和我们三个一起继续绑在一起努力奋斗。”

    肖建辉说完,整个房间内的气氛一下子就显得紧张起來,邓佳明沒有想到肖建辉竟然开门见山的提到了这个敏感的问題,而这个问題恰恰是他无法直接回答的问題,但是眼前的形势他也看得清楚,如果自己今天不能给肖建辉和其他两人一个明确答复的话,恐怕以后在与他们见面恐怕形势就将会发生巨大的变化,一时之间,邓佳明感觉到心中似乎燃烧着一颗大火炉一般,熊熊的烈火几乎让他五内俱焚,但是他却偏偏无法从中逃离出來,只能备受煎熬。

    就在肖建辉等人将邓佳明逼到了死角的时候,在燕京市那家顶级俱乐部内。

    军师、大少、刘阳三人再次坐在了竹帘后面。

    刘阳把今天海明市发生的情况跟大少和军师讲了一遍,然后沉声说道:“军师,刘飞今天的表现堪称完美啊,不过他最后时候却突然提出了要对政务大厅的事情进行整顿的事情,你说他到底打的什么算盘,这似乎根本不符合刘飞的行事风格啊,在之前的两次事件中,刘飞玩的都是明察暗访这一手,现在刘飞提前透露这个消息,岂不是让下面那些人有所准备,这样一來他在进行明察暗访的时候还能够有什么效果。”

    军师听完之后眉头也立刻紧皱了起來,沉思了足足有两分钟,这才抬起头來说道:“说实在的,这个问題我已经想了一晚上了,但是我还是猜不透刘飞真正的用意,不过按照常规的办法來分析的话,刘飞这样做不外乎三种可能,一是刘飞想要敲山震虎,让下面各个机关单位的人能够多认真负责一点;二是刘飞想要玩一手打草惊蛇的手段,通过此举先让下面的人先行动起來,而他则可以借此机会明察暗访从而得到比较多的情报;三是刘飞希望借此机会对王成林进行施压,逼他在官员财产申报问題上尽快行动,从而得以推进这个事情尽快向前发展,这三种可能看着哪种可能都有可能发生,但是这三种可能一般人都能够想得到,而根据刘飞的出招习惯,他最不喜欢按照常理出牌,所以越是我们认为他最有可能出手的角度,却恰恰是他最不可能出手的角度,所以,我只能说我这一次猜不出刘飞到底是怎么想的了。”

    军师说完之后,大少的眉头也紧紧皱了起來,他沉声说道:“军师,如果连您都猜不透刘飞到底是怎么想的话,那么我们下一步恐怕就不好cāo作了啊。”

    军师却笑着摇摇头说道:“也不尽然,现在我们已经占了先手,只需用按照我们的计划行事就可以了,至于刘飞到底是怎么想的无关紧要,我们只需要想尽一切办法让刘飞始终必须围绕着我们给他设定的路线去行进,纵然刘飞偶尔下出一两招妙棋,对于大局也是不会产生什么实质xìng的影响的,对了,对于离间刘飞和王成林之间关系的行动必须要加紧,我相信随着王成林不断推进官员财产申报这件事情,他和刘飞之间的裂痕肯定会越來越大,现在我们必须要想出一个非常好的办法來,争取在找出一个能够同时吸引刘飞和王成林视线焦点的事情,让他们围绕着这件事情在发生矛盾,那么如果这两种矛盾同时展开,刘飞和王成林之间的矛盾冲突将会注定是无法调和的,只要把他们目前那种良好的合作关系破坏殆尽,那么我们再对付刘飞就多了几分胜算。”

    大少和刘阳全都使劲点点头。

    四海茶苑内。

    邓佳明沉思了足足有六七分钟的时间,这才猛的抬起头來沉声说道:“老肖,老罗,老杜,说实在的,你们今天逼我表态让我非常难以抉择,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们,我是不可能完全投靠到刘飞那一边的,而刘飞也是不可能完全信任我的,我相信这一点你们三人全都清楚,但是事情发展到现在这种程度,我也只能告诉你们三个,我已经不可能再像过去那样和你们三位兄弟那样放心大胆的进行合作了,至于为什么,我相信你们也能够猜到一些原因,刘飞这个市委书记实在是太强势了,或许对于你们三人來说,偶尔和刘飞对峙一下也许无伤大雅,但是你们不要忘了,我可是组织部部长,我是人事口上非常重要的一枚棋子,但是偏偏我是直接处于刘飞的领导之下的,如果我处处和刘飞作对的话,那么刘飞对我肯定越來越不满,如果他对我的不满意度积累到一定的程度,那么我的自身安全将会面临极大威胁,我相信老肖你们三位也都是对刘飞的从政之路研究得非常深的,你们想一想,在刘飞从政之路的过程中,哪一个敢于和刘飞担任书记的时候进行作对的组织部部长最终有比较好的结局的,哪一个不是被调离就是被双规拿下,所以,我害怕啊,哪怕是刘飞这个位置换成是王成林,我也绝对不会有任何忌惮的,但是刘飞却绝对不一样,因为刘飞这个人从來不喜欢按理出牌,我担心他万一对我出手,我将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所以,今天既然咱们把话都说开了,那么我也就把我的真实想法跟三位摆明了,至于你们三位到底想怎么做,你们看着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