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99章 拒见哈内斯特

www.wuailogo.com 官途     听到翻译的话之后,刘飞略微沉吟了一下,然后看向翻译霍洪波说道:“洪波,告诉服务台,就说我今天有些累了,如果要是哈内斯特先生有什么事情的话,明天谈判的时候在详谈吧。”

    霍洪波听完之后就是一愣,他沒有想到,刘飞连奥斯诺伍德都会见上一面,但是却直接拒绝了哈内斯特。

    看到霍洪波愣住了,刘飞不由得一皱眉头:“翻译啊。”

    霍洪波连忙把刘飞的意思翻译了过去,很快的,电话那头传來了哈内斯特的声音,哈内斯特此时已经接过了话筒对霍洪波说道:“翻译先生,请你转告刘飞先生,就说我不会耽搁他太长时间的,我只是想跟他认真的谈一谈。”

    霍洪波把哈内斯特的话跟刘飞说完之后,刘飞只是冷冷的摇摇头说道:“告诉哈内斯特先生,就说我这边真的是太累了,还是明天再谈吧。”

    很快的,霍洪波便把刘飞的意思翻译了过去,哈内斯特听完之后眉头不由得一皱,挂断了电话,他沒有想到,在莫里斯的地盘上,刘飞竟然还如此高傲,这让他心情有些不爽。

    就在这个时候,奥斯诺伍德那庞大的身体从电梯内走了出來,看到哈内斯特居然也來了之后,奥斯诺伍德脸sèyīn沉的看了哈内斯特一眼,然后充满讽刺的说道:“哎呦,哈内斯特总统先生,你怎么亲自來这里了,这样可不好啊,你毕竟是我们莫里斯的最高领导啊,你亲自來拜见刘飞的话,可是要给我们莫里斯丢脸的啊。”

    听到奥斯诺伍德这样说,哈内斯特冷冷的说道:“奥斯诺伍德,你不是也來了吗,难道你就不感觉丢脸吗。”

    奥斯诺伍德哈哈大笑道:“我有什么好丢脸的啊,我又不是总统。”说道这里,奥斯诺伍德淡淡的说道:“哈内斯特先生,你可要注意你的身份哦。”说完,奥斯诺伍德撇了撇嘴,向外走去。

    看着奥斯诺伍德离去之时左右摇摆的蠢样子,哈内斯特想到了胖鸭子,但是哈内斯特心中却非常清楚,奥斯诺伍德人虽然长得胖,但是大脑的反应却是非常快,为人也非常yīn险,自己以前的时候沒少在他手里吃亏,虽然现在自己上台了,但是奥斯诺伍德依仗着自己掌握着议会,总是处处给自己设下各自牵制,小动作不断,让自己也是非常头疼,现在奥斯诺伍德竟然在自己之前拜访了刘飞,不知道刘飞和奥斯诺伍德之间到底谈了些什么内容,想到这里,哈内斯特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本來刘飞拒绝见他让他非常的愤怒,他都已经准备转身离开了,但是见过奥斯诺伍德之后,他想要见一见刘飞的意志就更加坚定了,因为他冥冥之中有种预感,如果自己今天要是见不到刘飞的话,恐怕这一次邀请华夏派团出访莫里斯的真正目标就无法达成了,而自己也将会因此失去一个极好的机会。”

    想到这里,他让服务员再次跟霍洪波联系了一遍,电话接通之后,哈内斯特从服务员手中接过电话沉声说道:“翻译先生,请你转告刘飞先生,就说我会一直在酒店大厅内等候他的。”说完,他便挂断了电话,随后,走到酒店休闲区找了一张座椅坐了下去。

    酒店的服务员也是莫里斯人,她们此刻都感觉到十分震惊,在她们的心中,总统就说天,但是却沒有想到,这位新上任的总统竟然会在自己的国家遭遇到外国代表团的冷遇,这让她们十分不理解。

    而此刻,霍洪波已经把哈内斯特的意思跟刘飞说了一遍。

    刘飞听完之后,脸sè这才缓和了一些。

    这时,肖建辉看向刘飞,脸sè显得有些难看了,虽然他十分想要忍着什么都不问,但是面对着刘飞拒绝了哈内斯特的拜见,他还是忍不住了,不过这一次他却学聪明了,不敢在向以前那样对刘飞说话的说话那么嚣张了,他看向刘飞,充满了谦恭的说道:“刘书记,我相信您拒绝哈内斯特肯定是有自己的考虑的,所以我想向您请教一下,在这个时候,您为什么要拒绝见哈内斯特呢,我们这一次不是受到他的邀请才会过來的吗,而且我们之间要想和莫里斯之间达成合作协议,还得靠着哈内斯特來推动呢,得罪了他对我们华夏也沒有什么好处啊。”

    听到肖建辉这样问,刘飞的脸sè显得比较温和,他笑着说道:“肖建辉啊,你的这些问題问的非常好,我可以跟你稍微解释一下,我之所以拒绝哈内斯特是因为哈内斯特之前我们在总统府的时候遭受到了莫里斯的冷遇。”

    听到刘飞这样解释,肖建辉皱着眉头说道:“刘书记,我记得您之前正是因为我们沒有看到哈内斯特还特别夸奖他了呢,因为哈内斯特在人质危机与接待我们之间选择去解救人质危机,您认为他的这种决定表现出了他作为一名政治家为国为民的伟大情怀,您不是非常欣赏他的吗,那么为什么现在您却反而因为这个问題又故意为难他呢。”

    刘飞沉声说道:“肖建辉同志啊,你说的沒错,我是因为这个问題夸奖过他,但是夸奖过他赞同他的这种选择,并不意味着我们华夏代表团沒有任何意见,对于他的选择我们华夏代表团可以理解,但是作为华夏代表团的团长,我必须就这个问題表现出我们华夏代表团对于遭受到冷遇的不满,不管这种冷遇是因为他的决策造成的,还是因为奥斯诺伍德的捣乱造成的,但是结果就是我们受到了冷遇,很多时候,国家与国家之间的较量与交往最终看得都是结果,而不是过程,我认可他的选择,认可他这个人,但是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我对于他本人的人品认可之上,而且这个认可也是要打上一个引号的,因为我之前并沒有和他打过交道,我所有得到的资料,都是通过网络以及相关的渠道得到的信息,这些信息的真实xìng和可靠xìng都是有一定的水分的,而且就算是我得到的资料100%都是真的,我依然会做出现在的这种选择。”

    肖建辉更是不解了:“为什么呢。”

    刘飞冷笑着说道:“如果他真的是一个为国为民的人的话,那么在他心中,他最为看重的肯定是莫里斯人民的利益,而不是我们华夏人民的利益,那么今天所谓的人质危机事件的真实xìng又到底有几分是真的呢,我们作为一个外來者,我们能够得到的信息和情报又有多少呢,我们怎么会确定这个人质危机是不是他凭空杜撰出來的,就算这人质危机事件是真的,是否真的就到了非得他哈内斯特亲自去解决的地步呢,会不会哈内斯特故意不接待我们,就是为了给我们整个代表团施加压力,让我们在将來和莫里斯之间的谈判中做出更多的让步呢,退一万步讲,就算他沒有这种心思,但是我们代表团在今天总统府所受的的那些冷遇,如果被外国的新闻媒体报道出來,那么我们华夏的面子是不是会受到损失,我们凭什么不可以把这个面子找回來呢,我认可和欣赏哈内斯特是一回事,涉及到我们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的时候,我该怎么做又是另外一回事,身为代表团的团长,我必须时刻考虑到我们华夏的整体形象,考虑到维护我们国家的利益,所以,在现在给予哈内斯特一些冷遇,不管从任何角度上讲,对我们华夏來说都是有利的,也是最符合我们华夏的国家利益的。”

    肖建辉沉默了一下,然后突然说道:“但是如果哈内斯特因此而对我们不满甚至怀恨在心的话,那么对我们岂不是非常不利。”

    刘飞冷笑道:“如果他真要是这种心理的话,那么他就不配成为我们的合作伙伴,如果真要是说不满的话,也应该是我们代表团表示不满,而不是他哈内斯特,不过我相信哈内斯特作为一名成熟的政治家应该不会是这样一个小肚鸡肠的人,但是,我们必须要对哈内斯特进行一下初步的考验才行,否则,我们凭什么相信他一个刚刚上台实力又比较弱的联盟可以确保我们的这次谈判能够获得成功,谈判成功之后,又可以确保我们华夏在莫里斯的利益不受到泛美统和联盟的干扰和阻挠呢,肖建辉同志啊,我再跟你重复一下我的观点,在任何时候,尊严和面子都是自己赚來的,而不是别人给的,在国际外交中也不例外。”

    肖建辉听完再次沉默了下來,刘飞的话再次让他感觉到震撼,这一次,他被刘飞那缜密的思维给震撼住了,同时,肖建辉也意识到,以刘飞现在的表现,如果这次出访之旅真的能够最终成功的话,那么刘飞在外交上的才华将会是异常夺目耀眼的,其他任何人要想和刘飞比拼在外交上的才华恐怕都有可能因为刘飞在莫里斯的成功而显得暗淡无光,因为现在莫里斯的局势实在是太复杂了。

    想到这里,肖建辉心中暗道:“刘飞啊刘飞,不知道这一次你会让哈内斯特等候多长时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