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64章 刘肖激辩

www.wuailogo.com 官途     然而,世界上的事情永远充满了矛盾xìng,某件看似简单甚至是正确的事情,也总是有赞同的,有反对的。

    刘飞的话音刚刚落下不久,略微沉思了一会的肖建辉便立刻脸sèyīn沉着说道:“刘书记,对于您要召开现场办公会议我沒有任何意见,不过呢,我认为我们应该把其他的常委们也全都喊过來,毕竟接下來我们要讨论的问題涉及的范围十分广泛,参与的常委越多我们最终所做出的决策约有代表xìng。”

    肖建辉之所以提出这样的建议是因为他看到,在整个现场,只有自己和罗天强、刘飞、邓佳明这四人,这种情况下即便是在某些意见上自己和刘飞之间不一致,那么即便是在票数相同的情况下,刘飞可以通过他市委书记的身份强行压下自己的意见,从而得以推行他的意见,这种情况是肖建辉最不愿意看到的,而且把更多的常委拉近这次现场办公会來,即便是在某些意见上自己的提议无法获得通过,但是那种时候,即便是刘飞的意见强行通过,肯定也会得罪一些其他的常委,尽可能的让刘飞多一些麻烦和掣肘,尽可能的让刘飞多树立一些敌人和对手这是他的主要任务之一。

    听完肖建辉这个提议之后,刘飞笑着点点头说道:“好,肖建辉同志的这个意见很有道理,邓佳明啊,其他常委就麻烦你通知一下吧,让他们全都过來准备参加现场办公会议。”

    邓佳明连忙拿出手机开始通知其他常委。

    而这个时候,肖建辉看到刘飞接受了自己的建议,心中顿时便安定了许多,不过他还是继续说道:“刘书记,我认为现在这个时候沒有必要展开网络问政吧,一般的事情我们都可以实施网络问政,但是像环境污染这么严重的事情,沒有必要实施网络问政吧,毕竟网民对这些方面根本就不太懂,也不专业,尤其是您还说要实施实时网络问政,这在技术上等诸多方面恐怕不好实现吧。”

    刘飞这一次却脸sè十分坚定的说道:“肖建辉同志,如果你要是这样想的话那你可是想错了,我告诉你吧,我们华夏的网民那绝对是藏龙卧虎的,虽然有很多网民对于环保方面不是和了解,但是真正了解这方面的事情绝对是不少的,肖建辉同志啊,永远不要小看了人民的力量,古往今來,有多少帝王将相都是败在了人民的手上,至于网络问政,这的确不是我们海明市首创的,但是通过别的地方对于网络问政的实施,我们可以看到,网络问政绝对是一种非常好的机制,网络问政不仅可以拓宽群众发言的渠道,便于群众监督我们市委、市政*府、区委区zhèng fǔ,更有利于我们各级政*府改进工作,修正错误,更能够让人民群众的知情权和监督权落实到实处,至于我这一次所尝试的实时网络问政,是希望能够把网络问政深入化,让网民对于我们海明市各级领导处理这种严重的、事关国计民生的大事情上都是如何做的做到心中有数,同时,我们也可以借助实时网络问政让网民积极参与进來,我们也可以通过参考一些网民的真知灼见,以便于我们可以做出一些更为正确的决策。”

    肖建辉不由得皱着眉头说道:“刘书记,我知道你说的是有一定的正确xìng的,但是如果事事都要实时网络问政,岂不是会削弱我们组织和制度的力量,比如前段时间某地在处理iqi公共xìng突发事件的时候,成立了所谓的网民调查小组,不可否认,他们的初衷是好的,但是却并不合法,我认为,网络问政绝对不是治疗我们内部存在各种政治顽疾的主要方法,更不能包治百病,我们必须要jǐng惕对于网络问政寄予过高的期待,所以我认为你现在展开的这个实时网络问政是沒有多大真正意义的,我听有人说我们华夏已经进入到了网络反腐时代,我认为这种说法是极其不妥的,虽然我们不可否认网络的确对于我们发现一些问題、纠正一些问題能够起到一些作用,但是由于其容易忽视各级组织和制度的作用,网络问政是有其限度的,所以,我看今天的实时网络问政不展开也罢。”

    刘飞听完之后,淡淡的看了肖建辉一眼,笑着说道:“肖建辉同志啊,对于你的部分意见我在一定程度上是比较认同的,就像你所说的,网络问政的确是有其限度的,这是沒错的,现在,媒体界的主流意见是网络问政是制度救济的一种渠道和形式,但是着并不代表着网络问政就不可以有什么作为,网络问政近年來之所以受到关注和追捧,也是有其深层次的原因的,首先,我国的传统政治方式习惯于不公开和不透明,公众参与的相对來说少一些,国家权力和公民权力之间信息有些时候是不对称的,公民的知情权不足直接造成监督权的缺失,而网络的迅速发展颠覆了传统政治方式和政治过程的隐秘xìng和封闭xìng,因此,公众利用网络可以了解到从未有过的知情幅度,也享受从未有过的表达快乐,网络问政可以提醒我们需要不断的加以健全和完善各种规则制度,尽快解决各级官员中存在的官本位等诸多问題,网络问政的关键节点在于问字上,网络所反映的各种政治现象和政治问題最终必须经过相关的组织的程序化运作和处理,这是各级组织不能推脱的政治责任,如果有效的实施管理,最终依靠的还是各种制度,我们可以在实践中不断的健全和完善,而我之所以要实施实时网络问政,一方面为了加强我们海明市老百姓对于我们海明市一些决策过程的知情权,一方面可以在一些重大的涉及到老百姓的切身利益的事情上多听一听老百姓的意见,肖建辉同志啊,你永远不要忘了,得民心者的天下,不管任何时候,我们都必须时刻要把国家利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首位,不要总是心中盘算着自己小团体、小派系的利益。”

    听刘飞说完,肖建辉顿时便沉默了下來,他不得不承认,刘飞对于网络问政的了解和熟知程度的确不是自己所能够比拟的,而且刘飞所说的这些意见大部分都是比较主流的意见,也不得不赞同,而刘飞最后那句话更是直接对他进行了敲打,他也只能偃旗息鼓了,不过好在在这个网络问政的问題上他也是持部分支持的态度的,他之所以要反对就是为了给刘飞施加一些压力,制造一些麻烦而已。

    不过就算是肖建辉也沒有想到,这一次的网络问政所掀起的风暴之猛烈,超出了他的想象。

    在经过半个多小时的准备之后,网络平台搭建完毕,而其他常委们也已经全都赶到了现场。

    刘飞主持召开了现场办公会议,参与会议的不仅仅有海明市的各位常委、海明区、海东区、市环保局、区环保局的各级领导,还有其他各级陪同单位的领导们,这算是一次扩大常委会。

    刘飞扫视了一眼众人沉声说道:“各位常委们,今天我何邓佳明同志以及在座的很多同志们一起就我们海明市的环境问題尤其是污水排放问題进行了突击检查,在检查的过程中,发现了很多非常严重的问題,首先,在海东区栾洋造纸厂那里,我们发现本來已经被淘汰、已经被勒令停产的栾洋造纸厂竟然依然还在生产着,而且栾洋造纸厂的保安在记者们去排污口进行调查的时候竟然殴打记者并抢走记者的摄像机、强行删除摄像机上面的所有数据,给从燕京市下來的各位记者们造成了严重的身体和心理的创伤,同时也严重抹黑了我们海明市的形象;而接下來我们去视察的银海粮油作为一家大型上市粮油公司,他们的污水净化设施虽然非常完善,但是为了节省每年几千万的污水治理费用,他们竟然根本就不对污水进行处理,从而导致他们的污水污染指数相当之高,对于环境造成了严重的破坏;随后我们又來到了现在我们所处的天佑铝业集团,我们发现这里竟然有一个氧化铝生产厂区属于未经过任何审批和环评就擅自建设并且投产的高污染项目,而且这个项目在环保局副局长钟一德同志在准备对这个项目进行深入调查的过程中竟然三番五次的遭受到了阻挠,对此,我深感忧虑和愤怒,现在,我们把这三个问題全都摆在桌面上,大家一起讨论一下,看看对于这三个企业所反映出來的严重的问題,我们到底应该如何处理,今天的现场办公会议不管是常委也好,各级领导也好,只要是在座的各位都可以积极踊跃发言,我们今天必须要彻底解决这些问題,给我们海明市老百姓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