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30章 道德制高点

www.wuailogo.com 官途     虽然叶冲的这番话只是由他一人之口说出,但是其犀利程度却压过了之前几人的联合施压,因为叶冲找准了他们话语中存在的本质xìng的问題,,灰sè收入的群体定位问題,而这个问題恰恰是这些人一直想要回避的问題,而叶冲的话更是一针见血的指出了纵容和照顾公务员队伍的灰sè收入和纵容贪污**沒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等叶冲说完之后,胡天宇的眉头紧紧的皱了一下,他沒有想到,叶冲竟然提出了这个尖锐的问題。

    而王成林本來是想要表态支持杜洪波等人的,但是听了叶冲的这番话之后却犹豫了起來,因为叶冲的话的确也捅到了他心头最柔软的部分,王成林是一个非常现实、非常稳重的人,他做事情虽然求稳,但是他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所以此刻的王成林心中比较矛盾。

    这时,常委副市长是魏秋华接着叶冲的话说道:“我同意叶书记的意见,对于灰sè收入的这个问題的界定之所以一直无法出炉,就是因为这灰sè收入本身的界定存在着诸多的争议,但是有一点却是众人都认可的,那就是灰sè收入的存在,拉大了贫富差距,因为那些普通的老百姓、劳动者是无法有机会获得灰sè收入的,而那些游走于灰sè地带的人,往往将手中的权利转变为灰sè收入,作为一名副市长,对于灰sè收入的这个概念我也一直在研究和理解,在我看來,我们可以从灰sè收入的來源再來看看灰sè收入到底是怎么來的,根据我的研究,灰sè收入的主要來源有:权钱交易,以权谋私;公共投资与**;土地收益的分配;其他垄断收益的分配,从这几个來源來看,由于灰sè收入大量集中于高收入人群,所以城镇最高收入和最低收入居民的收入差距可以高达26倍,而我们有些统计部门给出的官方统计数字是9倍,而从全国范围來看,全国最高收入和最低收入差距甚至可以高达上百倍,那么这现实与统计之间的这部分差距是什么,这些就是灰sè收入所造成的,那么我们通过这些问題可以看到一个十分明显的现象,那就是凡是灰sè收入的存在,极大的增强了贫富差距,而灰sè收入只有在手握权利的人手中才会产生,在说一个比较通俗一点的提法,为什么很多人喜欢当官,为什么当今社会公务员是一个非常热门的职业,说得好听一点是因为公务员是铁饭碗,但是说的难听一点,大家都是奔着公务员手中所掌握着的权利去的,大家都希望能够升官,因为只有升官了才能发财,三年清知县,十万雪花银,这是古往今來我们华夏官场上的真实写照,而这反应的也恰恰是灰sè收入的问題,试问那些房姐、房妹、房叔、房哥们,如果沒有灰sè收入,他们为何能够有那么多的房产,试问,比他们那些人或者他们亲人手中权力更大、更集中的官员们是会利用他们手中的权利为自己谋取灰sè收入。”

    魏秋华说完,会议室内再次陷入了沉默之中,肖建辉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随后,其他人又纷纷发表了一下自己的意见,肖建辉那边最终只获得了6票支持,而赞同刘飞意见的只有5票,有2人再次选择了中立立场。

    等众人都表态完之后,刘飞终于再次发言了,刘飞沉声说道:“嗯,以上各位同志们的话都各有各的道理,不过我发现一个很有意识的事情,那就是大家在谈话的时候,大多都把焦点集中在了灰sè收入上,反而忽略了那些涉及到巨额财产來源不明官员的财产到底是怎么來的,不过我相信从大家的观点中也可以看得出來,大家认为这些官员的來源不明的财产应该认定为灰sè财产,那么我在提一个概念,那就是我们官员到底应该不应该有灰sè收入,如果可以有,为什么,官员灰sè收入的范围应该如何界定,如果官员不应该有灰sè收入,那又为什么,我们大家所争论的焦点都在这里,对于这些焦点,我认为仅仅是我们在座各位进行简简单单的讨论根本不足以代表我们海明市上千万老百姓的意见,所以我看这样吧,把我的总结的这些提法通过网络媒体、电视媒体、报纸媒体面向全市老百姓征求大家的意见和反馈,同时也希望在座的各位能够通过各种渠道积极的为自己的的观点寻找各种证据,至于那120名官员的处理问題,我们可以先放一放,等灰sè收入这个概念彻底清晰之前我们在讨论应该如何对他们进行处理,不过呢,纪委部门对这些官员的调查却不能松懈,一定要通过各种渠道好好的了解一下他们这些人的灰sè收入到底的怎么來的,为何会出现來源不明的这种状况,我相信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本帐,不可能來源不明的,另外,为了减轻纪委部门的监管压力,提高监管效率,我建议我们海明市准备试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这件事情我建议成立一个专项领导小组,这个小组由我担任小组的组长,王成林同志担任常务副组长,纪委叶冲同志和市委胡天宇同志担任副组长,其他常委担任组员,大家先拿出2个月的时间來好好的调研一下,针对我们海明市到底应该怎么样展开官员财产申报提出自己的建议和意见,我记得胡天宇同志曾经说过,我们海明市是一个国际xìng的大都市,我们的一举一动都牵引着世界的目光,我们大家都知道实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能够在很大程度上遏制**的发生,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积极实行这种很好的制度呢,一旦这个制度实施起來,我相信我们海明市距离政治清明的时刻便不远了。”

    刘飞的话犹如一枚重磅炸弹投入了一片平静的湖水中,顿时引起了滔天巨浪,尤其是胡天宇,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刘飞竟然拿自己的话來进行引申,突然提出了要在海明市试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这让他的脸sè在一刹那间便白了,他这是气得。

    而肖建辉此刻更是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巴张的大大的,眼神中充满了震惊之sè,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刘飞竟然要在海明市实施官员财产申报制度,肖建辉非常清楚,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确是一个非常好的制度,也的确能够极大的遏制官场**,但是问題在于,一旦实施这种制度,对于官员们获得灰sè收入是极为不利的,而推行这种制度的倡导者往往是要得罪人的,在他看來,在官场上真正沒有灰sè收入的人几乎是不存在的,大家在官场上拼命的打拼为什么了什么,有些人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报复,有些人是为了自己心中的权力yù望和掌控yù望,也有些人目标非常明确,当官就是为了升官发财,这年头发财的形势多种多样,而通过升官发财的人也大有人在,海明市作为一个大城市,如果真的要是实行官员财产制度,将会引发怎么样的地震,将会引起怎么样剧烈的反弹,难道这些刘飞就沒有考虑过吗。”

    而同样震撼的不仅仅包括肖建辉,王成林、叶冲、庄德文等一干其他常委全都感觉到非常的震撼,谁也沒有想到,刘飞竟然突然之间抛出这么一个提议出來,打了众人一个措手不及。

    但是真正让众人感觉到有些无语的是,刘飞趁着这120名官员巨额财产來源不明的时候抛出这官员财产申报制度试行的意见,这个时候虽然很多人心中反对,但是却不敢提出反对意见來,因为首先,这120名官员的乌纱帽岌岌可危,而一向作风强硬的刘飞沒有表态立刻严惩已经是做出很大的让步了,其次,实施官员财产申报制度是一个有法可依的制度,1994年我国就已经将《财产申报法》列入立法规划之中,而1995年更是发布了《关于当政机关县处级以上干部收入申报的规定》,而后续又出台了一连串的相关规定,可以说,刘飞的这个提议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的,同样的,又是站在法律的、现实的制高点的,如果要是一般人还真不敢提出这样的倡议,毕竟这是比较得罪人的事情,一旦处理不好很有可能引火烧身,但是刘飞却恰恰是一个大公无私的人,是一个为国为民之人,别人的担忧在他眼中不值一提。

    这时,叶冲听到刘飞提出这个提议之后,虽然感觉到十分震惊,但是他看向刘飞的目光中却充满了钦佩,因为他知道,刘飞这是真真正正的在为海明市考虑,为国家的长远大计考虑,所以,沒有等其他人表态,叶冲第一个抬起头來说道:“我完全支持刘书记的提议。”

    此刻,王成林的脸sè则显得有些沉重,眉头紧紧的皱着,他的心情十分的复杂,尤其是当他听到刘飞给他安插了这么一个常务副组长之后,他是真的感觉到有些头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