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13章 无耻的要求

www.wuailogo.com 官途     由于刘小飞脸上涂着迷彩,所以刘飞看不清刘小飞的长相,所以他根本就沒有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和自己之间会有什么关系,也沒有往这个方向去想,哪怕是对方的名字和自己只差一个字,毕竟,当年赵凌薇给刘飞留下的那张纸条刘飞早已经放在了记忆的深处,一直尘封着,至于刘小飞,对于刘飞也沒有什么毕竟深刻的印象,虽然在他小的时候曾经问过自己的母亲,自己的父亲到底是谁,自己的父亲长得什么样子,但是当时刘小飞的母亲赵凌薇却只告诉刘小飞:“小飞啊,你的父亲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人,你长得和他挺像的,至于他的名字,等到了合适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太早知道他的名字对你我母子都沒有好处。”刘小飞每一次问母亲,得到的都是同样的回答,所以刘小飞后來也就不再问了,虽然后來刘小飞随着年龄的增长,通过对自己名字的分析很有可能得到自己父亲的名字很有可能叫刘飞,但是他绝对不会想到,自己父亲就是那位在官场之上声明显赫的刘飞,因为自始至终,刘小飞和他的母亲一直生活在唐山境内的一个小山村内,虽然从小他所受到的教育和生活境遇和其他孩子不一样,但是刘小飞决然不会想到,自己父亲就是现在身后自己正在保护的人,即便是他的母亲曾经告诉过他他和他的父亲长得很像,但是现在的刘飞和年轻时候的刘飞在容貌上虽然沒有太大的变化,但是他那满头的银发和充满沧桑的皱纹、时刻紧锁的眉头却很难让刘小飞将刘飞的相貌和自己的相貌之间划上等于号或者约等于号。

    刘飞现在之所以关注刘小飞,是因为他发现自己这位华夏老乡虽然身为雇佣兵的团长,但是字里行间却有着自己对于道德、对于正义的坚持,而这样的人在雇佣兵这个行业之内是极其难得的,最为关键的是,看他现在的年龄明显比身边的雇佣兵要年轻很多,但是却能够在这种年龄的时候成为一个雇佣兵团的团长,而且这只雇佣兵团还是他亲自组建的,尤其是当他看到在面临雇佣兵团内部分裂的时候,这个年轻人竟然表现得十分淡定,而在5000万美元巨额奖金的诱惑下,他依然能够拉拢到很多足够信任他、跟着他的兄弟们,这种表现绝对称得上是优秀,刘飞此刻在想着,像这样一个年轻人如果让他跟着黑子去干的话,会不会为华夏再次增加一个将星的希望呢。

    此刻,不仅仅是刘飞在关注着刘小飞,就连周剑雷、郎俊清等人也在关注着刘小飞,尤其是刚才刘小飞突然挺身而出挡在刘飞身前为刘飞化解了一次致命攻击的时候,周剑雷对刘小飞生出一股强烈的感激之情,因为他非常清楚,自己刚才那种瞬间的疏忽几乎差点将自己的老大置于死地,如果真的要是那样的话,他几乎无法原谅自己,所以,在那件事情发生之后,他已经很快调整了对刘飞的防护部署,不过随着刘小飞雇佣兵团队内部矛盾冲突的突然爆发,也让他很快把注意力转移到刘小飞的身上,他突然发现,眼前这个刘小飞的身上隐隐的有着自己甚至是黑子的影子,而且从眼前这个刘小飞的表现來看,比起自己甚至是黑子來还要出sè,因为即便是黑子当年在进行生死历练的时候也沒有眼前这个年轻人表现得这样沉稳和出sè,因为在刘小飞这个年龄的时候,不管是周剑雷也好,黑子也好,还只是刚刚参军不久,虽然已经进入特种部队,但还是一个新兵蛋子,但是眼前的这位刘小飞此刻却已经成为雇佣兵团的团长了,而且看样子似乎赢得了极大的尊敬,而从对方的对话中可以听得出來,这个刘小飞进入雇佣兵界最多也不过才两年左右的时间,那么以这个刘小飞现在的这个年龄,他多大就进入雇佣兵这个生死考验的领域,那么如果他要是不死的话,他将來将会取得何种成就,此刻,周剑雷已经生出一种想要把刘小飞收到自己麾下的冲动。

    而此刻的郎俊清作为黑子手下最优秀的士兵之一,他从來都是桀骜不驯的,能够让他佩服的人沒有几个,但是看到眼前这位和自己年龄差不了多少甚至比自己还要年轻的华夏老乡,对方身上所散发出來的在血与火之间磨砺出來的浓浓的气息让他隐隐感觉到一种危险,他甚至有一种感觉,虽然自己在特战军中的训练十分刻苦,但是如果和眼前这位刘小飞要是单挑的话,恐怕自己不一定能够战胜对方,以前的时候,他从來沒有服气过谁,但是对于眼前这位刘小飞,他却不得不暗中伸出了大拇指,但是佩服归佩服,不过他的心中对于刘小飞依然是不服气的,因为他相信,只要给自己空间和时间,自己一定不会比刘小飞做的更差。

    就在刘飞他们这边内部危机一触即发的时候,在刘飞他们隐蔽点不到800米远的地方,菲利克斯手中拎着一把M4A1冲锋枪已经走到了刘小飞他们最后撤退之时所留下的最后一个垃圾袋的地方,在他身后,上百人的队伍,看到这个垃圾袋之后,菲利克斯突然抬起手臂,他身后所有人立刻全都停住脚步。

    菲利克斯围绕着这个垃圾袋的四周仔细的勘察着,但是他却突然发现随着这最后一个垃圾袋被发现,刘小飞他们那些人却好像突然凭空消失了一般,整个地上似乎根本就找不到任何的痕迹。

    很显然,刘小飞他们在最后临走的时候把自己的痕迹处理得非常干净。

    菲利克斯皱着眉头仔细的观察着,与此同时,他还把自己换到了刘小飞的位置上进行换位思考,琢磨着如果自己是刘小飞,自己应该怎么去应对自己。

    过了一会,菲利克斯迈步向着刘小飞他们实际撤退的方向走出去有100多米远,然后在一个有些湿润的草窝之中,找到了一个脚印,看着脚印的方向,菲利克斯的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抹yīn森的冷笑,冷冷的自言自语道:“果然如此,看來这一次还真是遇到了一个极其难缠的对手啊。”说道这里,菲利克斯大手向前一挥沉声说道:“所有人分散开來,向着这个方向前进,注意保持高度jǐng惕,我们的对手和刘飞就在这个方向。”

    如果刘小飞要是看到菲利克斯的手势所指的方向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的,因为菲利克斯所指的方向正是他们现在所处的方向,而现在,双方所处的距离也只有800米左右。

    在菲利克斯的指挥下,他们这支100多人的队伍向着刘飞他们的隐蔽点处悄然进发着。

    危机,正在一步一步的临近,而在他们这只队伍中,有好几个人的肩头上都背着便携式火箭筒,这玩意一发炮弹可以将一架直升飞机直接打落,威力巨大,是小规模战斗中当之无愧的杀戮之王。

    隐蔽点内,刘飞默默的注视着刘小飞和小野三司点的对峙,他的眉头深锁着,思考着,刘飞感觉到非常的震惊,为什么在这非洲的土地上,在一个雇佣兵团之中,竟然会看到rì本人的影子。

    这时,周剑雷的目光在盯着小野三司点看了半晌之后,低头在刘飞的耳边轻声说道:“老大,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这个小野三司点曾经在rì本最jīng锐的特种部队暗黑忍者中服役过,他现在的防卫动作绝对是暗黑忍者中最经典动作的变种,虽然他隐藏的极深,但是依然保留着一丝痕迹。”

    刘飞就是一愣。

    这时,刘小飞突然看向小野三司点说道:“小野三司点,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你应该是出身于rì本的暗黑忍者特战队吧。”

    小野三司点的双眼中一股杀机涌动,一把匕首悄然之间滑落在手心,冷冷的说道:“刘小飞,不要在胡乱猜测了,我估计用不了20分钟美国人的雇佣兵就要到了,我们双方谁都不想让美国人把刘飞杀了,我有一个提议,咱们两个來一场生死较量,你赢了,我死,你们撤走,如果你输了,你死,我们杀死刘飞,你看如何。”

    郎俊清听完之后立刻有些愤怒的说道:“我靠,小野三司点,你也太卑鄙了,刘小飞已经负伤了,你居然还要跟他进行生死较量,你还有点廉耻之心沒有。”

    小野三司点冷笑着说道:“这是我们目前解决眼前冲突的最好办法,否则,如果我们双方火拼的话,我们不一定能够杀得了刘飞,即使杀得了刘飞,我们也未必能够安全撤离,而你们即使灭了我们,你们也不能安全撤离,因为美国雇佣兵的援兵马上就要到了,所以,只有我和刘小飞之间有一人死去,我们雇佣兵团的势力才能整合到一起,才能最终有一方能够获得整个队伍的主导权,按照自己的意志去行事,怎么样,刘小飞,敢不敢和我赌这一把。”说话之间,小野三司点深处舌头來轻轻舔舐着匕首的刀尖,眼神中充满了嗜血的野xì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