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44章 无言以对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刘飞听诸葛丰这样说,嘿嘿一笑道:“有些时候,戏耍一下对手让他们抓狂也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招式。”

    诸葛丰也是嘿嘿一笑。

    海明市,罗姆尼斯通过自己的关系网络经过一番运作之后,终于找到了目前世界黑客排名前三的美国顶级黑客汉尼拔,汉尼拔在收到一部分预付款之后立刻着手对那份绝密文件进行破解,不得不说,在黑客技术领域,真正的顶级黑客比起一般的顶级黑客來要厉害得多了,罗姆尼斯和他的团队根本都无法破解的技术难題到了汉尼拔的手中不到30分钟汉尼拔便看出了一丝端倪,汉尼拔对通过网络对自己进行帮忙的罗姆尼斯说道:“罗姆尼斯啊,虽然你的黑客技术不错,但是你的数学功底还是差了一些,就像眼前的这个加密程序,其实只不过运用了马达加斯加方程式初级版而已,虽然马达加斯加方程式到现在为止已经被破解了,但是破解方式并沒有被公布出來,但是根据世界数学家的研究结果,初级马达加斯加方程式已经被破解出來了,如果你仔细研究过马达加斯加方程式的话就能够看出这个问題來了,眼前这个程序要想破解,只要你根据扫描结果按照马达加斯加方程式的破解方案反过來破解一下就可以了。”说着,汉尼拔编写了一段程序之后,又加入了一段暴力破解程序,两相结合之下,用了差不多有2个小时的时间终于找到了合适的密码成功的破解出來了。

    不过等汉尼拔打开破解之后的文档一看,当时便呆住了,只见文档之内竟然只有短短的一段话:“破解这份文件的黑客朋友,你们辛苦了,不过当你们看到这段话之后,我相信你们肯定会非常失望的,因为这份文件里面什么都沒有,作为海明市的市委书记的秘书,我林海峰怎么可能把如此重要的文件随随便便的让你们黑客给窃取走呢,你们之所以能够窃走这份文件是因为这份文件的真实版被我放在电脑上隐蔽的硬盘空间中,如果你们无法破解完整版的马达加斯加方程式,你们根本无法寻找到这份文件的,至于那份文件所存放的硬盘空间的防火墙你们更是不可能攻破,就算是你们把我的电脑主机整个都拿走了,你们也破解不了上面完整版的马达加斯加方程式的加密程序,而那份文档你们根本也无法进行复制的,所以,你们还是死心吧,另外请你们转告指使你们窃取这份文件的幕后指使者,我们市委刘书记说了,他们的布局水平真的很高,为了阻止我们刘书记把jīng力全部都放在那180亿元巨额资金的问題之上,他们竟然连续布设了3道防线來阻击我们刘书记,我们刘书记的确感觉到头疼,不过我们刘书记说了,虽然你们的布局水平非常高明,但是却并不是沒有漏洞,最终你们肯定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们刘书记说了,那180亿元的资金是海明市老百姓的资产,他是绝对不能容忍那些钱被你们这些蛀虫给侵吞和贪污的,你们就把脖子和脑袋洗的干干净净的,等着被枪毙的那一天吧,那180亿元的巨额资金,我们刘书记早晚都会把他们给追回來的。”

    等汉尼拔和罗姆尼斯看完这段话之后,两人全都傻眼了,谁也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一种结果,尤其是罗姆尼斯看完这段话之后彻底傻眼了,因为从这段话他可以看得出來,以自己的技术根本无法攻破用马达加斯加方程式进行加固的防火墙和密码保护,尤其是以对方那神鬼莫测的编程功夫,自己更是根本无法攻破,也就是说,自己这一次所接受的大少的委托最终是沒有完成的,这种结果让他非常郁闷。

    罗姆尼斯只能对汉尼拔说道:“汉尼拔,你能否攻破完整版的用马达加斯加方程式编写的程序。”

    汉尼拔苦笑着说道:“不好意思,马达加斯加方程式是属于顶级方程式,只有那些最为顶尖的数学家们或者是绝顶天才们才有可能解决,我根本无法彻底弄明白,所以我根本无法破解,罗姆尼斯啊,你给我的委托我已经完成了,把剩下的尾款打到我的账户上,咱们这笔交易就算是完成了,不过以后我再也不会接受你的委托了,对方既然能够使用马达加斯加方程式,肯定是顶级高手,和这样的对手为敌殊为不智啊,罗姆尼斯,我奉劝你,最好赶快摆脱这个泥沼,否则的话,我担心你最终会一败涂地,你想想看,对方既然连马达加斯加方程式都能够搞定,他们怎么可能追踪不到你们的痕迹,被这样恐怖的对手惦记着,就算是做梦也难以安心啊。”

    十分钟之后,大少、军师、刘阳三人再次聚在一起。

    大少把汉尼拔破解密码之后的文档通过共享系统同步发给竹帘之后的另外两人说道:“军师,我们被刘飞给耍了。”

    军师看完那份文件之后,脸sè顿时便露出凝重之sè。

    刘阳则是勃然大怒道:“真是岂有此理,军师啊,看來刘飞似乎早就料到我们的一举一动,早就设计好了陷阱在等着我们了,太无耻了,真是太无耻了。”

    大少虽然沒有说话,但是脸sè也显得十分难看,因为仅仅是罗姆尼斯和汉尼拔两人的酬劳他就已经支付了将近1000万元,但是得到的结果却让他十分愤怒和失望。

    良久之后,大少看向军师说道:“军师,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军师叹息一声说道:“真沒有想到,刘飞竟然能够玩出这样一个歪招出來。”

    “歪招,怎么理解。”刘阳有些不解的问道。

    军师苦笑着说道:“说实在的,如果刘飞要是一步一步按照我们设计的方案走,那么刘飞最终一定会一败涂地的,如果是一般的人即便是看出了我们的这些阳谋,也肯定会按照我们所设计的程序去走,因为我们玩的是阳谋,但是从刘飞却偏偏使出了这样一个歪招,将我们之前所部属的节奏彻底打乱了,最为郁闷的是,经过这么一个歪招,我们彻底被刘飞给弄迷糊了,我们根本无法在有效的辨识出杜月生是否真的有后招來yīn我们,毕竟杜月生乃是一个枭雄,虽然他临死之前交给刘飞的文件已经被彻底摧毁了,但是谁又能保证他这样的枭雄不会有后手呢,所以,在和刘飞的较量中,我们在心理上已经失去了先手,现在我们双方彻底持平了,同样的,接连三个问題我们所布设的节奏可谓是十分顺畅,现在这种节奏被刘飞使用这种歪招打乱之后,恐怕以后刘飞还有后招,这才是我最为担心的,尤其是在剩下的环保问題和政务大厅的问題,如果刘飞接连在抛出这样的歪招还真是有些让人头疼,而且据我们大家都知道,刘飞已经整出了官员财产申报小组,现在这个小组虽然还处于初步调研阶段,但是我估计着这个小组很有可能是刘飞对付我们的一个真正的杀招,所以这个才是我们最需要防备的,而且我们必须要想尽一切办法破坏刘飞在这件事情上顺利推进。”

    军师说完之后,刘阳和大少全都惊呆了。

    大少声音有些惊愕的说道:“军师,沒有这么夸张吧,我们的布局不是万无一失呢,怎么可能被刘飞的这些歪招打乱呢。”

    军师苦笑着说道:“大少啊,你平时主要的关注范围是赚钱,而不是权力,所以你对于权力领域的事情不太了解,就算你了解了,如果不是深入到政治斗争领域之内,也是不可能真正有所感悟,官场斗争就犹如沙场征战,尤其是高手之间的对决往往取决于某一个主动或者被动形势的营造,尤其是对于节奏的掌控、底牌的出手都是十分关键的因素,而刘飞恰恰是在这些胜负手领域内全都展开了反击,由此可以看出,刘飞的确是一个顶级高手,所以,我们现在已经无法再像以前那样稳坐钓鱼台了。”

    就在军师等人进行详谈,讨论下一步应该如何应对刘飞的歪招之时,刘飞在歪招之后,再次玩出了一记阳谋之招。

    第二天上班之后,刘飞再次把王成林喊道了自己办公室内。

    刘飞看向王成林说道:“王成林同志,现在在我们海明市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推进上,有什么最新的进展吗。”

    王成林听完之后不由得一阵苦笑,对于这件事情王成林非常头疼,这几天一直都在思考着如何既能够推进这件事情又能够想办法不让自己陷入的太深,从而避免使自己成为众矢之的,所以这几天他根本沒有在这件事情上采取任何的措施。

    听到刘飞这么一问,王成林一时之间竟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