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29章 淡然自若的刘飞

www.wuailogo.com 官途     不得不说,罗天强和杜洪波两个人一唱一和的配合在常委会的舆论引导上的确起到了一个非常不错的作用。

    等他们两个说完之后,宣传部部长王康东轻轻点点头说道:“嗯,对于罗天强通知和杜洪波同志的意见我是比较认同的,他们说的不错,刘书记所说的严惩意见,我大部分是赞同的,不过的确应该区别对待,贪污受贿和灰sè收入这两个概念是不可混淆的,一旦混淆,那我们一些官员甚至是非官场单位中的一些人可就有犯错误的危险了,据我所知,目前在有关灰sè收入这个概念的界定上我们华夏还沒有一个比较统一的明确的概念,而且在我们的zhèng fǔ工作报告中也已经提到过,我们华夏下一阶段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要逐渐调整收入分配体*制,我认为其用意应该就是把‘灰sè收入’拉入到范围之内,缩小分配差距,所以,在对待那些120人的待处理人员的问題上,我认为我们是否应该慎重考虑,毕竟这些人和前面那80多人在本质上是不同的。”

    王康东说完之后,会议室内一下子就陷入了沉默之中,所有人都意识到,虽然刘飞在开场的时候就表明了自己要严惩的立场,但是从常委会上的风向來看,恐怕这一次刘飞未必能够达成自己的意见,因为大家都知道,王康东和张志超这两位常委一向都是焦不离孟的,两人在很多时候,表态几乎都是一致的,这也导致虽然他们大多数的时候在常委中都秉承中立立场,但是不管是肖建辉的本地派也好,以前的其他市委常委也好,对于这两个人都不敢忽视,因为这两个人在常委会中的两票分量还是非常重的。

    此刻,肖建辉看到王康东表态了,心中便暗爽起來,因为他知道,纵然刘飞在之前对泄密事件十分严厉的进行了批评,但是自己所策划的这一次泄密事件所起到的效果还是非常不错的,在加上自己和的邓佳明等人与其他常委的积极沟通,现在终于见到效果了,他的眉毛很是得意的向上挑了挑,目光转向刘飞,不过看到刘飞表情的一刹那,他的心便郁闷起來,本來按照肖建辉的想法,现在在自己与邓佳明两人还沒有表态的情况下,已经轻轻松松争取到了3票支持,在加上几乎铁定已经进账的张志超那一票,那么自己只要再多出一票來就可以确定这一次常委会的主导趋势了,刘飞就算在强势这一次也是孤掌难鸣,他不相信在这种十分重要而又敏感的问題上刘飞敢于使用他那市委书记的一票否决权,但是,肖建辉却发现,此刻刘飞的脸sè显得十分平淡,甚至在听王康东说完之后他的嘴角上还露出一丝笑容,这让肖建辉感觉到十分的郁闷。

    肖建辉心中暗道:“这刘飞到底在想什么呢,难道他就不担心这一次他的主导意见无法在常委会上获得大多数常委的认同吗,难道他就不怕自己从莫里斯风光回來之后举行的第一次常委会就威信大伤吗。”不过肖建辉并不是一个十分浅薄的人,以他对刘飞的理解,他相信刘飞在这样的问題上是绝对不会屈服的,所以肖建辉心中又想到:“刘飞的那抹笑容背后是不是隐藏着什么yīn谋呢。”

    而此刻的王成林心中也在盘算着,如果说以前的时候他在大部分情况下是支持刘飞的,但是这一次,在那120人巨额财产來源不明的问題上,他并不是十分认同刘飞的意见,作为一名市长,他对于zhèng fǔ工作的稳定、和谐展开非常在意,因为这属于他的政绩之一,如果要是一下子就拿下200多人,那么房管局、交jǐng大队等多个市zhèng fǔ的组成部门的工作将会因为缺人而陷入半瘫痪状态,这对他这个市长來讲是非常不愿意见到的,王成林痛恨贪官污吏,但是他却必须为海明市的大局考虑,但是对于刘飞所提出的观点他也是理解的,他非常清楚刘飞提出要严肃处理这批官员背后的用意,他知道刘飞是希望通过严肃处理一批官员jǐng告一下海明市其他官员,让他们以后在工作中更加用心,更加注意和检点自己的行为,刘飞采用的是一种非常猛烈的方式來整顿海明市的官场风气,但是作为一名老成持重的市长,王成林却并不赞同刘飞这种猛烈的方式,他认为一下子处理80名贪官污吏已经足够jǐng示其他的贪官污吏了,沒有必要再把剩下的那120名只是财产有些多的官员全部处理了,他认为官场治贪尤其是海明市的官场风气整顿必须要徐徐图之,毕竟海明市的情况毕竟特殊,而他和刘飞两人虽然在海明市初步站稳了脚跟,但是依然沒有能够完全掌控海明市的大局,而仅仅是在他接到杜洪波的电话通知之后,他仅仅是接到的为那120名官员中的一些人的求情电话就多达上百个,而打这些求情电话的人沒有一个是简单的人物,有海明市市委或者市zhèng fǔ的高官,虽然这些人不是市委常委,但却也位高权重,让他颇为忌惮,而一些來自燕京市以及其他省份一些重量级人物的电话就让他不得不仔细考虑了,他非常清楚,这120人官员虽然对他们严惩肯定沒有任何问題,而且只要肯调查,证据肯定是能够找到的,但是问題在于一旦这120人真的被处理了,那么海明市就相当于捅了一个天大的马蜂窝,这批官员背后的能量让王成林这个市长不得不慎重考虑。

    此刻胡天宇的心情和王成林大同小异,只不过他对于刘飞意见的反应比王成林要激烈的多。

    就在众人全都处于沉默状态的时候,胡天宇站出來打破了这种沉默,他声音有些沉重的说道:“刘书记,作为市委副书记,对于我们海明市出现这样严重的问題,我是有些痛心疾首的,但是,作为一名市委常委,我认为我们在考虑问題的时候,不仅仅要考虑整顿官场作风的问題,而且要多方面权衡,官场作风需要整顿不需要整顿,需要,从这一点來说,刘书记您说提出的严肃处理的意见沒有任何问題,但是我们也必须要注意到,杜洪波同志、罗天强同志和王康东同志的意见也有值得我们大家深思的地方,我们海明市作为一个国际xìng大都市,作为一个对外开放的窗口,我们在整个华夏都有着比较重要的影响力的,如果我们海明市真的如此大张旗鼓的不分青红皂白就处理那些所谓的巨额财产來源不明的官员,我们将会在全国引起什么样的连锁反馈,这样做对于我们海明市的形象是好还是坏,这些问題我们是不是需要慎重考虑,另外,他们几位同志在意见中也都提到,有关灰sè收入这个概念到现在并沒有一个比较清晰的界定,甚至有一种比较主流的声音认为灰sè收入是应该被认可、被规范的,只要灰sè收入处于正当的监管之下,正常的纳税,这些是应该可以给于肯定的。”

    胡天宇的态度是非常明确的,对刘飞意见的反对也是非常激烈的,而且他还从海明市的国内、国际影响力两个方面來对刘飞的意见施加压力,这一点是非常聪明而又犀利的。

    不过等胡天宇说完之后,纪委书记叶冲立刻沉声说道:“胡书记,我认为你的意见中有些观点是非常不妥当的,就像你所说的,灰sè收入的概念的确沒有界定出來,各种意见也是不一样的,但是我们必须要注意到灰sè收入这个概念中定位群体的差异化问題,对于医生、律师等职业群体來说,他们的灰sè收入虽然可以进行规范,虽然在道德上大多数人是不认可的,但是在实际cāo作中,在现实社会中,我们却不得不承认,由于我们华夏的传统原因,对于这些群体的灰sè收入大家是可以接受的,因为很多时候,很多老百姓本身便是这种灰sè的收入的推手,这种灰sè收入是可以进行规范的,但是我们也必须注意到,我们是什么群体,我们是官场群体,我们是一个比较特殊的群体,作为公务人员,我们的工作是什么,是为人民服务,是为老百姓办事,那么我们的灰sè收入來源于哪里,是來源于权利所带來的好处,是來源于老百姓对我们掌权者权利的敬畏与无奈,而这种灰sè收入应该怎么规范,怎么认可,如果我们要是连这种灰sè收入都认可的话,是不是相当于我们认可了权利与金钱之间是可以直接进行等价交换的呢,如果真是这种情况发生的话,这种等价交换和贪污**又有什么区别呢,何为贪污,何为**,何为灰sè收入,胡书记,杜洪波同志,我想你们把灰sè收入的概念本身给模糊化了,这恰恰又是绝对不能模糊化的一个概念。”

    叶冲说完,肖建辉脸sèyīn沉了下來,刘飞脸上却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