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49章 钟一德的抉择

www.wuailogo.com 官途     等安监局局长谭东亮、环保局分副局长钟一德等人看完视频之后,这些人的脸sè全都yīn沉了下來,其实,对于海明市的环境问題、安全问題不管是谭东亮也好,钟一德也好,他们平时的时候还是非常重视的,毕竟不管是环保也好,安全生产也好,这些都是关系到老百姓身体和财产安全的领域,作为领导干部,他们还是有着比较高的自觉xìng的,但是有些时候,身为官员也有官员的无奈,尤其是对于身为副局长的钟一德,有些时候他想要在某些事情上强硬一些,尤其是在涉及到环境污染的处理问題上,但是呢,他毕竟只是副局长,还不是第一副局长,只是第二副局长,所以相对而言,他手中的权利比起局长郑东明和常务副局长王秀山來说都是相当小的,所以很多事情他有心却无力,而对于谭东亮來说,作为安监局局长,谭东亮对于安全生产也是非常关注的,而那些无证生产的造纸厂也好,煤矿也好,这些都是安全事故频发的领域,他对此都是相当敏感的。

    此刻,听到刘飞询问他们在这件事情的处理意见,谭东亮毫不犹豫的说道:“刘书记,在污染问題上作为安监局局长本來我是不应该多言的,但是作为安监局局长,如此严重的环境污染恐怕将会对我们海明市市民的饮用水、灌溉用水甚至是海水的环境造成比较严重的影响,弄不好还有可能引起安全事故,这是必须引起我们高度重视的,而且大家应该知道,前段时间发生的某化工厂危化品泄露事件整整影响了数个城市市民饮用水安全,其带來的影响和后果是及其恶劣的,所以,我认为,对于这样无证生产的小造纸厂必须要严肃处理。”

    刘飞听完谭东亮的意见之后,只是轻轻点点头,并沒有表态,而是目光看向环保局副局长钟一德说道:“钟副局长,在这件事情上你怎么看。”

    钟一德苦笑着说道:“刘书记,说句实在的,要我表态,沒有问題,我的意见和谭局长的意见是一致的,那就是对于这样的已经被关停的高污染企业必须要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刘飞哦了一声,随后说道:“钟一德同志,我听你似乎话里有话啊,你还是直接把你的潜台词说出來吧。”

    钟一德本來是一名心中充满正义的斗士,但是这些年來,在海明市环保局的一系列经历让他的心渐渐失去了斗志,因为早在6年之前,他就已经够资格去担任环保局局长那一职务,但是,由于他为人正直,做事情太过于刚正不阿,结果,在局长的竞争中被郑东明暗算最终功败垂成,随后,在常务副局长的竞争中他再次被郑东明和王秀山联手暗算,并最终只成为第二副局长,而且在市环保局内部,虽然自己是第二副局长,但是由于自己的为人比较有原则,结果导致自己在局内几个副局长中虽然排名第二,但是实际权力却是最小的,后來钟一德也看透了市环保局的形势,干脆放弃了在仕途中前进的不发,不在和那些副局长们争权夺势了,因为他看出來了,只要自己不改变为人处世的原则,只要自己做事情不想违逆自己的良心与良知,那么自己就不可能真正在环保局的仕途之路上走的更远,所以他干脆自暴自弃,选择了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生活方式,每天在自己职责范围之内的事情,如果自己能够为老百姓多伸手帮一帮的,就帮一帮,如果稍微遇到一点阻力他干脆就直接放弃,平时沒事的时候就坐在单位内喝个茶,看个报纸或者是新闻,基本上已经淡出了环保局权力的核心层,即便是环保局内各个处室的处长们对他也是一般般,即便是他主管处室的处长们也很少找他去汇报工作,不过对于这种情况,钟一德早已经见怪不怪了,也根本不在意,他现在特别希望自己能够和郑板桥一样,糊糊涂涂的度过一生。

    然而,刘飞到了海明市之后先后在海明市掀起了多次波澜,先是与三大企业有关的卫生系统大整顿,关注百姓卫生健康,随后又在保障xìng住房和交jǐng大队的问題上先后出手,大力整顿这些与民生有关的部门,其手段之强硬、手法之高超让他叹为观止,同时也意识到,现在的海明市市委书记是一个真正为老百姓谋取福利之人,是一个真正想要做事情的人,尤其是刘飞在莫里斯的一番作为,虽然在正规的媒体上很难看到一些细节方面的报道,但是作为一名技术型官员,jīng通英语的他还是从其他一些国外媒体上了解到了刘飞在莫里斯的一些细节事情,这些更是让钟一德看到了刘飞身上所具有的独特的人格魅力,于是,原本对于官场人事已经彻底失去信心的他心思开始活泛起來,而刘飞之所以收到那么多的举报,其中有一些就是源自于这位一直处于卧薪尝胆、韬光养晦、与世无争阶段的副局长的鼓动与策划,让他十分欣慰的是,自己的一些策划终于引起了刘飞的注意,并且一上來就给了环保局局长郑东明一记闷棍,直接将准备通过住院这种方式來逃避危机的郑东明捧杀并且拿下了其局长的乌纱帽,在得知刘飞的举动只会,钟一德知道,有刘飞这样明察秋毫的领导,很有可能自己的chūn天來了,因为刘飞既然是一个想要为老百姓多做些实事的官员,那势必要重用一些敢于讲真话、不怕得罪特权阶层和得罪有钱人的正直官员,在以前的时候自己沒有多少机会能够出人头地,但是现在,自己的机会來了,尤其是钟一德在看到刘飞通过声东击西之计将常务副局长直接甩在银海粮油而带着自己离开的时候,钟一德便意识到,刘飞很有可能对于自己现在的处境已经有所了解。

    所以,在听到刘飞的询问之后,他先是卖了一个关子,成功吸引了刘飞的注意力,并且顺着自己诱导的方向进行了发问。

    钟一德深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把自己一直以來憋在心中的话一股脑的全都抛了出來:“刘书记,既然您看出我有潜台词了,那我也就不想再有什么忌讳,我就把我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说给您听,刘书记,其实像栾洋造纸厂这样的企业在我们海明市不止一家,这些企业沒有资质,污染严重,但是却依然得以正常的生存,但是却偏偏一个个的都生存的很好,其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所折shè出來的问題则更是让人痛心疾首的,首先,为什么环保局年年有大规模的检查,月月有中等规模的检查,甚至每天都有巡视人员在暗中调查,但是却依然对于这些无证甚至是已经被取缔的企业熟视无睹呢,其中一个深层次的原因便是因为利益,有的巡视人员去每个企业调查的时候,不仅仅受到了相关企业好吃好喝好招待,还连吃带喝带拿,每一个巡视人员尤其是手中有实权的环保局领导们几乎全都被这些企业给买通了,尤其是那些手中权力比较大的领导们,更是被这些企业养得脑满肠肥,环保局要下去视察之前,会议还沒有开始呢,那些企业便得到消息悄然之间停工了,等巡视员下去一检查,什么都发现不了,但是等检查过去之后,那些企业又悄悄开工了,权力官员的腐化与堕落是其中一个十分让人无奈与无语的原因;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便是这些企业所在区域内的地方zhèng fǔ保护主义,哪怕是在污染的企业,对于这些地区來讲,都是比较有利的,不仅可以解决地区内的老百姓就业问題,甚至还可以贡献一些赋税,而有些时候,这些企业则是一些官员实实在在的政绩,就像有些地方zhèng fǔ根本不管老百姓的死活,顶住各方面的压力非得要上马一些污染特别严重、老百姓反对特别激烈的高污染项目,为什么,还不是因为政绩,有了这些实实在在的政绩,这些官员就可以实实在在的升官啊,升官发财、名利双收等等,有这么多的利益,谁不得好好保护那些企业,第三,这年头谁沒事喜欢去管别人的闲事,很多时候,有些地方的官场之上一向奉行明哲保身的哲学,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只要别人不把手伸到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來搅和,沒有人愿意得罪其他官员去为老百姓说说话,去为老百姓争取一些利益。”说道这里,钟一德顿了一下,沉声说道:“刘书记,别的不说,就拿我们市环保局來说吧,仅仅是这家栾洋造纸厂每年花在我们市环保局各级官员身上的钱就高达300多万啊,您说,这样的企业能够被关停吗,被关停了,市环保局的一些同志们喝西北风去啊,哎。”

    说道这里,钟一德不在说话了,而是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刘飞听完之后,眉头却是越皱越紧,脸sè越來越yīn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