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54章 一逛而过

www.wuailogo.com 官途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当刘飞走到天佑铝业集团门口的时候,这里已经聚集了一大批到此前來集结的各级官员,还有大片大片手持长枪短炮的记者们,所有人全都在翘首以待。

    此刻,虽然天佑铝业集团的主要领导们也纷纷走了出來,一边和这些官员们寒暄着,一边派人送來各种各样的补给,以便于这些官员老爷们得以舒心的等候在这里。

    刘飞一边不紧不慢的往这边走着,一边打电话通知市委办的人让他们立刻派出3辆大巴车到天佑铝业集团门口等候。

    当刘飞走到天佑铝业集团门口的时候,众位官员一看刘飞和邓佳明等人走了过來,纷纷上前打招呼,要知道,不管是刘飞还是邓佳明,都是手握官帽子的大佬级人物啊,这两人随便嘴动一动,便是一大批的官员帽子落地或者是乌纱帽在升一级。

    刘飞满脸微笑着各各级官员招手致意,但是对于自己的下一步安排却迟迟沒有公布出來,看到刘飞过來,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的记者们全都把摄像机、照相机的焦点对准了刘飞,因为他们都非常清楚,只要刘飞出现的地方,绝对不需要发愁有重磅新闻进行报道的,他们唯一发愁的是这种报道应该以何种方式、从何种角度进行报道,而此刻的天佑铝业集团的各级领导们则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们现在不知道刘飞召集这么多的官员到他们门口集合到底所为何事,但是他们还是对此给予了高度戒备,他们都知道,如果刘飞要是带着这些人进入天佑铝业集团进行调研的话,那么麻烦不是一点半点啊,即便是他们已经提前做了一些准备,但是漏洞还是比较多的。

    就在这个时候,三辆从市委赶过來的大巴车纷纷停在天佑铝业集团门口外面的停车场内。

    刘飞让周剑雷过去把市委办的三个司机招了过來,避开众人的耳目之后专门召开了一个小范围的协调会议,在会议上,刘飞脸sè严肃的却对众人提出了一个要求,那就是所有的大巴车全都跟着周剑雷开的大巴车后面走,任何人不允许脱离队伍,不允许私自向任何人透露消息,在行车期间更不能有任何接打电话以及查看、发送短信的事情发生,众位司机只是一个小小的虾米,如今市委书记亲自给他们开会,这些人怎么敢不从命。

    等开完会之后,刘飞走到众人面前,沉声说道:“所有官员都上大巴车,我们先参观一下天佑铝业集团。”

    听到刘飞这个指示一下,天佑铝业集团的董事长李天佑当时心头就是一颤,脸sè刷的一下就变得惨白惨白的,目光中充满了担心的看向不远处的海东区副区长钱海龙。

    钱海龙的脸sè也有些难看,不过他还是低声对李天佑说道:“不要害怕,有肖书记子啊,不会出什么大事的。”

    李天佑战战兢兢的上了自己的汽车,跟在大巴车的后面驶入了自己的天佑铝业集团厂区之内。

    而此刻,大巴车上的众多官员也是心情各异,有的心充满了兴奋,有的人则充满了担忧,也有些心中在思考着,为什么众人都已经到了天佑铝业集团的门口,刘飞却偏偏非得让众人上大巴车。

    在天佑铝业集团高层领的担忧和焦虑中,在海东区区委区zhèng fǔ众位官员的忧虑、苦恼、祈祷中,在周剑雷开着大巴车的引导下,整个车队只是在天佑铝业集团的厂区内转悠了一周之后,便驶出了天佑铝业集团的大门,在离去之前,刘飞把天佑铝业集团的董事长李天佑喊到了自己的大巴车上,脸sè严肃的对李天佑说道:“李天佑同志,你们天佑铝业集团作为我们海明市比较大的集体企业,你们的身上不仅担负着带领你们整个企业发展和前进的重任,更肩负着保护环境、爱护环境的重任,每一个企业家都必须时刻意识到,做企业就是做良心,你们企业要发展,必须得照顾到老百姓的切身利益,绝对不能让你们企业的发展和获利,建筑在老百姓赖以生存的环境遭到严重破坏之上的,今天我们大家看了一下你们的厂区,整个车队整整在你们厂区行驶了五分钟这才转完,这说明一个问題,你们的企业还是比较大的,但是,在这里我要向你提出一个要求,那就是你们必须要注意环境的保护,你们必须要确保你们企业的环保设备、环保措施及时到位,否则的话,我早晚都会亲自和你深入的谈谈的,你们企业好自为之。”说完,刘飞便让李天佑回去了。

    从刘飞的大巴车上走下來之后,李天佑感觉自己的浑身上下都已经湿透了,刘飞身上所散发出來的官威实在是太强大了,那种强大不仅仅源自于刘飞的自信,更源自于刘飞多年官场历练所积累下來的气质,看着刘飞的大巴车绝尘而去,李天佑一直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來,一屁股坐在路边的草坪上大口大口的喘气,其他几辆大巴车上,海东区的官员们看到大巴车有惊无险的驶离了天佑铝业集团,心中全都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因为他们知道,天佑集团的危机到现在基本上已经解除了,而天佑集团的危机解除了,也就意味着自己的官帽子暂时沒有什么风险了。

    李天佑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以后,集团生产部部长周晓华立刻來到李天佑的办公室内,他向李天佑请示道:“李董,现在刘书记他们离开了,我们氧化铝项目怎么办,这个项目停工一分钟,我们就要损失很多钱啊,不过如果我们开工的话还是有风险的,毕竟刘飞这次來很有可能是來视察我们天佑铝业的环保问題的。”

    李天佑沉思了一会,缓缓抬起头來,脸sè坚定的说道:“开工,全力开工,不要有任何顾忌。”

    周晓华沉声说道:“李董,现在开工风险太大了,要不要我们观察一两天再说。”

    李天佑充满自信的说道:“观察一两天,完全沒有那个必要,玩开工一天,我们就损失几十万上下啊,那些钱可以干什么事情了,再说了,刘飞刚刚从我们天佑铝业集团离开,相信不管是市环保局还是区环保局,都不会在來我们天佑铝业集团來进行什么检查了,如果说什么时候开工最安全,就是现在,刘飞刚刚离开,沒有任何人会在怀疑我们天佑铝业集团了,毕竟刘飞可是刚刚从我们集团视察完毕啊,刘飞对于我们天佑铝业集团整个过程中根本就沒有提出任何批评意见,这就足以说明刘飞对我们天佑铝业集团的肯定,有这些就足够了,我相信不会有人在怀疑我们了,就算有任何人敢于举报我们,我们也不用在害怕了,刘飞这一次的视察行动就是我们企业最好的护身符啊。”

    李天佑说完,周晓华连忙点点头,出去下令马上开工,于是,天佑铝业集团违规上马的氧化铝项目就在刘飞刚刚离开之后,马上再次开工,污水顺着排污管内源源不断的流了出來。

    此刻,大巴车上,刘飞靠在座位上双眼微闭,养jīng蓄锐。

    刘飞身旁,邓佳明、肖建辉、庄德文、包正堂、谭东亮、钟一德等知道谢雨欣之前所提到天佑铝业集团的官员们全都充满了不解的看着闭目养神的刘飞,心头上升起一股股的疑云,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当时谢雨欣跟刘飞说完天佑铝业集团的情况之后,刘飞表现得相当愤怒,但是就在刚才,明明有机会可以直接突袭天佑铝业集团进行检查的,如果那个时候进行检查的话肯定能够发现一些问題的,但是这位市委书记竟然只是让大巴车车队在天佑铝业集团的厂区内饶了一圈就离开了,这不像是刘飞的风格啊,这个刘飞难道不想查处天佑铝业集团的问題吗,不过怀疑归怀疑,但是众人全都把这种怀疑隐藏在心中,啥也不说。

    此刻心中疑问最大的就是肖建辉,肖建辉本來以为刘飞如此兴师动众的召集这么多人肯定是要先对天佑铝业集团进行视察,等视察完之后发现问題,然后召开现场办公会议呢,但是沒有想到最终的结果竟然是这样的,肖建辉眉头紧锁,却怎么也想不明白刘飞的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

    此刻,不仅仅肖建辉心中想不明白,就连跟了刘飞多年的红颜知己谢雨欣也是心中充满了种种疑问,甚至还有一丝丝的愤怒,但是本着对刘飞的信任,谢雨欣把满心的不快和愤怒全都封锁在了自己心中,她只是默默的等待着,观察着,她相信以刘飞的xìng格是绝对不会容忍天佑铝业集团的问題存在而不解决的,他相信,刘飞这样做肯定是有这样做的理由的,只是她自己也想不明白,刘飞到底有什么打算。

    刘飞到底有什么打算呢,大巴车下一步要开往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