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26章 阳谋对阵阳谋

www.wuailogo.com 官途     “怎么样才能破解对方故意设置的这套组合拳一般的阳谋呢。”站在窗前,刘飞一边抽着烟一边思考着破解之道。

    从眼前的局势來看,无论自己是从环保问題、海澜集团接收问題或者是海明市政务大厅只挂号不看病的问題这三个问題哪个问題着手,自己都有可能要落入对方的圈套之中,所以,自己必须要破解这个问題,就绝对不能从这三个方面着手,不过如果不从这三个方面着手,自己又不可能眼看着海明市存在问題而不去解决,因为那不是自己的风格,怎么样才能化危机为转机,化被动为主动呢,怎么样才能又解决了海明市发展过程中存在的问題,又能够破解对方的yīn谋阳谋,把这180亿元资金问題尽快解决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刘飞桌上的烟头越來越多,刘飞的眉头也越皱越紧。

    在刘飞思考期间,林海峰进來给刘飞倒了两次茶水,都被刘飞不知不觉中给喝完了。

    当第三杯茶水喝完,的时候,刘飞突然眼前一亮,他笑了,嘴角上一抹微微翘起的弧度表现出了强烈的自信。

    谁说阳谋就无法破解的,谁说自己就一定要处于被动局势呢,既然对方想要用这三个问題來阻挠自己去调查那180亿元资金的去向问題,难道自己就不能通过这三个问題玩一手移花接木,借尸还魂,难道自己就不能抽丝剥茧的找出一丝丝的线索在玩一手釜底抽薪吗,跟我刘飞玩阳谋,那咱们就较量较量吧,此时此刻,刘飞的身上散发出强烈的战意,刘飞非常清楚,在这180亿元资金的背后,对方绝对有着一个超级布局高手的存在,尤其是从杜月生的死來看,对方的布局之细、布局水平之高明是自己生平仅见,刘飞从來沒有看到过有人能够把布局做到如此具有艺术xìng,而且还能让自己一点脾气都沒有。

    想到和对方进行较量的战略方针之后,刘飞立刻坐下來,拿出笔來,在纸上写写画画的最终梳理出了这一次和对方莫名高手的较量细则。

    随后,刘飞拿出纪委书记叶冲在跟自己汇报之时提交给自己的调查结果。

    这份调查结果是前段时间两个调查团在经过细节调查之后深入挖掘的调查结果,从这份调查结果來看,纪委部门总共调查出处级以上贪官多达80余人,其中仅仅是副厅级以上官员就有22人之多,让刘飞看得触目惊心,而更让刘飞感觉到愤怒和震惊的是,仅仅是因为保障xìng住房问題以及交jǐng大队花钱消分问題牵连而查到的涉嫌巨额财产來源不明的官员就高达120余人,面对书目如此众多的贪官污吏,即便是纪委书记叶冲也感觉到相当的头疼,因为这些官员如果真的要是按照正常的法律进行处理的话,所有涉案官员所在的单位几乎有一半的人都将因为违法违纪被处理,那么房管局和交jǐng大队就将因为严重缺人而陷入瘫痪,而这也是这一次叶冲看到刘飞回來之后就赶快过來向刘飞汇报这个问題的主要原因,叶冲不害怕查处贪官,但是叶冲作为一名纪委书记,尤其是作为一名市委常委,他非常清楚一个稳定和谐的政治局面对于海明市发展的重要xìng,所以,对于如何处理这批贪官污吏,叶冲感觉到非常为难,而真正让叶冲感觉到棘手的还有这批官员背后一个接着一个的求情电话,而这些求情电话从燕京市到海明市的市委、市zhèng fǔ的一些重要官员,如果说真的要全部处理,那自己得罪的人将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批人,虽然叶冲作为纪委书记不害怕得罪人,但是如果得罪的太多了,叶冲也感觉到头疼,而法不责众在这里就显得有些具有讽刺意义,而这也被有些求情之人给叶冲打电话时使用的理由。

    虽然叶冲只是简单的汇报了一下这些问題,并沒有深入的说明他到底在担忧说明,但是从叶冲给自己的这份材料和叶冲的汇报中,刘飞可以看得出來叶冲到底在担心什么,想到这里,刘飞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眼神也变得越來越冷。

    “杜秘书长,通知所有常委,今天下午4点钟举行常委会,讨论有关纪委部门所掉查出來的问題官员处理问題。”刘飞亲自给杜洪波打了一个电话,通知了一下这件事情。

    杜洪波接到刘飞的指示之后,立刻表态自己马上办理此事。

    挂断电话之后,杜洪波的脸sè却显得十分严峻,作为一名是市委秘书长,杜洪波对于纪委那边的调查结果还是比较清楚的,对于叶冲此刻的忧虑心里他也非常清楚,不过他沒有想到的是,刘飞从莫里斯回国之后要处理的第一件事情竟然是这件事情。

    坐在椅子上,杜洪波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來,他的心中在默默的盘算着,刘飞在这一次问題的处理上将会是何种态度呢,刘飞是否会继续以前的行为立场,继续采取绝不姑息的策略呢,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么海明市将会有一大批官员黯然落马,总数将会达到200多人,到时候,如果是那样的话,海明市的官场绝对会发生一场大地震,而这场大地震的结果将会是肖建辉、邓佳明以及自己、罗天强甚至是其他一些干部们的嫡系下属一排排的倒下,刘飞真的敢这样去做吗,刘飞难道就不怕面对众多势力的反扑吗,难道刘飞就不担心海明市政坛大地震会引起高层对他的不满吗,一个个问題在杜洪波的心中升起,却又无法给出自己一个满意的答案,因为杜洪波现在对于刘飞这个人越來越看不透了,因为他发现,有些时候,在一些问題上刘飞可以隐忍,但是在有些问題上,刘飞却能表现出超级强硬的立场,尤其是在一些原则立场上,刘飞决不让步。

    想到此处,杜洪波还是拨通了肖建辉的电话,首先把刘飞的意思告诉了肖建辉,然后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肖建辉听完之后,半晌无言。

    对于杜洪波的担忧他也有同样的感觉,尤其是这一次陪着刘飞在莫里斯走了一圈之后,让他对于刘飞此人的魄力和胆气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他非常清楚,以刘飞在莫里斯所表现出來的魄力,他绝对有可能在这一次诸多官员的问題上采取极其强硬的立场,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么海明市将面临再一次官场大地震将会无可避免,作为一名市委常委,他非常不希望看到这种情况,虽然他心中清楚刘飞的做法沒有任何问題,但是他更希望海明市的政局能够非常平稳的渡过,尤其是在被纪委查处的官员中,有一部分是自己非常欣赏的手下,作为一名常委,肖建辉在对待下属的问題上,尤其是对待官员财产的问題上,他始终认为水至清则无鱼,大家在官场上拼命的往上爬除了为了权力之外,发点小财也是不可避免的,只要不是太过于贪婪,只要有能力把事情办好,他认为是可以忍受的,尤其是纪委调查出來的那180名涉嫌巨额财产來源不明的官员,他认为很多官员的财产都是属于灰sè收入,对于灰sè收入他认为是可以容忍的,但是肖建辉也清楚,自己能够容忍,但是刘飞却未必能够容忍,尤其是刘飞刚刚从莫里斯回來第一次常委会就要讨论问題,那么说明刘飞很有可能会采取强硬立场,沉吟半晌之后,肖建辉对杜洪波说道:“老杜,尽可能的联系其他一些市里重要的领导和官员,让他们跟其他常委多唠叨唠叨,就说刘飞很有可能在今天下午的常委会上采取强硬立场,要求把所有问題官员全部处理,而且要从严处理。”

    听到肖建辉这样说,杜洪波便明白肖建辉的意思了,肖建辉这是要自己去散布消息,通过各种渠道把更多的常委推到刘飞的对立面,以便于在下午的常委会上想办法阻止刘飞在这个问題上采取强硬立场,毕竟,如果这些问題官员如果全都被处理的话,本地派的实力将会再次遭到重创,这是肖建辉和自己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

    不得不说,肖建辉的这一手还是相当见效的。

    中午还沒有到的时候,整个海明市不管是市委也好,市zhèng fǔ也好,下面的机关单位也好,很多官员都在讨论着下午即将举行的常委会上关于被纪委查处的那些官员处理的问題,而那些被调查的却沒有被处理的官员更是如坐针毡,因为现在到处都在盛传,刘飞很有可能要将所有官员全部从严从重处理,所以,现在这些问題官员四处在活动着,整个海明市似乎到处都笼罩在一片白sè恐怖之中。

    市委书记办公室内。

    林海峰正在向刘飞汇报着目前海明市各个单位的情况:“老板,我刚刚得到消息,现在我们市委市zhèng fǔ各个机关单位之内到处都在盛传你要采取强硬立场从严从重处理那些问題官员,现在人心惶惶,很多人都在四处活动着,您可不得不防啊。”

    刘飞听完之后却只是淡淡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