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00章 怒斥

www.wuailogo.com 官途     在肖建辉看來,刘飞顶多晾哈内斯特十多分钟也就差不多了,毕竟哈内斯特好歹也是莫里斯的总统啊,但是让肖建辉和哈内斯特沒有想到的是,整整30分钟过去了,刘飞依然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依然沒有要接见哈内斯特的意思,这让旁边的肖建辉感觉到有些心急了。

    肖建辉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看闭目养神的刘飞有些焦虑的说道:“刘书记,现在已经半个小时过去了。”

    刘飞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却并沒有说什么,肖建辉见状也就不再说话了,他知道,自己这位顶头上司做事有主见的狠,自己还是别咸吃萝卜淡cāo心了。

    时间整整过去四十五分钟之后,刘飞这才睁开眼睛看向霍洪波说道:“洪波啊,打电话让哈内斯特过來吧。”

    霍洪波接到刘飞的指示,连忙给服务台打电话,让他们喊哈内斯特过來。

    此刻,哈内斯特等得也有些焦急了,因为他心中的估计也就是十多分钟左右,却沒有想到刘飞竟然一下子就晾了自己40多分钟,这让他心中相当不爽,但是作为一名成熟的政治家,他却是一个不会把自己的喜欢喜形于sè之人,他相信以刘飞现在的地位,这样做绝对是有他自己的想法的,而国际交往之中,大家需要考虑的往往是利益,需要忍耐一些。

    哈内斯特站起身來,迈步不慌不忙的來到刘飞他们等候着的会议室内。

    推开房门之后,哈内斯特笑着主动伸出手來说道:“刘飞先生,真是对不起啊,今天因为有特殊的事情沒有能够在总统府接待你,我像你表示诚挚的歉意。”

    刘飞站起身來,笑着伸出手來和哈内斯特握了握说道:“哈内斯特先生,你太客气了,谁家里沒有一些事情呢。”刘飞的话很少,意思却很耐人寻味。

    双方坐下之后,哈内斯特苦笑着说道:“刘飞先生,我知道您对于此事肯定是不满意的,但是我还是要最后向您强调一点,我以及我背后的加立顿联盟都是非常有诚意的,我们希望能够和贵党建立非常良好的合作关系,和贵国建立良好的友谊。”

    刘飞听完之后,淡淡一笑,说道:“哈内斯特先生,对于你们的诚意我非常理解,也非常感谢,我们华夏方面也有同样的意愿,因为我们双方合作和建立友好的关系对于我们双方国家和人民都是非常有利的,我们能够实现经济上的互利互惠互补,有利于我们两个国家互通有无,能够一起发展。”说道这里,刘飞却把脸sè突然沉了下來,声音有些严肃的说道:“哈内斯特先生,我们不远万里來到这里,我相信我们的诚意你和你的加立顿联盟应该也能够感受到我们的诚意吧,但是,你可知道我们代表团到了你们莫里斯之后,都受到了什么待遇,有关这一点,我相信戈登应该向你汇报过了吧,机场通行受阻达一个多小时,到了总统府你不在,安排宴会的时候却安排了一个比简陋的房间,饭菜却是sè香味俱不全的四菜一汤,哈内斯特先生,我想问一问你,你们莫里斯的诚意到底表现在哪里,身为执政者,你以及你们加立顿联盟就是这样表达你们对于我们代表团欢迎的诚意吗,难道你认为我们华夏代表团的尊严一而再再而三的受到践踏就是你们所释放的诚意吗,我知道,你肯定要说这一切都是泛美统和联盟搞的鬼,但是我想问一问,难道对于这一切你们加立顿联盟一点察觉都沒有吗,一点预防xìng的措施都沒有吗,难道连最基本的保障措施你们都沒有采取吗,难道你们认为仅仅是凭借一张嘴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能表达诚意了吗。”

    说道这里,刘飞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起來,他沉声说道:“哈内斯特先生,我知道,那些美国人、欧洲人包括rì本人最喜欢在一些细节上通过一些故意的失误來表达他们对于其他国家和民族尊严的一种侮辱,就像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在我们华夏代表团身上接连发生的几次失误,并列冠军在悬挂国旗的时候居然还能出现一上一下的情况,我也知道,你们莫里斯深受西方文化和思维方式的影响,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合作,是需要双方都付出诚意的,是要用实际行动來表现自己诚意的,至少我可以保证,任何国家的使者到了我们华夏以后,在接待上还从來沒有出现任何的失误之处,以前不会,今后也不会,因为我们华夏对于任何一位朋友甚至是敌人都是充分尊重的,所以,作为有意向合作的合作伙伴而言,如果某一方连一点担当都沒有,那还谈什么合作的诚意,在你们莫里斯的一亩三分地上,你们连我们华夏代表团最基本点的权利和尊严都无法维护,那么我们华夏代表团又怎么能够相信,就算是我们达成了合作协议,缔结了友好和平条约或者是其他的商贸协议,那么你们又凭什么维护我们华夏的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我们华夏有句话叫见微知著,从一些细节上就可以看出很多东西,我们华夏代表团的诚意早已经释放出來了,但是你们的诚意在哪里,我看不到。”说道这里,刘飞的语气中流露出浓浓的失望之sè。

    听到刘飞说完这番话以后,不仅哈内斯特被震撼住了,就连肖建辉也被震撼了,因为他们谁也沒有想到,刘飞竟然会说出如此一番充满了质疑和质问的话來,此刻,肖建辉的心再次纠结起來,他现在非常担心哈内斯特会不会因为刘飞的这番质问和质疑而恼羞成怒,拍案而走。

    此刻,哈内斯特的心中的确有些愤怒,但是他的城府却极深,他只是略微思考了一下刘飞所说的这番话,却很快明白了刘飞这番话中所想要表达出的真实意图,刘飞是在向他要一种保证,一种可以保证合作之后华夏利益不会受到损害的保证,而这是两国之间进行合作的前提。

    想明白这一点,哈内斯特的怒意渐渐消失了,因为他清楚,如果换做是自己,处于刘飞的那个位置上,自己肯定也得说出这番话來的,最为重要的是,加立顿联盟房间内的气氛有些沉重起來,所有人都在沉默着。

    过了几分钟之后,哈内斯特这才抬起头來,眼神中充满真诚的看向刘飞说道:“刘飞先生,因为你们代表团今天所受到的这些遭遇,我再次向你们表示歉意,我承认,在有关接待你们的问題上,我们加立顿联盟做得不够到位,准备得也不够充分,但是我可以保证,从明天开始,我们加立顿联盟会做好每一个细节,我们会和泛美统和联盟斗争到底,虽然现阶段我们加立顿联盟在实力对比中不占优势,但是我们会尽一切所能,确保你们代表团和你们华夏方面的正当权益。”

    听到哈内斯特这样承诺,刘飞的脸sè这才舒缓了一些,语气也缓和了很多,淡淡的说道:“嗯,那就多谢哈内斯特先生了,哈内斯特先生,不知道今天晚上你特意前來,所为何事。”

    哈内斯特略微沉吟了一下,哈内斯特虽然知道刘飞不一定会回答自己,还是问出了自己心中的一个疑问:“刘飞先生,我在楼下等候的时候看到奥斯诺伍德从酒店里离开,我想他应该是來见你的吧,不知道他所來为何。”

    刘飞听完之后,淡淡一笑,说道:“本來我是不应该告诉你的,但是,由于我们华夏方面对于和由你所领导的加立顿联盟以及莫里斯这个国家缔结友好关系、达成商贸协议充满诚意,所以我可以告诉你,奥斯诺伍德过來是想要我们华夏给予他们泛美统和联盟以经济援助,而他们开出的条件是可以帮助我们代表团实现我们本次出访的任务。”

    听到刘飞说完之后,哈内斯特的表情一下子就紧张起來,握着水杯的手也有些发抖,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奥斯诺伍德竟然玩了这么一招釜底抽薪之计,如果刘飞他们要是真的同意了奥斯诺伍德的条件的话,那么可就沒有自己什么事情了,虽然他的城府极深,但是这个时候,却还是有些紧张的问道:“那么刘飞先生,你们的意思是……”

    刘飞淡淡一笑,说道:“哈内斯特先生,我们华夏一向是讲究诚信的国家,既然我们是受到你的邀请來的,自然是不会和奥斯诺伍德达成任何合作协议,而且我们始终相信,虽然你们加立顿联盟现在还处于劣势,但是作为一个真正能够为人民着想的联盟,你们一定会取得最终的成功的,所以,我们已经拒绝了他的要求。”

    听完刘飞的话之后,哈内斯特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看向刘飞的目光中多了几分感谢,也多了几分欣赏,他沉声说道:“刘飞先生,谢谢你的支持和信任,你放心吧,我会努力推动这次我们双方的合作的。”说完这句话之后,哈内斯特脸上却又露出凝重之sè说道:“刘飞先生,虽然我有信心推动我们双方的合作,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一下,我们之间要想一下子就达成合作的可能xìng很小,前景是美好的,但是过程却是曲折的,据我得到的绝密情报,明天我们双方之间的谈判上,泛美统和联盟方面可能会想办法进行捣乱的,还希望你们华夏方面能够沉着应对,不要意气用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