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55章 直捣黄龙

www.wuailogo.com 官途     大巴车一路疾行先是进入了海明区区域内,当时海明区的区委书记罗天强在车上吓得满脑门是汗,当即立刻拿出手机來赶快给海明区的一些负责人发短信,但是让他比较郁闷的是,他的短信虽然编辑好了,但是等他向外发送的时候,却发现手机上竟然沒有信号了,这种发现让他当时眼睛瞪得大大的,随后又拿出自己另外一个手机來看了看手机屏幕,却发现这个手机上也沒有任何信号,这个发现让罗天强的脑门当即就冒汗了。

    怎么回事,为什么手机突然就沒有信号了呢,罗天强仔细一思考,立刻就想起了之前刘飞曾经做过的一些事情,心中暗道坏了,很有可能刘飞在车内安装了手机信号屏蔽仪,直接将所有手机信号全部给屏幕了,其目的非常简单,那就是要让这辆大巴车上的所有人都无法把手机信号发送出去,以免泄露了整个大巴车车队的行程,不过让罗天强比较欣慰的是,大巴车车队只是在海明区区域内稍微转了一圈之后,立刻便驶离了海明区,向着临近的振港区驶去。

    罗天强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不过罗天强这边刚刚松了一口气,振港区那边的领导却一下子就全都紧张起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他们也纷纷拿出手机想要提醒手下们,但是结果和罗天强一样,信息发送不出去。

    不过很快的,振港区这些领导们也全都松了一口气,因为大巴车车队只是在振港区内稍微靠近了一下,便驶出了振港区,再次进入到了海明区区域内,这一次,罗天强的脑门上再次冒汗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就在大巴车这样來來回回的穿插中,飞快的逼近了银海粮油。

    当大巴车驶到银海粮油门口的时候,罗天强的脑袋就仿佛被锤子狠狠的砸了一锤子一般,嗡嗡嗡的作响,眼前金星乱冒,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这大巴车车队绕來绕去之后,竟然來到了自己的区域内的银海粮油公司,然而,让他更加想不到的是,來到银海粮油公司门口之后,刘飞让邓佳明亲自出马,在门口处稍微交涉一下之后,就让整个大巴车直接驶入厂区内,直奔排污口,來到排污口之后,刘飞立刻让所有大巴车上的官员们全部下车,随后,市环保局的工作人员带着便携式COD测试仪以及其他各种便携式检测设备,现场测量银海粮油的COD(化学需氧量)以及其他污染参数,并且现场进行了多次取样,并且封存起來以待更高水平的检测。

    随后,刘飞又将整个队伍分成两组,一组队伍由副市长包正堂主管,主要是各级环保局的技术工作人员,在包正堂的监督下进行现场技术指标的检测,另外一路则由刘飞亲自带队,包括市委、区委各级常委们、以及市环保局、区环保局的各级官员们,众人在刘飞的带领之下先來到银海粮油的污水处理中心,这里是一个巨大的综合xìng水池,水池分成好几个区域,内有各种各样的污水处理设备,整个污水处理流程主要是分成三个阶段來进行,然而,当刘飞他们來到这污水处理中心的时候,这个污水处理中心除了沉淀池这个固定的池子之外,其他所有设备(离心机、污泥脱水机、曝气机、微滤机、气浮机等)都处于停止运行的状态,至于工作人员更是沒有看到一个,尤其是污水处理池不远处的污水处理中心办公室内,更是大门紧闭,里面根本就沒有一个人。

    刘飞脸sè带着众人站在污水处理厂的上方,看着滚滚而过的污水,脸sè显得十分严峻,刘飞用手指着污水处理厂说道:“钟一德副局长,你是环保局的技术骨干,你说一说,现在这个银海粮油的污水处理中心到底是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状态。”

    钟一德看到银海粮油的污水处理中心脸sè也显得十分难看,他沉声说道:“刘书记,我相信根本不需要我这种专业人员來进行任何评论,在场的各位大家都可以看得出來,银海粮油的污水处理中心根本就处于有而沒有启动的状态。”

    刘飞脸sèyīn沉着说道:“他们银海粮油这样做,是不是因为这样是可以达到污水处理净化结果的。”

    钟一德连忙使劲的摇摇头说道:“不是的,刘书记,这个问題我可以给大家稍微解释一下,这个污水处理主要是分为三级,第一级处理,主要去除污水中呈悬浮状态的固体污染物质,物理处理法大部分只能完成一级处理的要求,经过一级处理的污水,BOD一般可去除30%左右,达不到排放标准,一级处理属于二级处理的预处理,第二级处理主要去除污水中呈胶体和溶解状态的有机污染物质(BOD,COD物质),去除率可达90%以上,使有机污染物达到排放标准,悬浮物去除率达95%出水效果好,第三级处理主要是进一步处理难降解的有机物、氮和磷等能够导致水体富营养化的可溶xìng无机物等,主要方法有生物脱氮除磷法,混凝沉淀法,砂滤法,活xìng炭吸附法,离子交换法和电渗析法等,整个过程为通过粗格栅的原污水经过污水提升泵提升后,经过格栅或者筛率器,之后进入沉砂池,经过砂水分离的污水进入初次沉淀池,以上为一级处理(即物理处理),初沉池的出水进入生物处理设备,有活xìng污泥法和生物膜法,其中活xìng污泥法的反应器有曝气池,氧化沟等,生物膜法包括生物滤池、生物转盘、生物接触氧化法和生物流化床,生物处理设备的出水进入二次沉淀池,二沉池的出水经过消毒排放或者进入三级处理,一级处理结束到此为二级处理,三级处理包括生物脱氮除磷法,混凝沉淀法,砂滤法,活xìng炭吸附法,离子交换法和电渗析法,二沉池的污泥一部分回流至初次沉淀池或者生物处理设备,一部分进入污泥浓缩池,之后进入污泥消化池,经过脱水和干燥设备后,污泥被最后利用,只有经过这三级处理之后并且经过COD污水检测仪检测合格的污水排放才能真正达到排放标准,而眼前这个银海粮油的污水处理中心明显处于停止运行的状态,根据我的目测,从眼前的情况來看,这个污水中心曾经在一个小时之前启动过一次,不过很快就停止了,而从目前这些污水处理设备的情况以及整个污水处理厂四周的痕迹來看,恐怕这个污水处理中心已经很长很长时间沒有运行过了,保守估计也得有一年以上的时间。”

    钟一德说完之后,刘飞的脸sèyīn沉看向其他环保局的官员们说道:“各位,你们也都是环保局的官员或者是专家,你们对于钟一德同志的看法有沒有什么异议。”

    其他官员一看钟一德都表态了,他们怎么敢驳斥钟一德的意见,毕竟,虽然钟一德不怎么得人心,但是钟一德的专业技术水准在整个环保局系统都是首屈一指的,属于海明市环保领域绝对的权威。

    看到其他人沒有任何异议,刘飞对众人说道:“好,为了验证一下钟一德同志的意见,我们去一下银海粮油的信息中心,看一看他们的在线监测仪所显示的检测结果到底是什么样的。”说完,刘飞大手一挥,众人向着银海粮油的信息中心蜂拥而去。

    此刻,银海粮油的高层已经接到门卫值班处的工作人员打电话通知,告诉他们海明市市委书记刘飞已经带着一大批官员到银海粮油前來视察了,随后又接到报道说是刘飞他们进入厂区之后直接向着污水处理中心赶去了,等银海粮油的高层们赶到污水处理厂的时候却只发现了副市长包正堂带着工作人员们正在进行取样、检测、拍照、取证等诸多技术上的cāo作,略一询问才得知刘飞已经带着人去了信息中心了,银海粮油的董事长李易佳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立刻脑门上的汗珠噼里啪啦的往下掉,连忙带着一干手下飞快的向着信息中心赶去。

    此刻,刘飞已经带着人來到了银海粮油的信息中心。

    进入信息中心之后,刘飞立刻把信息中心的主任易思明喊了过來,让他直接调出银海粮油的最近一个月的污水排放记录以及各种污水监测数据。

    信息中心主任易思明听完之后,脸sè当时就变了,他吞吞吐吐了半天这才憋出了一句话:“刘……刘书记,这个我们负责记录监测数据的服务器坏了。”

    刘飞脸sè一寒,冷冷的说道:“坏了,什么时候坏的。”

    “这个……这个刚刚坏的。”易思明开始漫天撒谎了。

    刘飞又岂是那么容易被欺骗的,他淡淡的说道:“坏了,沒有关系,告诉我哪台服务器是负责污水处理中心的,我现场给你进行修理,哦,你不用担心,只要你们的服务器不是硬件故障,我现场就可以给你修好,因为我是北大计算机专业毕业的。”

    易思明当时吓得腿都软了,因为他们的服务器根本就沒有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