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60章 瞒天过海+回马枪

www.wuailogo.com 官途     等莫波涛说完之后,刘飞的脸sè显得十分平淡,莫波涛所说的这番话本身并不能让刘飞满意,刘飞非常清楚莫波涛此刻的心态,不过这番话说完,莫波涛也仅仅用了一分钟左右,所以,刘飞并沒有任何表态的意思,只是淡淡的看着莫波涛。

    莫波涛看刘飞看着自己,便意识到自己说话的时间刚刚过去了只有一点点,距离五分钟的时间还有好长一段距离,尤其是等他说完这番话之后看了一下肖建辉和罗天强的脸sè,心就显得更加沉重了,于是,接下來4分钟左右的时间,莫波涛继续发挥着,不过接下來这四分钟左右的时间,他所讲的话的意思,也只是围绕之前那段话转來转去的,既沒有进行延伸,也沒有进行收敛,因为他自己也非常清楚,接下來如果这辆大巴车要是驶进海东区的话,很有可能自己会遇到麻烦,在这个时候得罪刘飞殊为不智,得罪罗天强亦然,所以,他干脆就是车轱辘话一大堆,却沒有一句点在正題上,全都是官场套话。

    等他说完之后,刘飞这才把目光看向李志安说道:“李志安同志,你是什么态度。”

    李志安也是一个聪明人,虽然他已经想好了自己的意见,不过见莫波涛这样说,他干脆也來了一个人云亦云,反正区委书记定了调子,自己区长在怎么说只要围绕着书记的话去说,自己就不需要承担什么责任,尤其是在他发言的时候,左一句莫书记说的对,右一句我赞同莫书记的观点,然后就是官场套话、官话一大堆,说了四分多钟之后便停止不说了。”

    随后,刘飞又点名让海明区环保局的人发表一下他们自己的观点,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当事人之一,轮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就开始诉苦了,说这说那的,最终他们的意思非常明确,那就是银海粮油的问題绝对不是区环保局和市环保局的问題,至于是谁的责任,他们不清楚,但他们绝对是认真负责检查的,甚至还提到了每次检查都是有照片和调查报告作为证据的。

    就在刘飞点名让众人一一进行发言的时候,现场海明市的几个常委却全都露出凝重之态。

    尤其是邓佳明,此刻他一边观察着大巴车内局势的发展和变化,一边心中盘算着:“今天的刘书记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始至终居然都沒有点名让我发言,逼我表态。”当他想到这个问題的时候,随后心中又是一动,暗道:“不对啊,当谈到钟一德这第三个问題的时候,不仅仅是我沒有表态,其他市委常委刘飞也沒有点名啊,他所点名的这些人大部分全都区一级的人物啊,这形势看着有些不对劲啊,这么重要的事情刘飞怎么能不让市委常委们发表意见,反而只是点名让那些区级领导发言呢,刘飞这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呢。”想到这里,邓佳明的脑筋再次飞快的转动起來,目光也有些游离,一边皱着眉头思考,一边暗中用眼角的余光扫视着肖建辉和罗天强的表情,当他的目光落在肖建辉脸上的时候,发现肖建辉的脸上也露出沉思之sè的时候,他突然再次眼前一亮,心中暗道:“难道刘飞现在所进行的发言只不过是在虚张声势而已,或者刘飞有其他别的目的,毕竟,这些区级领导本身甚至就是当事人啊,他们在对钟一德这个疑问的最终定xìng上也起不到任何作用啊,似乎肖建辉和罗天强也似乎发现了这个问題,那么这说明刘飞很有可能会把这第三个疑问放到即将召开的紧急常委会上去进行讨论,那么现在让这些区级领导发言肯定是有其他目的的,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当邓佳明想到这里的时候,大巴车缓缓的停住了,随后,周剑雷探出头去和别人交涉起來。

    这个时候,邓佳明无意间向外面一看,当时脸sè便刷的一下变了颜sè,因为他突然发现,这辆大巴车竟然停在了海东区天佑铝业集团的大门口,周剑雷正在出示证件让天佑铝业集团的人放行呢。

    此刻,不仅仅是邓佳明发现了这个问題,随着周剑雷和天佑铝业集团门卫争吵声越來越大,其他人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題,分别向前面或者左右看了一眼,顿时,大巴车上很多人的脸sè全都刷到一下变了。

    这时,刘飞对莫波涛说道:“莫波涛同志,你去前面看一看,天佑铝业集团的门卫居然不让我们市委的大巴车进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3分钟之内搞定。”

    莫波涛接到刘飞的指示之后,当时脸sè刷的一下便惨白惨白的,站起身來的时候,腿肚子都还有些转筋呢,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这大巴车竟然真的是到了自己的海东区,而且居然真的是再次杀了一个回马枪來到了天佑铝业集团,此刻,他终于明白刘飞为什么要让自己和陈志安发言了,刘飞这明显是在拖延时间啊,尤其是在大巴车上对于钟一德这三点疑问的讨论,很明显是刘飞的转移视线、瞒天过海之计啊。

    此刻,刘飞再次把自己提了出來,让自己去交涉,很明显是在给自己一个jǐng告啊,让自己不要在耍什么花样,在这种情况下,莫波涛郁闷的要死,却不得不带着满心的郁闷走到大巴车前面,下车之后对着门卫怒声斥责道:“门卫同志,我是海东区区委书记,我现在命令你立刻开门放行,车里面是市委领导,要进入你们天佑铝业集团进行视察。”

    不得不说,县官不如现管在哪里都是差不多的,周剑雷虽然把自己市委书记司机的身份亮了出來,却根本就不管用,但是莫波涛这一出面,对方立刻开门放行了。

    等门卫一放行,周剑雷立刻加大油门向着氧化铝项目的区域直行而去,而且还抄的近路,这个时候,在第二次前往银海粮油之前,刘飞他们这个大巴车团队开车在天佑铝业集团绕來绕去的只看不下车的成果便体现出來了,在周剑雷的开路之下,几辆大巴车几乎用了不到3分钟左右的时间便赶到了氧化铝项目生产区域内。

    值班门卫等刘飞他们的大巴车进去之后立刻打电话想要联系李天佑,但是李天佑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他只能联系上李天佑的秘书萧艳芳,告诉她市委的大巴车來了。

    萧艳芳是李天佑刚刚挑选上來不久的秘书,人长得非常漂亮,是李天佑找來准备作为后备情人來培养的,虽然现在李天佑并沒有动她,但是已经有这个苗头了,对此萧艳芳是心知肚明的,不过作为一名职场中的女人,她也非常清楚自己的优势和劣势,更清楚李天佑之所以把她从一名生产线上的女工提拔为秘书的根本原因,不过她已经认命了,在她看來,做李天佑的情人好歹比作一名普通的生产线上的工人要强得多,比较生产线上的女工工作又累,赚钱又少,而现在,李天佑就在他的办公室内,虽然门卫让自己赶快通知李天佑市委的人來了,但是萧艳芳却不敢现在就过去通知李天佑,因为此刻李天佑的办公室内有一个客户经理过來拜访李天佑了,而那个客户经理是一个非常漂亮、非常风sāo的女人,每一次过來都会在李天佑的办公室内逗留一两个小时的,李天佑也早已经告诉她了,在这位客户经理拜访自己期间,哪怕是天塌下來也不能打扰自己,萧艳芳是从生产线上被火速提拔起來的女工,只有中专学历,对于她來讲,市委是一个十分陌生的词汇,顶多也就是代表着当官的这个概念,虽然门卫说话的时候显得非常的焦急,但是到了萧艳芳这里,她也只是当成了一个普通的通知而已,并沒有引起她多少重视,尤其是现在正处于李天佑的非常时期,谁要是进去了肯定倒霉,而萧艳芳对自己的工作又非常的珍惜,这是她唯一的一次麻雀变凤凰的机会,她不想失去,所以纵然门卫接连两次打电话告诉她一定要尽快通知李天佑,但是她最终依然把这个消息给按了下來。

    很多时候,很多大人物的悲剧之所以会发生,往往就是因为小人物蝴蝶翅膀那么轻轻一震。

    此刻,李天佑可谓是chūn风得意,在他办公室内的大床上,风sāo的客户经理对他的予取予夺百般配合,双方郎情妾意好不风*流,而且就在李天佑和客户经理郎情妾意的时候,李天佑的心中也在惦记着办公室外间屋内自己新挑拨的女秘书萧艳芳,他心中也在暗暗盘算着自己啥时候找个理由把她给拿下。

    而就在李天佑风*流快活的时候,刘飞他们已经赶到了天佑铝业集团氧化铝的生产厂区内。

    看到大巴车直接停在了氧化铝的生产厂区内,不仅仅是海东区区委书记莫波涛的脸sè变了,就连肖建辉、罗天强等人的脸sè也全都变了,而此刻,一起下车的市环保局、城建局、安监局的领导们也全都变了颜s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