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21章 载誉归来,领导召见

www.wuailogo.com 官途     周剑雷听刘飞说道这里,咬着牙说道:“老大,这次真是让你受苦了,不过那两个狙击手也沒有得到什么好果子吃,在黑子动用高jīng度侦察卫星探测的情况下,在两座山头上的两个狙击手被黑子派过來的援兵直接使用便携式小口径jīng确制导火箭炮两炮全部搞定,现在已经炸成了碎片,至于围攻我们的人,是战火佣兵团的人,这一次黑子派來的人一个个的牛逼的不行,他们也就50多人的队伍,将战火佣兵团40多人以及奥斯诺伍德找來的其他雇佣兵团160多人全部剿灭,一个不剩,而且是零死亡,只有10多个人受了伤,他们这种强悍的战斗力让我都感觉到恐怖啊。”

    听到周剑雷这样说,刘飞欣慰的笑了,黑子出手果然不同凡响,50人对200人,境外客场作战,零伤亡,这的确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战绩。

    就在刘飞养病期间,莫里斯国内的政局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首先就是由于奥斯诺伍德的逃跑并且飞机失事,在加上莫里斯网民们的穷追猛打,奥斯诺伍德所领导的泛美统和联盟彻底瓦解,其内部90%以上高级官员因为涉嫌贪污受贿被连根拔起,从一个在野党沦落为三流小派系,而哈内斯特由于所作所为破得民心,深得老百姓爱戴,在加上有彼尔泰勒的支持,虽然美国人依然会在暗中做出很多威胁和掣肘,但是哈内斯特依然强势推动了对莫里斯内部的整顿,将一些亲美势力彻底清除出去,而以前被美国人所掌控的那些油田、矿产等资源也全都收归国有,重新面向全世界进行招标,而其中比较好的3块大型油田则直接与刘飞代表团中的油气代表签订了合作开发协议,而这些油气资源和矿产资源最终全部将会以比较优惠的价格出口到华夏。

    随后,在刘飞的伤势稳定之后,刘飞带伤参与了与哈内斯特zhèng fǔ方面的新一轮合作谈判。

    这一次的谈判虽然依然非常激烈,但是由于沒有了奥斯诺伍德和美国人的掣肘,谈判进行的却非常顺利,最终双方达成了一揽子合作协议,其中包括华夏与莫里斯建立友好合作协议,双方决定在国际事务上相互扶植,相互帮助,双方加强经贸关系的往來,最让刘飞意想不到的是,在哈内斯特和彼尔泰勒的帮助下,莫里斯临近的两个效果罗德利与哈德宝两个小国也加入了这一次的商贸谈判,并且华夏与这三个国家签订了形成小范围zì yóu贸易区的协议,zì yóu贸易区内零关税,大家可以互通有无,另外,在刘飞的大力推动下,四个国家最终决定,大家在进行国际贸易的时候抛弃美元,使用人民币作为结算货币,另外,华夏将会在这三个国家开设银行,展开人民币兑换、投资和存储业务,同时,华夏也将会加大对这些国家的投资,帮助这些国家修建公路、铁路等相关的基础xìng建设,等政治、经济领域都谈完了之后,在刘飞的主导下,双方又就文化、卫生等领域展开了新一轮的合作洽谈,这一次,众国达成了华夏将在这非洲三国主要城市建立孔子学院的协议,大力推进汉语在这非洲三国的普及,积极推进四国之间文化的交流活动,同时,华夏也将会大规模接受其他三个国家的学生到华夏学习医术,华夏也将会派卫生系统技术骨干到三国为三国的医生进行技术培训,最终大家皆大欢喜,举行了盛大的新闻发布会,不过在新闻发布会上,刘飞带伤出场,高调宣布了这一消息。

    这是全世界第一次看到官员带伤参加新闻如此重大新闻发布会的事情,而刘飞为什么受伤则成为所有媒体关注的焦点,在新闻发布会上,有媒体记者问刘飞为什么会受伤,为什么非得要在这三个国家使用人民币作为国家结算货币,这是不是对美元和美国的一种挑衅。

    面对这些问題,刘飞回答得十分沉稳:“我之所以受伤,是因为有些人cāo纵了对我进行暗杀的行动,不过我命大沒有死,至于使用人民币进行结算,这并不是对任何国家和货币进行挑衅,这是我们四个国家自主的选择,这是我们四个国家的权利,我们不接受任何国家的质疑和无端指责,沒有任何人任何国家能够把自己的国家意志凌驾于其他国家之上。”

    刘飞的回答很简短,但是语气却非常坚定,虽然沒有任何刺激xìng的言词,但是却将华夏坚定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坚决维护自己国家正当权益的决心展现得淋漓尽致,而刘飞则通过这第一次在国际政治舞台上的jīng彩亮相,在世界政治舞台上写下了最为jīng彩的一笔,他也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带伤参加这种大型新闻发布会的领导,并且从此开启了带伤参加新闻发布会的先河。

    刘飞此次的非洲之行原本计划是两三天时间就结束了,不过由于刘飞受伤了,在加上正赶上莫里斯国家的巨变,所以这一行程安排被迫延长,十天之后,莫里斯的政*局已经完全平稳了下來,哈内斯特在彼尔泰勒的支持下已经全面掌控了莫里斯。

    十天之后,虽然刘飞极力反对,但是莫里斯依然为刘飞他们这个代表团举行了极其隆重的欢送仪式,并且面向整个国家进行直播,与此同时,莫里斯各大媒体全都在大力宣传着华夏对于非洲各国无偿的支援和帮助,对莫里斯的进行的支援和帮助,以及与莫里斯之间签订的多项合作协议,华夏和刘飞的声望在这一刻在莫里斯达到了顶点。

    哈内斯特亲自把刘飞送上飞机,与刘飞郑重的握手告别,然后走下飞机,这是超出了国与国之间交往最高礼仪规格的一次欢送。

    在哈内斯特与刘飞握手的时候,他面对着直播的镜头,言辞恳切的对刘飞说道:“刘飞,不管以后华夏与莫里斯之间发展如何,你永远是我哈内斯特的好朋友,你永远是我们莫里斯的好朋友,经过我们莫里斯国家首脑的一致表决,决定授予你莫里斯友好勋章,这是这枚勋章设计出來之后,我们莫里斯颁发的唯一一枚勋章,持有这枚勋章,你可以在任何时候,不需要任何证件,zì yóu进出我们莫里斯的任何地方,包括军事重地,不会受到任何阻拦,我们莫里斯的任何地方对你都是开放的。”说着,莫里斯将手中的勋章郑重的给刘飞戴在胸前。

    飞机起飞了,刘飞看着胸前的这枚友好勋章,心中波澜起伏。

    刘飞非常清楚这枚勋章所代表的意义,这是哈内斯特和莫里斯人民对自己最无私的信任,从这枚勋章上,刘飞可以感受到莫里斯人民的豪爽与友谊,非洲人民的朴实与友好都凝聚在这枚勋章之上,虽然哈内斯特说自己可以持这枚勋章进入莫里斯任何地方,但是刘飞心中却清楚,这枚勋章将会被自己仔细的收藏起來,放在记忆的深处,这是华夏与莫里斯人民友谊最好的见证。

    飞机降落在首都机场。

    让刘飞沒有想到的是,在接机的队伍中竟然出现了首长的秘书林昌荣,这让刘飞非常震惊,因为他可是知道的,首长的秘书地位之高、工作之忙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到的。

    林昌荣笑着说道:“刘书记,你不必惊讶,这是首长吩咐我过來的,他让我等你下飞机之后直接接着你去见他。”

    刘飞还是愣住了,他沒有想到,首长竟然这么着急见自己,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和代表团众人告别,直接上了林昌荣的汽车。

    汽车一路疾驰,最终驶进中*南*海,停在勤政殿外面。

    在林昌荣的引导下,刘飞再次走进首长的办公室内,此刻,首长和总理都在里面。

    刘飞一进來,首长和总理的目光便落在刘飞那打着绷带的肩头上,他们的目光中全都充满了关切,首长十分关怀的问道:“刘飞,你的伤势如何了。”

    这时,总理也说道:“刘飞,要不要在去我们国内的医院去检查一下。”

    刘飞看到两位领导对自己如此关心,心中暖洋洋的,虽然在国外的时候刘飞表现得十分坚强,但那是因为他知道,自己那个时候代表的是整个国家的形象,但是回到国内,情况却不同了,现在的他只是领导手下的一个兵,他只是海明市的市委书记,面对着领导这种无微不至的关切,刘飞的眼圈有些红了,他知道,自己终于回家了,在国外无论怎么好,都不如在自己的国家好,因为这里有自己的家,有真正关心自己的人,对于这一次自己受伤所引起的一连串反应刘飞也已经听说了,他知道,这一次首长和总理都怒了,华夏在很多地方都表现出了强硬的立场,他更知道,这一次母亲和兄弟们也都发飙了。

    刘飞声音有些哽咽着说道:“首长,总理,我沒事,子弹已经取出了,在休养几个月伤势就可以完全康复了。”

    看着刘飞那满头的银发和越发清瘦的脸庞,首长眼神中充满了欣赏和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