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38章 你到底是谁?

www.wuailogo.com 官途     海明市的官场在刘飞突然之间投下的一枚重磅炸弹的作用下,越发显得有些复杂起來。

    只不过始作俑者刘飞,此刻却显得十分淡定。

    刘飞家客厅内。

    刘飞、诸葛丰、周剑雷等人静静的坐在沙发上。

    诸葛丰脸sè有些凝重的看着刘飞说道:“老大,你突然宣布要对海明市进行人事大调整的消息现在已经将整个海明市的局势给搅乱了,而且据我所得到的消息,很多常委对此非常不满意啊,尤其是肖建辉等人,他们认为你沒有在常委会上经过讨论就贸然发出这个消息有些不太妥当,我甚至还听有些人在下面议论,说是有些常委准备狙击你的这次人人事调整,让你的调整彻底失败,现在的形势十分不乐观,老大啊,你的这一招我有些看不明白啊,我记得你以前使用这样的招数的时候,往往是让林海峰或者下面的人去散布的,为什么这一次你要亲自说出这个消息呢,这样岂不是把你自己陷入到了麻烦之中吗。”

    刘飞听完之后只是淡淡一笑,说道:“诸葛丰啊,这一次我的确是有意为之,因为……”

    就在刘飞、诸葛丰等人在讨论着刘飞这一招背后的用意之时,燕京市某顶级会所内,刘阳、军师、大少三人各自躲在竹帘的后面,也正在讨论着海明市如今错综复杂的局势。

    刘阳沉声说道:“军师,现在海明市目前的局势我怎么突然之间又看不明白了呢,尤其是在海澜集团的这件事情上,刘飞虽然对那几个官员暂时停职,但是到现在为止却依然沒有采取任何后继的跟进措施,甚至是刘飞故意放出的人事大调整策略也是引而不发,那么刘飞到底在做什么呢,他想要做什么呢,海澜集团接收问題他又准备怎么样去收尾呢,咱们准备的地雷刘飞似乎并沒有踩上啊。”

    军师听完之后只是淡淡一笑,说道:“刘阳啊,你的心太急了,如果你要是以这种心态对付刘飞的话,那么必败无疑,现在的刘飞早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做事一往无前的刘飞了,他已经懂得了迂回,懂得了借势与用势,他的为人处事已经比以前更加圆滑了,刘飞之所以沒有对那几个官员采取后续的追究是因为刘飞打算把海澜集团这件事情与环保事件、政务大厅事件两件事情即将抓到的那些官员一起处理,到时候刘飞就有充足的借口对海明市的人事进行大调整了,而现在刘飞之所以在人事大调整事情上引而不发,起根本目的是因为海明市刚刚经历过前段时间的打黑事件以及80多名官员全都被双规,现在需要缓一缓,否则的话海明市的政局就真的乱了,至于我们埋下的地雷刘飞并不是沒有踩,他已经踩了,只不过现在的反应还不够明显而已。”

    “踩了,怎么一点反应都沒有啊。”刘阳皱着眉头说道。

    军师淡淡一笑说道:“现象,你还想看到什么现象,难道你沒有得到消息,在刘飞从海澜集团回來之后就立刻把王成林叫道他的办公室去,你以为刘飞把刘飞叫过去是做什么,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刘飞肯定对王成林进行批评了,王成林虽然不愿意,但是却不得不捏着鼻子认了,忍了,或许王成林自己都不清楚,虽然他以前的时候和刘飞之间配合得十分默契,但是现在,因为有了这一次的批评,王成林心中虽然尊敬刘飞,但是对刘飞的感觉肯定不如以前好了,而这,恰恰是我在海澜集团这件事情上给刘飞所埋下的地雷之一,刘飞必定会踩中的,因为如果刘飞要是不踩这个地雷的话那就不是刘飞了,而很多时候,要想成功离间两个关系最为亲密的盟友,只能一点一点的在他们之间敲开裂痕,这种裂痕不能太猛,否则他们之间一旦反应过來很有可能让那种联盟关系更加稳固,那样的话就麻烦了,我们必须得一点一点的展开,而在这海澜集团的事件中,我还埋下了另外一颗地雷,那就是刘飞和肖建辉之间的关系,要知道,不管是海明市国资委也好,工商局也好,税务局也好,大部分人员都是肖建辉他们本地派的人,但是其中也不乏其他常委的人,刘飞如果真的要对海澜集团事件中那些既得利益者穷追猛打的话,那么势必会引起包括肖建辉在内的本地派以及其他常委的反弹,到时候刘飞必定会麻烦的满脑袋都是包,到时候,如果得罪了那么多的常委,刘飞的人事调整计划恐怕就算是强行推进,恐怕也取得不了什么效果,这个地雷我给他挖的足够深、足够复杂,刘飞现在只是刚刚接触到了第一道地雷而已。”

    听完军师的分析之后,大少坐在竹帘后面满意的点点头,对于军师的布局非常佩服。

    此刻,刘飞家中客厅内。

    当刘飞解释完自己之所以要在人事问題上亲自发布消息之后,又谈到了自己在人事调整问題上引而不发的深层次考虑,他刚刚说完,他的手机便响了起來。

    给刘飞打來电话是常委副市长魏秋华。

    魏秋华的声音显得有些沉重和焦虑:“刘书记,我刚刚接到下面的汇报,根据纪委部门、公安部门、市zhèng fǔ三方对于海澜集团资产缩水事件进行深入调查之后我们发现,在这起事件中,国资委、工商局、税务局有20多名副处级到副厅级官员涉案,被他们以各种手段转移、贪污、侵占海澜集团的资产多达12亿元,这件事情我想亲自向您进行汇报。”

    刘飞点点头说道:“好,你來我家吧,我在家呢。”

    听到刘飞这样说,魏秋华连忙说道:“好的,我马上过去。”魏秋华虽然也是市委常委,但是他非常清楚,自己这个常委和刘飞那个常委的分量差距不是一点半点,尤其是刘飞现在的身份如果在往上升一升那可领*导*人的层面了,如果自己能够获得刘飞的认可的话,这对于自己在今后的仕途生涯中有着不小的助力,所以,虽然魏秋华是曹家之人,但是他和刘飞之间的关系一直处得非常不错。

    魏秋华來到刘飞家之时,诸葛丰等人都已经各自回去了,刘飞在书房听取了魏秋华的汇报,魏秋华把自己所了解到的情况详细的跟刘飞汇报了一遍,等汇报完之后,魏秋华说道:“刘书记,虽然我非常清楚您的做事风格,但是在这一次涉及到海澜集团案子的这些人的处理上,我建议您一定要慎重一点,因为这一次涉案的人员情况十分复杂,有些人王康东同志的亲信,有些人是庄德文同志的嫡系人马,还有些人是张志超同志的人,而现在市委市zhèng fǔ和各个机关单位都在盛传您准备对海明市的人事进行大规模的调整,在这个关键时期,尽可能的团结能够团结的同志是非常重要的,我的意见仅供您参考。”

    刘飞听完魏秋华的话之后,深深的看了魏秋华一眼,从魏秋华的表态來看,刘飞可以看得出來,魏秋华这是实实在在的为自己考虑,魏秋华的担心非常有道理的,不过刘飞心中却也只能苦笑了一下,因为刘飞非常清楚,自己现在已经陷入了那位神秘高手为自己所编织的阳谋陷阱之中,这些陷阱自己即便是想要不跳进去都不可能,因为在原则问題上,刘飞是绝对不会有任何妥协的,不过刘飞还是看向魏秋华十分真诚的说道:“老魏啊,谢谢你的提醒,不过就像你所说的,我的风格你是了解的,在涉及到原则问題上,我是不会有任何妥协和让步的,所以这件事情必须从严、从重处理,不过呢,这件事情的处理也不必急于一时,你们这段时间好好的把所有的证据全都调查清楚了,把每个人的事情都办得妥妥的,时机到了之后,我们连同那三位一把手一起处理了。”在这个时候,刘飞给魏秋华透露了一个消息,那就是他虽然坚持自己的原则,但是自己也有深层次的思考,让魏秋华不必过于担心。

    魏秋华也是一个明白人,听完刘飞的话之后,便明白刘飞已经有所准备了,那他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等魏秋华离开之后,刘飞一边喝着茶水一边喃喃自语道:“高手啊高手,你到底是谁呢,如果说你不是官场中人,又何以能够玩的出如此纯正的官场阳谋,如果你是官场中人,又何以你的阳谋之中有带着如此咄咄逼人的江湖霸气,谁,你到底是谁呢,你到底想要在我们海明市做些什么呢,难道你只是想要阻止我去调查那180亿元巨额资金的去向问題吗,还是你有更深层次的考虑,想要在这海明市狙击我刘飞的官场前途呢,下一步你会做些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