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53章 杜洪波的郁闷

www.wuailogo.com 官途     随着邓佳明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的打出去,海明市市委、市zhèng fǔ方面不断的有人走出机关单位,向着天佑铝业集团的大门口集合,然后是海东区区委、区zhèng fǔ以及区环保局、安监局、城建局等诸多单位的负责人纷纷离开各自的机关单位,向着天佑铝业集团进发,几乎在不到半个小时之内,天佑铝业集团便成了整个海明市核心焦点区域,不少世界各地、全国各地的新闻媒体记者似乎也嗅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气息,纷纷开着各自的汽车向天佑铝业集团门口进发,甚至有些电视台更是十分夸张,直接开着电视直播车來到了天佑集团门口待命。

    一时之间,整个海明市风起云涌,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但是,最让人感觉到不可思议的是,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这里要发生什么事情,大家只是知道这里有大事情要发生了,就连赶到现场的很多新闻媒体的记者们彼此聚集到了一起之后,也是相互之间询问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大家都是云里雾里不知道所谓。

    此刻,肖建辉坐在市政法委办公室内也得到了各方面反馈过來的消息之后,脸sè显得有些凝重,他立刻一个电话打给海东区区委书记莫波涛:“老莫啊,你们海东区到底是怎么回事,天佑集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那么多官员和新闻媒体的记者们全都向着天佑铝业集团进发。”

    此刻,莫波涛也正在火急火燎的向着天佑铝业集团门口进发,他的心中也同样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听到肖建辉的询问之后他满脸苦涩的说道:“肖书记,我也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我只是接到了邓佳明部长的电话通知,让我立刻赶到天佑铝业集团的门口去集合,据我所知,同样和我一样接到邓佳明部长电话的还是我们海东区不少的区委常委以及很多部门的负责人,我也正想给您打电话了解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听到莫波涛的回答,肖建辉脸sè显得更加严峻了,放下电话之后,肖建辉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拨通了邓佳明的电话,虽然自己和邓佳明之间的关系比起以前那种密切合作的盟友关系來讲多了几份隔膜,但是毕竟大家曾经是亲密的盟友,他相信邓佳明还是会给自己一个面子的。

    肖建辉打了好几遍,发现邓佳明的电话一直都处于占线状态,过了好半天才接通,接通之后,肖建辉略微犹豫了一下才直接问道:“老邓啊,你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通知那么多官员去天佑铝业集团门口集合。”

    肖建辉刚刚问完,便听到邓佳明苦笑着说道:“老肖啊,我正想给你打电话通知你呢,你也得立刻赶到天佑铝业集团门口集合,这是市委刘书记的意思,我只能透露这么多信息,其他的得等刘书记过去之后在宣布,我现在就在刘书记的身边。”

    听到邓佳明这样说,肖建辉立刻明白了,邓佳明现在是真的不敢跟自己透露任何消息,否则旁边刘飞那一关他肯定过不去,肖建辉也只能苦笑着点点头说道:“好吧,我也马上动身赶往天佑铝业集团门口。”

    等挂断电话之后,肖建辉的眉头却是紧紧的皱了起來,因为根据他的了解,刘飞这一次出去是带着邓佳明和杜洪波等人一起出去的,为什么杜洪波却沒有给自己传回任何消息呢,按理说即便是邓佳明不方面透露给自己一些消息,但是作为亲密的盟友,杜洪波怎么着也能给自己传回一些消息吧,哪怕是打电话不合适,发短信也行啊,杜洪波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想到这里,肖建辉直接给杜洪波打了一个电话,开场第一句话就问道:“老杜啊,你那边现在说话方便吗。”

    杜洪波看了身边的林海峰一眼,略微犹豫了一下说道:“怎么,有事吗,我和林海峰同志正在银海粮油这边视察呢。”

    “你和林海峰在银海粮油那边视察,那刘飞书记呢,他沒有和你们在一起吗。”听到杜洪波的话之后,肖建辉的脸sè一下子就yīn沉了下來,他已经隐隐感觉到,这一次恐怕要出大麻烦了。

    听到肖建辉这样问,杜洪波这边也是一愣,即便是林海峰在身,他依然问道道:“刘书记沒有回市委吗,一个多小时之前刘书记刚刚和我们分开,他把我们放在了银海粮油这边,让我们继续视察,他说他要回去办事。”

    肖建辉听到杜洪波的话之后,立刻便明白杜洪波肯定是中了刘飞的声东击西之计了,声音有些郁闷的说道:“老杜啊,恐怕你是中了刘飞的声东击西之计了,就在不久之前,海明市很多官员全都接到了邓佳明的电话通知,让他们赶往天佑铝业集团门口集合,而邓佳明透露,此刻刘飞就在他的身边,而且从邓佳明的意思中可以看出,刘飞一会肯定会出现在天佑铝业集团门口的,恐怕刘飞又要有大动作了,我说老杜啊,你那边还是尽快结束吧,哎,这个刘飞,他到底想要做什么啊。”

    听到肖建辉这样说,杜洪波的脸sè刷的一下就苍白了起來,拿着电话的手也颤抖起來,从肖建辉刚才的叙述中,他完全可以断定,自己的的确确是中了刘飞的调虎离山、声东击西之计了,刘飞当初把自己放在银海粮油的真正目的恐怕就是为了把自己从刘飞的视线之中摘出來,这样一來自己就无法将刘飞的一举一动及时传递出去了,可怜自己还以为刘飞的真正目的是银海粮油呢,想到这里,杜洪波后悔的肠子都青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刘飞竟然如此的狡猾和无耻,翻手之间,将自己玩弄于股掌之间,让自己一点脾气都沒有,不过此刻杜洪波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刘飞当时在离去之时所说的那些话,却又差点沒有把他自己给气死,因为当初刘飞离开的时候并沒有说要回市委,而只是说回去办事,这样一來,这个回去办事就显得有些模棱两可了,就连这唯一一点点的漏洞都被刘飞给算计到了,让自己沒有办法拿这个漏洞去找刘飞说事,很明显,刘飞早就把自己所有的反应给算计到了,而刘飞最为yīn险的一点在于,他故意把林海峰留了下來,表面上看是用來监视自己的,实际上刘飞这是故意让自己和林海峰在银海粮油这边斗心眼,从而忽视了刘飞到底去做什么事情,想到这里,杜洪波冷冷的看了林海峰一眼说道:“林海峰同志啊,刘书记给你分配的任务很艰巨啊。”说话之间,语气中充满了愤怒。

    林海峰看杜洪波的表情便知道杜洪波恐怕已经知道了刘飞的一些行动,不过对于杜洪波的愤怒之语他只是淡淡一笑说道:“杜秘书长说的是啊,刘书记让我陪着您好好的视察一下银海粮油,这个任务的确非常艰巨啊。”林海峰直接跟杜洪波装起了糊涂。

    杜洪波自然拿林海峰沒有什么办法,只是冷哼了一声说道:“嗯,银海粮油这边也看得差不多了,也沒有发现什么问題,我们就先回去吧,恐怕过一会刘书记有可能有新的指示下來呢,林海峰同志,你看你要不要向刘书记汇报一下我们这边的行动。”

    林海峰连忙摆摆手说道:“不用了,不用了,杜秘书长,刘书记已经说过了,我们这边的视察由您负责,我只是负责协调的,我一切都听您的,不用向刘书记汇报了。”

    杜洪波听林海峰这样说,脸sè这才稍微缓和了一些,大手一挥说道:“好了,银海粮油沒有什么问題,我们回去吧。”

    很快的,杜洪波带着人直接返回了市委,这一次,杜洪波被刘飞狠狠的郁闷了一回,却偏偏有气无处发泄,刘飞所有的一切行动让他找不出一丝一毫的反击之机。

    而此刻,肖建辉一边往天佑铝业集团这边赶,一边打电话给天佑铝业集团集团的董事长,让他们必须做好一切准备,很有可能刘飞将会带着大队人马去天佑铝业集团去检查工作,而且从目前刘飞的所做的一切准备來看,刘飞很有可能就天佑铝业集团的环保问題和安全生产问題來做文章,得到肖建辉的电话通知之后,天佑铝业集团这边立刻飞快的行动起來,他们直接不顾很有可能带來的严重损失,将污染比较严重的两个项目直接停工,毕竟只要沒有被刘飞直接抓住自己违规生产的证据,哪怕是有生产线,刘飞也不能太过于严厉的给予处罚。

    此时此刻,不管是天佑铝业集团也好,海明市和海东区的各级官员也好,所有人全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刘飞将杀伐之气挥洒在自己的头上,而此刻的刘飞却带着众人不慌不忙的步行赶往天佑铝业集团的门口,一边走,刘飞的嘴角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冷笑,他的眼神之中隐隐有杀气若隐若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