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69章 两个时机

www.wuailogo.com 官途     肖建辉怎么也沒有想到,刘飞竟然会在这种公开场合提及到政务大厅只挂号不看病的问題,心中对刘飞不由得多了几分忌惮,因为肖建辉从刘阳那里已经得知,刘飞接下來肯定会对政务大厅的问題下手,他已经开始暗中筹备了,这一次他可以确保刘飞在政务大厅上即便是有所动作也不会有任何的收获的,但是却沒有想到,刘飞这一次沒有像处理环保问題一样直接暗中下手,而是采取了这种公开jǐng告的方式來展开,着让他感觉到非常的意外,因为他现在已经想不明白,刘飞这个葫芦里面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不过不管怎么说,环保事件到此基本上算是告一段落,肖建辉等人已经做好了要回去的准备了。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认为刘飞不会在有什么其他招数的时候,刘飞突然沉声说道:“各位,从今天环保系统展开的实时网络问政我们可以看到,整个环保系统存在着非常严重的问題,除了要加强监管以外,对整个环保局系统班子进行人事大调整才能更进一步的解决这个问題,所以,接下來我们海明市必须对整个环保系统的官员进行重新洗牌,对于那些尸位素餐尤其是吃拿卡要的官员要该处分的处分,该清理的清理,一定要确保我们海明市环保系统官员队伍的纯洁xìng和纪律xìng,包正堂同志作为分管的副市长,对于环保系统比较了解,所以你和组织部方面好好的商量一下,争取尽快拿出一个新的环保系统干部名单,对于那些对于根本不听你这个副市长话的官员,该调整的调整,如果各个机关单位的领导们连主管领导的指示都不听,那要他们还有什么用。”

    包正堂和邓佳明纷纷表态一定会好好的协商争取尽快拿出一份人事调整方案的。

    等两人说完之后,肖建辉的脸sè显得更加yīn沉了,如果说之前刘飞利用实时网络问政平台拿下了郑国明和王秀山等人对他的势力是一种沉重的打击,那么刚才刘飞所提出來的环保系统人事大调整意见却是有可能从根本上将自己的势力赶出整个环保系统,如果真的要是让包正堂和邓佳明联手完成这件事情的话,自己很有可能会失去对整个环保系统的掌控,这是肖建辉绝对不想看到的,但是在眼前这只形势之下,肖建辉知道在正面自己是绝对无法和刘飞抗衡的,因为不仅仅是他,就算是市长王成林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正面和刘飞进行抗衡,因为刘飞此刻所说所做都绝对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的,所有常委在这个时候只能顺着刘飞的意思去说,不过这个时候,肖建辉心中却开始回忆以前和邓佳明一起联手对抗刘飞之时那种游刃有余的感觉來,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邓佳明这个组织部部长的分量实在是太重了,想到这里,他心中已经暗暗下定决心,虽然刘飞在不断的拉拢着邓佳明,在不断的离间本地派和邓佳明之间的关系,但是自己必须要以博大的胸怀容忍邓佳明在之前所做的一些错误的抉择,必须要尽快把邓佳明在拉回自己所主导的本地派的队伍中來,否则沒有了邓佳明的本地派在人事问題上将会越來越被动,沒有了人事方面的话语权,那么即便本地派有着三名重量级的市委常委,依然无法真正和刘飞形成比较势均力敌的对抗力量,即便是自己可以利用一些机会尽可能的让其他常委和刘飞的意见相左,但是那毕竟不是十分牢靠的,只有真正的把最大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那才是真正的掌握了主动权,即便是和刘飞较量中失败了,也不至于伤筋动骨,只要时机合适了,刘飞早晚都会失败的。

    想到这里,肖建辉心中开始暗暗盘算起來。

    而就在这个时候,刘飞的目光落在市长王成林的脸上,沉声说道:“王成林同志,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调研工作你和叶冲同志都要加紧调研工作,这周末咱们三人碰一下头,看看最近这段时间你们都有什么收获,有什么困难,争取尽快在我们海明市找一个区作为试点区进行试点。”

    王成林听到刘飞再次督促自己这个问題,他的脑门顿时便大了好几圈,对于这个问題他实在是太头疼了,而且这些天來,他也的确一直在对这个问題进行着调研,但是在调研过程之中,他发现了很多的困难,不过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王成林并不想和刘飞发生直接冲突,他只是轻轻点点头说道:“好的,刘书记,我这边你尽可放心,我一直在紧锣密鼓的展开调研。”

    叶冲也表态说自己正在调研之中。

    刘飞这才宣布散会,众人纷纷返回各自的单位。

    不过虽然人已经全部都离开了,但是刘飞这一次三大污染企业的视察之旅所造成的影响却是相当巨大的,首先最为直接的影响就是三大污染严重的企业全都被停产、停业,接受检查,随后是环保局系统,现在整个环保局系统几乎人人自危,尤其是那些曾经干过吃拿卡要事情的官员,几乎每天都是提心吊胆的,生怕这一次的人事大调整会调整到自己的头上。

    而有些心思活泛的官员似乎又发现了新的机会,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跑官、要官、保官的行动,一时之间,包正堂和邓佳明不管是家里也好,办公室也好,几乎人满为患,尤其是包正堂这位主管环保系统的副市长的办公室内,这两天更是人cháo涌动,以前那些几乎从來不向包正堂进行任何回报的市环保局的副局长们全都一个挨着一个的过來向包正堂进行汇报甚至是表达靠拢决心,因为现在几乎所有的副局长们全都把目光盯在了那个空缺出來的环保局局长和常务副局长的位置上,他们非常清楚,只要能够拿到两个位置其中的任何一个,在整个系统中自己都将会拥有极其强大的话语权,所能够给自己带來的好处不计其数,不仅仅是剩下的这些市局的副局长们全都盯着那两个位置,海明市下属各个区环保局的局长甚至是副局长们以及市环保局的处长们也全都盯着,所以这两天包正堂忙的焦头烂额,以前是太清净了,现在却是太烦躁了,不过钟一德却在这个时候销声匿迹了,即便是市环保局的同事们也很少看到他的身影,即便是看到了钟一德也是行sè匆匆,这两天根本就沒有去向包正堂进行过任何的汇报。

    夜sè深沉,海明市四海茶苑内,罗天强、杜洪波、肖建辉三人围坐在茶几旁,脸sè全都显得十分凝重。

    罗天强首先发言了:“肖书记,这些天包正堂那边都快忙死了,以前那些倒向我们的官员很多现在都开始改弦更张向包正堂靠拢了,而且据我所知,邓佳明那边也在紧锣密鼓的制定新的环保系统调整名单,据说这一次几乎各个区分局的一把手都会进行调整,下面属于我们的各个区的环保局局长们全都急眼了,很多人都担心自己的局长位置不保,现在形势对我们來说非常不利啊,如果我们要是在想不出好的办法來,恐怕反水的人会越來越多,形势将会不受控制了,我们得赶紧想点办法才行啊。”

    肖建辉脸sèyīn沉如水,眉头紧紧的皱着,右手微曲轻轻叩击着茶几桌面,发出笃笃定的声音。

    此刻,肖建辉的内心也是非常的焦虑,他非常清楚,现在本地派所面临的艰难形势,对于罗天强反映的问題更是心知肚明,但是他却更清楚,这种问題却是急不得,因为时机还不成熟。

    这时,杜洪波也脸sèyīn沉说道:“是啊,肖书记,老罗说的对啊,如果我们在想不出好的办法去牵制刘飞的话,恐怕我们的嫡系人马会越來越少的。”

    肖建辉轻轻点点头说道:“你们说的沒错,但是你们有好的办法吗。”

    两人全都苦笑着摇摇头。

    这时,肖建辉也苦笑着说道:“说实在的,你们两个的才智绝对不比我差多少,你们想不出來办法,我能够想的出來吗。”

    两人听完,全都露出沮丧之态。

    肖建辉看了两人的表情一眼,知道两人有些气馁,他便笑着说道:“不过你们现在也不用太过于担心,虽然我沒有什么好的办法,但是我们却并非沒有机会,只是时机还不太成熟。”

    杜洪波一愣:“时机,什么时机。”

    肖建辉笑着说道:“时机有两个,第一个时机便是在邓佳明的身上,我今天晚上已经约了邓佳明过來了,只要我们能够说动邓佳明再次回到我们阵营來,甚至是说服邓佳明表面上处于刘飞的阵营,实际上却是我们的人,这对我们來说将会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第二个时机在是刘飞与王成林在官员财产申报事情上矛盾激化之时,我相信你们也应该看得出來,王成林虽然在按照刘飞的指示大力推行对这件事情的调研,但是他的内心深处还是对于这件事情颇有微词的,所以,我认为他与刘飞之间很有可能在这件事情上爆发比较激烈的矛盾冲突,那个时候,是我们第二个非常好的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