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07章 被包围了

www.wuailogo.com 官途     肖建辉听刘飞说完,脸上露出震惊之sè,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刘飞竟然会让自己先走,更沒有想到,刘飞的心中竟然怀有如此崇高的志向,这让他非常震惊。

    不过肖建辉虽然有着诸多的问題和缺点,但是作为曾经的军人,他也有着属于军人特有的骄傲,他的目光中充满坚毅的说道:“刘书记,听了您这番话之后我非常的震撼,我沒有想到,您竟然有这样的想法,但是我拒绝您的提议,作为代表团的副团长,我必须时刻跟在您的身边,哪怕是死,我也要和您死在一起,因为我也是我们海明市的市委常委,身为市委书记的您处于第一线上,我作为您的手下,又怎么能够在这个时候当逃兵呢,我是一名党员,我或许有一些缺点,我或许和您之间有着很深的甚至是不可调和的矛盾,但是现在,在国外,我们都是华夏的官员,我们代表着的都是我们华夏的国家利益和国家形象,在这个时候,我是绝对不会当逃兵的。”说道这里,肖建辉看向翻译霍洪波说道:“洪波,你带着我们代表团除了刘书记、我以及护卫力量之外的其他人立刻离开凯特山庄,赶往市区内的使馆内安顿下來,如果明天要是沒有什么意外的话,我们会和你们进行联系的。”

    这一次,肖建辉竟然再次越俎代庖越过刘飞直接发布命令了,但是这一次,刘飞却什么都沒有说,看向肖建辉的目光中充满了欣慰之sè,虽然说他一直对肖建辉非常有意见,尤其是对肖建辉很有可能涉嫌**深恶痛绝,但是,现在肖建辉的表现让刘飞不得不暗中竖起大拇指,不管怎么说,肖建辉现在的表现符合一名党*员的觉悟,表现出了一个党*员身处险地之中应有的大无畏的气概。

    这时,刘飞身边的徐娇娇却沉声说道:“我不离开,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会和你在一起。”

    刘飞却使劲的摇摇头说道:“娇娇,你听我说,今天晚上你必须要离开,因为今天晚上要是真的有事的话,恐怕将会是一场非常严重的冲突,甚至有可能发生千里亡命的事件,而你跟在我们的身边,只能是增加我们的负担,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不会有事的,因为周剑雷和郎俊清他们都在我的身边呢。”

    听到刘飞这样说,徐娇娇沉默了下來,她是一个识大体、顾全大局的人,考虑到刘飞可能遇到的危险之事,自己留下的确起不到什么作用,她轻轻点点头说道:“好,那我跟着霍洪波他们离开,不过刘飞,你一定要保护好你自己,否则如果你要是死了的话,我也不会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我在大使馆等着你回來。”

    刘飞十分肯定的点点头:“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不会有事的。”

    随后,刘飞吩咐霍洪波带队将商界人士和后勤保障人员以及徐娇娇一起带走,刘飞还让方华军带着另外一名护卫配合着莫里斯方面留下的安保人员乘车离开凯特山庄。

    刘飞并不知道,当徐娇娇他们的这辆车刚刚离开凯特山庄之后,便已经被菲利克斯的人给锁定住了,并且快速向菲利克斯进行了汇报。

    等菲利克斯听完汇报之后沉声问道:“刘飞在那辆车上吗。”

    “沒有。”手下回答道。

    “那就不要搭理那辆车,让他们走吧,以免打草惊蛇,我们的目标是刘飞,只要刘飞死了,其他的都无所谓了。”菲利克斯十分果断的说道。

    夜sè渐深,凯特山庄四周院落内灯火通明,照如白昼一般。

    山庄院落内,由于刘飞等人住宿在这里,所以院落内几乎是每隔不远处就有一名荷枪实弹的军人在守卫着,表面上看去整个山庄的防守犹如铜墙铁壁一般。

    距离凯特山庄不到1000米远的山脚下,一处高坡位置上,菲利克斯手中拿着夜视望远镜仔细观察着刘飞房间处的情况。

    由于有了奥斯诺伍德提供的情报,所以菲利克斯把刘飞和他所有属下的房间安置情况以及房间内的格局摸得清清楚楚。

    此刻,刘飞房间内人影憧憧,似乎众人还在开会,不过过了一会之后,人影纷纷向外走去,随后消失了。

    过了一会,刘飞房间内的灯光也熄灭了。

    又过了差不多有一个小时左右,刘飞那些手下所有房间内的灯光几乎全都熄灭了。

    菲利克斯这才打了一个手势,带领着手下40多名jīng锐力量开始缓缓向凯特山庄的附近摸去。

    凯特山庄内。

    刘飞房间内灯光虽然熄灭了,但是实际上,刘飞房间内早已经空无一人,包括刘飞手下那些护卫的房间内也早已经空无一人,此刻,刘飞和肖建辉、周剑雷、郎俊清等人早已经悄然之间撤到了另外一座楼内,在今天众人谈判的会议室内集合了起來。

    房间内的灯光刘飞众人并沒有打开。

    肖建辉低声说道:“刘书记,你就那么肯定我们今天晚上肯定会受到袭击吗。”

    刘飞轻轻点点头说道:“是的,我有一种预感,今天晚上绝对不会是一个平静的夜晚,以前每当我遇到生命危急的时候,才会产生这种感觉,所以虽然外面看起來守卫森严,但是我们还是谨慎一些的好,毕竟在莫里斯,奥斯诺伍德的力量明显比哈内斯特要强大的多,而且他也是美国人在莫里斯的代言人,今天晚上大家就辛苦一夜,在这个会议室内凑合着休息一下吧,万一要是出事,也能够及时应对。”

    周剑雷等人跟着刘飞走南闯北的,早已经看惯了各种各样的危机,所以对于眼前的处境他们安之若素,显得十分淡定,只是可怜了肖建辉,他虽然坚定的留了下來,但是毕竟沒有经过多少真正危机的洗礼,所以,虽然的官位也不低,但却是所有人之中心情最为忐忑的一个。

    周剑雷等人分别坐在椅子上,守住了门口以及窗口等位置,手中紧紧握着荷枪实弹的枪支,小心翼翼的jǐng戒着。

    刘飞刘飞和肖建辉两人则躺在会议桌上,开始进行休息,今天一整天的谈判让两个人的体力都有些透支,所以身体和jīng神都相当疲乏。

    夜sè更深了,整个凯特山庄内万籁俱静,似乎连夜风的呼啸声都显得那样的刺耳。

    在距离凯特山庄不足200米的草坪上,菲利克斯等人早已经分成三只小队,包围了凯特山庄的三个方向,只预留出了向着山口的方向作为活口,然而,在通往山口的四周,菲利克斯却暗中部署了4名火力凶猛的jīng锐力量潜伏着,只不过这些力量距离凯特山庄门口的方向足足有500米左右,这是他的一记狠招,为的就是一旦他们突破凯特山庄之后,依然沒有能够全歼刘飞等人,以便于刘飞他们从这个方向逃窜,而刘飞他们逃窜出來之后,发现这个方向沒有人,肯定会防松jǐng惕,等逃到伏击点附近之后,就是刘飞他们的死期,如果刘飞他们连这一关都闯过的话,那么在进出山口的方向,那两名狙击手则是最后一道保险,可以确保刘飞等人全部覆灭。

    此刻,菲利克斯潜伏在草丛之中,仔细的回忆着自己的布局,最终他确认自己的布局沒有任何疏失之处,他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狰狞的得意的笑容,心中暗道:“刘飞啊刘飞,今天晚上,就是你的死期。”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时间,已经指向了凌晨一点钟。

    此刻,会议室内,刘飞和肖建辉因为太过于疲乏,即便是躺在桌子上,依然沉沉的入睡了。

    周剑雷等人却分成两组,一组在jǐng戒着,另外一组则手持武器默默的进行着休整,以保持体力。

    突然,整个凯特山庄内所有的灯光突然全部熄灭了。

    在感受着山庄院落内灯光的变化之后,周剑雷突然站起身來,瞪大了双眼低声说道:“所有人立刻进行jǐng戒。”

    与此同时,刘飞和肖建辉两人也被叫醒了。

    就在此时,菲利克斯也已经下达了发布攻击的命令,因为凯特山庄内灯光熄灭就是他们进攻的信号。

    与此同时,两枚肩扛式火箭炮从菲利克斯的附近冒着火焰冲进了刘飞原來所休息的房间内,轰隆隆的爆炸声传來,刘飞的那个房间瞬间化为了灰烬。

    随后,又是一轮火箭炮的洗礼,刘飞其他护卫的房间内也尽数遭到了火箭炮的轮番轰炸。

    紧接着,一阵阵密集的枪声突然三个方向上哒哒哒的响了起來。

    菲利克斯的手下已经和负责保护凯特山庄的保卫力量之间发生了激烈的交火。

    听着外面那轰隆隆的爆炸声和密集的枪声,肖建辉的脸sè已经变得十分苍白,他毕竟当过兵,非常清楚刚才那些轰隆隆的爆炸声就是从刘飞和自己房间所在的那座楼内传來的,很显然,那座楼现在恐怕已经化为一片废墟了,此刻,他开始佩服起刘飞的预感了,更加庆幸众人暗中提前转移到了这座楼内來。

    这时,周剑雷满脸苦涩的看向刘飞说道:“老大,我们已经被包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