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01章 危机四伏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刘飞听到哈内斯特说完之后,眉头立刻紧皱起來。

    对于哈内斯特所提供的这个信息,他并不感觉到意外,毕竟,奥斯诺伍德是美国在莫里斯的代言人,美国是绝对不会也不希望看到华夏和莫里斯之间建立友好关系的,尤其是在奥斯诺伍德所提出的条件被拒绝之后,刘飞相信,奥斯诺伍德肯定会想办法报复的,刘飞之所以皱眉头,是因为此刻奥斯诺伍德才走沒有多久,而哈内斯特得到的消息也绝对不会是现在就得到的,肯定是之前所得到的,也就是说,在奥斯诺伍德來这里提出他的那些无理要求之前,奥斯诺伍德恐怕早就已经准备破坏这一次的双方谈判了,如果自己真的答应奥斯诺伍德的那些无理要求的话,恐怕明天的谈判奥斯诺伍德依然会有可能继续执行他们的方案,甚至是的将自己与他的谈判结果公诸于众,从而达到打击自己甚至是诋毁华夏的目的,也就是说,奥斯诺伍德伍德和自己之间的这次谈话,很有可能只是一种试探,如果真是这种情况的话,恐怕奥斯诺伍德这个人真是的太yīn险了,而在这yīn险计谋的背后,恐怕还是有着一股强大力量在支持着他的,否则,以奥斯诺伍德区区一个联盟的盟长要想yīn自己甚至是整个华夏,简直是在找死,这样想來,奥斯诺伍德的背后支持者直接呼之yù出了。

    想到这里,刘飞的脸sè渐渐yīn沉了起來。

    看到刘飞的表情,哈内斯特也有些惊讶,他有些担忧的说道:“刘飞先生,你怎么了,你不用担心的,我不会让奥斯诺伍德的yīn谋得逞的。”

    刘飞摆了摆手说道:“沒事,我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罢了,我相信你们加立顿联盟的诚意。”

    第二天上午,刘飞乘坐莫里斯方面派出的专车赶往莫里斯郊外的凯特山庄,准备参加两国间的第一次谈判。

    而就在刘飞出发的同时,在美国华盛顿。

    默根财团的董事凯特恩斯嘴里叼着雪茄,站在自己办公室内來回來去的踱步,良久之后,他掐灭雪茄,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沉声说道:“老鬼,你立刻向国际杀手联盟放出消息,向他们发布顶级悬赏令,告诉他们,现在刘飞身在莫里斯,如果谁能够杀死刘飞,只要提供准确的证据,那么就将会得到5000万美元的巨额悬赏,不过一定要记住,不要让华夏方面通过任何渠道知道是你提出悬赏的,也不要和我们默根财团或者是美国方面产生任何牵连,最好是制造出一些虚假信息,把目标引导向rì本方面,这样一來,不管刘飞是死是活,我们就可以坐山观虎斗了,都符合我们美国的根本利益。”

    等挂断电话之后,凯特恩斯这才再次点燃雪茄,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悠闲的抽起烟來,得意洋洋的说道:“刘飞啊刘飞,敢跟我们斗,我虐不死你,一个战火佣兵团就够你受的了,再给你搭上一个国际杀手联盟,足够你喝一壶的了,你要知道,现在的战火佣兵团被我们财团并购之后,经过大幅度注资之后,他们早已经今非昔比,他们的实力,比起当年在三江省和你进行较量的战火佣兵团要强上十倍不止,而现在的国际杀手联盟更是天才辈出,虽然你有周剑雷守护着你,但是国际杀手连面前前十的人,随便一个拿出來都是足以虐死周剑雷的存在,别人怕你,我凯特恩斯可不怕你,我们美国不怕你,只要你死了,便一了百了了,就算你们华夏震怒又能怎么样,和我们根本就牵扯不上关系,哼,上一次在你们海明市吃的亏,这一次我要一把赢回來。”

    凯特山庄贵宾厅内,刘飞率领整个代表团成员先和莫里斯国家的整个代表团进行了谈判前的集体见面,双方举行了一次小规模的新闻发布会,然后双方纷纷进入各自的谈判代表休息室内进行休整,20分钟之后,谈判将会正式开始。

    休息室内,刘飞表情平静的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不过他旁边的肖建辉却显得非常不平静,因为他发现这一次莫里斯方面出席的谈判代表足足有20多人,比华夏代表团出席本次谈判的成员要多一倍,那种人数多所带來的心理威压让肖建辉感觉到有些头疼,而最让肖建辉感觉到有些头疼的却是奥斯诺伍德,因为就在刚才见面的时候,奥斯诺伍德的脸上总是带着一丝寒意,尤其是和刘飞进行握手的时候,言语之间更是充满了火药味,对刘飞冷嘲热讽的,显得十分嚣张,不过当肖建辉的目光落在旁边刘飞脸上的时候,他的脸上露出一丝苦涩,因为他发现,即便是面对着如此严峻的形势,自己这位领导却是如此淡定,似乎对于奥斯诺伍德示威之举根本沒有在意,对于对方沒有按照双方对等原则进行人数配置根本沒有感受到任何压力。

    肖建辉略微沉吟了一下,还是看向刘飞说道:“刘书记,这一次莫里斯方面不按国际惯例,派了多出我们一倍的人來参与本次谈判,您怎么沒有提出反对意见。”

    刘飞依然闭着眼睛,十分淡定的说道:“反对,我为什么要反对呢。”

    肖建辉苦笑着说道:“刘书记,他们很明显是希望通过人数上的优势想要在气势上压倒我们啊,这样对我们非常不利啊。”

    刘飞依然十分淡定的说道:“人数多又怎么样,谈判上的事情并不是人数多就能取得上风的,只要我们坚定自己的原则,他们人数再多也沒有什么用,相反的,他们人数多反而并不一定是他们的优势,反而会成为他们的劣势,人数多意见就不能统一,就会出现彼此之间相互矛盾的情况,这对于我们來说也是一个机会,尤其是今天的情况非常明显,莫里斯的谈判队伍中分成了两个阵营,哈内斯特阵营和奥斯诺伍德阵营,他们之间就算是人数再多,也未必能够取得上风的,不要着急,我估计谈两次之后,他们自己就会主动的减人了。”

    “主动减人,不会吧。”肖建辉想不明白刘飞为什么会这样说。

    刘飞却是淡淡一笑说道:“不要着急,很快你就会知道为什么了。”

    而就在刘飞这边在会议室内进行休息的时候。

    华夏,某集团军司令部内。

    黑子坐在办公室内正在审阅着一分新的训练大纲,这份训练大纲是旗下参谋部拟定出來的有关今年军事演习的训练大纲,越看黑子的眉头越是紧皱起來。

    看完之后,黑子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沉声说道:“陈参谋长,你过來一趟。”

    很快的,身材提拔的陈参谋长出现在黑子办公室内。

    黑子拿起桌子上的训练大纲说道:“陈参谋长,这份训练大纲是你们参谋部拟定出來的最终版本吗。”

    黑子的脸sè本來就挺黑的,所以即便是他黑着脸对方也看不出什么來,不过听到黑子的语气有些不善,陈参谋长略微犹豫了一下,轻轻点点头说道:“是的。”

    黑子突然狠狠的把那份大纲丢在陈参谋长的身前,抬起头來冷冷的说道:“陈参谋长,如果你只有这种水平的话,我会向上级申请把你调离的,不要认为你有一些关系到了我们军里就可以混事过rì子,我告诉你,我们集团军内随随便便拿出一个副参谋长,不,仅仅是拿出一个普通参谋來,他拟定出來的作训大纲都会比你这份作训大纲要好上千百倍,我不知道你以前到底是怎么拟定的,但是我要告诉你,在我们这个军里,我们的素质要求不仅要比普通军团训练刻苦,即便是演习的时候,我们也要高水平的演习,我们的演习绝对不是演戏,我们作为王牌军,特战军,我们对自己的要求是招之能战,战之必胜,我们最基本的作训要求是能打仗,打胜仗,而且我们特战军虽然也有作训大纲,但是绝对不是你这种演戏一般的大纲,我们以前的作训大纲从來都是只设定演习目标,而不是设定任何过程,所有决策都由红蓝双方自主决定,我要看的、我们要展示给上级领导的是我们红蓝双方的指挥官怎么样通过自己对作战环境的判断做出自己的决策,我们所有的一切都必须围绕实战出发,再给你4个小时的时间,4个小时之后,我希望看到一份能够充分体现我们特战军水准的作训大纲出现在我的面前,你不要认为你是参谋长就可以乾坤独断,我们是一个团队,是一个整体,你必须要充分利用集体智慧拟定出一个真正优秀的作训大纲出來,4个小时我看不到一份满意的大纲,将会直接向上级提出对你的罢免建议。”

    听完黑子的话之后,陈参谋长的脑门一下就冒汗了,对于这位黑面包公的名声在來这个特战军之前他也是听说过的,沒有想到脾气竟然如此火爆,虽然他心中对于黑子如此指责十分不满,但是作为一名军人,他有着自己的骄傲,他拿起身前的大纲,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说道:“黑子将军,请您放心,4个小时之后,我会拿出一份让您满意的大纲的。”

    看着陈参谋长离开之后,黑子嘿嘿一笑,喃喃自语道:“臭小子,老子把你特地从上面要过來,就是看中了你的天赋和能力,虽然你沾染了一些不好的习气,但是在我手中好好打磨一下,我相信你一定会绽放出真正属于我们华夏军人的光辉的,不过你小子可得做好吃苦的准备啊,在我手下干活,可沒有那么轻松。”

    就在这个时候,黑子桌子上的电话响了,接通完话之后,黑子的眼中顿时流露出两道寒光,咬着牙说道:“什么,国际杀手组织悬赏5000万美元要刘飞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