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06章 刘飞的想法

www.wuailogo.com 官途     夜sè深沉,布加雷尔郊区的夜空繁星点点,凯特山庄四周的密林显得幽深而又jīng密,仿佛是随时可以嗜血食人的恶魔一般。

    谈判桌上的气氛十分激烈,但是进展却十分缓慢,在谈了三个小时之后,已经是晚上9点左右了,奥斯诺伍德揉揉有些僵硬的脖子看向哈内斯特苦笑着说道:“哈内斯特先生,我看今天晚上我们的谈判就进行到这里吧,我这身体有些吃不消了,我们明天在接着谈吧。”

    哈内斯特轻轻点点头说道:“好吧,我也有些累了。”说道这里,哈内斯特看向刘飞说道:“刘飞团长,我看今天我们就到此为止吧。”

    刘飞点点头说道:“好吧,那就到此为止吧。”

    刘飞其实也早就看出來了,双方的人员都疲惫不堪,沒有多少往下谈的愿望了。

    走出谈判会议室,奥斯诺伍德笑着看向刘飞说道:“尊敬的刘飞先生,你看你们今天晚上是在这山庄里过夜还是回市区内过夜,在这山庄内过夜的话,这里空气质量比较好,各种设施也非常完善,服务也不比市区的差,但是在市区内过夜的话夜生活和各种娱乐项目比这里要多一些,而且相对來说市区也要安全一些。”说道这里,奥斯诺伍德顿了一下,然后又近乎于自问自答的说道:“哦,我想起來了,据我所知,你们华夏的官员天生比较谨慎,对于自己的xìng命非常爱惜,而且你们又喜欢歌舞升平,喜欢过夜生活,所以你们肯定会选择去市区内的,而且就你们所带着的这几个护卫,恐怕也无法保护你们的安全。”说完,奥斯诺伍德看向戈登说道:“戈登,安排车把刘飞团长他们送回市区吧。”

    刘飞自然明白奥斯诺伍德这是在玩激将法,不过他还是淡淡一笑说道:“不好意思啊,奥斯诺伍德先生,你还真是猜错了,我们今天晚上就住在这凯特山庄内了,就像你所说的,这里山清水秀的,空气质量非常不错,非常难得啊,我早就听说你们莫里斯这边的局势不太安全,不过我想你们这国家级的凯特山庄总归是比较安全的吧。”

    听到刘飞竟然真的中了对方的激将法,肖建辉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來,不过这个时候他自然不会出面阻止刘飞的。

    这时,奥斯诺伍德笑着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还真是我猜错了,不过这样吧,刘飞先生,我们留下一个司机和一辆汽车随时待命,如果你们要是到后面反悔的话依然可以让司机载着你们去市区,我这边因为家里还有事就不陪你们了。”说完,奥斯诺伍德上了自己的汽车离开了。

    随后,等把刘飞他们全都安顿好之后,哈内斯特和戈登也先后离开,毕竟他们都是有家有口的人,市区距离郊区也就是半个多小时的车程,所以他们都选择了回家。

    等刘飞他们回到客房的时候,肖建辉皱着眉头看向刘飞说道:“刘书记,我认为您应该选择住在市区,而不是这里里,很明显奥斯诺伍德这是在用激将法啊,我认为今天晚上很有可能会发生一些事情。”

    刘飞只是淡淡一笑说道:“肖建辉啊,你想想看,你能想到奥斯诺伍德在玩激将法,我能想不到吗,奥斯诺伍德今天诡异的行动你难道沒有注意到吗,从上午的故意捣乱,到下午的处处配合,在到提议晚上继续讨论,你认为奥斯诺伍德是那样的一个人吗,他可能会为我们代表团考虑吗,绝对不可能的,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奥斯诺伍德今天上午和下午以及晚上的一切行动都表明,奥斯诺伍德他是非常希望能够把我们留在这凯特山庄内,那么你在换个角度想一想,他为什么要把我们留在凯特山庄呢,肯定是想要配合某些人或者他自己的人采取一些行动啊。”

    肖建辉皱着眉头说道:“既然刘书记您能想到这些东西,为什么不回市区呢,难道市区不是更安全吗。”

    刘飞冷笑着说道:“市区安全,如果你真的要是那样认为的话,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你仔细想一想,如果真的是有人要想对我们不利的话,在哪里更方便,市区还是凯特山庄,也许你认为我们在市区更安全,但是你不要忘了,一旦我们住进市区的酒店之后,作为一家公开营业的酒店,其安保措施怎么能和这凯特山庄相比呢,而且如果我们住在那个酒店内,如果有人要对我们不利,不管是采取何种方式都是非常方便的,我们可以先做一个假设,假设真的有人要对付我们,那么我们如果要撤走或者逃跑的话在哪里更方便,酒店吗,人家只要把几个关键门口一封锁,我们就是笼中鸟了,但是在这凯特山庄却是恰恰相反,这凯特山四面都是山,山上都有树,如果我们要撤离的话,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可以进行转移,所以这对我们來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而且只要我们进入了密林之中,我们就相对來说安全了许多,所以,在这里看似是死地,其实却也是活地,奥斯诺伍德他认为他故意把我们拖延在这凯特山庄内,其实我恰恰也有这个打算,否则我干嘛要配合他们,下午谈判完成之后早就回市区去了。”

    这时,周剑雷也轻轻点点头说道:“肖书记,刘书记说得不错,从军事的角度上讲,凯特山庄相比于酒店内更容易突围,也更容易生存下來。”

    听到周剑雷说话了,肖建辉略微思考了一下,最后也轻轻点点头说道:“嗯,刘书记说得不错,不过刘书记,我认为我们的形势应该沒有那么严峻吧,毕竟我们是华夏代表团啊,难道奥斯诺伍德真的敢对我们动手不成。”

    刘飞冷笑着说道:“奥斯诺伍德绝对不敢对我们动手,否则的话,他必死无疑,我们华夏泱泱大国的威严又岂是他一个小小的议长能够挑衅的,但是他不对我们动手不代表美国人不对我们动手,你不要忘了,美国的那些金融财团和财阀势力为了能够控制住美国的货币,他们连美国的总统都敢刺杀数次,更何况是我这种人呢,虽然我现在有些地位,但是不要忘了,我毕竟还不到国*家*领*导的身份,虽然杀死我肯定会引起我们华夏高层的震怒,但是美国人认为即便是我死了,为了大局,我们华夏方面也不会采取过激的行动,两国之间的关系也不会产生多大的裂痕的,而且美国人做事一向是毕竟jiān猾,他们如果要是出手的话,是绝对不会暴露他们的身份的,所以,即便是把我杀死了,在奥斯诺伍德的配合下,他们也可以说我死于恐*怖*分子的手中,可以轻易的摘清楚莫里斯与美国人的关系,所以,我们代表团这一次的出访之旅本身就是一次冒险,更何况我还提出了一个使用人民币作为结算货币的提议呢,这就更加加剧了我们这一次出访的危险xìng。”

    肖建辉听完差点沒有晕倒,他苦笑着说道:“刘书记,既然您知道提这个会加剧我们的危险,干嘛还要提出來呢。”

    刘飞淡淡一笑,说道:“人生在世,总是要做些什么事情,这些年來,整个世界包括我们华夏,都饱受美元霸权的摧残和伤害,尤其是美国为了维护他们美元的霸权地位,居然赤*裸*裸的喊出了遏制我们华夏崛起的口号,还在我们华夏四周部署了什么第一岛链、第二岛链等封锁线,尤其是在我们的东海和南海挑动的烽烟四起,尤其是在钓*鱼*岛的问題上,他们本身就是始作俑者,现在却又摆出了一副无耻的偏袒姿态却又给自己贴上一个不选边站的标签,他们已经无耻到这种地步,我们华夏又怎么能够容忍呢,我们不能也不应该直接和美国发生冲突,因为那沒有必要,弄不好还是两败俱伤,但是我们却绝对什么事情都不做,而我要做的就是在暗中狠狠的砍美国一刀,而这一刀恰恰就是莫里斯,美国人一直在莫里斯采取高压和掠夺政策,莫里斯人民对美国人早已恨之入骨,在加上哈内斯特上台,这些都是非常好的反制美国人的机会,所以,只要我们能够和莫里斯之间建立人民币结算制度,逐渐在莫里斯让人民币取代美元,加快我们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这对美国人來讲就是一个很沉重的打击,可以逐渐挖掘美国人对我们华夏的优势,以后一旦我们和美国之间发生大规模的冲突,也许我今天所做的事情就是压倒美国这匹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或许我们会陷入危险,但是作为代表团的团长,作为一名华夏人,我总是要为我们祖国做些什么,为我们的人民做些什么,甚至是莫里斯的人民做些什么。”

    说道这里,刘飞看向肖建辉说道:“肖建辉啊,我估计今天晚上这凯特山庄内恐怕不太安全,这样吧,你带着翻译和那些商人们先乘车去市区到我们大使馆安顿下來,那里是最安全的,而且只要我不离开这里,他们应该是不会对你们动手的,他们这一次的根本目标应该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