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22章 前路艰辛,刘飞不走寻常路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刘飞啊,这一次你的非洲之行干得不错嘛,连1%成功率都不到的事情竟然被你给办成了。”一向对下属非常严格的总理此刻看向刘飞的目光中也充满了欣赏。

    刘飞憨厚的挠了挠头,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

    看到刘飞这种表情,首长先是一笑,随后狠狠的瞪了刘飞一眼说道:“得了,别得了夸奖还在那里装模作样的了,你以为以你这个年龄这个位置做出这种表情能骗得了谁啊,谁要是相信你是憨厚呆傻的一个人,谁才是真正的呆傻。”不过虽然首长这样说,但是语气却并不是很严厉,因为首长和总理都明白,刘飞的这种表情并不是谁都能够看得到的,因为此刻的刘飞并沒有把自己当成是一个下属,而是当成了一个晚辈,这可能也算是刘飞放松自己的一个比较另类的方式吧,毕竟刘飞这一次的非洲之行可以说是波折不断,九死一生,虽然最终的结果让人振奋,但是刘飞的经历却是让人步步惊心。

    看到刘飞脸上憨厚的表情渐渐收敛,首长笑着说道:“好了,刘飞,虽然你在非洲之行的大概事情我们都清楚,你把一些细节的事情跟我们仔细的说一说。”

    谈到工作的时候,刘飞已经表现出了一个委员、市委书记的姿态,十分恭敬的坐在首长和总理对面的沙发上,虽然肩膀上受伤了,但是刘飞依然坐姿端正,腰杆笔直,jīng神饱满、语言jīng练的把此次非洲之行的一些关键细节问題条理分明的跟首长和总理进行了汇报,其中一些关键事情的诱因、进程、自己的处理方式以及最终的结果刘飞更是汇报的十分详细。

    首长和总理一边听着汇报,一边频频点头,从刘飞的汇报和他们所掌握的情况來看,刘飞的汇报都是事实,都是实事求是,沒有褒扬自己,也沒有贬低对手,每一个地方他的真实想法都汇报得清清楚楚。

    等刘飞汇报完之后,首长和总理并沒有当场给出任何的评语。

    只是总理在临走的时候跟刘飞说道:“刘飞啊,你先在京城休养两天,去见一见谢老爷子和你的父亲、岳父他们,他们这些人对于你的安全可是急坏了,而且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发飙了,既然你回來了,还是赶快去灭火吧。”

    刘飞轻轻点点头。

    这时,首长则是表情严肃的看着刘飞说道:“刘飞啊,你的这次非洲之行算是结束了,回到海明市以后,还是要尽快投入到工作中去,海明市的形势虽然不错,但是我和总理相信,你还能做的更好,在接下來的时间里,我希望你能够在民生与社会保障、以及为官方略上能够在作出一些成绩,最好能够在一些明知道是正确的做法但是其他人又不敢尝试的深水领域作出一些突破,为一些比较先进的治理理念在其他地方推广积累一些经验,怎么样,有沒有信心。”

    听完首长的要求之后刘飞就是一愣,虽然首长沒有明说到底要求自己去做什么,但是首长提到了民生与社会保障以及为官方略这三个重点词语,又提到了深水领域、提到了突破这两个词,刘飞心中隐隐有所感触,他目光坚定的看着首长和总理沉声说道:“请两位领导放心,只要是对我们国家和人民有益的事情,哪怕是在困难,我也不会有任何畏惧,我会义无反顾、一往直前,坚决做出努力,绝不辜负领导的重托和人民的期望。”

    首长和总理听完之后相视一笑,满意的点点头。

    等刘飞离开只,总理看向首长苦笑着说道:“首长,我们对刘飞的要求是不是太严格了一些,太高了一些啊。”

    首长表情有些凝重的说道:“你说得沒错,我们对于刘飞、对于曹晋阳他们这一代人的要求的确是比较高,但是我们别无选择,一个国家的发展就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而且现在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速度虽然非常快,经济总量也跃居到了世界第二,但是,很多时候,当一个国家快要站在巅峰的时候,就越是极端危险的时候,因为这个时候我们已经成为了全世界的焦点,放眼全球,美国、欧盟、rì本等国家都在加紧遏制我们华夏崛起的步伐,尤其是美国,在全球的布局有相当一部分都是针对我们华夏的,所以这个时候,如果我们不能很好的掌控大局,我们国家就非常危险,想当年,苏联那是一个多么强大的国家啊,可以和美国争霸全球,到最后还不是被美国给瓦解了,现在我们华夏已经取代了苏联成为美国眼中最大的威胁,所以虽然现在表面上我们和美国之间关系非常好,但是危机却也潜伏得非常深,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对于刘飞他们这一代甚至是下一代的人要求也必须更加的严格,只有那些具有崇高的爱国热情、具有超强的掌控能力、具有比较强大的凝聚力、具有远远超乎常人的战略视野、具有大无畏的jīng神气概个开拓进取jīng神、具有一往无前勇气和魄力的领导人,才是我们华夏合格的领导人,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带领我们华夏实现我们华夏民族的伟大复兴,带领我们华夏民族走向一个又一个辉煌,我们要求的越是严格,他们成长的速度就越快,成长起來之后能力也就越强,也越能适应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

    总理听完首长的这番论述之后,使劲的点点头:“是啊,我们华夏需要的是干才而不是庸才,需要的是真真正正能够为老百姓做事的人,不过现在比较让人欣慰的是,虽然我们官员的队伍良莠不齐,但是其中金子还是不少的,只要我们能够慧眼识荆,总是能够挑出很多金子的,尤其是刘飞他们这一代人,有能力者还真是不少,反而挑选谁上去才是我们比较头疼的问題啊。”

    首长此刻也苦笑着点点头说道:“是啊,沒有人才我们发愁,人才太多了也发愁,好在我们有一套比较优秀严格的选拔机制,可以让能者上,庸者下,现在就看他们谁能够抓住机遇、机会了。”

    这时,总理笑着说道:“首长,你认为刘飞能够笑道最后吗。”

    首长沒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你认为呢。”

    总理苦笑着说道:“我不知道,刘飞虽然表现出了超强的能力和见识,但是他太过于突出了,反而会引起别人对他的敌意,而这恰恰是他成长路上又必须克服的问題,如果他连这样的国内困局都无法破解,又怎么可能化解未來那么多匪夷所思的国际联合势力的围攻呢,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现在刘飞所在的海明市内更是风起云涌,只不过很多势力全都暗中潜伏着,一直沒有真正的发动针对刘飞的进攻,未來刘飞能够走到何种地步真的很难预测,但是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这次刘飞在非洲之行所展现出來的能力和魄力让很多人已经意识到了,虽然这能够让很多人对他给予肯定,但同时也会为他惹來很多的危机,所以,他未來在海明市的道路不仅不会一帆风顺,反而有可能步步荆棘,毕竟他现在的对手,每一个都不是庸才啊,就像王成林和胡天宇,在前段时间内,这两个人看似被刘飞一直压制着,但是刘飞真的把两人完全压制住了吗,王成林和胡天宇真的甘心情愿的成为刘飞的陪衬吗,我看未必,还有肖建辉,这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啊,如果刘飞认为他前一阶段对肖建辉所采取的那些行动真的已经把肖建辉打压的十分忌惮了,那刘飞肯定是要吃大亏的,海明市的这潭水看起來挺深的,实际上比看起來要深得太多了,如果刘飞要是稍微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淹死啊,想当年天纵之才的楚江才在海明市也是黯然退场啊。”

    首长听完之后轻轻点点头说道:“是啊,刘飞在海明市仅仅是迈出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而已,接下來的路怎么走,还得看他自己啊,现在就來徐广chūn和李开复这两位都已经到了海明市隐居了起來,说明他们对刘飞还是不太放心啊,不过他们倒是非常聪明,从來沒有插手过刘飞的事情。”

    总理点点头说道:“是啊,他们都是知道轻重的人,刘飞的路只能由刘飞自己去走,任何人都很难去掌控,因为他走的是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

    就在两位巨头讨论刘飞的时候,刘飞也已经回到了家里。

    此刻,在刘飞在燕京市的家中早已经高朋满座,客厅内,谢老爷子、柳老爷子、刘枫宇、梅月婵、徐广chūn、李开复、刘臃、肖强、徐哲的老爸等人全都坐在那里,而刘臃、肖强、徐哲等小一辈的人都在二楼的客厅内等着。

    当刘飞推开房门走进房间内的那一刹那,房间内所有的人全都站了起來,目光全都聚焦在刘飞、徐娇娇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