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25章 圈套多多

www.wuailogo.com 官途     听到叶冲的这番话之后,刘飞的脸sè刷的一下便yīn沉了下來,因为在他这次前往莫里斯出访之前,他最放心不下的便是如何调查杜月生所说的那180亿元资金的去向问題,刘飞非常清楚,当初杜月生以自己生命为代价,想要将他所知道海明市存在的那个庞大的利益关系网络交给自己,但是在最后关头,依然沒有成功,竟然被那名jǐng察以把资料吞下肚子方式然后开枪自杀的方式來毁去了那份资料,仅仅是从这一点上,刘飞便已经意识到这180亿元资金去向的背后,将会牵引出一股多么庞大的势力,正因为如此,他在临走之前暗中叮嘱叶冲,要他派人暗中秘密调查这件事情,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但是刘却沒有想到,以叶冲的智慧在谨慎安排智慧依然会发生调查人员被接连致死致残事件,这背后所隐藏着的东西让刘飞感觉到有些窒息,刘飞很难想象得到,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这么大的能量,这么大的胃口做出这样的事情出來,此刻,听完叶冲说完之后,这180亿的资金去向字谜就仿佛一根鱼刺一般,卡在刘飞的喉咙里面,让他不吐不快,又犹如一片沉重而又乌黑的云层,遮挡在这海明市的天空上,让阳光无法投shè进來,让刘飞感觉到心头异常的压抑。

    这时,叶冲又接着说道:“刘书记,据我所知,虽然杜月生临死之前已经把海澜集团旗下所有产业全都转赠给我们市zhèng fǔ了,但是市zhèng fǔ那边的人在前去接手海澜集团的时候,也遇到了颇多障碍,到现在为止,海澜集团依然还沒有划归到国资委旗下,这里面存在的问題也让人深思,不过由于这属于市zhèng fǔ那边的事情,我并沒有插手,最让我感觉到不解的是,我发现王成林同志对于这件事情似乎也并沒有上心。”

    听到叶冲说完这番话之后,刘飞在感觉到有些头疼的同时,也感觉到有些欣慰,因为从叶冲现在的言语來看,叶冲的屁股基本上已经算是坐在自己这一边了,尤其是叶冲提到王成林对于海澜集团接收的事情不怎么上心,很明显可以看出,在这件事情上,叶冲对于王成林的态度是不满意的。

    刘飞略微沉吟了一下,刘飞目光直视着叶冲沉声说道:“老叶啊,真沒有想到,我离开海明市还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海明市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不过这样也好,很多问題如果继续深藏下去,或许不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一旦发生事情,就肯定是大事情,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如让这些事情和矛盾提早爆发,尽早解决,以除后患,不过话虽然如此说,但是事情办起來我们却必须得谨慎才行,你之前在调查那180亿资金去向的问題上处理的很好,这件事情我看暂时就先停下來吧,你们纪委暂时就不要先跟进了,毕竟你们纪委那边能够让你信得过的人肯定是德才兼备的人,这样的人才损失一个对我们來说都是难以承受的,但是这件事情却又不能置之不理,否则的话,我们怎么对得起我们海明市的老百姓呢,180亿元的巨额资产啊,这笔钱虽然是杜月生通过非法手段得來的,但是这却全都是我们海明市老百姓的血汗钱啊,我们绝对不能让这笔钱落到那些贪官污吏或者是jiān商的手中,我们必须要让这笔钱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也唯有如此,我们才能心安。”

    叶冲听到刘飞的表态之后不由得一皱眉头说道:“刘书记,你的这番话有些矛盾啊,既然不让我们调查下去了,这个谜团又如何解开呢,谁去解开呢,如果不解开这个谜团又怎么能够找到那180亿元的资金呢。”

    刘飞嘴角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微笑,说道:“嗯,你说得沒错,这的确是有些矛盾,但是,世界上很多事情本來就是矛盾的,我们做大事者,必须要善于从矛盾的事物中发现其矛盾的本质,说实在的,现在就这件事情到底应该如何去解决我还沒有想好,但是我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设想,我有信心也有决心把那些涉及到这180亿元的那些王八蛋们一网打尽,不过这绝对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需要进行jīng心策划才行,不过到时候肯定是需要你们纪委方面进行出面配合的。”

    叶冲毫不犹豫表态说道:“刘书记,请您放心,我们纪委就是一把反腐利剑,不管涉及到谁,责任所至,我们绝不推辞。”

    刘飞满意的点点头。

    随后,二人又讨论了一些其他方面的细节问題,叶冲这才从刘飞办公室离开,只不过他离开的时候,心情还是有些沉重,从刘飞的表态中他可以感觉到,虽然刘飞已经态度明确的要做这件事情,但是这件事情的难度之大,他也是清楚的,他甚至有一种预感,弄不好这一次刘飞甚至有生命危急,毕竟,180亿元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如果是发生一个甚至是10个贪官的身上,就算他们平分了那每个人也足可以贪污18个亿,那绝对够得上死刑了,而且叶冲就算不用动脑子也能感觉得到,在这180亿元资金被吞噬的背后,绝对是一张自己难以想象庞大的利益关系网络,如果刘飞真的把他们逼得急了,对方沒准真的会想办法把刘飞干掉,毕竟狗急了还会跳墙呢。

    与叶冲那种忧心忡忡的心态相比,刘飞虽然表面上显得十分平静和自信,但是他的眼底深处,也是有着一抹浓浓的忧虑。

    刘飞可不是傻瓜,从林海峰以及叶冲两人的汇报情况來看,海明市在自己去莫里斯的这些天内发生了很多事情,包括环保问題、海澜集团接收问題,而这两个问題都是必须要尽快解决的问題,而真正让刘飞头疼的还有一件事情,这件事情是诸葛丰向自己汇报的,那就是有关海明市政务大厅存在的“只挂号不看病”的问題,海明市几乎每一个机关单位都有自己的政务大厅,而这些政务大厅建设得都非常豪华,但是呢,大部分政务大厅之内却门可罗雀,办事效率之低下让很多人有苦难言,这个问題刘飞之所以头疼是因为这是属于王成林主管范围之内的事情,是属于市zhèng fǔ方面的事情,但是到现在为止,王成林却并沒有对政务大厅的这种状况进行整顿,按照刘飞对王成林此人的了解,按理说这种情况王成林是不应该看不到的,但是既然看到了却并沒有采取相应的措施,这就说明其中存在的问題不小了,至少可以看得出來,王成林对于这种情况是默许的,而刘飞心中却非常清楚,之所以存在这样的问題,其根源是多方面的,而有一个比较主要的方面,便是牵扯到了灰sè收入的问題,而在对于灰sè收入这个问題上,几乎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同看法,但是作为一名市委书记,作为一名希望海明市能够高速发展、海明市老百姓能够享受到高效政务服务的有理想、有远见的市委书记,刘飞对于灰sè收入的态度是非常坚决的,但是他心中也清楚,自己态度坚决是沒有用的,必须得王成林也态度坚决才行,否则一旦这个问題被摆到桌面上,自己和王成林之间势必会产生摩擦,而现在的海明市虽然肖建辉暂时沉寂了下來,但是肖建辉、邓佳明、杜洪波、罗天强这四人的本地集团势力依然十分强大,如果自己和王成林之间关系闹僵了,这对于自己加强对海明市的掌控、实现自己大力整顿海明市方面的秩序是非常不利的。

    而这三个主要问題每一个都是自己必须要去解决和面对的,但是一旦自己陷入这些问題之中,自己对于那180亿元的关注度就立刻会下降,而如果这件事情拖得时间长了,杜月生死亡的影响力下降了,那么以后要想在搬出这件事情出來恐怕就很难在达到效果了。

    突然,刘飞脑海之中灵光一闪,皱着眉头喃喃自语道:“会不会这三个问題是和那180亿元资金有关的庞大利益集团故意cāo纵的呢,他们把这三个我必须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題推出來让我去跟进,从而陷入这三个问題之中,从而减少甚至遗忘那180亿元资金的问題,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虽然这三个问題可以解决,那么对方肯定不会让我那么顺利的就解决的,肯定还会在其中设置一些障碍甚至是圈套等着我往里面跳,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到底应该如何应对呢。”

    一时之间,刘飞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因为从眼前的种种情况來看,刘飞可以预感到,和180亿元资金有关的那个利益集团之庞大,绝对超乎了自己的想象,而且对方阵营之内,绝对有着智商超牛的高人存在,对方似乎对于自己的xìng格弱点了如指掌,而在官场之上,如果针对对手的xìng格弱点设下圈套,很多时候,对手就算是想要不落入圈套也是不可能的,因为那是阳谋,刘飞喜欢用阳谋,但是很多时候,他却不得不落入对方的阳谋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