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43章 让人发疯的文件

www.wuailogo.com 官途     此刻,军师脸sè也显得十分严峻,对于突然出现的这种情况,军师也感觉到非常棘手。

    站在军师的角度上,他对于这个消息的真实xìng与否还是存在着一定的疑问的,因为他相信,这么重要的消息林海峰怎么可能轻易的露出破绽呢,但是问題在于,即便是他认为这个消息的真实xìng存在疑问,但是也不排除林海峰正在准备这份材料的时候办公室内突然來人來不及收拾的情况,最为关键的是,这件事情实在是太过于重要和敏感了,一旦林海峰所接收到的那份邮件是真的,那么海澜集团幕后分红的大老板们组织架构就有可能被全部公布出來,如果刘飞按照这份材料坚定的追查下去,那样所带來的麻烦不是一点半点,所以,对于这件事情他还不能不引起重视。

    军师沉思良久之后,沉声说道:“大少,刘阳,我认为这件事情虽然看起來危机四伏,但是我总感觉这件事情沒有表面上看起來的那么简单,所以,这件事情我们必须要好好的筹划筹划才行,我们得这样办……”

    随后,军师把自己的想法跟大少和刘阳说了出來,两人听完之后频频点头。

    夜sè笼罩海明大地。

    今天刘飞依然在加班。

    不过今天加班的刘飞和以往不一样,刘飞虽然在批阅着文件,但是心思却明显有些心不在焉,他的眼睛不时的看电脑一眼。

    此刻,在刘飞的电脑屏幕上,是一个十分简洁明快的监控窗口,监控着林海峰和自己这台电脑的网络情况。

    到了晚上8点左右,刘飞的一转眼,便发现电脑屏幕上突然有了变化,代表着报jǐng的红sèjǐng告信息开始一遍遍的闪现着,刘飞立刻放下手中的文件,注意力全部放在电脑屏幕上,还不时的敲击两下键盘,仔细的监控着电脑屏幕上一股股数据流的变化,虽然这么多年已经不怎么在钻研电脑技术了,但是作为曾经的顶级计算机高手,纵然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了,但是刘飞的计算机水平依然保持着比较高的水平,尤其是刘飞的电脑上更是由红克亲自负责安装了一套强力的监控软件,可以防止刘飞的电脑和林海峰的电脑被黑客攻击,而在两人的内网计算机上,真正涉及到核心机密的文件夹和硬盘空间早已经被使用高级计算机技术给锁定了,并且配置了实时监控软件。

    此刻,通过电脑屏幕,刘飞发现自己的电脑和林海峰的电脑正在同时遭受着多个顶级黑客的攻击,而这种攻击竟然是來自互联网,看到这种情况,刘飞的脸sè刷的一下就沉了下來。

    因为按照市委市zhèng fǔ信息管理条例的规定,市委市zhèng fǔ以及海明市所有机关单位的电脑网络都必须实行内网和外网(互联网)分开的双网制度,内网主要是机关单位内部使用的,用于办公的,而外网则是与互联网直接连通的,而且规定上已经明确指出,凡是内网的计算机是绝对不能连通互联网的,那样容易造成内网上的信息泄密,但是现在,有数个电脑黑客竟然通过互联网进入到了海明市市委机关单位的内网之上,并且突破了重重防火墙进入到了林海峰和自己的电脑之中,虽然刘飞和林海峰的电脑完全可以做到屏蔽大多数黑客的攻击,但是刘飞却并沒有那样去做,尤其是今天,刘飞和林海峰更是把一些不涉密的但是表面上看起來却颇有诱惑xìng的资料放在了加设了密码的专门硬盘空间内,并且设置了蜜罐系统准备抓贼。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对方用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突破了重重防护网,打开了林海峰电脑上装有《给刘飞的绝密材料》的硬盘,然后悄悄的把这份资料复制走,然后抹去一切痕迹,又悄然退出。

    燕京市一间高档酒店内,数名顶级黑客正在熟练cāo作着电脑相互配合着从刘飞和林海峰的电脑退了出來。

    “呼,终于把这份文件搞到手了。”一名金发碧眼的老外黑客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而他的四周则是三名华夏顶级黑客。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华夏黑客充满了震惊的说道:“罗姆尼斯,遇到麻烦了。”

    罗姆尼斯一愣,说道:“怎么回事。”

    那名黑客说道:“罗姆尼斯先生,虽然这份文档到手了,但是上面却是设置了秘密,而这份密码我们根本无法解开。”

    “什么,解不开密码,怎么可能,你们华夏人所设置的密码怎么可能解不开呢,用我所编制的那个强力破解软件破解,基本上沒有不可以破解的秘密。”罗姆尼斯十分不屑的说道。

    然而,那名华夏黑客却苦笑着说道:“罗姆尼斯先生,这个密码不能强力破解,因为这份文件的秘密内内嵌了一个十分无耻的程序,只要是任何人想要采取暴力破解的方式,都将会触发内嵌的文件粉碎程序,而且最为无耻的是,在触发文件粉碎程序的同时将会触发一个类似病毒程序的东西,那个东西我现在根本看不明白。”

    罗姆尼斯听完就是一愣,瞪大了眼睛说道:“什么,华夏居然有这样jīng巧的程序,不太可能吧。”说着,罗姆尼斯从自己电脑旁站起身來,走到那名华夏黑客的电脑旁,看到那么华夏黑客通过特殊程序扫描出來的结果,罗姆尼斯的眉头立刻紧皱起來,随即,他立刻坐了下來,敲击着键盘噼里啪啦的敲击了起來,试图从外围进行破解,但是经过一番忙碌之后,他依然毫无进展,这一下罗姆尼斯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接下來,他先把那份文件复制了好几份,然后利用一台电脑尝试了一下暴力破解,随后,让他震惊的一幕发生了,暴力破解程序刚刚运行不到几秒钟,电脑主机箱内便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随后一阵浓烟从主机箱内冒了出來,电脑彻底毁了,看到这种情况,罗姆尼斯几乎暴跳如雷,嘴里大声骂着无耻的华夏人,但是他那敲击着键盘的手却从來沒有停止过,他只能尝试着从外围进行破解,但是整整尝试了2个小时,罗姆尼斯猛的站起身來,狠狠一砸桌面说道:“无耻,这个程序实在是太无耻了,我破解不了。”说完之后,金发碧眼的罗姆尼斯终于低下了一直高高扬起的头颅。

    随后,罗姆尼斯直接拨通了大少的电话,说道:“大少,我们已经攻破林海峰的电脑并且已经把资料下载下來了,但是由于这份资料是经过顶尖高手加密的,我和我的团队无法破解其中的密码,所以,你委托给我的任务我只能算是完成了一半。”

    罗姆尼斯说完之后,大少那边顿时便沉默了下來,沉声说道:“罗姆尼斯,你能否想办法破解那份文件,或者你能不能找到人破解那份文件,如果你能够把完整的资料给我,我可以把你们的酬劳再翻一倍。”

    罗姆尼斯苦笑着说道:“大少,说实在的,以我的水平在美国也是顶级的,整个世界能够比我水平再高一点的人不会超过五个人,但是这五个人要是出生的话,沒有我们整个团队五倍的价钱他们是绝对不会出手的,所以,你的这个委托我们宁愿放弃。”

    大少不由得紧皱眉头,因为对他來说,获得林海峰电脑上那份文件的完整版文件是非常关键的,只有看到了完整版的文件,军师所策划的一系列布局才能继续进行下去,但是现在罗姆尼斯竟然说需要花费五倍的价钱才有可能请得动顶级高手破解这位文件,这让他有些犹豫了。

    大少不是一个缺钱之人,他随随便便动动嘴皮子便能够获得千八百万的,但是他却又是一个十分吝啬之人,有些时候,哪怕是一分钱都不舍得花,此刻,面对着五倍的价格,他不得不犹豫了,因为这钱是需要他來出的。

    犹豫了足足有30秒钟,为了顾全大局,大少有些肉疼的说道:“罗姆尼斯,五倍价钱就五倍价钱,希望你能够找人把那份文件破解了,拿到完整版的,只要你能够确保我拿到完整版的文件,我照样给你双倍酬劳。”

    此刻,就在大少、罗姆尼斯这边想办法破解那份加密的文件之后,刘飞已经开开心心的乘车回家了,坐在车上,刘飞的脑海中思考着市委内部信息网络管理的问題,本來,这次网络黑客事件是根本不应该发生的,但是却还是发生了,这说明海明市市委内部的管理存在着严重的问題,除去管理的问題之外,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市委内部有人和那些黑客里应外合,最终让内网和外网连接起來。

    回到家之后,刘飞和诸葛丰谈到了自己今天晚上的行动之后,诸葛丰竖起大拇指说道:“老大,你这招真是太牛逼了,我估计等那些黑客破译了林海峰电脑上的那份文件之后,一定会发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