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46章 捧杀高招

www.wuailogo.com 官途     邓佳明怎么也沒有想到去看一个小小的市环保局局长居然要劳动自己來亲自作陪,不过刘书记有令,自己又不能不听,毕竟现在可是自己的关键时刻,自己已经和肖建辉之间产生了裂痕,虽然沒有完全分裂,但是恐怕照这种趋势发展下去,尤其是随着自己暗中cāo作人事考察之事,自己和肖建辉之间分裂是必然的,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和刘飞之间的关系必须要尽量搞好才行。

    1个小时之后,刘飞、邓佳明、包正堂、谭东亮四人出现在市二院的门口,虽然刘飞并沒有通知医院方面的人自己要去,但是等他到了市二院的时候,市卫生局的主要领导们以及市二院的院长、院方领导们全都列队迎接了,几乎所有人全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哪里工作出现了问題引起刘飞的不满从而官帽子落地,现在的刘飞早已经在海明市干部们心中树立起了一个铁腕书记的形象,众人早已经发现,凡是在刘飞视察期间被发现问題尤其是问題严重的官员,几乎无一例外的全部下台了,所以,不管刘飞來市二院到底來干什么,市二院以及卫生系统的官员们还是十分紧张,尤其是看到队伍中竟然还有市委组织部部长,这些人就更紧张了。

    看到这么多前來迎接自己的官员,刘飞不由得微微一皱眉头,虽然海明市市委早已经三令五申的禁止迎來送往,但是很多时候,这种指示不过是一纸空文而已,在苍白的现实面前,很多官员宁肯背上一个不遵守文件指示的处分也不愿意让领导感受不到自己的诚意,刘飞纵然对这些官员不满,但是有些时候却也很是无奈。

    刘飞脸sè铁青的扫视了众人一眼,看到卫生局的局长、副局长们都主动走过來要和刘飞握手,刘飞只是脸sèyīn沉着瞪了他们一眼,说道:“我说过要让你们前來迎接了吗,我们海明市难道沒有明令禁止迎來送往吗,你们把上级的指示文件当什么了,邓部长,让人记录下现场前來迎接的所有官员名字,回头发布一个全市通报批评的文件,把今天前來参与迎來送往的官员名单全都公布上去,每个人给一个jǐng告处分。”说完,刘飞根本就沒有和卫生局局长、副局长们握手,而是直接越过他们迈步走进了医院。

    一时之间,现场前來迎接的大小官员们全都脸sè难看而又畏惧的看了刘飞一眼,纷纷低下头去,不过有些官员却是心中暗暗窃喜,虽然挨了处分,但是这些官员心中反而安心了下來,至少他们可以确定,刘飞不是來找他们卫生系统麻烦的,就让他们足以安慰了,他们最害怕的是刘飞过來是视察医院的,到时候要是发现什么问題,官帽子一捋就是一片。

    刘飞和邓佳明等人直接无视了迎來送往的队伍,迈步直接赶到郑东明的ICU病房内。

    此刻,ICU病房内,郑东明正躺在床上鼻孔内插着氧气罩装病,因为他已经从杜洪波那里得知过一会刘飞和邓佳明就要过來了。

    就在这个时候,病房门口传來一阵阵脚步声,病床之上的郑东明连忙停止了身体,装出一副很虚弱的样子。

    房门一开,刘飞和邓佳明等人穿着特殊的防护服迈步走外面走了进來,到了郑东明的病床前,邓佳明介绍说道:“刘书记,这位就是郑东明同志,环保局局长。”

    听完邓佳明的介绍之后,刘飞十分和善的低下头去看着郑东明说道:“郑东明同志,你现在感觉身体怎么样。”

    郑东明看到刘飞那和善的目光,虽然表面上一副很虚弱的样子,但是心中却是暗喜,心道这刘飞还真是沒有领导架子啊,看起來倒是一个挺不错的领导,只不过他实在是太傻了一些,居然连我在装病都看不出來,看起來我装病的本事还是不错的,看來跟蒋介石学來的这一招装病化解危局的办法还是挺灵验的,不过虽然心中这样想着,郑东明脸上却表现出一副十分坚毅的样子说道:“刘书记,对不起,我的病让人担忧了,医生说我主要是血压太高,需要在医院好好的观察一段时间,然后静养一段时间,不过您放心,只要我的身体稍微好一些我就会立刻回到工作岗位上去,我一定要确保我们海明市环保系统的工作始终处于良好运行的状态,确保我们海明市的环境始终处于比较好的状态。”

    郑东明这番话说得十分坚决,表现出了自己兢兢业业的一面,甚至他还希望借此向刘飞表现出自己是一个身在病床上,心系海明市环保事业的伟大形象。

    等郑东明说完之后,旁边的市委秘书长立刻夸赞道:“嗯,郑东明同志真是一位好同志啊,身在病床上还忘不了工作,是我们海明市官员学习的楷模啊。”

    杜洪波话音刚刚落下,刘飞便接口说道:“嗯,杜洪波同志说的不错,郑东明同志的确是一位对工作很负责的好同志啊,越是这样的好同志,我们越是不能亏待人家,邓部长啊,我看这样吧,从现在的情况來看,郑东明同志的病病的不轻啊,虽然郑东明同志身在病床上还挂念着工作,但是我们不能让郑东明同志太过于疲劳才行,要是把这样的同志给累坏了,那可是我们海明市的损失啊,我看这样吧,郑东明同志既然病得如此严重,那就暂时先让郑东明同志好好在医院休养着,什么时候病情完全康复了,在让郑东明同志返回到工作岗位上,我认为像郑东明同志这样的好同志在哪个岗位上都是可以有重大作为的,所以环保局局长这个职位郑东明同志就先放下了吧,邓部长,你们组织部最近好好的考察一下,看看有谁适合干这个环保局局长的职位,至于郑东明同志的工作安排,可以等郑东明同志恢复之后在进行重新考虑。”

    刘飞说完之后,郑东明因为装病特意通过化妆技术弄得有些苍白的脸sè此刻显得更加苍白了,浑身上下都气得有些颤抖起來,心中在大喊着:“我沒病啊,我是在装病的啊,刘飞啊,你怎么能让我放下环保局局长这个位置呢,虽然这个位置具有比较大的风险xìng,但是通过环评以及其他环保检查,这个位置也是rì进斗金啊,随随便便一年弄个千八百万的也是小意思啊,我可不想离开这个岗位啊,钱我还沒有捞够呢。”这些话郑东明自然是不能对刘飞说的,但是他心中却十分憋屈,十分愤怒和不满,但是又无处发泄,最终只能气得浑身发抖。

    刘飞看到郑东明发抖,立刻就说道:“哎呀,郑东明同志怎么浑身发抖啊,是不是又犯病了啊,杜秘书长,你赶快去叫医生去,赶快给郑东明同志好好的检查检查,郑东明同志真的是一位很认真负责的好同志啊,都病的这么严重了还在想着工作的事情,看來我之前作出的决定是非常正确的,像郑东明这样的好同志我们必须要好好的保护才行啊,杜秘书长,郑东明同志的后续保障工作就交给你了,一定要确保郑东明同志尽快恢复健康,但是我必须得给你下达一个死命令,为了确保郑东明同志的身体能够恢复良好,不带病上岗,你必须要确保郑东明同志在医院内修养8个月以上,8个月之后如果医院方面能够证明郑东明同志身体良好,才能允许他返回工作岗位上,如果到时候身体还是沒有能够恢复健康,必须继续在医院治疗,从而确保像郑东明同志这样的好同志可以以饱满的状态投入到我们海明市的工作中,为我们海明市的建设作出贡献。”

    等刘飞说完这番话之后,杜洪波气得鼻子都歪了,他沒有想到,郑东明玩出了一个装病的高招,想要躲避刘飞有可能的找麻烦,现在刘飞虽然沒有办法直接找郑东明的麻烦,但是却直接用保护郑东明的名义一下子直接拿下了郑东明环保局局长的位置,并且还勒令郑东明必须在医院待上8个月以上,如此一來,不管这段时间外面风云如何变幻,恐怕郑东明距离全面退出海明市官场的时刻不远了,现在杜洪波开始有些后悔当时暗示和支持郑东明装病了。

    此刻,郑东明郁闷的要死,他几乎想要撞墙自杀了,他如果知道刘飞会将计就计玩捧杀这一招,自己绝对不会玩装病的,但是现在,一切都已经木已成舟,只能忍着了,现在,除了心中大骂刘飞不是东西以外,郑东明已经什么都不能做了。

    从医院出來之后,刘飞在回去的路上把邓佳明喊到自己车上,就环保局新任局长的人选和邓佳明交换了一下意见,并且给出了一些挑选条件。

    下午2点整,环保局诸位副局长以及包正堂、邓佳明等人陪同着刘飞上了一辆大巴车驶出了市委大院。

    此刻,杜洪波、包正堂以及环保局副局长等人心中全都惴惴不安,谁也不知道刘飞要去哪里,谁也不知道今天要发生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