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05章 危在旦夕

www.wuailogo.com 官途     黑子走來走去的考虑了半天,最终狠狠的咬了咬牙,然后狠狠的挥舞了一下手臂,快步走到办公桌前,打开桌子上的军用特制电脑。

    黑子的这台电脑因为是为军队特制的,所以电脑上每一个零件全都是国产的,而电脑上的cāo作系统也是经过军中顶级科研工作者采用全汉语方式,基于汉语语法和文学特点所研制的,即便是最底层的程序,也是完全采用汉语形势进行编写,而不是使用的汇编语言,而其中所有的电子芯片更是基于汉语基础进行研制,当然,很多电子芯片的数字信号处理系统及其原理借鉴了发展了多年数字电子技术,毕竟其中很多与非门、电子时钟等理念在全世界都是通用的。而采用汉语进行底层软件的设计可以从根本上杜绝美国利用在电子元器件和电子技术方面的领先优势,设置各种硬件及软件的后面程序对华夏重要军事和政治信息进行监听、监测。为什么美国在rì本方面设置几个X波段雷达便可以实现对华夏东南沿海甚至是内陆纵深地区进行监听和监测,因为美国在电子信息技术方面有着决定领先的技术优势,因为很多这方面的软硬件标准都是由美国制造出來的,而随便一个电子元器件在工作的时候都是会散发出不同频率的电磁波的,很多华夏的设计人员在进行电路设计的时候所熟知的电磁**形那些都是已知的,是美国人让你知道的,甚至是通过很多常规的仪器都是可以测量出來的。但是要知道,很多电子产品在被开发出來之前,大部分都是首先应用于军工领域的,所以,很多隐蔽的、未知的软硬件信息都是掌握在美国人的手中的。所以,美国可以通过预jǐng机和雷达对于华夏及周边国家进行电子监听和监测。

    华夏人最不缺少的就是智慧,在华夏一代又一代人的艰苦努力之下,最终研制出了基于汉语环境下的电子硬件和软件,从而确保了国防技术领域的相对安全。不过由于造价比较高昂,真正能够配备这套系统的仅仅是一些重要人物才能配备。

    黑子作为王牌特战军的领军人物,他的一举一动自然需要绝对保密。

    打开这套cāo作系统,进入一样简洁和使用的cāo作界面,黑子立刻打开一款内部即时视频通讯软件,点击了一个头像之后在进过视频虹膜认证和指纹、密码三级认证之后,视频通讯这才接通,电脑那头,一名身着军装的年轻军人向黑子敬了个礼说道:“黑子将军您好,请问有什么指示?”

    黑子沉声说道:“小王,我需要调用军用卫星,对莫里斯郊区凯特山庄附近的区域进行定点扫描,因为我发现现在我们无法联系上在那里进行谈判的刘飞等人。”

    小王听完之后脸上露出惊讶之sè,随后却有些犹豫的说道:“黑子将军,您是知道的,如果要是进行定点扫描的话,其成本是相当昂贵的。”

    黑子摆了摆手说道:“这个我知道,但是刘飞同志是我们华夏最优秀的官员之一,他的安全比起金钱要贵重得多,不要废话,立刻进行扫描,我要知道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王沒有说话,轻轻点点头,立刻打开自己身边另外一台工作电脑,输入了一系列指令之后最终调动了一颗军用卫星,对凯特山庄附近区域进行了一次高空定点电子扫描。

    过了20分钟之后,小王再次坐回到和黑子进行视频通讯的电脑前,脸sèyīn沉着说道:“黑子将军,从进行卫星扫描的结果來看,那一片的电子信号十分复杂,而且卫星信号无法穿透,从扫描结果的分析來看,那里应该设置了电磁屏蔽区,这应该是您无法联系到刘飞同志的主要原因。”

    黑子听完之后,脸sè刷的一下就沉了下來,心中的怒火一下子就汹涌澎湃起來,他知道,可能从这个时候开始,针对刘飞的刺杀行动已经展开了。

    想到这里,他立刻关掉视频软件,然后拿起专用的通讯工具开始进行部署起來。

    莫里斯首都布加雷尔郊外,凯特山庄。

    此刻的刘飞并不知道附近的电磁信号已经被屏蔽了,而恰恰他一直也沒有向外联系。因为他沒有时间。

    在贵宾楼休息了一段时间之后,便到了吃饭时间。吃饭的时候,哈内斯特和戈登、奥斯诺伍德亲自陪着刘飞一起吃的,这次饭菜准备得相当丰盛,档次也很高,而上午之时拍案离开的奥斯诺伍德此刻却显得十分友善,和刘飞说话的时候也沒有表现出任何的高傲之处,他的这种表现让刘飞感觉到十分意外,而哈内斯特则表现得相当淡定,从今天酒宴上的表现來看,刘飞对哈内斯特的能力多了几分钦佩,在他看來,哈内斯特应该是已经做通了奥斯诺伍德的工作,只是刘飞不知道哈内斯特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而刘飞却并不知道,此刻坐在他对面的奥斯诺伍德虽然表面上一片笑容,但是实际上,他的心中对刘飞和哈内斯特充满了赤*裸*裸的蔑视,他心中暗道:“哈内斯特啊哈内斯特,真沒有想到,你这老小子居然暗中掌握了我的一些把柄,用这些把柄來威胁我在今天下午的谈判中不要捣乱,威胁我过來陪刘飞一起吃饭,展现出友善的姿态。现在看你老小子这一脸淡定之sè我就想扇你几个大嘴巴,因为你太能装逼了。不过你老小子虽然城府很深,但是跟老子相比还是稚嫩很多啊,你哪里知道,老子我不过是将计就计而已,即便是你不过來威胁我,我下午也不会太过于捣乱的,因为我今天下午的主要目的是把刘飞一直缠到晚上,要让他亲口说出今天晚上留宿在这凯特山庄之中过夜的话,而守卫刘飞安全的任务是由你哈内斯特的人负责的,等到了晚上美国人的雇佣兵过來灭了刘飞之后,也就是你哈内斯特和你的加立顿联盟正式覆灭之时,到那个时候,刘飞之死的所有责任将会由你哈内斯特和你的加立顿联盟独自承担,到时候你还得要面临华夏方面的滔天怒火,在加上我和美国人里应外合的一cāo作,你必定死无葬身之地!哼哼,哈内斯特啊,刘飞,你们跟我这种老狐狸斗,还嫩得很呢!”

    中午吃饭的气氛看起來很轻松,很不可思议,但是却是的的确确发生了,这让自从到了莫里斯之后就一直在小心翼翼的华夏代表团眼中感觉到有些惊讶,尤其是对于奥斯诺伍德的态度众人更是感觉到震惊。这个时候的奥斯诺伍德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百般展现善意。甚至还为之前对刘飞和整个代表团采取的不友善态度进行了道歉。

    吃完饭之后,则是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回到房间之后,肖建辉看向刘飞苦笑着说道:“刘书记,对于今天中午那位奥斯诺伍德的表现你怎么看?我怎么感觉他这个人的表现有些反常啊?这根本就不像以前的他啊。他这样做更不符合他美国人代理人的立场和身份啊。”

    刘飞也是露出一丝疑虑之sè苦笑着说道:“说实在的,我可以肯定这个奥斯诺伍德肯定有问題,他所有的一切表现绝对都是假象,但是他为什么这样做暂时我还想不明白,因为我们能够得到的信息实在是太少了。不过嘛这也无所谓,我们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只要我们坚守自己的原则和底线,不管他们有什么yīn谋诡计都沒有用。我倒是要看看,这个奥斯诺伍德能够玩出什么花样來。”

    休息时间过后,下午的谈判正式开始。

    在下午的时候,双方之间的谈判沒有上午之时的剑拔弩张,而奥斯诺伍德更是沒有了上午之时的越俎代庖和嚣张,甚至在很多事情的表态上,他都会先向哈内斯特请示之后才跟刘飞谈,双方的谈判在友好、积极的氛围中展开。但是,谈判的进程却进展的相当缓慢,仅仅是一个签订双方友好条约,双方就谈了整整一下午,围绕着这个条约中的每一个字、甚至是每一个标点符合的用法,双方都展开了激烈的讨论,谁也不肯轻易退让。但是,最终还是达成了一致意见,不过等双方谈完之后,天sè已经黑了下來。

    这时,奥斯诺伍德笑着说道:“尊敬的刘飞团长,要不我看这样吧,我们先去餐厅吃饭,吃完饭之后我们在接着谈一下有关双边贸易的事情,你看如何?”说话之时,奥斯诺伍德眼底深处掠过一丝yīn毒之sè。

    刘飞自然是希望能够乘热打铁,尽早谈完,他轻轻点点头说道:“好,沒问題。”

    双方吃完饭之后,立刻回到了谈判桌前,展开了新一轮的谈判。不过在这轮谈判中,整整谈了三个小时,却几乎沒有多少进展,因为在双方贸易中,在第一个关*税问題上双方便无法谈拢。在这个问題上,即便是哈内斯特接连向奥斯诺伍德施压,却沒有任何作用。

    然而,此刻一心把jīng力集中在谈判桌上的刘飞却并不知道,夜幕中一支荷枪实弹的雇佣兵已经开始逼近了他所在的凯特山庄内。他的xìng命危在旦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