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47章 声东击西

www.wuailogo.com 官途     大巴车刚刚上路之后不久,在一处停车缓冲区的时候,刘飞便对杜洪波说道:“杜秘书长,让司机休息一下吧,让我的司机周剑雷开车吧,去哪里他知道。”

    杜洪波听完脑袋一下子就大了三圈,因为他非常清楚,刘飞一旦做出这种决定,便意味着刘飞这一次又要有大动作了,而自己恰恰是跟随者之一,上午的时候自己的嫡系人马郑东明刚刚被刘飞以捧杀的手段将之罢免,现在刘飞又要准备玩一招突然袭击,这让杜洪波非常不爽,但是杜洪波又不能直接反对,只能迂回着说道:“刘书记,这个临阵换司机不太好吧,您是知道的,这开大巴车是需要高级架势执照的,这个周剑雷以前只有开小车的经验,开大巴车恐怕会违反交通法则吧。”

    不得不说,杜洪波的这个理由还是挑的非常好的。

    不过他说完之后,刘飞却是淡淡一笑说道:“杜秘书长啊,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周剑雷别的不全,但是这个架势执照他是非常全的,不管是大型运输机也好,民航客机也好,战斗机也好,基本上只要是天上飞的航空器周剑雷都有架势执照,至于地上的架势执照就更别提了,不要说这种大巴车的架势执照了,就连坦克、洲际导弹发shè车、装甲运兵车、大型水面舰艇的架势执照周剑雷也都应有尽有,而且全部都能熟练cāo作,各种架势执照的考核中全都以绝对优异的成绩通过,所以,周剑雷的不管是资格上、水平上还是技术上都不存在任何问題。”

    刘飞这么一说,杜洪波顿时无语了,只能走过去跟司机说了一下,让周剑雷接替了司机的位置,开着大巴车一路上似乎是向着海明区的方向开去。

    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杜洪波一边观察着周剑雷开车的方向,一边给海明区的一些朋友们发送短信,让他们小心一点,刘飞做乘坐的大巴车似乎是向着海明区的方向前进。

    其实,刘飞并不知道的,此时此刻,海明市几个区县不管是区委还是区zhèng fǔ全都已经成立了应急领导小组,由区委书记和区长分别担任小组长,随时随地的了解着刘飞本次出行的详细进程,以免万一刘飞出现在自己的辖区之内,发现什么问題导致自己的官帽子被拿下,现在各个区都流程着一句顺口溜叫防火防盗防刘飞。

    海明区区委书记罗天强、区长田野等人接到杜洪波的信息之后立刻便行动起來,先在本辖区内集中展开了一轮自查自纠的工作,凡是所有涉嫌环境污染的企业必须立刻停工,并且派出了专门的工作人员前去提前检查,以免到时候刘飞等人过去时候被抓个正着,连累一大串人。

    都是同一个城市的区域,海明区的行动自然是瞒不过其他区的,尤其是其他区听说刘飞的大巴车正在向着海明区行驶过去的时候,全都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不过他们依然密切关注着整个大巴车的动向。

    此刻,刘飞的秘书林海峰就坐在杜洪波附近不远处,当他看到杜洪波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写写画画的然后发出一个信息之后,林海峰也拿出手机來给坐在后面闭目养神的刘飞发过去一条短信:“老板,杜秘书长似乎是在给谁发短信。”

    听到手机震动,刘飞拿出手机來看了几眼之后,便继续闭目养神了,似乎根本就沒有把这条信息放在眼中,只是他的嘴角上却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冷笑,身为一个在政治斗争风云之中一路走过來的高手,对于像杜洪波这样的内应刘飞根本不屑一顾。

    大巴车一路飞驰最终來到海明区内一家名为银海粮油的大型粮油企业的大门之外,这家粮油企业属于海明区的重点企业之一,在海明市有着比较高的知名度,属于一家上市企业,粮油企业本身也是有污染的企业,作为一家上市公司,银海粮油企业内部也是有着不少的污水以及污染处理设备的,看到大巴车停在这家企业门口,这家企业的老板和总经理在得到消息之后心中顿时便是一阵猛烈收缩,虽然他们是上市企业,企业内也有很大污水处理设施以及污染处理设备,但是污水处理系统以及污染处理设备的使用费用也是非常高的,所以这家企业平时的时候只有在应付检查的时候才会启动这些设备,而平时的时候是绝对不会启动这些设备的,而作为一家上市企业,这家企业内部也有环保局勒令按照的COD水质污染监测仪以及氮监测仪等多种污染物的监测仪器,这些仪器都可以通过网络实时的把企业废水里面的COD、氮等污染物的污染指数实时的发送到环保局的数据库内,但是比较可悲的是,海明区环保局的某些人以及设备提供商与银海粮油相互勾结,通过在监测设备上造假等技术手段让银海粮油的各种污染指数全都控制在达标的范围之内,正是因为如此,所以银海粮油的老板和总经理在听到刘飞竟然带着团队前來检查之后顿时着急了,一边下令立刻启动各种环保设备以及污水处理系统,一边立刻派人准备拖延时间,在刘飞他们的汽车还沒有到达之前便早已经暗中做好了各种准备。

    刘飞他们的大巴车停在银海粮油门口的时候,并沒有什么人來迎接,刘飞看到这种情况脸上露出非常满意的表情,大巴车在门口稍作停留之后,便直接驶入厂区之内。

    就在这个时候,刘飞的手机突然响了起來,刘飞假装接通电话之后嗯嗯嗯啊啊啊的和对方聊了几句之后立刻挂断了电话,然后看向杜洪波说道:“杜秘书长,我那边还有点事情,得先走了,视察银海粮油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让林海峰陪着你一起视察吧,有什么需要协调的地方可以让林海峰帮忙协调一下,给你打打下手,另外市环保局的副局长、安监局的副局长各出一个人陪同你,其他人跟我回去。”

    杜洪波听到刘飞这样安排,心中顿时安定了下來,作为市委秘书长,虽然对于银海粮油的情况不是很熟悉,但是对于这样企业的一些内幕他还是了解一些的,他非常清楚,如果刘飞真的要是想要找这家企业毛病的话绝对能够找得到的,刘飞离开的话海明区这边的压力就小了很多,毕竟海明区的区委书记是罗天强,属于本地派的中坚力量,如果刘飞要是找银海粮油的麻烦,罗天强弄不好也是要受到一些牵连的,虽然刘飞把林海峰给留下來了,似乎想要起到牵制自己的目的,不过作为一个老资格的秘书长,杜洪波根本就沒有把林海峰放在眼中,在他看來,林海峰虽然从刘飞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也十分jīng明,但是和自己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自己随随便便就可以把林海峰给摆平了,不过对于刘飞为什么只是给自己留下有限的几个人來作陪却把安监局局长以及环保局的第一副局长等人全部带走感觉到有些疑惑,不过刘飞在刚才话语之中似乎说了一句跟着他一起回去,倒是让杜洪波放心不少,尤其是在刚才刘飞和那个未知的人通电话的时候也连续说了好几遍我马上就回去,更是让杜洪波相信刘飞离开银海粮油之后应该是回市委大院去了。

    然而,杜洪波却绝对不会想到,刘飞那个电话其实是林海峰拨出去的,在刘飞刚刚接通的那一刹那他便挂断了电话,而刘飞则是直接在进行着现场表演,由于刘飞表演的很像,所以杜洪波根本就沒有看出來,而所有的这一切全都是刘飞一手导演的。

    等大巴车离开银海粮油之后,大巴车并沒有按照杜洪波所设想的那样返回市委市zhèng fǔ,而是从海明区兜了一个圈子,向着海东区行驶而去,而此刻,刘飞脸sèyīn沉着说道:“各位,接下來我们要去哪里希望各位最好不要采取什么方式通知任何人,否则一旦查出來,会以泄密的责任进行追究,我相信各位作为各个机关单位的领导都应该懂得组织纪律的。”

    众人听完之后心中便是一凛,众人立刻想到刘飞刚才让大巴车驶向银海粮油很有可能是一招声东击西、瞒天过海之计,而把杜洪波放在那里更是杜绝了一个潜藏在身边的极大的隐患,而刘飞让林海峰跟在杜洪波的身边不仅可以把杜洪波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更可以通过林海峰的存在让杜洪波在银海粮油的问題上多花一些心思,而对刘飞的关注度降低很多,在座的都不是智商低下之辈,想到这些可能xìng之后,众人对刘飞更加忌惮了,所以纵然有人想要暗中通风报信,有了刘飞这一番jǐng告之后也全都暂时偃旗息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