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59章 复杂局势

www.wuailogo.com 官途     莫波涛听到刘飞点名叫自己发表看法,当时脑门上的汗珠就更多了。

    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在这个自己刚刚发现要命问題的时候,刘飞竟然点名要自己发表意见,这让他感觉到心底深处钻出一股股的凉气,他担心的不是刘飞要自己发表意见,而是刘飞让自己发表意见背后的深意。

    从刘飞对时机的把握上看,刘飞很有可能是在自己发现汽车行驶方向不对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自己,并且及时让自己发表意见,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说明了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題,那就是说很有可能自从上车之后,刘飞就一直在仔细关注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发现自己发现问題之后,立刻让自己发表意见,如果自己这个设想成立的话,那说明刘飞让自己发表意见本身便是故意的,而且大有深意的,这个深意的根本意义很有可能就是让自己顾此失彼,因为自己一旦要发表意见,思维就必须要集中到钟一德的第三个疑问上,必须要进行思考,而自己一进行思考,那么自己的注意力和jīng力肯定是要转移到这个上面的,这样的话,自己就无法对于大巴车的去向加以关注了,更不能做出什么应对之举。

    想到这里,莫波涛的脑袋更大了,因为他意识到,如果自己的这个设想是正确的话,那么刘飞在这种行动之下,很有可能是要让整个大巴车再次驶回海东区,而驶回海东区的后果恐怕不会比之前在海明区自己所见到的银海粮油的事件轻松,甚至还有可能更为严重,毕竟海明区的问題只是一个银海粮油的问題,而海东区的问題却是一个天佑铝业集团的问題加上一个栾洋造纸厂的问題,这两个问題如果一起爆发的话,那麻烦将不是一点半点。

    想到这里的时候,莫波涛感觉自己的心都已经纠结起來,因为他发现面对刘飞的点名表态,他沒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因为现在,几乎整个大巴车上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到了自己和海东区区长陈志安的身上,因为现在可是刚刚开始讨论钟一德的第三个疑问啊,市委常委层面的人还沒有进行表态呢,刘飞竟然点名莫波涛和陈志安进行第一轮的表态,刘飞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在大巴车上的人全都是人jīng,全都是久混官场之人,大家都非常清楚,越是在十分重要的时刻,领导的一举一动越是含有深意的,而现在刘飞让莫波涛和陈志安第一轮前两位进行发表意见,是不是意味着刘飞对这两个人十分看重呢,否则的话刘飞怎么会在点名其他常委之前,先点名这两个区委常委进行表态呢,不过也有些人认为刘飞是不是在给这两个人挖坑呢。

    不过此刻,莫波涛和陈志安对视一眼,两人全都从对方的眼神之中看出了对方深有疑虑,只不过两个人把对方的疑虑给弄拧了,莫波涛以为陈志安也发现了大巴车行驶的方向不对劲,所以担忧自己让他先发表意见,而陈志安其实并沒有注意到大巴车行驶的方向不对劲,他的疑虑是刘飞为什么要让自己和莫波涛先进行表态,但是刘飞却同时提到了自己和莫波涛的名字,但是却并沒有提谁先表态谁后表态。

    所以两人对视一眼之后,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老莫(陈),还是让我先发表意见吧。”

    莫波涛想要自己先发表意见,是希望能够为陈志安争取一些时间,让他想想办法看看有沒有机会能够把大巴车行驶方向不对劲的事情向肖建辉或者其他人传递出去,而陈志安说自己先发表意见是希望自己小小的发表一下意见,从而给莫波涛留出一些余地出來,毕竟钟一德的第三个疑问涉及到了市环保局和海明区环保局,这两个单位都不是善茬,市环保局可以直接对海东区的环保问題进行指手画脚,而海明区环保局虽然不怎么厉害,但是海明区区委书记罗天强是市委常委,如果自己要是拿海明区环保局开刀的话恐怕会得罪罗天强。

    所以,两个人虽然都是为对方着想,但是恰恰想错了方向,所以,悲剧,从这一刻就注定了。

    这时,看到两个人几乎同时想要争着抢着发言,大巴车内其他人很多也都开始误会两人了,甚至有人还露出一副原來如此的样子,他们认为这两个人是不是全都投靠了刘飞,现在想要争着抢着在刘飞面前表现了。

    刘飞是一个多jīng明的主啊,虽然刘飞看不清楚甚至一时之间也想不明白两个人为什么此刻突然全都争着抢着想要率先发言,但是刘飞却敏感的意识到两个人之间肯定是发生了一丝误会,作为一个善于借势用势之人,刘飞对于局势的把握可谓是妙到毫巅,就在很多人还沒有反应过來的时候,刘飞已经笑着说道:“莫波涛同志,陈志安同志,你们都是好同志,发言的时候都非常积极主动,值得鼓励,不过呢,你们就不要争了,我看这样吧,还是莫波涛同志先发言,莫波涛同志发言之后陈志安同志在发言,每个人的发言时间为五分钟,先给你们一分钟的准备时间。”

    如果说之前众人对于莫波涛和陈志安是否已经投靠了刘飞还有着一丝疑虑的话,那么现在,刘飞说完这番话之后,很多人已经在心中已经把两个人划归到刘飞那边的阵营里了,就连肖建辉和罗天强此刻的脸sè也显得凝重了许多,对于莫波涛和陈志安两个人的举动他们也有些想不明白了,不过肖建辉对于两人的立场问題也仅仅是有一点点的怀疑而已,毕竟两个人一直以來都是自己的人,不可能说投靠刘飞就投靠刘飞的,只不过刘飞刚才的那番话实在是太让他有些想不明白了。

    此刻,因为刘飞的这一番话,大巴车上的气氛一下子便陷入了沉寂之中,众人的大脑都在飞快的转动着,思考着眼前的诡异局势到底将会走向何方,而莫波涛和陈志安两个人此刻就更加的头疼了,因为刘飞刚才说得非常明白,两个人的发言时间都是5分钟,既然刘飞这样说了,那问題也就随之而來了,首先,两个人发言的时间长了不行,刘飞说5分钟就是5分钟,毕竟在这个问題上其他市委常委级别的人物还沒有发言呢,他们发言时间长了市委常委们到底时候发言时间不够了,这是一件麻烦事,毕竟官场上细节如果把握不好的话也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两个人能够混到如今这个级别自然是不会注意不到这种问題,与此同时,如果两个人发言短了那就更加麻烦了,领导让你说5分钟,还给你一分钟的准备时间进行思考,如果你三言两语就说完了,这问題的xìng质就变得严重了,领导到时候说你对领导的指示不够重视,敷衍塞责,那才真是麻烦呢,所以,此刻,莫波涛虽然特别希望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大巴车到底要去哪里的问題上,但是却也不敢了,只能暂时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到了钟一德的第三个疑问之上,思考着自己应该如何表态。

    就在众人全都都凝神思考着的时候,周剑雷开着大巴车一路疾驰,开始穿行在海东区的大街小巷,如果此刻莫波涛要是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大巴车的行驶方向上一定会大吃一惊的,因为现在大巴车的行驶路径和之前赶往银海粮油的路径几乎完全是重合的,只不过一个是去,一个是來。

    大巴车内,众人的思考还在继续着,随着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60秒的时间转眼即逝。

    当刘飞抬起头來的时候,莫波涛也已经抬起头來,他的脸上泛出一丝丝的苦笑,但却还是沉声说道:“刘书记,我认为钟一德同志的第三个疑问也是有一些道理的,毕竟市环保局和各区环保局经常下去检查,但是一直都沒有能够发现银海粮油存在的问題,的确是有些责任的,不过呢,我认为也不能完全把责任全都推给市环保局和区环保局的工作人员,毕竟他们只是下去检查而已,是不可能天天驻守在银海粮油的污水处理中心监视着的,尤其是各个企业很有可能会在环保局的官员们下去检查之前就提前做好准备,启动污水处理中心,到时候环保局的人下去了也看不到任何问題的。”

    等莫波涛说完之后,罗天强的脸sè立刻变得十分jīng彩起來,他心中非常清楚,莫波涛的话说的还算是中规中矩的,也并沒有对海明区过分指责,既沒有把责任推给市环保局方面,也沒有推广海明区区委方面,而是市环保局和银海粮油各占一半,但是不管莫波涛怎么说,罗天强的心中就是不舒服,因为不管是哪个方面,自己这个海明区区委书记都是要承担一些责任的,尤其是现在他的心中也在怀疑着这莫波涛是否已经投靠了刘飞,在这种微妙形势之下,罗天强心中的感觉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