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36章 逼问

www.wuailogo.com 官途     当一份核心文件被审计师交到刘飞手中之后,洛文彬的脸sè开始显得难看起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这批审计师们竟然如此厉害。他现在真的是有些害怕了。

    刘飞看着手中的这份核心文件,却是越看越皱眉头。刘飞可不是傻瓜,更不是那么容易被糊弄的人,虽然这份核心文件在表面上看起來中规中矩的,但是从核心文件的厚度上首先就可以看出來,这份核心文件在制作上是多么粗糙,虽然核心文件上签字时间都明显不一致,但是刘飞却从中可以看得出來,这些字迹似乎都属于一次xìng签署,根本不是不同时间段分别签署的。因为每个人虽然笔迹都有自己的独特xìng,但是即便是同一种笔迹在不同时间段内因为心情、时间、身体状态等原因也都有自己的风格,当然,这种东西不是一般人能够看出來的,但是作为对人xìng和心理都有比较深入研究的刘飞來说,分析这种东西却并不困难,很明显这些笔迹都是在同一种心态和时间签署的。不过这些刘飞并不怎么关注,刘飞真正关注的是这文件中存在的诸多漏洞。而这些漏洞一旦被利用了,将会造成海澜集团虽然名义上属于市zhèng fǔ,但是实际cāo作中却可以很容易被暗箱cāo作,转移利润,市zhèng fǔ虽然拥有海澜集团,不仅不能成为海澜集团的受益者,还会因为海澜集团的债务等问題而往里面砸钱。

    看着手中的这份文件,刘飞的脸sè渐渐变得愈发yīn沉。刘飞非常清楚,如果这份核心文件一旦被执行的话,那么海明市市zhèng fǔ将会成为最大的冤大头,这简直就是一份jīng心炮制的陷阱。想到这份文件上,在座的多位不同部门的一把手竟然都在上面签字了,刘飞就更加愤怒了。

    “其心可诛啊!其心可诛!”刘飞一边看着文件,一边摇头叹息着说道。

    听到这句其心可诛,现场的众位一把手们脑门上顿时全都齐刷刷的冒出豆大的汗珠。

    会议室内的气氛一下子就安静了下來,除了那些审计师们仔细翻阅文件之时所发出來的沙沙声,其他人全都屏住呼吸默默的注视着正在翻阅文件的刘飞,所有人都知道眼前这位刘书记做事雷厉风行,一旦发现问題那是绝对不会姑息的。所有人全都有些心惊胆战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等刘飞看完这份核心文件之后,刘飞的目光看向审计师的领队说道:“你们先放下其他一切审计任务,集中jīng力了解一下现在的海澜集团总资产一共有多少,看一看与当初杜月生捐赠的时候差了多少。”等吩咐完之后,刘飞把手中的那份核心文件直接丢到了桌子上,冷冷的说道:“各位一把手们,你们看一看这份文件,看看上面你们的签字是否是你们的亲笔签字,另外你们在好好的研究研究,这份文件到底有沒有问題。”

    刘飞说完之后,站起身來走到窗前,望着窗外那人來人往的街道,刘飞心中颇多苦涩。

    作为海明市市委书记,刘飞非常希望手下的干部们在工作的时候能够以大局为重,能够为老百姓多做一些实事,至少也应该想办法维护一下国家的财产和尊严。而刘飞自始至终都在默默的努力的做着。

    然而,当他看完这份核心文件之后,刘飞心中的失望犹如滔滔江水一般,连绵不绝,刘飞不相信这份文件上那些漏洞在座的各位一把手们看不出來,毕竟能够在海明市这样的大城市做到了部门一把手,他们的能力绝对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他们却偏偏能够无视这份文件中存在的漏洞而直接签字,这说明了很多问題。虽然刘飞不想把这些人的动机往坏的方面去想,但是刘飞却不能不去想,现在刘飞只是希望审计师们在经过审计之后可以发现从杜月生死亡到现在这半个多月的时间内,海澜集团的财产沒有发生任何的变化,否则的话,刘飞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此刻,刘飞丢在桌面上的那份文件在各位一把手的手中轮流传阅着,这些一把手们脸sè全都显得有些苍白,其实他们对于这份文件的内容早已经了然于心,对于其中的漏洞更是心知肚明,但现在的问題是他们不确定刘飞是否看出了其中的问題,但是从刘飞的一系列动作來看,刘飞偏偏却很有可能看出了问題。众人彼此对视着,想要从对方眼神中寻找到一丝安慰,但是结果大家都很失望,因为他们这些人现在全都抓瞎了。因为刘飞就在这里,不可能给他们彼此商量应对的空间和机会,他们只能默默的等待着。而这种等待对他们來说就是一种煎熬。

    2个小时之后,审计师代表王chūn雷走到刘飞面前,将一份手写的简化版审计报告递给刘飞说道:“刘书记,这是我们审计的结果,从审计的结果以及和银行对账的结果來看,到目前为止,海澜集团的资产相比于杜月生死亡之时的资产缩水了75%,而海澜集团的账目上原有的资金已经全部被抽走,而剩下的只有负债,可以这样说,目前的海澜集团就是一个空壳子,而且还是一个负债累累的空壳子。”

    刘飞的脸sè刷的一下就沉了下來,问道:“那在杜月生死亡之时的情况如何呢?”

    王chūn雷说道:“在杜月生死亡之时,海澜集团资产状况非常良好,账目盈余颇多。”

    刘飞听完之后,目光落在洛文彬的脸上,淡淡的说道:“洛总啊,你们海澜集团这些高层真是好本事啊,这才半个多月的时间,海澜集团资产缩水了75%,账目资金全部被调走,你们真是好手段啊。”

    洛文彬的脸sè一下子就苍白起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刘飞这一次的视察竟然采取了一连串的动作,轻轻松松的将整个事情查了一个水落石出,而最让他感觉到头疼的是,他现在特别想要把这件事情的责任全都推到那些一把手们或者其他人的身上,但是现在这些人全都在场,他不敢这样做,因为这样做的后果是一旦这些人沒有事,那么自己就彻底完蛋了,自己虽然名义上是海澜集团的总经理,是留守海澜集团的最高领*导*人,但是实际上,自己不过是一个替罪羊是一个傀儡而已,自己所有的动作全都是受人指使的。虽然自己也捞取了一点好处,但是这点好处相比于那些幕后指使者而言,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

    看洛文彬不说话,刘飞冷冷一笑,目光看向林海峰说道:“海峰啊,通知市公安局的陈局长,先让他派人把海澜集团的高层全都控制起來,我倒是要看一看,这海澜集团为什么会在短短的半个月时间内就被掏空了。我很想跟他们好好学习一下,看看他们是怎么cāo作的。”

    林海峰点点头,一个电话打了出去,不到5分钟的时间,两名jǐng察在海明市公安局新任局长陈伟雄的带领下走了进來,直接把洛文彬给带走了。

    此刻,看到几乎是刘飞吩咐完之后很快就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公安局局长陈伟雄,就算是在傻的人也已经想到,陈伟雄以及市公安局的人恐怕早就在海澜集团外面等候着了。这说明刘飞对于今天局势的预测是非常准确的,他似乎已经料到了必然会出现现在的这种局面。此刻,包括杜洪波在内,现场所有各个部门的一把手们全都感觉到了刘飞的可怕。刘飞不仅现场动作不断,而且后手不断,根本不给你任何反抗和串联的机会。

    这时,刘飞的目光落在国资委主任冯天宝的脸上,沉声说道:“冯主任,那份核心文件你们看完了吗?发现什么问題沒有啊?”

    看到刘飞那冷森森目光,冯天宝感觉到遍体生寒,他脸sè有些难看,声音颤抖着说道:“刘……刘书记,我沒有看出这份文件有什么问題?”

    刘飞点点头:“嗯,这上面有关你的签字是你亲自签的吧?”

    冯天宝点点头。

    “其他人呢?你们看到了什么问題沒有?对于上面的签字有什么异议吗?”刘飞冷冷的问道。

    其他人自然是不敢承认自己看出什么问題的,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死不认账。所以,其他人全都承认是自己签的字,但是不承认看出了什么问題。

    看到这些人拒不认账,刘飞只是冷冷的不屑一笑,对于这些人的反应刘飞早有准备,他的目光看向杜洪波说道:“杜秘书长,你來看看这份文件有什么问題沒有?”

    杜洪波拿过來这份文件看完了之后,脸sèyīn沉着说道:“刘书记,我发现这份文件上有几个关键的地方存在着表达上的漏洞,如果按照这份协议來转让,恐怕我们市zhèng fǔ将会成为海澜集团所有债务的偿还者。而且这份协议也给了一些非法之人做手脚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