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58章 莫波涛的疑虑

www.wuailogo.com 官途     听到刘飞说银海粮油停止生产还只是初步处理措施,不仅银海粮油的董事长李易佳快要郁闷的哭了,就连罗天强也郁闷的不行,尤其是刘飞刚才说还要回去召开紧急常委会來讨论后续的处理措施,更让罗天强感觉到相当的头疼,他也知道,在眼前刘飞暴怒的形势下自己即便是再怎么给银海粮油求情,恐怕刘飞也不会高抬贵手了,所以他干脆也就不再说话了,不过唯一让罗天强比较欣慰的是,刘飞刚才说要回去召开常委会,这说明刘飞此次的视察之旅应该是到此结束了,罗天强心中还是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此刻,和罗天强一样松了一口气的还有海东区的区委领导们,他们知道,只要刘飞回去召开紧急常委会,讨论的矛盾焦点肯定是海东区的银海粮油,而栾洋造纸厂顶多也就是捎带脚的处理一下而已。

    众人再次上了大巴车,心态依然各不相同,每个人都想着自己的心事,每个人都期盼着刘飞的怒火不要挥洒在自己的头上。

    肖建辉的脸sè有些难看,因为这一次他作为政法委书记被喊了过來,但是自始至终自己根本就沒有多少能够发挥的余地,这让他相当的不爽。

    这一次大巴车上的干部们是邓佳明重新安排的,海明市市委常委、各区委常委、市环保局的副局长钟一德、各区环保局的局长20多个人全都聚拢在刘飞这辆大巴车上,而其他人员在坐在其他大巴车上。

    上了大巴车之后,刘飞脸sèyīn沉的看了一眼众人说道:“各位,我相信大家对于今天我们在银海粮油的视察过程和结果也全都看到了,银海粮油所暴露出來的问題是非常严重的,一个上市企业,每年的营业额数十亿元,每年的污水排放辆也几乎是一个天文数字,但是这样的一个企业,竟然为了节省几千万的污水治理费用直接将所有污水处理设施给停用了,而且这么长时间以來各级环保部门一直都沒有发现,所以我们不得不对此产生严重怀疑,下面我们就环保局的钟一德副局长所提出的三点疑问在重点讨论一下,首先,钟一德同志所说的第一点疑问是银海粮油方面采取这种欺骗手段欺骗环保局到底使用了多长时间,对于这个疑问我们就暂时先不讨论了,我相信包正堂市长通过在银海粮油的驻点调研之后一定会给我们一个准确的答案的,下面我们重点讨论一下第二个疑问和第三个疑问,钟一德同志的第二个疑问是银海粮油方面把所有责任都推给了一个小小的生产部部长,大家认为,他们这样做合理吗。”

    刘飞说完之后,现场顿时沉默了下來,纷纷开始思考起自己的立场和意见來。

    就在众人思考的时候,刘飞他们的这辆大巴车已经启动并出发了,只不过此刻众人的注意力全都被刘飞抛出的这三个疑问给吸引住了。

    尤其是刘飞抛出第二个疑问之后,不管是罗天强也好,肖建辉也好,他们都已经从刘飞的语气中听出了刘飞心中所蕴含的怒意,听出了刘飞想要从严惩处的决心,这让罗天强非常的不满,罗天强心中也开始盘算起來,一旦等回到市委之后,刘飞肯定是要在常委会提出严惩决定的,一旦惩罚过严,那么到时候恐怕自己这个区委书记也难辞其咎啊,刘飞这是当着和尚骂秃驴,指桑骂槐啊,自己应该怎么样才能尽可能的阻止刘飞的决定呢。”

    肖建辉更是满腹的心事,至于其他人就更别提了。

    在众人的沉思之中,大巴车飞速的疾驰着,不过由于周剑雷的技术比较好,整个汽车行驶得非常平稳,就好像一直都处于匀速行驶状态中一样,即便是转弯和停车起步众人几乎都沒有明显感觉。

    这时,刘飞看到众人沉默了下來,立刻开始点名了。

    “肖建辉同志,你是市政法委书记,我相信你对于侦破案件方面是有着比较丰富经验的,你站在老政法的角度來看一看,你认为钟一德同志这第二个疑问有沒有道理,你说一说,在这背后,银海粮油方面到底存在哪些方面的问題。”

    被刘飞这么一点名,肖建辉略微皱了一下眉头,只能勉强说道:“钟一德同志的怀疑还是有几分道理的,就像钟一德同志所说的那样,一个小小的生产部部长是根本无法也沒有那么大的权利來决策这样大的事情的,不过我认为,这背后的原因还真是不好说,最好是等包正堂同志进驻银海粮油方面之后,经过深入调查之后在给出结论,毕竟我们在怎么讨论,也都只是纸上谈兵,并不具备权威xìng,也无法用我们讨论的意见來作为最终的结果。”

    肖建辉说完之后,刘飞的脸sè显得十分平静,目光落在罗天强的脸上,沉声说道:“罗天强同志,这件事情你怎么可看。”

    罗天强毫不犹豫的说道:“刘书记,我认为肖书记的意见很有道理,我们沒有必须现在就讨论这个问題,虽然钟一德同志的疑问很有道理,也合情合理的,但是我们作为高级干部,必须要一切以事实为根据,还是等包正堂同志调查出结果之后在谈这个问題吧。”

    随后,刘飞又重点点了几名本地派方面官员的名字,询问了一下他们的意见,最终刘飞拍板道:“嗯,好,既然这么多人都比较认可肖建辉同志的意见,那么钟一德同志的第二点怀疑的意见我们就按照肖建辉同志的意见來处理,等包正堂同志调查完之后在确定。”

    肖建辉听刘飞这样一说就是一愣,他沒有想到,今天的刘飞竟然这么给自己面子,直接通过了自己的意见,这让他感觉到有些诧异,不仅仅是肖建辉,就连罗天强的心中也升起一丝乖乖的感觉。

    而此刻的钟一德却是眉头紧皱,对于自己的怀疑他虽然是使用怀疑这种口气说出來的,但是他心中非常清楚,这绝对不只是怀疑而已,他提出这三点怀疑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给刘飞输送炮弹用的,但是刘飞竟然稀里马虎的就把自己前面两个怀疑给过滤掉了,似乎有向肖建辉和罗天强等人妥协的意思,这让他心中十分不爽,但是经过多年磨砺的他早已经失去了以前的锋锐,心中多了几分淡定和从容,他再次选择了相信刘飞,他认定,刘飞既然这样做肯定是有这样做的理由的,海东区区委书记莫波涛无意间向窗外瞥了一眼,当时就是一愣,因为他发现自己所乘坐的这辆大巴车从海明区出來之后,并沒有向着市委所在的方向开去,经过一段时间的疾驰以后,这辆大巴车竟然驶离了海明区,驶入了海东区,这种发现让莫波涛的脑门一下子就冒汗了,心中暗道:“这辆大巴车到底要开向哪里,难道不是要回市委去召开紧急常委会吗,为什么会行驶到了我们海东区的地面上。”

    犹豫之间,莫波涛脸上露出一片焦虑之sè,拿出手机來看了一眼,发现自己的手机居然又是出于沒有信号的状态,这让他的脸sè立刻就显得有些严峻起來,因为当时从海东区一个回马枪杀向海明区的时候,整个大巴车上就是沒有信号的,而这种结果就是海明区的银海粮油直接被刘飞带队抓了一个正着,现在居然又出现了这种情况,该不会是刘飞又准备对我们海东区再次杀一个回马枪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自己的麻烦不是一点半点啊,我到底应该怎么办呢,一时之间,莫波涛急的浑身是汗,双手揉搓着想要想出一个办法出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刘飞似乎发现了莫波涛脸上表情的异样,嘴角上微微向上翘起了一个诡异的弧度,随后淡淡一笑,说道:“好了,有关钟一德同志的第二个疑问我们暂时就先讨论到这里,下面我们继续讨论钟一德同志的第三个疑问,对于这个疑问,我们必须要慎重对待,因为这个疑问涉及到了我们海明市的干部队伍的问題,钟一德同志在说出他的疑问时曾经提到过,我们市环保局的有关部门几乎每年都会到银海粮油方面过來检查一两次,而海明区环保局的工作人员更是几乎每个月都会到银海粮油这种重要单位检查一次的,所以他非常好奇,难道我们市环保局和区环保局的检查人员眼睛是瞎的吗,为何银海粮油方面存在如此严重的问題却沒有发现,而我刘飞带着我们大家只是偶尔來了这么一次却发现了,这其中是否存在什么猫腻呢。”说道这里,刘飞的目光在海东区区委书记莫波涛和区长陈志安的脸上扫了一眼笑着说道:“莫波涛同志,陈志安同志,钟一德同志的这个疑问海明区的罗天强同志和田野同志不适合回答,你们作为海东区的区委领导,你们谈一谈你们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