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34章 诡异的视察

www.wuailogo.com 官途     大少听完之后略微沉思了一下,然后说道:“军师,那你认为在海澜集团的接收问題与政务大厅的问題上,刘飞又会选择哪个來进行破局呢?”

    军师淡淡一笑,十分自信的说道:“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刘飞肯定要选择海澜集团的接收问題來进行破局,因为这个问題最容易解决,而这个问題也恰恰是找到那180亿元资金去向的一个破局方向之一。”

    大少听完之后不由得一皱眉头:“军师,如果刘飞要是先从海澜集团的接收问題上下手,岂不是对我们很不利?万一要是让刘飞从这里找到蛛丝马迹的我们不是很容易暴露吗?”

    军师却是淡定一笑说道:“大少啊,这一点你尽管放心,刘飞纵然在厉害,也绝对想不到,海澜集团的接收问題是我们故意为之,收放都在我们自己,而且海澜集团内部几乎有一半之人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下,刘飞即便是在如何去努力,也未必就真的能够把海澜集团给接收过去,就算是真的接收过去了,他作为一个市委书记,王成林不使劲,他对海澜集团也做不出什么动作出來。而且海澜集团的接收问題,也是我的一枚暗棋,用來离间刘飞和王成林之间关系的,如果刘飞对于海澜集团的接收问題一意孤行的话,那么王成林肯定会对刘飞心生不满的,就算王成林真的放纵刘飞去介入海澜集团接收问題,那么我们还可以在背后做很多小动作,就算王成林对刘飞沒有意见,我们也可以通过cāo作,让王成林对刘飞有意见。很多时候,那些高层领导之间的矛盾也许仅仅是一个小小的面子问題,很多时候,一些看似牢不可破的联盟往往一个小小的动作就可以让他们之间分崩离析。刘飞永远都不会想到,他认为海澜集团接收问題最容易处理,但这里恰恰是我埋地雷埋最集中的地方,虽然这里的地雷不至于将刘飞摆平,但是足以让刘飞焦头烂额了,等刘飞真正把这三个问題全部上手之后,他会发现海明市的天变了。”

    刘阳听完之后立刻一个马屁拍了过去:“军师就是军师,目光远大啊。”

    军师却是淡淡一笑,对于刘阳的马屁根本就沒有在意。对他來讲,怎么样摆平刘飞对这180亿元资金的追查甚至通过这一次较量将刘飞彻底扳倒才是他最感兴趣的。尤其是这三个问題都是军师在刘飞出访莫里斯期间悄然布局的,而且不管刘飞触碰哪个地雷,所有事情都将会按照自己规划好的方向发展下去,军师非常自信,他对于这三个方向的cāo作绝对可以做到完美无暇。

    这天晚上,对刘飞來讲是一个很平淡的夜晚,但是在这个夜晚,刘飞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终于再次细化了在海澜集团接收问題上的布局。

    第二天上午刚刚上班之后,刘飞便把秘书长杜洪波喊道了自己办公室内。

    经过昨天常委会的较量之后,杜洪波面对刘飞的时候,更加谨慎了,随着和刘飞之间较量的升级,他已经发现,刘飞越來越难以对付了。尤其是一旦刘飞抓住把柄,肯定会死追到底的。

    “刘书记,您有什么指示?”现在的杜洪波比起以往來在刘飞面前低调了许多。

    刘飞笑着说道:“杜秘书长,我准备下午的时候去海澜集团看一看,自从杜月生把海澜集团捐献给我们海明市以后我还沒有去看过呢,你通知一下工商、国资委、税务等部门的一把手,以及相关的主管副市长们,让他们准备一下,下午陪同我一起前去看一看,杜月生虽然死有余辜,但是作为他临死之前的忏悔,他这么信任我们海明市市委市zhèng fǔ,我们绝对不能让死人失望,另外,下午的时候除了海澜集团以外,我们在去一下其他国有企业转悠转悠,了解一下。至于去哪里,到时候我们随机选择一下就行。”

    杜洪波听完刘飞这番话之后,当时头就大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刘飞竟然要去海澜集团去看一看,对于海澜集团的现状杜洪波是了解一些的,虽然杜月生已经把海澜集团捐献给海明市市zhèng fǔ了,但是海澜集团却并沒有被接收过來。刘飞这个时候去看,恐怕绝对有着深层次目的的。

    杜洪波接到刘飞指示之后立刻下去拟定了一份名单,然后拿给刘飞,等刘飞审阅完之后,立刻拿着这份名单让下面的人一一进行电话通知。

    等做完这件事情之后,杜洪波立刻就把刘飞这边的安全通知了肖建辉。

    肖建辉听完之后眉头立刻就紧皱起來,心中暗道:“刘飞啊刘飞,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呢?你一个市委书记去海澜集团看一看,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呢?”

    半个小时之后,海明市国资委、工商局、税务局等单位的一把手接到通知后全都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因为他们都是非常聪明的人,他们非常清楚,刘飞让杜洪波通知他们随同去考虑,那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很有可能他们将会被刘飞拿來进行开刀的。毕竟海澜集团从杜月生捐赠出來之后到现在已经有半个多月的时间了,但是资产的转移却一点进展都沒有,而刘飞对于下面干部的要求一向都是要高效、认真的完成工作,如果到时候刘飞要是拿这个问題來开刀的话,恐怕到时候刘飞大手一挥,恐怕要倒下一片干部。

    不过官场中很多人都是jīng英啊,虽然困难重重,但是大家为了自己的官帽子,纷纷以最为高效的行动彼此串联起來,然后各个部门协同一致,在下午1点之前,终于把所有接收的程序办理妥当。直到所有程序都完成之后,这些部门的一把手们才得以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然而,就在这些人纷纷采取行动的时候,刘飞那边,林海峰手中的电话几乎过不了多久就会响起一次,林海峰安排在各个部门的眼线们纷纷把各个部门的最新进展情况向林海峰进行汇报。而林海峰汇总一些信息之后,就会进屋向刘飞进行一下汇报。对于林海峰能够及时的把下面各个部门的东西摸得如此清楚,刘飞还是比较满意的。这说明林海峰在自己到达海明市的这段时间内,在人脉关系的组建、情报信息网络的组建问題上做的还是非常到位的。作为市委书记,刘飞自然是不会亲自去做这些事情的,所以这些事情必由秘书來完成,所以,秘书能力的强弱往往对于一位领导的成败与否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所以,很多领导在选择秘书的时候都是极为慎重的。

    等刘飞听到林海峰告诉他海澜集团在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内就已经交接完毕的时候,刘飞笑了。

    下午2点左右,杜洪波來到刘飞的办公室内,十分恭敬的说道:“刘书记,所有陪同人员都已经到齐了,您看我们是不是可以出发了。”

    刘飞点点头:“好,那就出发吧。记住,不要jǐng车开道,不要实施什么交通管制,不要电视台采访,我们一起乘坐一辆大巴车过去就行。”

    杜洪波点点头说道:“嗯,这些都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办好了。”

    刘飞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刘飞走到市委办公楼外面,几个市局机关单位的一把手都已经在下面等候着了。众人跟刘飞打过招呼之后,刘飞便迈步上了大巴车。

    大巴车启动之后,车内的气氛显得十分压抑,几乎所有人的全都鼻观眼、眼关心的沉默着,连窃窃私语都沒有,因为大家都知道,此次海澜集团之行恐怕沒有那么简单。弄不好谁一不小心触了刘飞的霉头那就悲催了。

    大巴车來到海澜集团总部大楼的时候,海澜集团的高层们都已经列队等候多时了。

    看到大巴车过來,众人纷纷迎了过來。

    寒暄过后,海澜集团的总经理洛文彬带着刘飞等人一起四处参观,自始至终,刘飞全都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从來沒有一句批评、难为的话语。陪同刘飞一起的杜洪波看到这种情况,心中不仅沒有放松,反而更加担忧了。因为他心中比在场任何人都清楚,刘飞到海澜集团的真正目的为了解决海澜集团的接收问題。尤其是观察力超强的杜洪波已经发现,刘飞虽然满脸带笑,甚至连指定地点都沒有指定,但是自己之前也跟随刘飞去调研过,每一次刘飞都会自己指定一些地点,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刘飞一直按照海澜集团指定的路线去参观,反而是最危险的,因为当海澜集团安排的地方都看完之后,刘飞如果在指定地点,那麻烦可就大了。然而,让杜洪波比较郁闷的是,洛文彬由于看到刘飞满脸含笑,以为刘飞对于自己的工作还是比较满意的,所以带着刘飞参观起來十分起劲。杜洪波气得真想冲过去给洛文彬一个大嘴巴好把他抽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