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03章 谈判桌上的较量

www.wuailogo.com 官途     听到刘飞的反问之后,奥斯诺伍德略微沉吟了一下,便笑着说道:“要想表达你们华夏方面对我们莫里斯的诚意,每年最少需要给予我们10亿美元的经济援助,还要在国际事务中对我们莫里斯大力支持,另外,在双方贸易交流中,你们华夏企业的产品进入我们莫里斯必须要接受30%的关税,以便于我们可以调节我们国内的市场,稳定我们国家的财政收入,否则的话,我们莫里斯是不会答应和你们签订商贸协议和友好协议的。”

    听到奥斯诺伍德这样说,哈内斯特眉头紧紧的皱了起來,因为他非常清楚,奥斯诺伍德的条件实在是太苛刻了,刘飞是根本不可能答应的,但是作为总统,考虑到莫里斯的利益,他暂时继续保持了沉默,因为他清楚,这谈判,从來都是漫天要价,落地还钱,大家都是需要慢慢商量着來的。奥斯诺伍德现在要价比较高,刘飞到时候在怎么还价莫里斯也是会占到便宜的。

    刘飞听完奥斯诺伍德的话之后,脸sè依然显得非常平静,他的目光看向哈内斯特,淡淡一笑说道:“哈内斯特先生,对于奥斯诺伍德的话你认可吗?”

    哈内斯特轻轻点点头。

    刘飞的脸上笑容更浓了,然后看向哈内斯特和奥斯诺伍德说道:“二位,你们认为我们双方今天坐在这里谈判的根本目的是什么?难道你们认为,我们华夏代表团出访你们莫里斯和你们签订商贸协议和友好关系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接受你们这些毫无道理的所谓的条件的吗?怎么?难道你们认为美国人对你们进行政治和经济上的掠夺和压榨是正常的,是可以接受的,是天经地义的,而我们华夏人和你们打交道就必须要接受你们这些所谓的条件吗?难道你们认为我们华夏是软弱无奈的吗?各位啊,看來你们还真是有些高估自己的价值了。”

    听到刘飞这样说,奥斯诺伍德脸sèyīn冷的说道:“哦?刘飞,你这些话可是说的有些言不由衷吧?你们华夏要和我们莫里斯交往的根本目的不就是看重了我们莫里斯的石油和矿产资源吗?你们不就是希望扩大你们华夏在我们莫里斯的影响力,削弱美国在我们这里的影响力吗?难道你认为你要想达到这些目的,不应该付出一些代价吗?而且你一旦和我们达成这些协议,你自己也是可以得到一份天大的政绩啊!”

    刘飞撇嘴一笑,冷冷的说道:“沒错,我不否认我们希望和你们莫里斯就石油和矿产资源达成贸易协议,但是我们华夏人做事的原则一向都是讲究互利互惠,你们卖给我们石油和矿产,我们给予你们金钱或者其他物资,这是一种双向对等的关系,如果你们认为手握资源就可以漫天要价,那你们实在是把我们华夏人看扁了,说句你们不爱听的话,少了你们莫里斯的资源,我们华夏也不会缺少什么,因为以前我们一直就沒有和你们有过这方面的贸易,而我们华夏一直运转的都非常顺畅,沒有出现过任何问題。所以,如果你们非要敝帚自珍的话,那么我也无话可说。”说道这里,刘飞的目光看向哈内斯特说道:“哈内斯特先生,说实话,对于你的人品我还是非常佩服的,我非常清楚你今天默认奥斯诺伍德意见的根本目的是想要为你们莫里斯人民多争取一些利益,但是,我现在对你非常的失望。”

    听到礼服这样说,哈内斯特脸sè有些难看了。

    这时,刘飞接着说道:“哈内斯特先生,我虽然明白你的想法,但是你应该也清楚我现在的身份,我是代表我们华夏來和你们莫里斯进行谈判的,我是代表着我们华夏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而來的,你们想要为莫里斯多争取一些利益,难道我就不想为我们华夏多争取一些利益吗?我一直在强调,国际之间的交往必须要讲究互利互惠,这是我们华夏做事的原则,任何单方面得利的局面都是不可能长久的。就像你们莫里斯现在的局势,美国人对你们一直进行压榨和掠夺,你们这些当权者和老百姓不也是对美国人恨之入骨吗?因为美国人对你们的掠夺造成了你们的贫穷和落后。同样的,如果你们想要用类似的不公平的条件來对待我们华夏,你们认为我们华夏会同意吗?哈内斯特,我现在想要你一个态度,你们莫里斯方面到底有沒有诚意和我们代表团进行谈判,如果你们沒有诚意,那么我们代表团现在就打道回府。”刘飞这番话说得铿锵有力,气节坚定,慷慨激昂。

    莫里斯方面的众人听完之后,脸上全都露出凝重之sè。

    尤其是哈内斯特的脸sè更是充满了严肃,他的眉头紧锁,看了刘飞一眼之后又看了奥斯诺伍德一眼,看到刘飞发怒之后,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之前对于奥斯诺伍德的纵容的确有些过分了。自己只是考虑到了自己的利益,却忽略了刘飞的诉求,而现在刘飞生气了。现在,他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奥斯诺伍德刚一开始就这么卖力的表现了。虽然这老家伙表面上看是在为莫里斯的大局着想,但是实际上,他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让刘飞断绝与莫里斯合作之意。但这是自己绝对不能容忍和允许的,自己费尽心机才得以让华夏代表团出访莫里斯,为的就是通过与华夏方面的合作达到制衡奥斯诺伍德等人的目的,如果这一局自己要是输了,那么以后加立顿联盟和自己恐怕都将会再也沒有出头之rì了。孰重孰轻他还是掂量的出來的。所以,哈内斯特冷冷的看了奥斯诺伍德说道:“奥斯诺伍德,希望你记住,今天这谈判桌上,我才是主导者,而你并不是总统。所以希望你最好要保持对我的尊重。”说完,哈内斯特又看向刘飞说道:“刘飞先生,我承认奥斯诺伍德的条件的确提的有些过分了。那么你可以说一说你的条件。”

    刘飞淡淡的说道:“你的话管用吗?你做出的决策他们认可吗?”

    刘飞再次给哈内斯特出了一个难題。他必须要确定哈内斯特在这群人中是否能够占据主导地位,否则的话,那么这个谈判的确沒有必要在继续进行下去了。

    哈内斯特的目光冷冷的看向奥斯诺伍德说道:“奥斯诺伍德,你认为我能不能代表我们莫里斯国家?”说话的时候,哈内斯特的眼神显得极其冰冷,声音也很平静。但是奥斯诺伍德却从中感受到了一股凛然生畏的感觉。似乎如果自己要是不认可哈内斯特的意思,哈内斯特就有办法将自己打倒一样。以前的时候,他从來沒有看到过那种眼神。

    奥斯诺伍德不是傻瓜,他知道,像哈内斯特这样的人极其善于隐忍,虽然平时对自己颇多忍让,但是如果自己过分的话,恐怕哈内斯特真的有办法对付自己,否则的话,在台上当政20多年的泛美统和联盟在大选中又怎么会输给哈内斯特的加立顿联盟呢?

    奥斯诺伍德最终还是点点头说道:“可以。”

    哈内斯特听到奥斯诺伍德肯定的答复,这才缓缓收回目光,平静的看向刘飞说道:“刘飞先生,你听到了吧?现在你可以说说你的条件了。”

    刘飞轻轻点点头说道:“我的条件非常简单,任何的经济援助都是不可能的,我们双方之间可以达成石油和矿山贸易协议,双方采取zì yóu贸易的方式,都不收取对付任何关税,这对于我们双方來讲都是非常有利的。我也知道你们莫里斯人民缺少粮食、轻重工业品等,我们华夏方面可以就你们莫里斯方面短缺的货物向你们进行出口,缓解你们这方面的压力。而最为关键的一点,我们双方在结算的时候,不能使用美元进行结算,要使用人民币进行结算。因为我们人民币才是世界上最为稳定的货币。”说道这里,刘飞又顿了一下,然后沉声说道:“当然,我们华夏也会用我们的方式來表达我们的诚意,我们可以援助你们修建一些公路和铁路,改善一下你们的交通状况,我相信这对于莫里斯人民來说,是非常有利的。我们华夏有句话说得好,要致富,先修路。我相信这句话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是适用的。”

    刘飞的话刚刚说完,还沒有等哈内斯特说话呢,奥斯诺伍德便狠狠的一拍桌子怒声说道:“不可能!刘飞,你不要痴心妄想了,你这样的条件对于我们莫里斯沒有任何的好处,哼,zì yóu贸易,我们莫里斯可是一个不发达国家,和你们进行zì yóu贸易我们只会越來越穷,而且使用人民币进行结算的话,会让我们得罪美国,这是我们绝对不可能接受的条件。”

    刘飞只是冷冷的看了奥斯诺伍德一眼,根本就沒有搭理他,而是看向哈内斯特说道:“哈内斯特先生,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