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28章 这就是我的态度!

www.wuailogo.com 官途     就在众人的震惊之中,刘飞猛的用那只沒有受伤的右手狠狠的一拍桌子,怒声说道:“各位啊,我不怒反笑并不是表示我真的不愤怒,而是我已经不知道应该如何表达我的愤怒了,各位啊,今天召开常委会这件事情是我亲自打电话通知杜洪波同志让他通知各位的,我相信杜洪波同志肯定也是亲自通知各位常委们的,作为一名市委常委,我想大家都应该知道我们党的组织纪律,都应该具有保密意识,但是……”说道这里,刘飞再次狠狠的一拍桌子脸上怒气汹涌的说道:“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保密xìng要求极其严格的常委会议題,竟然在常委会召开之前就闹得满城风雨的,我很纳闷,到底是谁把我们常委会上如此重要的议題泄露出去的呢,这个人泄露如此重要议題的目的何在呢,难道上一次我们国安部门针对我们官场上那些泄密官员的调查和抓捕难道还沒有让各位jǐng醒吗,难道各位不知道国外的间谍势力无时无刻不再注视着、观察着、了解着我们海明市的各种情报吗,而且,这样的事情已经不再是第一次发生了,俗话说的话,事不过三,对于这一次我们海明市常委层面发生的官场情报泄密事件我感觉到非常的震怒,而且我认为,我们真的有必要针对我们常委层面的官员进行一次大清洗了。”

    刘飞说完这句话,常委会会议室内静悄悄的,气氛显得异常压抑,众人谁也沒有想到,刘飞竟然借着纪委提出的问題,把话題转移到了泄密的问題上,而众人都非常清楚,泄密的这种问題说大就大,说小就小,关键在于刘飞的态度。

    现在,刘飞的态度非常明确,要对海明市的常委层面展开大清洗,也就是说,刘飞对于泄密之人要追查到底了,那么现在众位常委的脸sè全都凝重了许多,大家心中都在猜测着,这个泄密者到底是谁,刘飞所说的这个大清洗到底要清洗到什么程度。

    这时,肖建辉的眉头却紧皱起來,本來他以为刘飞这一次常委会的主要目标是对那些问題官员的处理问題,但是却沒有想到刘飞竟然把矛盾转移到了常委层面上,这是他始料未及的,而这恰恰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因为他非常清楚,这一次常委会信息的泄露是从邓佳明那么传出去的,如果刘飞要是真的一追到底的话,那么邓佳明肯定会被追查出來,如果邓佳明真的被揪出來了,而刘飞又是不依不饶的话,那么邓佳明这个市委组织部部长的位置可就真的危险了,如果自己沒有了邓佳明的支持,那么自己所主导的本地派实力将会遭到重创,而自己的影响力也将会急剧下降,这是他最不愿意看的的,但是现在,刘飞话已经出口,问題就显得非常麻烦了。

    这时,刘飞脸sèyīn沉着说道:“本來,今天的主要议題是关于问題官员的处理问題,但是却沒有想到竟然跳到官场泄密问題上來了,不过作为海明市市委书记,我必须得对海明市的官场负责,对我们整个国家负责,对于我们海明市的老百姓负责,因为我们市委常委对上是国家,对下是百姓,如果我们市委常委中的人出了问題,那就不是小问題,所以我的态度也是非常明确的,那就是我们市委常委层面绝对不允许出现泄密的问題。”说道这里,刘飞脸sè显得更加yīn沉了,他使劲的一挥手说道:“有关常委会泄密事件我认为非常有必要一查到底,所以,散会之后,我会立刻和国安局的邓爱国同志联系一下,让国安局方面介入进行深入调查,不管发现是谁,都将会直接上报给中*组部和有关部门,要严肃处理。”

    当刘飞说道这里的时候,邓佳明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开始突突的跳动起來,脑门上,一层层细密的汗珠刷刷的往外冒,他沒有想到,自己一个小小的计谋竟然被刘飞如此处理,这简直是把人往死里整啊,如果这件事情真的要是按照刘飞所说的那样处理的话,那问題可就严重了,自己的仕途之路有可能从此彻底完蛋了。

    这时,邓佳明是真的有些害怕了,他沒有想到,刘飞这家伙竟然根本不按官场常理來出牌。

    肖建辉一看邓佳明那满脑门的汗就知道事情要坏了,因为邓佳明这家伙别的哪里都好,就是胆子特别小,所以肖建辉立刻沉声说道:“刘书记,我看这件事情沒有必要这样处理吧,作为市委常委,我相信我们所有常委都是具有保密意识的,但是有些时候,大家在安排工作的时候,可能会偶尔的跟自己的秘书或者下属不经意间透露一些信息,否则的话工作就不好安排了,当然,泄密肯定是不对的,要严厉批评的,但是沒有必要搞得这样声势浩大吧,这样的事情也沒有必要请国安局介入吧。”

    刘飞看到肖建辉出面说话了,心中便明白了,常委会泄密事件肯定是肖建辉他们本地派搞出來的了,他们的目标非常明确,那就是想要通过宣传自己立场來推动那些问題官员四处活动,联系其他常委,从而给自己在常委会上最终做出决定施加压力,其实,即使肖建辉不说,刘飞也能够猜个八*九不离十,这件事情除了本地派整出來以外,别的常委应该不会也不敢搞这样的事情。

    如果是在以前,刘飞真不想给肖建辉这个面子,但是考虑到在非洲之行之时,肖建辉一直都在配合自己,刘飞决定给肖建辉这个面子,他沉声说道:“好,既然肖建辉同志这样说了,我也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绝,这样吧,如果这件事情是谁泄密的,常委会散会之后立刻到我的办公室來一趟,做一个检讨,这件事情也就算结了,但是,如果这个泄密之人今天沒有去我那里做检讨,说明这个人还是沒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那么到时候国安局肯定会介入的,好了,这件事情就这样定了吧,下面我们言归正传,接着讨论有关纪委所调查出來的那些问題官员如何处理。”

    听刘飞这样说,邓佳明的心中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而肖建辉也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看向刘飞的目光中多了一丝复杂神sè,他沒有想到,以前从來不给自己面子的刘飞这一次竟然给了自己一个面子,但这个面子却也让他又是郁闷,又是无语,虽然刘飞给了自己这个面子,但是自己和刘飞之间因为观念问題和阵营问題却又必须经常处于敌对状态,想到刘飞在非洲之行中那出sè的表现,肖建辉的确有些头疼。

    这时,刘飞又接着说道:“在我们讨论之前,既然下面已经传得沸沸扬扬的了,那么我也就先直接表个态吧,不管下面的传闻是怎么來的,但是我的态度的的确确和传闻中的一样,那就是对于所有问題官员我们必须严肃处理,绝不姑息,发现一个,处理一个,而且必须要从严从重处理,这就是我的态度,下面大家就各自表一下态吧。”刘飞说完,身上散发出一股浓浓的杀气。

    刘飞说完之后,肖建辉沒有敢直接就顶撞刘飞,毕竟刘飞刚刚给了他一个面子。

    不过他的目光却看向罗天强。

    罗天强略微等了一下,看到王成林、胡天宇等人暂时都沒有发言的意思,他立刻抬起头來说道:“刘书记,我认为对于那些问題官员严肃处理是必须的,毕竟我们的国法、党纪、政纪的威严是不容侵犯的,但是,我认为维护法律威严的同时,我们也必须要考虑到我们海明市的实际情况,我们海明市作为一个经济发达的城市,官员们面临着各种各样的诱惑,所以有些时候,有一些灰sè收入也是可以理解的,所以我认为对于这些问題官员应该区别对待,对于那些问題比较严重的80多人,我们可以按照法律给于严惩,但是对于那120多人涉嫌巨额财产來源不明的人,我们应该区别对待,毕竟他们很多人的收入大部分都是灰sè收入,不过由于这一次出现这么多巨额财产來源不明的官员,这说明灰sè收入也是应该有一定限度的,所以我们可以让这些官员将其非法所得上缴,然后jǐng告一下他们,让他们在以后的工作中不要随意伸手。”

    等罗天强说完之后,刘飞只是淡淡一笑,并沒有立刻出言反驳,他想看看其他人到底都是什么态度,也想通过其他人的态度看一看,海明市的这潭水到底有多深。

    等罗天强说完之后,杜洪波立刻接口说道:“嗯,罗天强同志的话我非常赞同,这120多人的问題主要是灰sè收入的问題,沒有必要上升到从严从重处理的范畴,更沒有必要提升到双规的高度,否则那就不是在解决问題,而是在整人了,毕竟我们海明市还需要维护团结稳定的大局,还需要这些官员去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