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96章 当着刘飞面玩嚣张

www.wuailogo.com 官途     而此刻,在听完刘飞和奥斯诺伍德之间的对话之后,肖建辉也笑了,而且对于奥斯诺伍德眼底深处掠过的那丝得意和不屑肖建辉也看出來了,只不过肖建辉作为刘飞的同事,对于刘飞刚才那番言论自然听得非常明白,刘飞那番话虽然表面上是接受了奥斯诺伍德的道歉,但是实际上,刘飞所说的那番话是典型的华夏式官话,听起來特别给奥斯诺伍德面子,实际上在这番话的背后,却有着一番深意,而且刘飞的话中也是柔中带刚,肖建辉作为在华夏宦海中沉浮了多年的老鸟,自然听得出來,刘飞的潜台词是,我接受你奥斯诺伍德的道歉,但是我却保留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权利,而且我需要视你接下來的表现而行事。

    肖建辉心中冷笑道:“奥斯诺伍德啊,如果你真的认为刘飞被你给忽悠过去了,那你可要大错特错了,刘飞这家伙可是连我肖建辉都在他的手中吃了很多亏啊。”

    听到奥斯诺伍德说应该不会出现了,刘飞的表情立刻变得严肃起來,沉声说道:“奥斯诺伍德先生,你的话有些问題啊,我认为像今天这样的事情不是应该不会发生,而是肯定不会发生,在我看來,国与国之间的交往要讲究平等互助,哪怕是我们的价值观不同,所处地域不同,但是大家都是共同生存在地球这个大家庭内,随着如今世界经济的全球化速度越來越快,大家总是会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如果要是像今天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恐怕对于两国之间的关系都沒有任何的好处,我们华夏人虽然人老实,脾气也非常好,但是我们也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一旦有些事情超越了我们容忍的底线,我们绝对会采取反制措施的,我想,如今的东海形势你应该看得到吧。”说道这里,刘飞的脸sè渐渐yīn沉了下來,语气也显得严肃起來。

    然而,对于刘飞如此严肃的表态奥斯诺伍德却只是淡淡一笑,说道:“刘书记,我不能说肯定不会发生,因为这个世界上谁也不能肯定意外事件的发生,但是作为莫里斯的议长,我肯定会努力阻止不和谐事件发生的。”

    说道这里,奥斯诺伍德的老虎尾巴终于展现出來,他沉声说道:“好了,刘书记,这个问題我想我的态度已经非常清楚了吧,也沒有必要在进行讨论了,我今天之所以深夜來访呢,也是有着我的一些打算的,作为莫里斯的议长,我自然是非常希望我们国家能够和华夏处好关系的,不过呢,您也知道,我们莫里斯地处非洲,经济非常不发达,所以很多时候,我们往往受制于人,尤其是像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他们通过各种手段对我们莫里斯的局势进行着影响,但是说实在的,作为一个主*权国家,我们自然不愿意受制于人,非常希望能够和华夏这样的世界新兴大国和新兴经济体之间处理好关系,但是呢,我们也有我们的难处啊,你们华夏不是有句话叫人穷志短嘛,我们莫里斯目前就处于这种状态,如果你们华夏能够本着两国长远友谊出发,在经济上给予我们一定程度援助的话,那么我想我们莫里斯就能增加一些抵抗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影响的底气,而我们莫里斯与华夏之间的友谊之树也会像我们莫里斯的一些热带植物那样,万古长青,我相信,作为一名负责任的、有战略眼光的大国,作为华夏的委员,刘飞先生肯定是不会吝啬于这些小小的付出吧。”

    刘飞听到奥斯诺伍德的这番话之后,眼神中不由得流露出一丝玩味之sè,因为他发现,这个奥斯诺伍德真的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人,他本身现在仅仅是莫里斯的议长而已,而不是总统,但是他现在竟然口口声声的说要让华夏给予莫里斯经济援助,这明显是捞过界了啊,而且即便是谈判,刘飞也不认为奥斯诺伍德可以代表整个莫里斯的态度,而这些问題,也应该是明天谈判桌前需要讨论的问題,而不是在这间会议室内进行讨论的,如果自己真的和奥斯诺伍德进行谈判的话,那么哈内斯特又该被放在何种位置之上呢。”不过刘飞心里虽然这样想,但是嘴上却并沒有这样说,因为他也想摸一摸奥斯诺伍德的真实意图,摸一摸他的底牌是什么,所以刘飞笑着说道:“奥斯诺伍德先生,对于我们华夏來说,我们是一个放眼长远的国家,我们是有着我们的战略考量的,对于一些和我们华夏有着良好合作关系、友谊关系的国家进行一些经济援助,我们是会进行考虑的,但是呢,我们华夏的钱也不是大风刮來的,我们华夏的钱是我们华夏老百姓付出一点一滴的血汗赚來的,所以,我们的每一分钱都需要花在刀刃上,所以,我有一个问題想要问问你,你是代表你们莫里斯国家來和我对这个问題进行探讨的呢,还是代表你自己或者是代表你们泛美统和联盟和我进行探讨的呢。”

    听到刘飞这样问,奥斯诺伍德便听明白刘飞的意思了,他知道,刘飞在暗示他不能代表整个莫里斯国家的意志,所以他淡淡一笑说道:“尊敬的刘飞先生,我可以十分明确的告诉你,我并不是代表我们莫里斯国家來和你进行谈判的,而是代表我们泛美统和联盟來和你进行谈判的,而且如果你们要进行经济援助的话,钱也是应该打到我们泛美统和联盟的账户上,而不是打到莫里斯的账户上,这笔钱的使用权应该是由我们泛美统和联盟來进行支配,我知道,你作为华夏的代表团团长,你本次的任务是希望和我们莫里斯之间的关系加深一下,让我们之间的贸易关系更紧密一些,尤其是你们华夏希望通过交易获得我们莫里斯的石油和矿产资源,但是我希望您能够看清楚目前我们莫里斯的形势,虽然目前在台上执*政的是加立顿联盟,但是真正控制莫里斯石油资源和矿产资源的却是我们泛美统和联盟,而就算我们在台下,加立顿联盟要想获得这些资源的控制权,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办到的事情,而且说句不客气的话,他们根本就不可能真正获得这些的掌控权,因为美国是绝对不会愿意看到加立顿联盟真正控制我们莫里斯的经济命脉的,因为由我们泛美统和联盟掌握着更有利于他们在我们莫里斯获得利益,但是,作为这个联盟的盟长,我非常清楚,如果我们联盟只是和美国搞好关系,而忽略了和其他国家尤其是像华夏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之间进行合作,那么对我们莫里斯來讲也是一个重大的损失,而且如果我们长期依赖美国的话,也容易受到美国的控制,很难摆脱,尤其是不管是我本人也好,我们联盟也好,我们都非常清楚,美国人是非常贪婪的,野蛮的,他们在我们莫里斯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掠夺、压榨我们的资源,获得利益,而绝对不是共同发展,而这也正是我们联盟希望和你们华夏合作的基础,但是,做任何事情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如果你们华夏要想和我们莫里斯整个国家达成友好协议,包括经济贸易协议,那么沒有我们联盟的同意,你们是根本不可能获得成功的。”

    听到奥斯诺伍德这样说,刘飞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來,他沒有想到,奥斯诺伍德竟然这样赤*裸*裸的提出索取好处甚至是直接进行威胁,奥斯诺伍德的意思非常清楚,如果自己不同意对泛美统和联盟进行经济援助,那么他们就不会同意莫里斯与华夏签订友好协议,签订贸易协议。”

    奥斯诺伍德在说话的时候,一直在仔细观察着刘飞的表情,在看到刘飞脸上露出沉思之意的时候,奥斯诺伍德笑着说道:“尊敬的刘飞先生,我可以把我们联盟的态度跟你表达的更明确一些,只要你同意给予我们联盟以经济援助,那么我可以保证,你们华夏代表团不仅可以获得我们莫里斯的友谊,而且我们之间的经贸协议我们联盟会大力进行推进,让你可以轻轻松松的获得这个天大的政绩,我知道这次出访能否获得成功对你本身來讲也是非常重要的,而且我们联盟的胃口并不大,只需要每年给予我们2亿美元的经济援助就可以了,我相信这点钱对于你们华夏每年数万亿的GDP來讲只是毛毛雨而已,但是,我把话也放在这里,如果你们要是不同意给予我们联盟以经济援助的话,那么我可以保证,接下來你们整个代表团在我们莫里斯什么都别想达成,因为即便是在政界,我们泛美统和联盟的实力也远远超过了加立顿联盟。”

    等奥斯诺伍德说完这番话之后,房间内的气氛一下子就紧张起來,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刘飞的脸上,因为谁也沒有想到,奥斯诺伍德的话竟然如此直白,如此嚣张,如此肆无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