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98章 强势拒绝

www.wuailogo.com 官途     说道这里,刘飞的脸sè显得严肃了许多,看向肖建辉的眼神也带了几分凝重,说道:“我拒绝奥斯诺伍德的第二个原因在于哈内斯特和他的泛美统和联盟身上,尤其是哈内斯特。”

    肖建辉一愣:“哈内斯特。”

    刘飞点点头:“沒错,就是哈内斯特,肖建辉同志啊,在对待哈内斯特的认识上,这是你的短板,就像前段时间董永生被拿下的问題一样,你再次犯了识人不明的错误,这国际政治较量与合作和我们国内的政治较量与合作都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除了彼此之间耍弄的政治手段之外,识人、用人也是相当关键的,而要想真正的识人,就必须把这个人所处的时代、背景、生平事迹以及亲眼所见所感等诸多因素综合在一起进行考量,而哈内斯特这个人,在來莫里斯之前,我曾经对他进行过比较详细而又系统的研究,通过对他研究我发现,这是一个充满了崇高爱国热情的人,他的一生几乎都奉献给了莫里斯的民*族*独*立和解*放事业,他一直在坚定不移的推进把美国势力从莫里斯赶出去的进程,致力于减少美国对于莫里斯人民的压榨和掠夺,而经过将近20多年的不懈奋斗,哈内斯特在莫里斯的民众之中赢得了极高的口碑,虽然哈内斯特的加立顿联盟现在的实力相当于泛美统和联盟还稍显弱小,但是你不要忘了,当时我们太祖爷的时候,我们党比起老蒋领导的势力要弱多少,但是正因为我们党紧紧团结住了群众,赢得了民心,所以最终太祖爷率领我们党领导着全国人民走向了最终的胜利,民心所向,大势所趋,所以我断定,纵然莫里斯的前进道路是曲折的,但是最终肯定会走向辉煌的胜利,在莫里斯全民觉醒之后,奥斯诺伍德和他的势力终将土崩瓦解,而现在,恰恰是处于哈内斯特以及加立顿联盟的关键时刻,雪中送炭往往要比锦上添花要好,所以,我们现在和哈内斯特搞好关系,远比和奥斯诺伍德搞好关系要重要得多。”

    听刘飞分析到这里,肖建辉的脸sè变得更加凝重了,他沒有想到,刘飞竟然对哈内斯特如此推崇和重视,甚至是如此肯定,他皱着眉头说道:“刘书记,你为什么会如此肯定哈内斯特呢。”

    刘飞笑着说道:“因为当时我们刚刚來的时候,在人质危机和接待我们的抉择中,哈内斯特选择了去解决人质危机,在真正政治家的眼中,任何时候,国家利益和人民的利益要高于一切,而在政客眼中,政治利益和小团体利益、自身利益高于一切,这一点是政治家和政客最本质的区别,而哈内斯特是真正的政治家,奥斯诺伍德则是典型的政客,或许政客会在某一阶段扬威耀武,但是放眼天下,真正能够扭转乾坤的人往往都是政治家,所以,作为代表团团长,我认为投资于哈内斯特要比投资于奥斯诺伍德对于我们华夏來说更为重要,也更为有利。”

    听刘飞这样说,肖建辉皱着眉头沉思了一会,最后轻轻点点头,说道:“嗯,那第三个原因是什么。”

    刘飞沉声说道:“这第三个原因是我们自身的原因,肖建辉啊,你不要忘了,这一次我们可是哈内斯特邀请过來的,如果我们反而和哈内斯特的对手搅合到了一起,那么哈内斯特会怎么样看待我们,那么全世界的媒体和政治家们会怎么看待我们,任何时候,任何地方,任何势力之间,诚信往往无比重要,沒有了诚信,谁会和你交朋友,沒有了诚信,谁会认可你所做出的承诺,谁愿意和进行国际贸易与交流,而我们华夏是一个讲诚信的国家,我们华夏自始至终都奉行的是诚信与平等相交的原则,这一点不管是我也好,任何人担任代表团的团长也好,都是必须要严格遵守的,这代表着我们国家的国际形象,如果我为了自己眼前的政绩,却损毁了我们华夏的国际形象,那么我将会成为我们华夏的罪人,这并不是我想看到的,肖建辉同志,现在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肖建辉听完之后,沉默了一会,然后看向刘飞充满真诚的说道:“刘书记,看來这一次是我的想法错了,我向你道歉,你说的沒错,作为一名华夏的官员,在国外的时候,我们始终都要注意维护我们华夏的尊严和形象,我们始终都要维护我们华夏的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这件事情就按你说的办吧。”

    听完肖建辉的话之后,刘飞看向肖建辉的目光中多了几丝疑惑,但是却有多了几分欣慰,刘飞相信肖建辉跟随自己出访的目的绝对不只是代表团副团长这么简单,他甚至都做好了强行按照自己想法去推进的准备,但是却沒有想到,在最关键的时刻,肖建辉却选择了支持自己,这让他对肖建辉的觉悟和人品多了几分肯定,不管肖建辉以前在海明市做过些什么,不管他如何和自己作对,但是有一点却不能否认,肖建辉在大是大非上却还是比较有原则有立场的。

    很快的,刘飞和肖建辉等人再次出现在会议室内。

    看到刘飞他们出现,奥斯诺伍德的脸上露出了得意之sè,他相信,经过一番讨论之后,刘飞他们肯定会向自己屈服的,因为只有和自己合作,华夏方面包括刘飞才能确保自己利益最大化,他相信,身处刘飞的那个位置,做出和自己合作的决策才是对他最为有利的。

    等刘飞他们坐下之后,奥斯诺伍德充满高傲的一笑,语气中也沒有了先前的那种尊敬,只是淡淡的说道:“刘飞,怎么样,你们做出最终的决定了吗。”

    刘飞轻轻点点头说道:“嗯,我们已经决定了。”

    奥斯诺伍德哈哈大笑道:“怎么样,是和我们合作了吧,不过我认为每年2亿美元的经济援助有些太少了,如果你们要想和我们合作的话,最少每年得给我们3亿美元的经济援助。”

    奥斯诺伍德直接坐地起价,将政客那丑陋的嘴脸尽显无疑,在他的眼中,什么诚信啊、公平啊全都是摆设,他要的只有利益,他信奉的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老大。

    刘飞听完奥斯诺伍德的话之后淡淡一笑说道:“奥斯诺伍德先生,我非常遗憾的告诉你,你理解错了,对于你所提出的那些条件,我们华夏代表团一个都不答应,因为我们这个代表团代表的是我们华夏整个国家,所以,我们需要的是和你们莫里斯整个国家进行谈判,而不仅仅是你们泛美统和联盟,因为你们并不能代表整个莫里斯国家。”

    听刘飞说完之后,奥斯诺伍德脸上原來流露出來的那满脸得意的笑容顿时便僵硬住了,随后转化成了满脸的愤怒,他的双眼中几乎可以喷出火焰來,他的脸庞似乎在顷刻之间都有些扭曲了,他瞪着双眼满脸yīn冷的说道:“刘飞,这就是你们整个代表团所作出的最终决定吗,你可要想清楚了,你们现在可是在我们莫里斯的土地上,我们泛美统和联盟可是莫里斯最大的势力,得罪了我们,在莫里斯你们将会寸步难行。”

    刘飞淡淡一笑,声音中充满了坚定:“奥斯诺伍德先生,我相信我刚才的意思已经表达的非常清楚了,这就是我们最终的决定,不会有任何的改变了,另外,对于你最后的这些话,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是在威胁我们整个华夏代表团呢。”

    奥斯诺伍德冷冷一笑:“随你怎么想,不过刘飞,早晚你会后悔作出今天这样的决策的。”说着,奥斯诺伍德脑门上青筋暴起,猛的站起身來,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俯着身体怒视着对面的刘飞。

    刘飞脸sè依然是那样的淡定从容,笑着说道:“不好意思啊,我刘飞长这么大了,还真是很少后悔我所作出的任何决策,我们华夏人的骨头很硬,我们从來不惧怕任何威胁,东海和南海那边局势多么复杂,美国在那边到处搅风搅雨的,但是现在结果又怎么样呢,我们华夏可有一丝一毫的惧怕。”

    奥斯诺伍德冷冷看了刘飞一眼说道:“刘飞啊,你实在是太自信了,记住我今天送给你的最后一句话,太自信的人一般都会死的很早的,我们莫里斯并不是你们华夏的东海和南海,那里是你们华夏的主场,这里却是你们的客场,而且忘了告诉你们了,我们莫里斯的局势并不太稳定,所以你们这个代表团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哦。”说完,奥斯诺伍德转身向外走去。

    面对奥斯诺伍德的威胁,刘飞不屑一笑,他这一声,经历了太多的风风雨雨,但是依然坚定的走到了现在,对于任何的威胁,他都等闲视之。

    奥斯诺伍德走了,刘飞站起身來刚要起身,翻译的手机响了,电话是服务台打过來的,翻译告诉刘飞:“刘委员,哈内斯特总统现在就在酒店楼下,他希望能够和你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