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33章 军师、大少、刘阳

www.wuailogo.com 官途     就在邓佳明越想越感觉到危机的时候,刘飞突然说道:“邓佳明同志啊,根据我的观察,你在很多问題上似乎和肖建辉同志、罗天强同志以及杜洪波同志的意见是一致的,我还听说你们四个人一起组成了一个本地派,不知道这样的传闻是不是真的啊?”

    邓佳明一听,脑门上的汗冒的更快了,心中暗道:“你这不是废话吗?这件事情凡是海明市的高层都是清楚的,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不过虽然心中这样想,邓佳明却不得不在多转一圈脑筋,琢磨起刘飞问这句话的深意來。<.xiaoshuoyd.>他非常清楚,像刘飞这样的人绝对不会轻易说出一句话的,尤其是像这样一句比较简单的话,很多时候,官场中的语言越是简单的就越复杂,而作为一个很有水平的领导,刘飞问出这样一个路人皆知的话出來那绝对不可能表面上看起來那么浅薄。

    邓佳明不是一个蠢人,否则走不动这个位置,他仔细一思考,便觉得自己抓到了一些东西。他心想:“这刘飞提到四个人组成的本地派很明显是在试探我啊,如果我要是承认了,那肯定是会给刘飞留下话柄的,但是我不承认的话那就等于是欺骗领导啊,要知道现在自己可是在做检讨,端正态度是必须的。否则刘飞何以会放过自己。”想到这里的时候,邓佳明却发现自己又为难了,思维上又陷入僵局了。所以,他索xìng目光直接看向刘飞说道:“刘书记,不知道您有什么指示?”

    邓佳明既不承认,也不否认,算是给自己留出了很多余地。

    刘飞淡淡的看了邓佳明一眼说道:“邓佳明同志啊,你可是市委组织部部长啊,很多时候,市委组织部的工作虽然有比较大的自主xìng,但是市委组织部毕竟是人事工作这条线上的,可不是政法委这条线上的,我还听说一般遇到人事问題的时候你喜欢先去找肖建辉同志去商量一下,征得肖建辉同意之后才会做出决定,我不知道这个传言是不是真的,不过邓佳明同志啊,我想作为市委书记,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如果一个组织部部长连一些人事上的决定都不能自己dú lì做主的话,那你这个组织部部长当得可有些不称职啊。”

    刘飞这番话说得邓佳明有些惭愧,同时也有些jǐng醒。

    就在邓佳明心中犹豫的时候,刘飞又说道:“邓佳明同志啊,说实在的,你这次的泄密错误犯得挺严重的,不过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则同时考虑到你的认错态度还是比较积极的,所以我认为你的这一次错误是可以原谅的,不过呢,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犯类似的原则xìng错误,你要清楚,我们海明市常委班子是一个大的集体,希望你能够以我们海明市的大局为重,身为市委组织部部长要确确实实的踏踏实实的去完成组织部部长的工作,该向谁请示就要向谁请示,不要胡乱请示。”话,刘飞就说道这里,便戛然而止。

    但是邓佳明的心却显得有些慌乱,虽然刘飞沒有说完,但是他却听明白了刘飞的意思,刘飞现在是给了他一个口头的jǐng告,如果以后只要在有一次被刘飞抓住小辫子,恐怕刘飞将会不再对自己留手。对于刘飞,邓佳明还是相当忌惮的,他和肖建辉不一样。肖建辉之所以对刘飞毫不忌惮是因为肖建辉上面有人,而本地派之所以要以肖建辉为核心也正是因为肖建辉上面有人。但是眼前的这位市委书记虽然在海明市表现得十分低调,很少出现以权势压人的现象,但是邓佳明却不敢忘记,刘飞可是委员,是华夏最顶尖的二十多名决策者之一,很多时候,也许刘飞一句话,便可以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之中。虽然刘飞在上面的实力还比较弱,但是一旦在下一次的换届之中刘飞成功再进一步的话,那么刘飞和自己之间的距离将会无限拉大,到时候刘飞要整自己恐怕连亲自动手都不需要了,只要一个眼神一个暗示就有可能做到了。

    想到这里,邓佳明心中暗暗做出决定,以后自己和肖建辉之间的距离一定要拉远一些,否则的话,一旦刘飞成功登顶,那自己的未來将会一片黯淡,比较无论哪个市委书记都无法容忍一个事事都和自己唱反调的组织部部长。尤其是邓佳明可是知道刘飞在來海明市之前,在沧澜省的时候,可是亲手把沧澜省省委组织部部长给拿下了。

    邓佳明从刘飞办公室走出來之后,立刻接到了肖建辉的电话,肖建辉让他到四海茶苑去坐一坐,邓佳明却婉言谢绝了。他非常清楚肖建辉让他去坐一坐的真实用意,但是他却不想也不敢去了。

    此刻,在四海茶苑内,肖建辉听到邓佳明的回答之后,脸sè有些yīn沉。他沒有想到邓佳明的回答竟然是这样的。邓佳明在刘飞那里到底都和刘飞谈了什么呢?为什么从刘飞那里出來之后这个邓佳明就一反常态了呢?

    在刘飞的巧妙安排之下,一道轻微的裂痕正在缓缓的产生,现在这道裂痕也许并不起眼,甚至连肖建辉和邓佳明两人也都沒有在意,但是未來会怎么样呢?

    等邓佳明离开之后,刘飞站在窗前,望着窗外斑斓的夜sè,嘴角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对于自己今天一整天的表现刘飞还是相当满意的。因为今天一整天自己一系列的动作,终于迈出了揭开那180亿元巨额资金去向之谜的第一步。万里长征第一步是最艰难的,只要成功的迈出这一步,以后的路就好走了。不过即便是这第一步走完了,刘飞依然有些头疼,因为今天自己的一系列动作,只是做了一点点小的铺垫而已,而接下來自己必须要在环保、海澜集团接收以及政务大厅的三个难題上做出抉择,到底应该先拿哪个问題來开刀,并以此來向那位神秘高手暗示自己已经陷入他的阳谋之中了。而这种暗示又恰恰可以掩饰自己的真实意图。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瞒天过海、声东击西、将计就计,这是目前刘飞所采取的初步策略。思考良久之后,刘飞最终还是决定拿海澜集团接收问題來开刀。随后,他开始思考起下一步的行动方案來。

    就在刘飞这边紧锣密鼓的策划行动方案之时,燕京市,一所顶级会所的豪华特殊包间内,三个竹帘的后面,分别坐着三个人,竹帘内,三人的面前分别放着一个茶几,茶几上摆放着顶级大红袍。三人都可以听到对方的声音,但是却无法看到对方的面孔。这是三人之间进行面重大事件商讨之时的会谈方式。

    三人之中,一个人是刘阳。另外两个人则显得十分神秘。

    刘阳首先开口了,他隔着竹帘看向自己东侧竹帘之内的人说道:“军师,今天常委会上刘飞很是嚣张啊,肖建辉、邓佳明包括王成林、胡天宇他们所有人都被刘飞一步一步的牵着鼻子走,我担心刘飞今天所有的行为都是冲着我们那180亿元去的。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我们可就有些麻烦了。刘飞这个人我非常了解,他就像是一只水蛭一般,只要被他给盯上,不把血吸光他是绝对不会罢休的。”

    刘阳右侧的窗帘内,军师沉默了一会,这才缓缓开口说道:“刘阳啊,你的担心还是很有道理的,不过却沒有必要太过于担忧。毕竟官员财产申报制度要想在海明市全面推行绝对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我甚至怀疑这件事情能否部分推行,毕竟全国那么大,真正能够试点推行的又有几个地方呢?”军师的声音听起來有40多岁,很有磁xìng。

    刘阳听到军师的话之后,心一下子就放了下來。

    这时,刘阳西侧的竹帘说话了:“军师,你故意给刘飞设下了三个圈套,每个圈套之内都埋了一个甚至是数个地雷,你说在环保、海澜集团接收、政务大厅这三个地雷之中,刘飞会选择哪一个先进行破局呢?”

    军师并沒有直接回答对方的问題,而是笑着说道:“大少,你认为刘飞会先选择哪个进行破局呢?”

    大少略微沉吟了一下,缓缓说道:“军师,说实在的,我猜不到,不过如果要是让我换位思考一下之后进行选择的话,我会选择在环保问題上下手,毕竟刘飞最关心的就是民生。”

    军师听完之后摇摇头说道:“大少啊,虽然你天资聪颖,不过你对于人xìng尤其是刘飞的xìng格研究的还是不够到位,这三个地雷之中,刘飞恰恰不会首先选择的就是环保问題。”

    大少一愣:“为什么呢?”

    军师笑道:“这很简单,以刘飞的智商,他绝对能够发现我们给他摆设下的这三个地雷,但是我们跟他玩的是阳谋,他就算是明知道是地雷肯定也得往上踩,如果是一般人肯定会先选择环保,但是刘飞做事恰恰最喜欢的就是出其不意。所以我断定,刘飞必然不会选择环保,而是在海澜集团接收问題与政务大厅问題上两者之间选择一个。”</.xiaoshuoy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