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14章 生死一瞬间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刘小飞冷冷的看了小野三司点,然后又回过头來看了周剑雷一眼,在小野三司点看不见的角度冲着周剑雷使了一个眼sè,然后转过身來看向小野三司点沉声说道:“好,既然你要和我决一死战,那么你的挑战我接受了,不过有一点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只要我刘小飞还有一口气在,刘飞的命你是取不走的。”

    小野三司点嘿嘿一阵yīn笑:“哼,刘小飞,你就不要在这里说大话了,就凭现在的你,一定会死在我手中的,我向靖*国*神&社里的老祖宗保证。”

    刘小飞嘿嘿一笑,说道:“我记得我们村子那边网吧里的厕所的门上写的就是靖*国*神*社,该不会你的老祖宗是吃屎神吧,要不就是喝尿神。”

    刘小飞说完,刘飞、肖建辉、周剑雷等人全都哈哈大笑起來。

    就连其他的那些人也全都哈哈大笑起來。

    然而,小野三司点此刻却是满脸的怨毒之sè,手中的匕首一挥,冲着刘小飞便冲了过來,出手之间,匕首直奔刘小飞的心口处。

    刘小飞的肩头上插着匕首,脸上却是一片冷静,肩膀上匕首所带來的疼痛他直接给屏蔽掉了,他沒有取出來是因为如果匕首取出來了,会大量流血的,而这在眼前这只情况下很有可能是致命的。

    一把黑sè的匕首悄然之间在刘小飞的手中出现,那把匕首是他老妈赵凌薇送给他的,一直以來,他都贴身收藏着,而这把匕首也是他近战防身的利器。

    当啷一声脆响,两人的匕首突然之间狠狠的撞击在一起,两人用力格挡了一下之后,又双双向后退去,这一次的较量两人势均力敌,谁也沒有占到便宜。

    不过刘小飞左边肩头上插着匕首的地方殷红的鲜血流淌的更为快速了。

    小野三司点看到这种情况,嘿嘿一阵冷笑:“刘小飞,今天你必定要败在我的手中。”说完,再次蹿身上千匕首一横向着刘小飞的咽喉割去。

    刘小飞身体一弯,躲过这致命一击,与此同时,匕首向前猛的递出,直刺小野三司点的胸口。

    而此刻刘小飞完全可以有更好的办法,但是他却选择了最为惨烈的一种,因为当他匕首刺向小野三司点胸口的时候,他的整个后背已经完全暴露在小野的眼前,可以任由对方攻击。

    这完全是两败俱伤的打法。

    但是此刻,对于刘小飞來说,他的目的非常简单,哪怕是拼着受伤也要把小野三司点摆平,因为小野三司点是造成自己雇佣兵团分*裂的罪魁祸首,而一旦他死了,那些队员们意志就有可能瓦解,而自己就可以获得更多的战斗力,哪怕是自己受伤了,只要自己不死,在加上自己这一年多來积累下來的声望,就有可能继续把自己的雇佣兵团队的战斗力凝聚在一起,拼死完成保护刘飞的任务。

    此刻的小野三司点此刻有两种选择,一是和刘小飞拼个两败俱伤,二是选择保全自己后退。

    小野三司点本身就是一个亡命之徒,他并不怕死,但是想到刘飞这个5000万美元的巨大诱惑,他现在不想受伤,因为他非常清楚,在自己那一半队伍中,大部分都是野心勃勃的家伙,大家都看重了杀死刘飞所能获得的5000万美元的巨额悬赏,如果自己真的身负重伤,到时候就算杀死了刘飞,自己也很有可能被那些野心勃勃的家伙们抛弃,甚至是杀死,到时候他们去领奖,小野三司点本身就是在yīn谋堆里成长起來的家伙自然不能容忍这种事情发生,所以,在刘小飞两败俱伤模式的反击下,他节节后退,而刘小飞却是越战越勇。

    刘飞的目光一直在刘小飞和小野三司点之间游弋着,他的目光虽然沒有周剑雷那样专业,但是对于现场形势他判断的非常清楚,在刘小飞这种不要命模式的反击下,小野三司点恐怕很难获得优势。

    小野三司点一边和刘小飞PK着,一边愤怒的吼道:“刘小飞,你要不要脸,干嘛总是玩这种两败俱伤的打法,你就不能像男人一样和我使用实力进行较量吗。”

    刘小飞不屑冷笑道:“小野三司点,这种话你也好意思说出口,到底是谁不要脸大家都很清楚,如果不是你的背叛,我们整个队伍能够落到现在这种进退两难的境地,如果不是你的背叛,我需要拼死和你一搏吗,想当初如果不是我在战场上为你挡了一颗子弹你能够活到今天,小野三司点,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嘴里骂着,刘小飞的手中匕首依然玩命的刺向小野三司点,因为他非常清楚,随着战斗的进行,自己肩头上那把匕首所带來的疼痛感和压力越來越大,他现在已经感觉到有些手脚发软了,他必须要尽快的摆平小野三司点,哪怕是自己身受重伤。

    此刻,小野三司点也看出了刘小飞动作的迟缓,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负责jǐng戒的哨兵突然回过头來说道:“前方四五百米的地方发现敌人,正在向我方走來。”

    听到jǐng报声,小野三司点心中顿时焦急起來,他清楚,如果真的等到那些美国雇佣兵到了的时候,恐怕要想杀死刘飞就沒自己什么事情了,那5000万的巨额悬赏也跟自己沒有关系了,所以,要想杀死刘飞,并且领取到巨额悬赏,必须尽快解决刘小飞,杀死刘飞,然后尽快逃走。

    想到这里,小野三司点冲着原本站在刘小飞身旁、此刻站在刘小飞身后一名自己早就安排过去的rì本同乡大港荆南一眼,冲着他微微点点头,大港荆南见状立刻心领神会,就在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刘小飞和小野三司点之间的这场战斗的时候,大港荆南手中的匕首突然倏地闪现出來,大港荆南脸上露出一丝yīn狠之sè,双脚用力一蹬地,身体便蹿了出去,手中的匕首狠狠的扎向刚刚停下身体的刘小飞后心,而此刻,在刘小飞的身前,小野三司点手中的匕首也已经狠狠的抹向刘小飞的咽喉。

    他们的配合可以说是天衣无缝,如果要是不发生意外的话,以刘小飞现在的状况必死无疑。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大港荆南刚刚跃出,便感觉到身体突然失去了平衡,猛的向地下滑倒,与此同时,一道寒光闪过,一把锋利的匕首从他的咽喉上一划而过,一股殷红的鲜血顺着他的咽喉处缓缓流了出來,大港荆南狠狠的摔倒在地上,便再也沒有一点声息了。

    而此刻,刘小飞和小野三司点再次转换了位置,两人同时看到了大港荆南躺在地上的情形。

    此刻,小野三司点大吃一惊,他沒有想到大港荆南竟然突然之间就死了,这种情形让他心神刹那之间就有些失神。

    这时,周剑雷冷冷的说道:“我已经失误过一次,同样的错误不会在犯第二回了。”

    而这个时候,刘小飞趁着小野三司点失神的那一刹那,猛的一匕首刺出,捅向小野三司点的胸口处,与此同时,就在刘小飞身体还在半空的时候,他手中的匕首猛的抛出狠狠的甩了出去,直击小野三司点的胸口。

    小野三司点侧身闪过匕首,脸上露出狂喜之sè,因为他知道,在近身战斗中失去了匕首,等于把姓名丢去了一半,所以在他正准备忍受刘小飞的拳脚攻击从而把匕首刺进刘小飞的心脏的时候,突然又是一道寒光闪过,小野三司点的咽喉处缓缓的出现一道血线,他刺向刘小飞的匕首虽然刺在了刘小飞的身上,却并沒有刺中心脏,因为他的力量一瞬间便消失了。

    匕首刺在了刘小飞的腹部,虽然有一厘米多深,却并沒有命中要害。

    这时,小野三司点仰面狠狠的摔倒在地上,他用手捂住咽喉处,充分怨毒的看着刘小飞说道:“刘小飞……你……你竟然……有……有两把匕首,你平时不是只用那把你母亲送给你的匕首吗。”

    刘小飞默默的走到小野三司点身旁,捡拾起插在地上的那把母亲送给自己的匕首,轻轻的抚摸着匕首的锋芒淡淡的说道:“小野三司点,对于你们rì本人,我永远都会留一手的,因为我知道在你们rì本人的眼中只看结果,你们从來不讲究什么诚信,你们的文化是菊与刀的文化,你们讲究诡道与诈道,而平时我故意在你们面前展示我喜欢我母亲这把刀就是为了迷惑你们,为了防范你们,如果你不背叛我,我依然当你们是我的兄弟,我的第二把匕首你永远也看不到。”

    小野三司点呵呵一笑,脸上露出不甘之sè,随后,他的双眼瞪得大大的,猛的伸手抓住自己的手枪,用尽全身力气冲着刘小飞扣动了扳机。

    “砰。”一声清脆的枪响划破了夜空的宁静,远处的菲利克斯听到枪声之后,立刻大声喊道:“快,刘飞在那个方向,突击,突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