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48章 阴差阳错

www.wuailogo.com 官途     世间的事情总是风云变幻,难以意料,刘飞怎么也沒有想到,就在他设计了声东击西之计准备向着浦南区进行突然袭击检查的时候,刘飞的手机突然响了起來,打來电话的人竟然是谢雨欣。

    接到谢雨欣的电话,刘飞感觉到十分震惊,因为通过手机上的定位系统刘飞可以清晰的看到谢雨欣距离自己的位置并不是很远,谢雨欣竟然就在海明市内。

    电话刚刚接通,谢雨欣便语气有些愤怒的说道:“刘飞,你们海明市的官员和地方企业的人真的非常凶悍啊,我们堂堂国家级大报的记者前來你们海明市的一些企业进行实地调研和取证,但是我们的记者却几乎全都被人给打了,而且你们海明市当地的jǐng察竟然整整在接jǐng一个半小时之后才赶到现场,真是沒有想到啊,你们海明市竟然是这样样子的。”

    谢雨欣说话的语气非常愤怒,甚至直接在电话里就对刘飞直接挖苦起來,这让刘飞十分震惊,因为他对谢雨欣是非常了解的,一般情况下谢雨欣是很少动怒的。

    越是这样,刘飞问的越是详细,等听谢雨欣说完之后,刘飞也彻底震怒了,原來,谢雨欣他们报社接到海明市有多人匿名举报,说是海明市海东区有一家造纸厂本來早已经被取消了生产资格,但是到现在为止,这家造纸厂依然每天都在偷偷的生产,而这家造纸厂的排污口每天都是臭气熏天,而这些污染直接排放到了河中,进入了大海,虽然本地老百姓对此非常愤怒,经常去区委区zhèng fǔ或者当地镇zhèng fǔ去举报,但是这么多年來,这家企业虽然经历了多次各种级别的突击检查,到现在为止依然稳如泰山,每天依然正常开工,正常排污,却从來沒有受到什么刁难,而在谢雨欣他们报社接到的举报材料中,不仅有照片资料,还有实时拍摄的视频资料,这让谢雨欣她们报社对此非常感兴趣,立刻派出了记者在黎明时分到排污口附近进行现场取证,然而,谢雨欣她们沒有想到的是,她们虽然现场看到了污染情况,也进行了现场拍摄,但是她们刚刚拍摄不到十分钟,便被附近进行巡逻的工厂工作人员给看到了,双方一开始只是对峙着,巡逻工人只是要求记者们把摄像机交给他们,但是摄像机是谢雨欣她们这些记者吃饭的家伙,怎么能够丢掉呢,但是这种情况仅仅是持续了10多分钟的时间,那些工人在向上面的领导进行汇报之后,上面的领导直接下令把谢雨欣她们手中的摄像机给抢过來,巡逻工人接到指示之后,立刻开始发飙,谢雨欣她们这些记者中有3名女记者,2名男记者,而对方有十二三个人,发生冲突的后果自然是显而易见的,谢雨欣她们的摄像机直接被抢走,而且谢雨欣她们一行5名记者全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势,谢雨欣还算是伤势比较轻的,但是她的额头上也人在冲突之中打伤,而她的身上更是有多处淤青,而且最为严重的一名记者在冲突中被对方的人员用铁杆打断了2根肋骨,多处软组织损伤,面前已经住院进行治疗,而目前,在谢雨欣和工厂有关部门协调之后,终于把自己的摄像机要了回來,不过摄像机内所有的视频文件都已经被删除,就连以前存储的资料都已经被删除了,但是谢雨欣要求工厂方面放开对她们报社的采访以及要求见工厂高层领导的愿望对方并沒有满足,而谢雨欣要求工厂方面道歉的要求更是遭到了拒绝,而谢雨欣去镇zhèng fǔ和镇zhèng fǔ方面的领导进行交涉的时候,镇zhèng fǔ方面只是有一名普通的工作人员和谢雨欣进行了接触,并沒有给出任何实质xìng的意见,谢雨欣对此非常的愤怒,在协调一圈无果之后,谢雨欣终于彻底的出离愤怒了,本來谢雨欣并不想直接给刘飞打电话的,但是那家工厂所在的镇zhèng fǔ的态度和jǐng方延迟一个半小时才到达报jǐng现场的举动彻底激怒了谢雨欣,所以,谢雨欣直接拨通了刘飞的电话。

    听完谢雨欣的讲述之后,刘飞立刻告诉周剑雷,原计划取消,直接去海东区陈乡镇镇zhèng fǔ门口,当大巴车來到陈乡镇镇zhèng fǔ门口的时候,便看到谢雨欣额头上缠着绷带,伤口处隐隐有血迹渗出,正脸上充满愤怒和焦虑的张望着。

    看到谢雨欣额头上的伤势之时,刘飞的脸sè当时便沉了下來,心中一股怒气不受控制的的喷薄而出,刘飞作为一名干部,对于自己的情绪一般情况下控制得都是相当不错的,但是唯独在涉及到两件事情的时候,刘飞做事情有些时候是不会太过于在意理智的,而这两件事情也就是刘飞的两个逆鳞,一是自己的兄弟和朋友,二是自己的亲人和女人和孩子,如果有人胆敢伤害这两者,不管对方是谁,不管对方有多大势力,刘飞都势必会和对方斗争到底,绝不妥协和容忍,此刻,看到谢雨欣额头上那依然在渗透着血迹的伤势之时,刘飞彻底暴怒了,不过虽然暴怒,刘飞还是勉强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毕竟现在身边还有不好陪同考察的干部呢,不过即便是如此,刘飞的心中已经给这家工厂以及陈乡镇的一些官员头上划上了大大的红叉,不过此刻,几乎满车厢内的人都已经感受到了刘飞身上所散发出來的强烈的杀气,几乎所有人全都感觉到心中便是一凉。

    这时,周剑雷把车停在谢雨欣旁边,打开车门冲着谢雨欣喊道:“谢主任,上车吧。”

    谢雨欣看到周剑雷,也沒有客气,直接上了车,然后坐在了周剑雷旁边的座位上,给周剑雷带路直接赶奔栾洋造纸厂的排污口。

    当大巴车停在排污口附近之后,谢雨欣第一个下了车,等刘飞他们走下车之后,一下子便闻到了一股冲天刺鼻的气味从四面八方涌了过來,众人被呛得连连咳嗽了好半天。

    此刻,在排污口处,一股股的污水正在汩汩的流淌出來,不过此刻的污水看起來流量比较小。

    这时,谢雨欣用手指着排污口说道:“刘飞,你看到这排污口了沒,这家企业的排污口白天看起來只有这种流量,但是到了晚上,其排污流量能够达到现在的七八倍甚至十多倍,据我们了解和调查得知,这家企业白天只开一条生产线,污水相对來说也经过沉淀池的简单污水处理,但是等到了晚上,全部8条生产线将会全部开动,排污口将会满管往外排放,以他们这家企业内那古老陈旧的沉淀池,能够处理的污水连排污总量的百分之一都不到。”说着,谢雨欣把自己的手机递给刘飞说道:“刘飞,你看看,这是昨天晚上我用手机拍摄的视频图像,本來我们已经用高清摄像机拍摄好了,不过昨天晚上我们的摄像机被这家企业的工作人员给抢走并且强行删除了,就连我们以前的数据也给删除了。”

    此刻,四周的众人听到谢雨欣竟然直接喊刘飞的名字而且言语之间根本沒有那种下级对上级的尊敬之时,脸上全都露出了震惊的样子,要知道,即便是邓佳明这位海明市市委常委,虽然平时在常委会上和刘飞斗來斗去的,但是平时在面对刘飞的时候,也是充满了尊敬,毕竟,刘飞不仅仅是海明市市委书记,还有一个委员的身份,而这个女人既然能够一口叫出刘飞的名字,那自然是知道刘飞身份的,但是知道刘飞的身份又敢如此称呼刘飞,显然是來头不小啊,此刻,在场那些聪明的官场之人开始为这个栾洋造纸厂开始担心起來。

    刘飞接过谢雨欣的手机看了几眼之后,脸sè一下子就yīn沉了下來,他把谢雨欣的手机递给邓佳明说道:“邓部长,你看一看,这是昨天晚上拍摄的,还是比较清楚的。”

    因为谢雨欣他们团队的摄像师是专业的摄像机,所以昨天晚上的灯光还是不错,而谢雨欣的手机也是高档手机,所以拍摄的还是相当不错的,邓佳明看完排污口排出來的黑乎乎的污水之后,脸sè当时也有些yīn沉,作为市委组织部部长,邓佳明自然清楚一些组织原则,更清楚从高层到基层,对于环保都是非常重视的,尤其是邓佳明这位组织部部长也是从基层一步一个脚印爬起來的,他也是当过区委书记的人,对于环保非常清楚,所以,看到这污水排放的情况之后,邓佳明也有些愤怒了,随后,这个手机视频又被传给其他官员一一进行观看。

    等众人看完之后,刘飞脸sèyīn沉着说道:“环保局的同志们,安监局的同志们,你们是比较专业的机关领导啊,你们说一说,遇到眼前的这种事情,我们应该怎么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