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63章 悄然挖好陷阱

www.wuailogo.com 官途     莫波涛听到刘飞居然再次点自己的名,心中郁闷的要死,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刘飞对自己竟然穷追不舍,无奈之下,他只能把心一横,苦笑着说道:“刘书记,这件事情我还真是不知道,我沒有接到过环保局方面的汇报,也沒有看到过天佑铝业集团提交的申报文件,刘书记,您是知道的,作为一名区委书记,我是不太可能事事都知道和了解的。”

    现在,莫波涛给刘飞玩了一招抵死不承认,你能耐我何,而且莫波涛相信,不管是环保局的人也好,天佑铝业集团的人也好,给他们八个胆子也不敢把自己给牵连出來的。

    不得不说,莫波涛暂时是赌对了,环保局方面和天佑铝业集团方面的人现在谁也沒有说什么,现场再次陷入一片沉默之中。

    看到出现这种情况,刘飞只是冷冷一笑,淡淡的说道:“哦,莫波涛同志,我现在在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确定你不知道这件事情,你一点都不知情。”

    刘飞直接给莫波涛下达了最后通牒,给了他一个机会,但是也给他挖了一个天大的陷阱。

    此刻,莫波涛虽然表面上看起來十分平淡,但是实际上心中却已经郁闷得无以复加了,他非常清楚刘飞说出这句话背后所蕴含的陷阱,他知道,这件事情如果现在自己不承认自己知道,那么以后一旦刘飞查出來自己和这件事情有牵连,那么自己将会罪加一等,但是如果以后查不出來,那么自己将会沒有任何问題,所以,现在摆在他面前的就是一个悬崖,退一步好看天空,进一步危机四伏,不过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知道自己沒有任何在犹豫的机会了,所以,他毫不犹豫的说道:“刘书记,对不起,这件事情是我的工作沒有做到位,我不知道这件事情,回去之后我会向上级领导进行检讨的。”

    刘飞的目光和莫波涛对视了几秒钟,缓缓收回目光,轻轻点点头说道:“好,既然莫波涛同志不知道这件事情,那就好办了。”说完,刘飞的目光再次落在海东区环保局局长冯浩峰的脸上,沉声问道:“冯浩峰同志,我想问问你,你们海东区环保局到底知道不知道天佑铝业集团氧化铝项目之事,你们有沒有发现氧化铝项目存在的问題。”

    听刘飞这样问,冯浩峰立刻便意识到,现在刘飞开始把焦点对准到环保局这边了,如果自己要是说自己不知道这种情况,恐怕旁边的钟一德立刻就会跳出來揭穿自己的谎言,因为当时钟一德曾经就这个问題和海东区环保局交涉过,还曾经亲自给自己打过电话,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刘书记,这件事情我们海东区环保局倒是知道的,不过……”

    冯浩峰刚刚说道这里,刘飞便立刻打断了他,他立刻脸sèyīn沉着说道:“冯浩峰同志,我不想听你解释任何理由,这个问題我们稍后在进行讨论,我现在问你另外一个问題,你以及你们海东区环保局就这件事情有沒有向莫波涛同志汇报过,莫波涛同志到底知道不知道。”

    刘飞一问完这个问題,现场的众人包括莫波涛的目光全都落在冯浩峰的脸上,气氛也一下子就紧张起來,众人都知道,刘飞这是开始向莫波涛出招了。

    冯浩峰听到刘飞的提问,顿时脑门上就冒汗了,之前刘飞向莫波涛提问,一下子就把莫波涛逼到了死角,莫波涛坚决不承认,如果自己承认曾经向莫波涛进行过汇报,那么自己的结局恐怕注定是要悲剧的,因为如果自己承认沒有向莫波涛进行过汇报,那么所有的责任都将会落在环保局的身上,尤其是自己这个局长身上,到时候自己的仕途之路将会危机四伏,不过只要莫波涛沒事,那么自己就还有被保住的希望,但是,如果自己要是承认向莫波涛进行过汇报,那么很有可能莫波涛会发生危机,而自己虽然也要承担责任,但是责任会小很多,但是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又将会面临两种危机,一种是莫波涛在这件事情之后沒事,那么到时候自己就将会面临莫波涛疯狂的报复和打击,这是毋庸置疑的;而另外一种可能就是莫波涛虽然被拿下了,但是新领导上任,不管这位新领导是谁,那么对于自己在关键时刻背叛领导的举动肯定会有所戒心的,到那个时候,自己的仕途之路也就就此终结,不太可能有上进的机会,不被被人打击报复就是最好的情况了,想到这几种情况,冯浩峰的脸sè显得十分难看,沉思了足足有半分钟的时间,他这才缓缓说道:“刘书记,我以及我们海东区环保局的人沒有向莫波涛书记汇报过有关天佑集团氧化铝项目的事情。”

    刘飞轻轻点点头说道:“好,既然你这样说,看來很有可能是我误会莫波涛同志了,不过呢,我认为我还是应该在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和你们海东区环保局的各位同志们在好好的沟通一下,看看其他人有沒有向莫波涛同志汇报过,下一次你再次回答我的时候,你将会代表海东区环保局的整体意见,我给你3分钟的时间。”

    刘飞说完,便转过身去,看向远方。

    这时,冯浩峰把环保局的几个副局长喊道一边,几个人低声交流了一番之后,最终得到了统一的意见,冯浩峰回到刘飞面前十分肯定的说道:“刘书记,我们海东区环保局的确沒有任何人向莫书记汇报过天佑集团氧化铝项目的事情。”

    刘飞听完之后轻轻点点头说道:“好,我知道了,那么我想知道一下,为什么你们沒有向莫书记汇报这件事情呢,要知道,天佑铝业集团氧化铝项目早在几个月之前就已经爆发出來了,那个时候,天佑铝业集团的氧化铝项目都已经开始生产了,钟一德同志也曾经跟你们交涉过,也督促过,这么严重的事情,为什么你们海东区环保局却偏偏沒有向莫波涛同志进行汇报呢。”

    冯浩峰的脸sè再次yīn沉了起來,他苦笑着说道:“刘书记,这件事情说起來我们也挺无奈的,钟一德同志的确跟我们交涉过,但是当时我们也曾经派人去天佑铝业集团去检查过,当时那个公务人员回來汇报说天佑铝业集团的确准备上马氧化铝项目,现在正在准备材料进行报批,并沒有开工生产,所以这件事情我们就暂时放了下來,准备等天佑铝业集团的人把材料报批上來之后在说。”

    危机之下,冯浩峰干脆编了一个天大的谎话,而且这个谎话其实他和环保局的人早就准备好了,从当时涉足到天佑铝业集团氧化铝这个项目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准备好了,身为官场中人,他们非常清楚,任何时候在自己进行贪污**的时候,尤其是有可能涉及到重大责任事故的时候,及早的准备好退路以备不时之需是必不可少的,任何时候,真正承担责任的背黑锅永远都是下面的人,而做出决策的人往往不会有事的。

    听冯浩峰这样说,刘飞也就不再继续发问了,因为他知道,在发问下去已经沒有任何意义,不过刘飞的脸sè此刻却已经yīn沉了下來,沉声说道:“好,现在我们立刻召开一个现场办公会议,同时,本次现场办公会议依然正式面向全社会进行现场直播,同时通过网络和微博等手段把网民也接入到我们本次现场办公会议上,我们要首度尝试一下实时网络问政,网民们可以就我们现场办公会议的内容提出各种各样的意见和建议,同时,网民们也可以为我们会议的各项内容提供各种各样的材料,包括举报材料,我们可以现场进行受理,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彻查环保污染事件背后的深层次原因,让我们海明市的环境能够走上正轨,少一些雾霾天气,多一些灿烂的阳光。”说道这里,刘飞立刻对钟一德说道:“钟一德同志,你联系一下我的秘书林海峰同志,由你们两个亲自坐镇网络问政的平台,在加上市委信息中心的人负责协助,争取让我们海明市第一次尝试网络问政就取得成功,我们要让我们海明市的执政更加透明化、公开化,我们要将传统政治和民意借助网络这个平台进行对接,让普通的老百姓可以真真正正的融入进來,让他们真正感受到人民当家作主绝对不是一句空话。”

    钟一德接到刘飞的指示立刻和林海峰取得了联系,林海峰接到钟一德的电话之后立刻來到市委信息中心,组织市委信息中心的工作人员首先组建好了网络问政平台,将视频、微博、微信等多种方式融合到了一起,让网民可以一边看直播一边发表自己的意见,提出各种各样的建议。

    由于网络问政这件事情刘飞早就已经有这个想法了,而林海峰也一直在暗中的筹备着,所以在技术准备上早已经成熟,只是欠缺一个比较好的机会而已,而现在正好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只不过刘飞和林海峰并不知道,他们所筹备的这一次网络问政所带來的影响到底有多么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