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62章 借势发飙

www.wuailogo.com 官途     大少听完之后不由得一皱眉头,语气有些沉重的说道:“军师,如果要是连你都看不透刘飞此举的话,那么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走,你不是说在环保问題上也给刘飞设下了陷阱和地雷了吗,现在这种情况下刘飞是否会踏入你给他设下的地雷阵之中呢。”

    军师听完之后却是淡定一笑说道:“不管刘飞现在他做什么,他怎么做,他永远都不可能逃脱得了我给他设定的地雷阵,所以,对于这种情况,大少你沒有必要担心,不过呢,我认为现在如果让刘飞继续这样总是不按理出牌的话对于我们來说也不是好事,所以我们得暗中给刘飞制造一些麻烦才行。”

    大少点点头说道:“是啊,军师说得沒错,我们必须得让刘飞不是那么舒服才行,否则的话,只要他腾出手來,他肯定会想办法去追查那180亿元的最终去向的,到那个时候我们就麻烦了,尤其是前段时间,刘飞抛出的那份有关杜月升的文件,到底是真是假到现在我们都无法确定,通过那一次的事件我们可以看得出來刘飞一直都在防备着我们,虽然他不知道我们到底是谁,但是他一直都在想方设法的想要对付我们。”

    军师点点头说道:“嗯,大少你说得沒错,我们绝对不能让刘飞腾出手來,不过我们在海明市的行动必须要慎重,绝对不能暴露我们这些人。”说道这里,军师的目光透过竹帘落在刘阳那个竹帘上,沉声说道:“刘阳,这件事情交给你來办,你要确保刘飞在弄完环保局那件事情之后一直处于各种各样的麻烦中,你可以不可以做到。”

    刘阳听完之后轻轻点点头说道:“军师,这一点你尽管放心,虽然我斗不过刘飞,不过要想给刘飞添点麻烦还是轻而易举的,我保证刘飞忙的脚不沾地。”

    军师这才满意的点点头,他非常清楚,本來以刘飞的身份和地位根本不够资格和他以及大少平起平坐的,但是自己却坚持把刘阳拉近这个组合里面來,其中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刘阳比其他人更熟悉刘飞,而且他的心中自始至终都有给刘飞找麻烦的yù望,最为关键的一点是他根本不怕刘飞,而其他的人,换一个官场中知道刘飞身份和地位之人是绝对不敢轻易和刘飞敌对的,正是因为如此,刘阳是三个人之中身份比较明朗的一个存在,但是对于自己和大少的身份刘阳却不知道。

    就在军师、大少他们讨论着给刘飞添麻烦的时候,刘飞也沒有闲着。

    当莫波涛看完手中的那份COD和氨氮的检测报告以后,他的脸sè当时就惨白惨白的,虽然技术参数他看不懂,但是那份分析报告上写着的超标倍数以及危害级别他却是看得懂的。

    这个时候,刘飞的目光紧紧的盯着莫波涛说道:“莫波涛同志,作为海东区区委书记,对于这份检测报告的结果你怎么看。”

    此刻的莫波涛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因为他太清楚刘飞的问題中所蕴含着的陷阱了,不过作为官场老油条,他自然也有自己的生存之道,他苦笑着说道:“刘书记,从这份检测报告上來看,天佑铝业集团的排污严重超标,从现场的情况來看,天佑铝业集团根本就沒有准备好相应的污水处理设施,所以我认为天佑铝业集团的氧化铝分厂必须立刻停业整顿,什么时候污水处理设施齐全了,排污可以达标了,什么时候才能恢复生产。”

    现在,莫波涛说话的时候是把自己放在对于这件事情根本不知情的角度來说的,也只有这样说,才有可能把自己从这件事情摘出來,因为如果他要是说知情的话,那么就肯定知道天佑铝业集团的氧化铝项目是属于沒有获得审批的项目,是属于淘汰落后产能、高耗能、高污染的项目,如果他要是知道的话这里却继续在生产,那么他是有责任的。

    等他说完之后,刘飞只是冷冷的看了莫波涛一眼,对于莫波涛玩弄的小把戏他心知肚明,心中感觉到有些悲哀,刘飞发现,官场中有些人遇到好的项目花钱的项目不要命的往上冲,遇到了有责任的时候,拼命的往外跑,想办法把自己的责任给推脱沒了,更有甚至则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而这也早就了官场上一些人平时无所事事,效率低下,而这也正是老百姓最为深恶痛绝的不作为,刘飞心中暗道:“莫波涛啊莫波涛,你当我刘飞是傻子啊,哼,想要从这个漩涡里面抽身出來,哪里有那么简单的事情,我费尽心血安排了这么一个连环回马枪之局的目的就是要将海明市涉及到这些项目中的贪官污吏给揪出來,为我们海明市减少一些贪官,减少一些环境污染,多一些干实事的人,如果你是一个干实事的官员,真的和这件事情沒有关系,那么事后我会提拔你,如果你是一个贪官污吏,那么我会第一个将你送上断头台。”

    相当这里,刘飞淡淡一笑,并沒有看向莫波涛,而是看向身后,目光一扫说道:“各位,你们有什么意见。”

    刘飞话音刚落,钟一德便沉声说道:“刘书记,我不同意莫波涛同志的意见,我认为他的意见中存在着很多问題,首先,就天佑铝业集团的问題,已经不单单是一个小小的氧化铝厂区的问題,而是应该全面的看待这个问題,我认为我们接下來应该在去看看天佑铝业集团其他厂区的污水排放情况;其次,据我所知,天佑铝业集团的氧化铝项目根本就属于沒有经过审批就擅自开工建设的项目,更沒有通过环评,在几个月之前,我曾经试图了解一下这个项目,但是遭到了天佑铝业集团方面的百般阻挠,而且每次我一想要调查这个项目,我就会被我们局长以各种理由安排到外地去出差或者去干别的事情,所以我认为,现在趁着刘书记在这里,我们应该先确定一下天佑铝业集团这个氧化铝项目到底是不是沒有经过审批、沒有经过环评就擅自上马的项目,只有这个问題先搞清楚了,其他的问題才有了根基,第三,在这个项目上,我还是有一个非常大的疑问,海东区的环保部门到天佑铝业集团來进行调查应该不是一次两次了吧,为什么从來沒有看到过他们提到过此事呢,对此,我表示深深的疑惑与不解,希望海东区的环保部门领导给我一个明确的解释,也让刘书记明白一下。”

    等钟一德说完之后,刘飞的脸sè刷的一下就沉了下來,但是他的心中却对钟一德充满了欣赏和敬佩,作为一名副局长,敢于在这种情况下仗义执言,直接将这个问題一针见血的指出來,这是需要莫大的勇气和魄力的,尤其是钟一德说话的时机把握的相当之好,他说完之好,自己只需要顺势发挥,便可以将这件事情继续向更深的方向去推荐,这相当于自己想要睡觉的时候钟一德给自己送來了枕头,从这两点可以看出,钟一德是一个很有才华很有正义感的官员,而刘飞最为欣赏的就是这种类型的官员,尤其是现在钟一德位居副局长的位置,属于副厅级干部,这绝对是可以重点培养和拉拢的对象,不过这些内容刘飞自然是不会说出來的,而且对于钟一德的拉拢和培养也还需要经过重重考察之后才能最终敲定,不过现在钟一德送來炮弹了,刘飞就准备开炮了,他脸sèyīn沉着说道:“钟一德同志说的非常好啊,海东区环保局的同志们,还有莫波涛同志,现在你们谁來先回答一下钟一德同志的这些问題,尤其是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天佑铝业集团现在正在运行的氧化铝项目,是否属于违规违法建设并开工的项目,你们谁能够让我明白明白。”

    刘飞说完之后,现场一片沉寂,海东区环保局的局长和副局长全都面如土灰,腿肚子转筋,他们怎么也沒有想到,刘飞竟然会一下子把焦点锁定在了氧化铝项目上,这个项目是最要命的项目,因为他们的心中是最清楚的,这个项目是绝对沒有经过任何审批的,而且他们之前在检查的时候也的确发现了这个问題,不过在天佑铝业集团又是美女又是金钱又是旅游又是……等等各种糖衣炮弹的进攻之下,很多关键人物都妥协了。

    现在,面临钟一德和刘飞的突然发炮,众人全都沉默不语,谁也不说话,因为他们都清楚,这个时候,谁说话谁死,谁出头谁死。

    现场的沉默一直持续了将近2分钟,刘飞看到沒有人说话,脸sè更加yīn沉了,最后目光落在莫波涛的脸上沉声说道:“莫波涛同志,你是海东区的区委书记,对于天佑铝业集团的这个项目你应该不会不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