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39章 再出奇招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刘飞静静的思考着,茶杯里的水在慢慢变少。不知何时,茶杯里的水只剩下不到十分之一了,刘飞的大脑虽然在飞快的转动着,但是却想不出什么头绪。他的眉头越皱越紧,刘飞已经感觉到,这一次自己的对手绝对是一个超级难以对付的对手,因为对手的出招方式亦正亦邪,奇正结合,yīn谋阳谋,完美融合,让人难以捉摸。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怎么样才能打破对方的节奏呢?怎么样才能打破目前自己被动应对的局面呢?怎么样才能反客为主呢?

    就在这时,房间的房门被人敲响了,打破了刘飞的沉思,刘飞抬起手來想要拿水杯喝水,却沒有注意到,水杯和他意识之中估计的位置不一致,结果他一抬手,直接把水杯给碰倒了。听到当啷一声杯子碰击桌面的声音,刘飞的目光落在杯子上,只见杯子已经倾倒在桌面上,杯子里面剩下的茶水正在缓缓的向外流淌着,不过茶杯底部的茶叶却只是有一小部分随着水流流淌出來,大部分却依然沉在杯底。

    原本脑海之中一片纠结的刘飞突然感觉到眼前一亮,目光紧紧的盯在杯子上,似乎抓住了什么东西。

    杯子、水、茶叶,这三者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呢?这个问題看似简单,但是刘飞却把jīng力全都集中到了这里。

    杯子里面的水如果是满的,只要稍微倾斜一定的角度就可以了,但如果杯子里的水只有一点,却需要把杯子尽可能的倾斜很大的角度才有可能把水倒干,而眼前自己所处的情况和杯子的状态有很多的相似之处,自己现在处处处于被动状态,虽然知道对方玩的是阳谋,甚至处处都给自己留下了地雷,但是作为一个讲究原则的人,自己却不得不一步一步的踏入对方的圈套之中,而最让自己的头疼的却是自己根本不知道对方到底有什么底牌,其根本目的是什么,这就好像这杯子里面的水,如果只有很少的一点,自己需要费劲的把杯子倾斜才能把水倒出來,如果自己想要知道对方的目的,是不是可以先把这杯子里面的水给倒满,然后在倾斜水不就倒出來了吗?到时候哪怕只是倾斜一个很小的角度,对方的yīn谋诡计也会露出一丝端倪。

    想到这种情况,刘飞的嘴角上不由得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微笑,纵然对手非常强大,但是刘飞现在却已经不在向之前那样感觉到手足无措了。

    就在这时,房间的房门再次嘟嘟嘟的敲响了起來。

    这时,徐娇娇走出去打开房门,原來是市公安局的局长陈伟雄。

    把陈伟雄让进房间之后,陈伟雄看到刘飞桌面上的茶杯倒了,连忙走过去把茶杯扶起來,拿起桌边的面巾纸擦拭了起來。就好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

    看到陈伟雄那并不见外的动作,刘飞淡淡一笑说道:“伟雄啊,今天你这门敲得好啊,敲得好。”

    陈伟雄就是一愣。

    刘飞笑了笑,沒有在继续进行这个话題,而是笑着问道:“伟雄啊,现在市公安局那边的工作你干得怎么样?”

    陈伟雄把手中的垃圾纸放进旁边的废纸篓里面,坐直了身体十分郑重的说道:“刘书记,我在市公安局的工作有进展,但是也有困难,不过要想全面掌控局面,恐怕还得半年左右的时间。”

    听到陈伟雄这样说,刘飞满意的点点头。对于陈伟雄在市公安局的工作他还是有所了解的,陈伟雄上任之后虽然有着肖建辉和肖建辉派系人马的掣肘,但是陈伟雄采取的一系列措施却也在一定程度上极大的遏制了肖建辉派系的反扑,在加上与其他副局长合作,市公安局的力量已经形成了初步的平衡,虽然陈伟雄不能做到一言九鼎,但在很大程度上还是能够掌控大局的。他今天來就是想要听听陈伟雄汇报一下市公安局那边的详细情况,以便对肖建辉的动作了如指掌。作为一名市委书记,如果要想掌控全局,要想对于每一个对手和下属的情况了解的更加真实,需要了解多方面的信息,通过对各方面信息进行综合分析、比对,在加上自己的观察验证之后,才能得出比较准确的结论,很多时候,在官场上,往往人们所看到的并不一定是真的,而是别人故意想让你看到的。

    听完陈伟雄的汇报之后,刘飞对于肖建辉最近的动作基本上已经了如指掌了。

    这个晚上,刘飞睡得非常踏实。

    第二天上午,刚刚上班,秘书长杜洪波便过來了,向刘飞询问今天下午例行常委会的主要议題,确定之后他好通知各个常委。

    刘飞笑着说道:“明天上午的主要议題就先围绕纪委部门、市公安局以及市zhèng fǔ对海澜集团的调查结果來展开讨论,看看这一次我们到底应该如何处理?”

    杜洪波听完之后便是一愣,他本來以为刘飞一直在这件事情上保持沉默是因为这件事情一旦摆到桌面上就难以控制了,他认为刘飞忌惮着涉及到海澜集团接收问題上那些官员背后后台的因素。但是他却沒有想到,刘飞突然在今天提了出來,杜洪波心中暗道:“难道刘飞不担心这个问題一旦被摆在桌面上会得罪人吗?”不过杜洪波心中这样想但是脸上和嘴上却并沒有表现出來,而是确认之后立刻下去执行去了。

    肖建辉接到杜洪波的电话之后,立刻就陷入了沉思之中。对于他來讲,他最担心的就是刘飞采取比较温和的立场,因为刘飞越是温和甚至是妥协,刘飞自己就越能从中获得好处。但现在刘飞在沉默了几天之后,再次采取强硬立场,却让他有些摸不到头脑了。

    刘飞却并不知道,就在杜洪波把明天常委会上的议題通知其他所有常委之后不久,刘阳便得到了相关的信息,随后军师和大少也分别得到了消息。电话总,刘阳皱着眉头说道:“军师,这刘飞到底在玩什么把戏?他之前不是表现出了弱化的立场吗?他不是打算将海澜集团的事情和环保、政务大厅的事情一起处理吗?怎么为什么突然之间又要单独处理了呢?难道刘飞就不担心引起强烈反弹吗?”

    军师听完之后脸sè有些难看,因为刘飞的突然转变让他有些捉摸不透。所以他并沒有直接回答刘阳的问題,而是皱着眉头说道:“这件事情现在我还不能猜到刘飞的真实目的,还得在观察一下再说,尤其是得等他们这一次常委会之后,看看常委会上面出现的情况之后在做打算,真沒有想到,刘飞这个家伙还真是够狡猾的啊。”

    第二天上午,例行常委会准时开始。

    刘飞坐在主持席位置上,看了一眼列席会议的市公安局局长陈伟雄以及在座的众人,沉声说道:“各位,今天是例行常委会,我相信大家应该已经都知道今天的主要议題了。为了让大家对于海澜集团的事情有所了解,下面先请市公安局的陈局长把他所掌握的情况跟大家先说一下。”

    刘飞说完,陈伟雄便详细的把市公安局那边调查的结果讲述了一遍,然后又给每位常委提交了一份汇报文件的复印件。

    等陈伟雄汇报完之后,刘飞又让纪委的叶冲和市委常委、副市长魏秋华进行了补充,等众人都说完之后,刘飞沉声说道:“好了,现在大家可以就如何处理这批涉案官员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了。”

    这一次,刘飞并沒有直接进行表态,甚至连叶冲和魏秋华这两个刘飞的坚定盟友在陈述完事实之后便不再说话了,会议室内一下子就陷入了沉寂之中。

    肖建辉眉头紧皱着,一句话都沒有说。对于这一次常委会肖建辉感觉到有些不太对劲,他总是感觉刘飞似乎制造了一个很大的很隐蔽的陷阱在等着别人往里跳,所以,虽然平时肖建辉总是和刘飞唱反调,但是这一次,他却出奇的沒有任何表态。

    而其他常委虽然有些人的一些下属或者嫡系涉案了,但是看到肖建辉这个涉案嫡系最多的本地派老大都沒有说话,其他常委自然也不说话。

    常委会会议室内的气氛一时之间显得十分诡异起來。

    刘飞也感觉到了今天气氛的诡异,他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來,常委会竟然冷场了,这是刘飞万万沒有想到的。不过作为一个掌控力超强的市委书记,刘飞自然有应对之道,他淡淡的说道:“今天会议气氛很是有些沉闷啊,大家怎么都不发表自己的意见啊,既然这样的话,那咱们就挨个表态吧,毕竟今天的议題非常严肃,容不得半点闪失,这可是关系到几十个涉案干部的处理问題。王成林同志,你是市长,你先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吧。”

    王成林的头一下子就大了,他沒有想到,刘飞第一个就点自己的名字,但是作为市长,他不得不硬着头皮表态。王成林说道:“刘书记,我认为从陈伟雄同志、叶冲同志和魏秋华同志的陈述來看,这些涉案之人犯罪事实清晰,证据明确,必须公正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