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51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www.wuailogo.com 官途     此刻,谢雨欣听到马三彪那嚣张的指示气得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怒视着马三彪。谢雨欣也算是将门虎女了,从小到大几乎从来没有被人欺负过,现在,在海明市,在刘飞的地盘上,居然有这么一个人接二连三的向自己挑衅,她如何能够容忍,所以,她看向刘飞说道:“刘飞,你听到了吗?他居然想要打断我的腿啊。”

    听到马三彪的叫嚣,刘飞再次怒气上涌,转头看向周剑雷说道:“剑雷,听到了吗?有人要打断谢雨欣的一条腿。你看着办吧。”

    此刻,谢雨欣听到马三彪那嚣张的指示气得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怒视着马三彪。谢雨欣也算是将门虎女了,从小到大几乎从来没有被人欺负过,现在,在海明市,在刘飞的地盘上,居然有这么一个人接二连三的向自己挑衅,她如何能够容忍,所以,她看向刘飞说道:“刘飞,你听到了吗?他居然想要打断我的腿啊。”

    听到马三彪的叫嚣,刘飞再次怒气上涌,转头看向周剑雷说道:“剑雷,听到了吗?有人要打断谢雨欣的一条腿。你看着办吧。”

    周剑雷是什么人啊,那可是跟着刘飞多少年的兄弟了,此刻听到一向很少动气的老大这一次真的生气了,他心中的怒火也是刷刷的往外冒,因为还没有人敢当着自己的面对老大的女人如此嚣张过。这简直是对自己能力的极度挑衅啊。周剑雷虽然目前只是屈尊在刘飞身边做一名司机,看起来和一个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但是,周剑雷的高傲曾经就连刘老爷子和柳老爷子全都有些忌惮的。即便是刘飞当初想要收服周剑雷,也是费了一些功夫的。

    周剑雷迈步越过刘飞,越过谢雨欣,来到马三彪对面,冷冷的看着马三彪说道:“你想要玩狠的?”

    马三彪本来听到刘飞的话之后心中便是一惊,以为刘飞还有什么后手呢,还悄悄的后退了一步,并做好了逃跑的提前准备,不过看到只有周剑雷一个人走出来的时候,他立刻哈哈大笑起来,用手指着周剑雷的鼻子说道:“孙子,就是你爷爷我想玩狠的了,你还能把你爷爷我怎么样?”

    周剑雷听到对方居然张嘴就称自己为孙子,目光渐渐变得更加阴冷了,猛的突然向前蹿出,在马三彪还没有醒悟过来的时候,周剑雷已经到了他的面前,突然伸手猛的攥住那根指着自己的手指狠狠一折,顿时,身后的邓佳明等人便听到一声清脆的骨头折断的声音,随后,周剑雷再次猛的一肘击出,正好打在马三彪的胳膊上,咔嚓一声脆响,马三彪的胳膊再次折断,随后,周剑雷猛的一脚踢出,正好踢在马三彪的右腿上,又是咔嚓一声脆响,马三彪的右腿再次骨折,随后,周剑雷又是一脚踢出,将马三彪踹出了两三米远,向着他身后的小弟们身上倒飞而去。整个过程几乎就在一瞬间发生,周剑雷兔起鹘落的几个动作连贯而又利索,马三彪的小弟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马三彪已经倒飞出来。

    噗通一声沉闷的响声传来,那是马三彪落在地上的声音,这一下摔得非常瓷实,将马三彪摔得满眼金星直冒,随后,他嗷呜发出一声惨叫“哎呀妈呀我的胳膊,我的腿。”随后,这哥们非常干脆的晕倒了过去。

    与此同时,就在马三彪落地的时候,周剑雷犹如虎入羊群一般,眨眼之间,马三彪身后的那些保安们顿时全都被周剑雷打得惨叫不断,横七竖八的倒了一地。

    1分钟之后,周剑雷轻轻的拍了拍手再次返回刘飞的身后,隐退在刘飞的身后。

    此刻,整个现场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全都被刚才那短短一分钟时间内周剑雷的惊艳表现给震惊住了,邓佳明、谭东亮等人虽然早就听说过武林高手的存在,但即便是他们这个级别,对于真正的武林高手的认识也仅仅是存在于传闻之中,但是此刻看到周剑雷的表现之后,他们终于确认,自己的的确确是看到了一位真正的武林高手。在周剑雷动手的整个过程中,虽然面对着十多个保安的联手攻击,但是周剑雷却是一拳一脚都没有被对方给攻击到,他的攻击躲避动作却犹如行云流水一般,在人群中左冲右突,游刃有余,几乎每一拳、每一脚攻击出去之后,都会将一名保安打翻在地。短短一分钟不到,众人全部搞定,周剑雷潇洒收拳。

    此刻,谢雨欣迈步走到马三彪面前,淡淡的看了刚刚从疼痛之中苏醒过来的马三彪一眼,嫣然一笑,说道:“马三彪啊,昨天的你和现在的你真是判若两人啊,真不知道你以前曾经做过多少坏事啊,你记住,夜路走多了,早晚会遇到鬼的,希望你以后好好的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说着,谢雨欣直接一脚踩在马三彪的断腿位置上,整个人都站了上去,又狠狠的跺了一脚,这才从容离开。而马三彪干脆疼得直接再次晕了过去。

    现场众人看完谢雨欣的整个动作之后,全都感觉到头皮有些发凉,虽然众人并不认识谢雨欣,但是谢雨欣刚才的表现却让众人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女人虽然一开始表现得十分平凡,甚至还有些小女人的气息,但是就在刚才,谢雨欣的那一脚和一跺让众人意识到,这位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绝对是一位狠角色,做完这些事情之后竟然连眼皮都不眨一下,淡定从容之极。而再看刘飞这位大书记,竟然对于眼前的事情直接视若无睹,直到谢雨欣回到他的身边之后,刘飞这才拿出手机拨出去了一个电话,电话接通之后,刘飞沉声说道:“陈局长,你的人到位了吗?派人过来吧,另外叫辆救护车过来,这边有些伤员。”

    电话那头传来陈伟雄十分镇定的声音:“刘书记,我们的人就在附近,我马上让他们过去。”

    三分钟之后,6辆警车鸣响着驶入现场,很快的就把马三彪的手下们给全部控制起来,带上了一辆早已经准备好的中巴车内,而马三彪则直接被送上了一辆救护车。而市**局局长陈伟雄也从一辆警车内走了出来,来到刘飞身边。

    等到现场清净之后,刘飞扫视了一眼众人说道:“本来听了钟一德同志的建议之后我非常的激动,想要立刻展开雷霆行动的,却没有想到突然来了马三彪这么一群人耀武扬威的,让人烦躁,不过好在他们也全都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而且市局的人来的也非常及时,我相信我们市**局的同志们一定会秉公执法,让这些人受到法律的严惩。接下来,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为今天的事情做一个了断。”

    刘飞刚刚说到这里,旁边的谢雨欣突然插口说道:“刘飞,今天的事情如果只到这里就结束的话,我认为还不够圆满,而你们海明市的问题之严重远远超出了你的想象,我想再带你去一个地方看看,等去看完那个地方之后,你在作出部署也许会更好一些。”

    谢雨欣说完之后,现场再次陷入一片沉寂之中。不管是邓佳明也好,谭东亮也好,包括钟一德也是满脸错愕的看着谢雨欣,谁也没有想到,整个局势竟然在这个时候再次发生变化。

    刘飞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节奏竟然被谢雨欣给打断了,他的眉头已经微微皱了起来,作为一名市委书记,他最不喜欢的就是自己的讲话被打断,尤其是当着这么多的手下,被自己的女人给打断,但是他也知道,谢雨欣并不是一个不知道轻重的女人,所以他皱着眉头看向谢雨欣说道:“还有什么地方需要去看一看?”

    看到刘飞有些生气了,谢雨欣也微微有些紧张,不过她依然脸色沉稳的说道:“刘飞同志,如果你认为眼前的这一家栾洋造纸厂的问题比较严重的话,那么我可以告诉你,就在栾洋造纸厂的旁边,还有一家企业的问题比栾洋造纸厂更加严重。”

    谢雨欣的这番话说完之后,刘飞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不过谢雨欣的心情却微微轻视了许多,因为她看的出来,刘飞这一次皱眉头和被自己打断的时候皱眉头的心态是不一样的。

    果然,刘飞立刻接着问道:“哦?你说的是哪家企业?”

    谢雨欣用手一指距离栾洋造纸厂右侧不远处的一家大型企业说道:“刘飞,你看,那是你们海明市的天佑铝业集团公司,这是去年刚刚上马的一个大型氧化铝项目,本来我们这一次我们报社来海明市进行调研主要是针对栾洋造纸厂的,但是在寻找排污口的时候,我们却发现,这家铝业集团公司的污染程度比起栾洋造纸厂来要厉害得多,我们从其排污口暗中取样的污水cd指数送检之后发现,这家天佑铝业集团公司的cd污染指数比起栾洋造纸厂的cd指数要高出10倍以上,而这家造纸厂的污染指数比起标准cd数值来要高出300倍以上,而在我们经过一番调查之后却发现,你们海明市这家天佑铝业集团公司所上马的项目竟然是没有经过任何审批就擅自建设的,而且也没有经过任何的环评,而天佑铝业集团作为你们海明市的一家重点企业,却偏偏做出这样的事情,你想一想,这背后到底折射出了什么样的问题?如果说栾洋造纸厂所反映的问题属于一棵大树的一片树叶病了的话,那么天佑铝业集团的问题所反映的到底是一根树枝病了还是一根树杈病了呢?”

    谢雨欣说完,邓佳明感觉自己的心脏狠狠的收缩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