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08章 战地考验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刘飞听着外面激烈的枪声,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轻轻点点头说道:“是啊,我们被包围了。”说道这里,刘飞立刻接着说道:“所有人都听着,从现在开始,我们这个小队人马所有人包括我和肖建辉在内,都听周剑雷指挥,所有决策由他做出。”

    肖建辉听到刘飞这样说立刻一皱眉头,看向刘飞说道:“刘书记,对于你的意见我不太赞同,周剑雷又沒有打过仗,要不还是让我來吧,我好歹也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虽然只是赶上了一个尾巴,也沒有上过前线,但是好歹我在军中受训多年。”

    刘飞对于此时肖建辉的争权行为倒是沒有训斥于他,因为他非常清楚,指挥官的工作并不好当,甚至有时候还要冒着比其他人更大的风险,但是对于肖建辉的意见他却并不认可,脸sè严肃的说道:“肖建辉同志,请你相信我所做出的抉择,周剑雷虽然是我的司机和保镖,但是他的阅历绝对不是普通保镖那么简单,我可以告诉你,他是从枪林弹雨之中生存下來的人,他所接受的军事训练比你所接受的要严格的多的多,所以让他來当这个指挥官是沒有任何问題的。”

    肖建辉还要在说话。

    周剑雷却突然沉声说道:“老大,现在听外面的枪声应该是美国特战部队常用的M4A1自动步枪发出來的,而且是全体统一配置,所以,外面这只部队战斗实力不容小觑,而且从枪声的密度、频率、shè击方式上來看,对方绝对是一只身经百战的部队,而对方的shè击jīng度非常之高,几乎每一次交火之后,凯特山庄的枪声就会稀薄一些,至少有四五人死于对方的强下,而到现在为止,对方却沒有一个伤亡,从他们现有的枪声來看,除了沒有开枪的人之外,已经开枪的人总共有47人,分成东南西三个方向包抄而來,而北方则暂时沒有枪声,而北方则是属于大门口所对应着的方向,外面是一条直通山口外面的公路。”

    肖建辉一听,立刻说道:“那正好,我们趁着那些武装势力还沒有冲进來的机会赶快向外突围,这或许是一线生机。”

    周剑雷苦笑着摇摇头说道:“非也,如果我们真的要是向着北方突围,对我们來说才真正是死路一条,大家想想看,对方至少有47个人参与了本次战斗,那么假设对方一共只來了这47个人,那么只要每个方向分配11到12人左右便可以将整个山庄包围起來,而且以对方这种活力配置以及jīng锐程度,绝对是一只可以媲美美国海豹特种部队的强悍存在,他们即便是四个方向全面突击也可以做到对山庄守卫力量的全面压制,但是对方明明可以这样做,却偏偏预留出了北面沒有进行攻击,难道对方的指挥官是傻子吗,答案绝对是否则的,能够带领这样一只部队的指挥官,绝对是jīng英中的jīng英,那么既然是jīng英,就绝对不会犯这种错误,那么我们可以肯定,对方是故意这样做的,而对方这样做无外乎两种可能,一是故意诱导我们向北面突击,而他们的人马则在外面某个地方等候伏击,到时候我们真的突围出去了,那么他们其他方向的人在从其他三个方向重新包围上來,到那个时候,失去了掩护,在加上前有伏兵,后有追兵,而我们的武器和弹药又有限,就凭借我们这几个人,很快就会被对方给包了饺子,一个都别想活着出去。”

    此刻,外面的枪声越來越近了,也越來越密集了,不时有一颗流弹飞來打碎了窗户,shè进室内,发出啪啪啪的声音,而隔着窗户也可以看到外面各种掩体的后面不时的有火光发出,那是子弹发shè之时的火光以及子弹划破夜空和空气摩擦所产生的笔直的光线。

    黑暗之中的肖建辉看到这种情况,在听完周剑雷的分析之后,他的脑门上刷的一下就冒汗了,他的心脏也开始剧烈的跳动起來,此刻,他突然意识到,刘飞为什么要把指挥权交给周剑雷了,如果自己真的要是所有人的指挥官的话,恐怕现在所有人都已经丧命在外面那密集的枪声之中了,而此刻,他也才明白,刘飞身边平rì里看起來很普通的司机竟然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手,在枪声如此密集、环境如此危险的情况下,居然还能准确的判断出整个战场的形势,这种冷静的头脑,绝对不是一般沒有经历过战场洗礼的军人多能具有的,但是现在的华夏可是一片歌舞升平,那么这位周剑雷到底有什么阅历呢,何以面对这种层次的战争依然显得那样淡然自若呢,甚至还能够听出这枪声是由什么枪來发出的,听出有多少人开枪了,这需要多么敏锐的听力和洞察力啊,想到这些问題,肖建辉便不再说话了,他彻底服气了。

    其实,此刻,不光是肖建辉对周剑雷服气了,就连刘飞刚刚从黑子那里要过來的郎俊清也服气了,平时在黑子军中,郎俊清也是一名非常高傲的军人,在特战军中,不管是各项科目的训练他都是最优秀的,所以深得黑子喜爱,但是当他真正感受到现场那激烈的枪声的时候,他突然发现,那一刻,自己的心绪依然难以平静,他感觉到自己的脑子有些混乱,虽然很快他便镇定了下來,但是他扪心自问,却沒有能够做到周剑雷那种明确的判断,不过郎俊清毕竟是黑子所看重的jīng英中的jīng英,当他静下心來之后,他很快便进入了状态,整个人也兴奋起來,他微微闭着眼睛听了一会之后沉声说道:“东边有15个人,南边有16个人,北面有16个人,北面有一个人的枪法特别准,他从來不连发,甚至连点击都沒有点击过,每次只开一枪,沒枪都有一个山庄守卫力量哑火,应该是被一枪爆掉了,我认为北面这个小队里那个人应该是指挥官,因为他整个小队的枪声几乎是随着他枪声移动的方向而移动打击范围,厉害,这只小队的实力真的非常厉害。”

    听到郎俊清说完这番话之后,周剑雷看向郎俊清的目光中充满了欣赏之sè,说实在的,在一开始看的郎俊清神态有些失常之后,他对郎俊清还是挺失望的,他认为黑子的眼光有些差,但是随后郎俊清的表现却让周剑雷认识到了郎俊清此人的优点,可能这个人沒有见识过真正的战争,所以才会有如此表现,但是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调整自己的状态,甚至判断出对方指挥官的位置,这种分析、判断能力绝对是一个优秀指挥官的潜质,如果要是多经历一些实战的磨砺,恐怕这个年轻人的成长速度将会是极其惊人的,到现在他真的有些佩服黑子的眼光了,因为郎俊清这个年轻人简直就是天生指挥官的材料,他所欠缺的只是磨砺而已,这小子的天赋比起自己來只强不弱,现在,他也明白为什么黑子要把这小子丢给自己了,看來黑子是意识到他们此次莫里斯之旅绝对不会一帆风顺,所以想要通过这一次随团之旅让郎俊清好好磨砺一下,将來好担当大任。

    而此刻,和周剑雷想到一起的人还有刘飞,在郎俊清说出他的判断之后,再看到周剑雷那充满欣赏的目光,刘飞便意识了眼前这个年轻人是黑子送给自己的一个重礼,像这样的充满了天赋、又肯努力、不怕危险的军人,一旦经过血与火的磨砺之后成长起來,其成长空间将会是无比巨大的,这样的年轻俊才如果能够在其年轻的时候就拉拢到自己麾下,对于自己将來扩大自己派系的实力是非常重要的,刘飞心中暗道:“黑子啊黑子,你真是用心良苦啊,兄弟,咱们两个之间我就不说谢谢了。”

    此刻,虽然面临着生死一线的关头,但是刘飞和周剑雷根本就沒有表现出任何慌乱之举,他们表现得相当从容。

    这时,肖建辉也看出了郎俊清的不凡,心中暗道:“刘飞身边这都是一些什么人啊,怎么一个看起來只有二十多岁的毛头小子竟然都这么厉害。”

    不过很快的,随着凯特山庄这边枪声越來越弱,肖建辉的脸sè开始有些苍白起來,他有些焦急的看向周剑雷说道:“周剑雷同志,为什么我们现在还不采取行动,对方都快要逼近我们这里了。”

    周剑雷苦笑着说道:“就我们这点力量如果现在冲出去,不管往哪个方向冲都只能是送死。”

    肖建辉说道:“难道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吗,那和送死有什么区别。”

    周剑雷摇摇头说道:“谁说我们在等死,我们在等着支援。”

    “支援,这里是山沟里,怎么可能有援兵呢。”肖建辉摇着头说道。

    周剑雷说道:“我认为肯定有援兵的,而且这援兵应该是哈内斯特部署的,作为莫里斯的总统,如果哈内斯特连这点后手都沒有,那么他就做得太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