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24章 问题重重

www.wuailogo.com 官途     肖建辉后头看了一眼身后,刘阳并沒有跟出來,这才放心,不过他还是等上了自己的汽车之后,这才接通电话:“艳茹,有什么事吗。”肖建辉的声音显得有些疲惫。

    夏艳茹听到肖建辉那疲惫的声音,心中便是一阵阵触动,柔声说道:“老肖,听说你在莫里斯几乎九死一生,我非常担心,所以特地打电话问问你,现在回來了吗,你沒有受伤吧,我……我很想你。”

    夏艳茹说道后來这几句,眼神中闪烁出一丝连她自己都说不明的东西,以前的时候,自己经常能够陪伴在肖建辉的身边,陪着他上床,陪着他喝酒,那个时候,夏艳茹只是把肖建辉当成了自己身体的交易对象,她只是想要通过这种交易,获得自己想要的权势、金钱和支持,但是随着和肖建辉交往的rì渐深入,她却突然发现,肖建辉虽然老了,但是却懂得疼人,尤其是当她用自己的身体去换取燕京市那位人物的支持的时候,她却十分意外的发现,哪怕是和对方上床的时候,她心中想着的却不是刘飞,不是那个人,而是肖建辉。

    当夏艳茹得到肖建辉从莫里斯回來之后,她感觉到自己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所以打过來了这个电话。

    对于夏艳茹突如其來的表白,肖建辉非常的意外,哪怕是从一开始他就知道夏艳茹和自己之间的交往只是一种身体与权力的交换,但是现在,听到夏艳茹这明显包含感情的话语,肖建辉不知道自己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郁闷。

    这是一段畸形的恋情,而不管是夏艳茹也好,肖建辉也好,全都痛并快乐着。

    而不出肖建辉所料,在夏艳茹表达完她对于肖建辉的关心之后,夏艳茹声音有些悲愤的说道:“老肖,最近我很郁闷啊,你一定要帮我啊……”

    肖建辉的心一下子便沉入到谷底,面对一个跟他经常上床,上床次数比他自己老婆还多的漂亮女人要求,肖建辉能拒绝吗……

    刘飞在燕京市只待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上午便乘飞机直接返回海明市,因为离开海明市那么多天了,海明市需要自己去做的工作恐怕已经积累到了相当恐怖的一个数量。

    在飞往海明市的飞机上,徐娇娇看着刘飞的眼睛十分认真的说道:“刘飞,我知道你这次回去之后肯定会首先投入到工作中去的,对于你的这个选择我绝对不会阻拦,但是作为你的妻子,我必须要对你的身体负责,尤其是你现在还处于养伤期间,绝对不能太过于劳累,所以你每天晚上下班时间到了之后必须立刻回家,否则可别怪我直接跟老妈进行汇报,让过來直接监督你。”

    本來刘飞还真打算回去之后就加班加点的把工作先处理完呢,但是听到徐娇娇拿出老妈來威胁自己,他一下子就蔫了,虽然刘飞一向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但是面对老妈梅月婵的强势,刘飞也比较忌惮,老妈可不管是当着儿媳妇的面还是当着自己下属的面,这老妈要是一发飙那绝对敢揪着自己的耳朵把自己从市委里面拎回去,尤其是这一次自己受伤之后,老妈竟然组织了那么庞大的金融复仇战,到现在这场战斗依然还在如火如荼的展开着,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老妈对自己的爱,对自己受伤的愤怒,所以,这个时候,刘飞不想让老妈在生气,所以,他只能苦笑着说道:“娇娇,你放心吧,我向你保证,只有下班时间一到我就回家。”

    徐娇娇哼了一声,白了刘飞一眼,这才得意洋洋的翘起二郎腿,脸上荡漾起一丝温柔的笑意。

    看着四十多岁的徐娇娇那开心的样子,刘飞心头便是一暖,自己的这位妻子真是世界上最贤惠的女人,她几乎无时无刻不在为自己着想,二十多年如一rì,能够有这样的妻子当真是自己此生最幸福的一件事情。

    回到海明市的当天晚上,刘飞便在自己家中听取了秘书林海峰对最近海明市的工作情况进行了汇报。

    林海峰沉声说道:“老板,在您出访的这段时间内,海明市并不平静,尤其是纪委叶冲叶书记那边,针对前段时间接连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之后,挖出了数量相当多的**分子,但是对于这些人如何处理,叶书记现在非常头疼,估计明天上班之后就会向您进行汇报了。”

    听到这里,刘飞不由得一皱眉头,说道:“哦,如何处理之前不是已经定好调子了吗,怎么叶冲还是会犯难呢。”

    林海峰苦笑着说道:“具体的情况叶书记沒有说,我也沒办法问,但是我估计这一次的形势肯定是非常复杂的,否则以叶书记的个xìng是绝对不会如此犯难的。”

    刘飞听完之后,眉头皱得更紧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去非洲之前安排得好好的一件事情,竟然会出现如此复杂的情况,而且连叶冲这样心志坚定之人竟然都会犯难,恐怕情况真的是非常复杂,甚至很有可能是有人在背后捣鬼,但是这一次自己非洲之行肖建辉一直跟在自己身边,肖建辉肯定做不了什么事情,那么到底是谁在捣鬼呢。

    想到这里,刘飞脸sè渐渐yīn沉了下來,刘飞心中非常清楚,叶冲所主导的两大调查团的调查之事关系到今后海明市政治格局的重要走向,更关系到海明市政治的清明,如果叶冲的调查无法进行下去,那么相当于自己前一阶段所做出的那些努力全都付之东流了,这是刘飞绝对无法容忍的一件事情。

    看到刘飞陷入沉思之中,林海峰暂时停止了往下汇报。

    思考了一会,刘飞这才抬起头來看着林海峰说道:“海峰,沒事了,你接着往下说。”

    林海峰沉声说道:“老板,除了叶书记那边出现问題之外,我们海明市最近城区最近接连发生雾霾天气,老百姓怨声载道,说我们海明市的环境需要好好治理一下了,但是据我所知,我们海明市的环保部门虽然口口声声说是要治理,但是雷声大,雨点小,网上有一个帖子还直接拿我们海明市的环保部门开涮,说我们海明市的环保局就是市zhèng fǔ要得一只肥猫,这肥猫就知道吃肉却从來不抓耗子,这些天我专门去我们海明市周边县区走了一圈,感觉到我们海明市的环境污染虽然沒有北方某些城市那么严重,雾霾天数相对來说也小很多,但是环境污染的情况还是不容乐观,很多地方的一些排污企业明里暗里的存在着偷偷排污的状况,这也导致我们海明市虽然是经济大市,但是环境情况依然不佳,我认为,我们海明市的环境污染已经到了必须要好好治理的程度了,否则的话,以后雾霾天气还将会越來越多。”说着,林海峰拿出一份材料放在刘飞桌面上说道:“老板,这是我这些天下去找了个地方实地调研的情况报告。”

    对于林海峰的那份报告刘飞并沒有立刻去看,对于林海峰的为人刘飞非常清楚,如果不是掌握了确实的材料和问題,林海峰是绝对不会搬弄是非的,所以刘飞脸sèyīn沉着说道:“嗯,不管在任何时候,在任何地区,环境保护工作永远都是我们领导干部工作的重点之一,发展经济绝对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否则,就是对我们民族对我们子孙后代不负责任。”

    随后,林海峰又跟刘飞汇报了一些其他方面的问題,随着林海峰的汇报,刘飞的眉头越皱越紧,因为他发现,在自己离开海明市的这段时间内,海明市竟然接二连三的发生了一些事情,虽然这些事情都是小事情,但是如果放任这样的事情继续发展下去,将來很有可能会出事的,在刘飞眼中,凡是涉及到老百姓利益的事情,沒有小事,所以,等听完林海峰的汇报之后,刘飞的脸sè已经yīn沉的犹如黑锅底一般,他已经决定,即便是自己现在肩膀上的伤势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但是对于海明市各方面的整顿工作不仅不能停止,反而应该加大力度了。

    第二天上午,刘飞刚刚來到办公室坐下沒有一会,海明市纪委书记叶冲便脸sè沉重的走进了刘飞办公室内。

    林海峰给叶冲倒了一杯茶之后便出去了。

    在刘飞对面坐下之后,叶冲先询问了一下刘飞伤势情况,劝刘飞要多注意身体,等寒暄之后,叶冲这才脸sèyīn沉着说道:“刘书记,最近我们纪委的工作虽然进展不小,但是随着我们纪委调查工作的深入,阻力却越來越大,这种阻力超出了我的想象,尤其是当我们试图调查杜月生临死之前所说的他的海澜集团这些年通过非法手段所获得并上供的那180亿元资金去向的时候,我们所有去调查这些180亿元资金去向的工作人员竟然全都先后离奇的出了车祸,3个秘密调查人员,一死两残,虽然所有证据都显示他们三个人的的确确都是因为正常出车祸,但是三个秘密调查人员先后出车祸这种超低概率的东西发生的实在是太夸张了一些,现在我已经暂时停止了有关这个方面的调查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