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57章 强势表态

www.wuailogo.com 官途     官场中永远不缺乏的就是聪明人,更不缺乏的就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把别人踩在脚下之人,最不缺乏的就是过河拆桥、丢卒保车之人。

    在刘飞强大的压力之下,在钟一德直接表态自己处于从属和配合角sè之下,罗天强的目光一下子就落在了李易佳的脸上,沉声说道:“李易佳,我给你15分钟的时间,必须要查出事情的真相,如果查不出來,后果自负。”

    一级压一级,官大一级压死人。

    李易佳听完罗天强的话之后,便明白今天自己的银海粮油算是彻底栽了,在刘飞亲临现场并要求彻查的情况之下,就算是罗天强也抵抗不了了,李易佳心中更加清楚,如果自己今天不能让罗天强满意或者让刘飞满意,恐怕自己的麻烦还在后面呢,想到这里,李易佳脸sè刷的一下便yīn沉了下來,目光看向总经理孙小麦说道:“孙总,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立刻给我查出事情的真相。”

    听到李易佳的指示,孙小麦便知道这件事情不能善了了,立刻把易思明等人全都喊了出去,8分钟之后,孙小麦满脸yīn沉的走了进來,在李易佳的耳边耳语了几句。

    李易佳听完之后,立刻把孙小麦调查出來的情况跟罗天强进行了汇报,罗天强立刻和钟一德进行了沟通,沟通完之后,罗天强这才走到正在闭目养神的刘飞身边,先是轻轻咳嗽了一声,这才说道:“刘书记,事情已经全都调查清楚了。”

    刘飞缓缓睁开双眼,淡淡的说道:“哦,查清楚了,罗天强同志,你的办事效率很高吗,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罗天强满脸苦涩的说道:“刘书记,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银海粮油的老板李易佳同志以及银海粮油的高层对于环保问題还是比较重视的,并且每年都有专项拨款,但是这批钱到了生产部以后,生产部门的领导为了节约成本,并且本着一种侥幸心理,并沒有把这批钱花在污水处理中心,而是挪用到了其他方面,从而导致了污水处理中心只是经过了沉淀这一最为初级的程序,而生产部部长为了能够解释他挪用了这笔钱并且起到了作用,他花钱贿赂了COD在线检测仪生产厂家的技术人员,不仅在客户终端采取了后门程序,在COD在线检测仪的前段也采用了后门程序,从而使得整个在线检测仪名存实亡,起不到任何作用,现在,银海粮油方面已经派人把生产部的负责人给控制了起來,现在请刘书记进行下一步的指示。”

    不得不说,罗天强的确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如此轻描淡写的几句话,虽然把问題的实质说了出來,但是所有的责任却全都推到了一个小小的生产部部长的头上,如此一來,即便是银海粮油方面的责任也小了很多。”

    等罗天强说完之后,刘飞并沒有任何表态,只是目光看向钟一德说道:“钟一德同志,对于这个问題你怎么看。”

    钟一德略微沉吟了一下这才说道:“刘书记,我认为银海粮油方面与在线检测仪的生产厂家相互勾结采取技术手段欺骗环保局的事情是肯定存在的,而且这个问題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題,不过对于罗书记的意见我有三点疑问:第一,银海粮油方面采取这种欺骗手段欺骗环保局到底使用了多长时间,第二,对于银海粮油方面说是整个事情几乎都是由一名小小的生产部部长所cāo作的,我感觉到非常怀疑,一名小小的生产部部长怎么可能有权利和能力cāo作这么大的事情,要知道,污水处理中心不进行启动的话,光是每年节省的费用就高达数千万,我不相信他一个小小的生产部部长可以私自挪用这么多钱而不被银海粮油高层发现并查处出來,第三,我们市环保局的有关部门几乎每年都会到银海粮油方面过來检查一两次,而海明区环保局的工作人员更是几乎每个月都会到银海粮油这种重要单位检查一次的,所以我非常好奇,难道我们市环保局和区环保局的检查人员眼睛是瞎的吗,为何银海粮油方面存在如此严重的问題却沒有发现,而刘书记带着我们大家只是偶尔來了这么一次却发现了,这其中是否存在什么猫腻呢。”

    钟一德的话说完,罗天强顿时就感觉到自己好像被一棍子闷在头上一般,眼前金星乱冒,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前一刻还和自己说着笑着表示对银海粮油方面的解释比较认可的钟一德竟然会突然提出这三点疑问來,而这三点疑问如果真的要是查清楚了,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乌纱帽落地,会有多少人要承担严重的责任啊,现在,罗天强突然感觉到,这个钟一德实在是太cāo蛋了,太cāo蛋了,虽然心中知道刘飞很有可能认可钟一德的这三点疑问,不过罗天强心中只能祈祷刘飞千万不要认可钟一德的三点疑问了。

    然而,等钟一德说完之后,刘飞只是略微皱了皱眉头,便沉声说道:“嗯,钟一德同志的话倒是有些道理,不过很多地方却还是有需要商榷的地方,罗天强同志,对于钟一德同志的意见你怎么看。”

    罗天强沒有想到刘飞竟然沒有直接肯定钟一德的意见,这让他心中出现了一丝曙光,听到刘飞再次询问自己的意见,他连忙说道:“刘书记您刚才说的不错,钟一德同志的这三点疑问有一部分听起來还是比较合理的,但是值得商榷的地方却还是有很多的,刘书记,我站在海明区区委书记的位置上再提一个我自己的意见,银海粮油是我们海明市的重点企业之一,每年上缴的利税高达上千万,而且银海粮油的存在解决了上千人的就业问題,而银海粮油辐shè的产业链条也是多方面的,所以我可以十分肯定的说,银海粮油对于我们海明区的贡献是非常大的,否则李易佳也不可能进入政协的,而且李易佳还曾经获得过我们海明市最有爱心青年企业家的称号,所以,我们对于银海粮油这样的上市企业的处理必须要慎重再慎重。”

    刘飞听完之后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却并沒有说话。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一开,包正堂带着环保局的技术人员走了进來,他的手中拿着几份检测报告,走到刘飞面前把报告递给刘飞说道:“刘书记,您看看,这是我们现场采样之后的检测结果。”

    刘飞接过检测报告之后仔细看了一遍,然后把检测报告递给了肖建辉,说道:“肖书记,你也看一看这份检测报告,你看完之后传给其他市委常委和区委常委们也看一看。”

    这份文件在现场众位官员手中传阅了一遍之后,最终再次回到了刘飞的手中。

    刘飞拿着这份检测报告声音有些沉重的说道:“各位,我相信大家看完这份检测报告之后肯定感觉到心情沉甸甸的,为什么,因为银海粮油作为一家上市企业,他们的污水排放指数已经严重超标,这样的污水就在我们海明市的各条河道中穿行而过,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企业,不管是市环保局也好,区环保局也好,竟然一直都沒有发现其中存在的问題,看來,我们是得好好研究研究了。”说道这里,刘飞的目光落在钟一德的脸上沉声说道:“鉴于目前银海粮油存在的严重环保问題,从即刻起,银海粮油立刻停业进行整顿,钟一德同志,从明天开始,你要带着市环保局的人驻扎在这银海粮油内,就环保领域银海粮油存在的诸多问題从头开始进行梳理,什么时候银海粮油能够确保排污合格了,什么时候在重新开业,另外,包市长,你回去之后立刻和王成林同志汇报一下,市zhèng fǔ在电视媒体、网络媒体上同步发出对银海粮油的处理结果。”

    听到刘飞的处理结果,旁边的银海粮油的大老板、董事长李易佳一下子就瘫软在地上,脸sè苍白的几乎沒有一点血sè。

    看到李易佳的表现,罗天强真的有些急眼了,他连忙说道:“刘书记,银海粮油可是上市企业啊,您这样的决策恐怕对银海粮油的股价影响是非常大的,而且也将会对银海粮油未來的发展产生极其消极的影响。”

    刘飞冷冷的看了罗天强一眼沉声说道:“罗天强同志,作为海明市市委书记,我需要考虑的不仅仅是一个银海粮油,我需要考虑的是海明市的大局,我需要对海明市几千万老百姓负责,而且我刚才所作出的决定还仅仅是初步的决定,后续的处罚措施等回去之后召开紧急常委会,等常委会上讨论之后,还将会有更进一步的处理措施,而现在,我们先回到大巴车上去,一边启程一边召开一个临时讨论会,大家好好研究一下钟一德同志所提出的三点怀疑意见,我们海明市的老百姓伤不起啊,我们这些当官的必须要对老百姓负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