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52章 刘飞的部署

www.wuailogo.com 官途     对于谢雨欣反应的情况,邓佳明是有所了解的,在之前有人曾经向邓佳明提过此事,并且以此为理由希望邓佳明能够拿下海明市的副区长,为其晋升铺路,邓佳明当时也非常愤怒,并准备对那名主管工业及环保的副区长拿下,但是当时那位副区长不仅携带重礼前來疏通,并且找到了肖建辉亲自为他说情,碍于面子,邓佳明这才放过了那位副区长,不过对于天佑铝业集团这个名字邓佳明却是深深的烙印在了脑海中。

    对此比较震惊的却是钟一德,因为他的内心深处是最清楚的,当时自己为了能够把谢雨欣他们报社的记者请下來,在暗中cāo作着呈送了很多直接和间接的证据交给谢雨欣他们报社,只不过那些证据大多数都是与栾洋造纸厂有关的,但是他们却沒有想到,这些神通广大的记者竟然知道了天佑铝业集团的事情,而恰恰天佑铝业集团的事情他也是了解一些内幕情况的,只不过深层次的东西就连钟一德自己也在暗中调查之中,但是这些记者们却直接提出了这个问題,这让钟一德意识到,也许海明市并不只是只有自己一人属于那种侠肝义胆之人,真正的有识之士还是有不少的,否则的话,谢雨欣她们远隔万里又怎么可能知道并去调查天佑铝业集团呢,想到这里,钟一德心中稍微有些安慰。

    正义之路,永远不会缺乏真正志同道合之人。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在刘飞的脸上,大家都知道,如果谢雨欣所说的事情是真的,那么这个问題之严重绝对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要知道,现在这位市委书记刘飞可是一位真正的勇士,是敢于直面任何惨淡的人生和淋漓的鲜血的,在这位市委书记到达海明市半年左右的时间内,有上百位各级官员黯然落马,凡是被抓到证据的贪官污吏,几乎沒有人能够逃脱得了法律的严惩,而这也造成了刘飞再次获得铁腕书记的称号,现在,刘飞准备怎么样做呢。

    在众人的注视下,刘飞脸sèyīn沉着说道:“谢雨欣,你所反应的问題的确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題,不过在我做出决策之前,我还是想在问一句,你所说的这些情况有沒有确凿的证据。”

    谢雨欣沉声说道:“刘飞,你应该知道,我谢雨欣从來不打无把握之仗,虽然我们记者手中所掌握的证据还不是非常充足,但是有两点我们可以肯定,第一,天佑铝业集团新上马的氧化铝项目是绝对沒有任何审批手续的,是私自开工建设并投产的,是沒有经过任何环评的;第二,天佑铝业集团的污水排放是非常凶猛而且污水的COD值严重超标的。”

    听谢雨欣这样说,刘飞的脸sè显得更加yīn沉了,他轻轻点点头说道:“好,既然你这样说那我就可以做出决策了。”说完,刘飞的目光落在市公安局局长陈伟雄的脸上沉声说道:“陈伟雄同志,先交给你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不管你采用什么办法,协调何种力量,必须在今天晚上之前把栾洋造纸厂的老板和主要负责人全部给我控制起來,必须要确保他们安然无恙,必须要确保他们无法和外界接触并且向外界传递任何信息,如果做不到,后果自负。”

    听到刘飞这样说,陈伟雄的脑门一下子就冒汗了,不过他还是连忙说道:“刘书记,您放心,我一定会尽力完成任务。”

    刘飞直接打断了陈伟雄的话说道:“不是尽力完成任务,而是必须完成任务,你怎么完成任务我不管,但是我只看结果,完不成任务你自己直接请辞吧,我们海明市公安局需要的是一只召之即來,來之能战,战之必胜的公安队伍,是一只不惧怕任何困难的公安队伍,否则,要你们这些领导们何用,让你们通过手中掌握的权利作威作福吗,升官发财吗。”

    刘飞这番话说完,陈伟雄浑身冒汗,连忙点头说道:“好好好,我保证一定完成任务,刘书记,您先忙,我得部署去了。”说完,陈伟雄飞快的上了jǐng车疾驰离开,现在他必须要赶快部署行动起來,否则真的完不成任务,自己的乌纱帽可就真的难保了,虽然自己是刘飞的人,但是他非常清楚,一旦刘飞拍板的任务完不成,刘飞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尤其是陈伟雄通过与刘飞其他的嫡系人马进行交流之后已经清楚,刘飞对于自己手下尤其是嫡系人马的要求是非常之高的,几乎每一个刘飞的嫡系人马不仅仅要道德品质过硬,个人能力过硬,掌控能力过硬,对于执行力的要求也是非常之高。

    此刻,看到刘飞的第一个部署之后,邓佳明、谭东亮和钟一德等人全都惊得瞪大了眼睛,大家可都是知道的,陈伟雄可是刘飞的人,但是现在,刘飞竟然直接给陈伟雄下达了死命令,如果陈伟雄真的完不成任务的话,很有可能陈伟雄直接被刘飞拿下了,对于这样对自己的人都要求如此之高的市委书记,众人全都感觉到头疼了,他们知道,刘飞既然对自己人都如此之狠,对于其他人恐怕也软不到哪里去,此刻,邓佳明看向刘飞的眼神显得异常复杂,他不知道现在自己对于刘飞到底应该是钦佩还是畏惧。

    看着陈伟雄离开之后,刘飞转过头來看向邓佳明说道:“邓佳明同志,你现在立刻通知海东区区委书记、区长等凡是和天佑铝业集团、栾洋造纸厂等问題有关的海东区主要领导以及我们海明市有可能涉及到这两个问題的主要领导们,不要告诉他们理由,让他们立刻到我们全部都到天佑铝业集团门前集合。”

    邓佳明听到刘飞的这个指示之后,当时脑袋便嗡的一下有些头大了,对于今天刘飞有可能要做的事情他隐隐能够猜到几分,而刘飞让自己负责通知那些区委常委甚至是市委常委以及有可能涉及到这两个问題的干部们,很显然刘飞这样分配是有着深层次用意的,而这种用意邓佳明也是能够猜到几分的,很显然,现在杜洪波不在,刘飞把这个任务交给自己,是希望自己顶替杜洪波的位置,继续承担这样索命无常的称号,刘飞这样做,很明显也是希望将自己逐渐的推到海明市这些官员的对立面,让自己逐渐失去在海明市干部中的那种亲和形象,而以后,随着自己在海明市干部中本地派的成分越來越少,自己要想真正能够树立起自己的权威,唯有向刘飞靠拢,现在刘飞玩的依然是阳谋,还是那种沒有办法破解的阳谋,毕竟在如今这种情况之下,刘飞自己是不可能亲自去打电话通知那些干部们去天佑铝业集团门口去集合的,而剩下的不管是环保局副局长钟一德也好,安监局局长谭东亮也好,他们都不合适,只有自己这个组织部部长最为合适,所以这个时候刘飞让自己去通知那些人是沒有任何问題的。

    虽然邓佳明非常不愿意,但是却不得不承担起这样的责任,拿出自己的电话开始一一通知起來。

    刘飞看着邓佳明一个挨着一个的打电话通知,他的脸sè显得十分平静,并沒有那种使用阳谋暗算了邓佳明的喜悦之sè,反而是在刘飞的眼角眉梢带着一丝丝的忧虑之sè,作为海明市市委书记,刘飞需要考虑的问題绝对不仅仅只有官场斗争这样简单,他现在已经开始把目光放得十分长远,对于在海明市的一举一动,他更多的都是在考虑自己的行为能够给全国的干部们带來哪些积极的影响因素,因为这些年來,自己在官场上一路走來,几乎不管是在哪个地方当官,环保问題几乎都是一个让刘飞十分头疼的问題,几乎各地的官员为了自己的政绩或者是不顾老百姓死活一味的发展经济,或者是根本直接对应那些污染企业熟视无睹,更有甚者,一些官员为了能够获得政绩,居然敢把别的地区zhèng fǔ不敢接收的高污染企业全都请到自己主管的区域内进行投产,不管哪种方式的官员,他们作为的背后几乎很少考虑老百姓的利益,而最终,官员获得了政绩,而老百姓的收获是一个严重污染的生存环境,是青山绿水变成黑山黑水处处臭味熏天。

    此刻,随着邓佳明一个接着一个电话打出去,海明市整个官场几乎全都沸腾起來,因为天佑铝业集团和栾洋造纸厂的问題涉及到了环保、安监、城建、审计等诸多部门诸多层次的官员,而这些官员之中多多少少都有人和天佑铝业集团的人有着不错的关系,当他们得到了在天佑铝业集团门口集合的消息之后,虽然他们不敢询问邓佳明到底是为什么,但是他们却敢去问天佑铝业集团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比较有意思的是,天佑铝业集团偏偏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正因为如此,海明市很多官员隐隐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