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95章 奥斯诺伍德来访

www.wuailogo.com 官途     听到奥斯诺伍德來访,刘飞的眉头一下子就紧皱起來,心中暗道:“都这么晚了,这个奥斯诺伍德來找我做什么?难道他认为他做了这么多的事情,我会给他号脸sè看不成?”

    此刻,不仅仅是刘飞,就连肖建辉、周剑雷等人也全都眉头紧皱起來。显然,谁也沒有想到,奥斯诺伍德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突然來访。

    这时,肖建辉看向刘飞说道:“刘书记,您说这个奥斯诺伍德前來到底想要做什么呢?”

    刘飞淡淡一笑说道:“不管他到底有什么意图,我们都不必太过于上心,我们只需要以不变应万变就可以了。”说道这里,刘飞看向翻译说道:“洪波,让奥斯诺伍德上來吧。老肖,走,咱们去会议室等他。”

    说完,刘飞迈步向外走去。

    刘飞他们所选择的房间距离酒店的小会议室并不远,而刘飞他们在到來之前,使馆方面考虑到刘飞他们有可能会在这里会见宾客,便把距离他们不远处的小会议室暂时租用了下來。对于这些情况刘飞早就了解的非常清楚了。

    刘飞和肖建辉來到会议室后不久,房间的门一开,奥斯诺伍德那肥胖的大肚子便挺了进來。

    人还未至,奥斯诺伍德那听起來比较爽朗的笑声便传了出來:“尊敬的刘飞先生,这么晚了还要过來打扰你们真是不好意思啊,沒有影响到你们的休息吧?”

    刘飞笑着说道:“奥斯诺伍德先生,你太客气了,我们刚刚吃完饭沒有多久,还沒有到睡觉的时间呢。”

    奥斯诺伍德充满笑意的一笑说道:“是啊,那真是太好了,看來我來得还算是时候,并不讨人厌。”

    这时,刘飞只是淡淡一笑,并沒有接话,而是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奥斯诺伍德先生,我想你深夜來访肯定是有事情吧?”

    奥斯诺伍德轻轻点点头,不过当他看到肖建辉和翻译都在会议室内的时候,不由得微微一皱眉头,看向刘飞说道:“刘书记,我今天过來,主要是想要单独和您谈一谈,而且我知道您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jīng通英语,所以咱们之间单独交流并不存在语言上的障碍。”

    听到奥斯诺伍德这样说,肖建辉的眉头不由得一皱,他沒有想到奥斯诺伍德竟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他的脸sè便yīn沉了下來,很明显,他现在已经看出來了,奥斯诺伍德认为刘飞在整个代表团内可以做到一言九鼎。

    这时,刘飞却是淡淡一笑,说道:“奥斯诺伍德先生,你是在忌讳着我身边这两位吧,不过我认为你大可不必,因为我身边这两位,一位是我们代表团的副团长肖建辉同志,另外一位则是我们的翻译同志,咱们两个人之间进行的谈话,最终都是要经过他们两位同志确认之后才会被上报上去的,所以,他们两人在这里,对于咱们之间进行的谈话不会产生任何负面影响。”

    对于刘飞來讲,他并不希望单独和奥斯诺伍德进行谈话,毕竟肖建辉是以一种监督者的身份而存在的,如果避开他谈任何话題,其公信力都将会产生折扣,而最为重要的是,刘飞虽然沒有任何其他的想法,但是刘飞做事却绝对不是鲁莽之人,他深知,有些时候,你沒有害别人之心,别人却不一定就沒有害你之意,自己在国外的时候,每走一步都必须要小心谨慎才行,尤其是面对着像奥斯诺伍德这样根本就不把礼义廉耻、道德正义等原则放在眼中的美国走狗,他必须小心戒备,以免中招。而有肖建辉和翻译在身边,则可以极大的减小自己的风险。

    听到刘飞这样说,肖建辉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开來。而奥斯诺伍德的眉头却是略微皱了一下,不过他看到刘飞的表情很是坚定,尤其是想起肖建辉代表团副团长的身份,也就轻轻点点头说道:“既然这样,那咱们就一起谈吧。不过刘书记,我想确认一下,在你和肖建辉先生之间,到底谁为主导,我应该和谁进行谈话。”

    听到奥斯诺伍德这样问,刘飞并沒有说话,而是看了肖建辉一眼。

    肖建辉连忙说道:“我只是副团长,一切以刘书记的意思为主导。”

    肖建辉并不是愚蠢之人,他知道,刘飞沒有直接说出來,只是为了给自己面子而已,而面子很多时候并不是别人给的,而是自己争取來的。

    听到肖建辉这样说,奥斯诺伍德轻轻点点头说道:“嗯,好,那么我接下來的谈话主要是和刘飞先生之间展开了。”说道这里,奥斯诺伍德并沒有着急展开谈话,而是起身把房门关好,甚至把窗户全都给关上了,窗帘也拉上了,这才走到刘飞对面坐下,看向刘飞说道:“尊敬的刘飞先生,首先,我要向您郑重的道歉。”

    “道歉?”听到奥斯诺伍德提到道歉这个词语,刘飞的眼睛眨了眨,对于外国人的思维方式他可是非常清楚的,尤其是对于像奥斯诺伍德这样的人,要想他们道歉,除非是他们真的是被逼的山穷水尽的时候,沒有任何退路了,他们才会道歉。因为美国人在华夏展开转*基*因黄金大米的人体实验,什么时候发表过官方的道歉,美国公司研制的一些可以严重导致孕妇体内婴儿畸形的所谓的保护婴儿成长的药物在几十年间导致了数万婴儿出生就产生生理缺陷,他们又什么时候进行过道歉?美国人发动了那么多侵略别国的战争,造成了那么多的无辜平民伤亡,他们又什么时候道歉过?正是因为对于外国人思维方式的了解,刘飞对于奥斯诺伍德提到道歉一词感觉到非常的惊讶,然后淡淡的说道:“道歉?奥斯诺伍德先生有什么可以向我们道歉的?”

    奥斯诺伍德苦笑着说道:“尊敬的刘飞先生,你就不要在我的面前在装模作样的了,我相信你应该非常清楚,从今天你们华夏代表团下了飞机之后,你们所受到的一系列刁难和为难之举,都是我下面的人故意让人设计的。我也沒有想到他们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出來,这让我感觉到非常的愤怒,我已经把我的手下严肃的批评一顿了,我今天前來,主要是向你们代表团道歉的。因为我的手下一些不友好的举动给你们所带來的一些上伤害我深表歉意。”说完,奥斯诺伍德站起身來,冲着刘飞深深鞠躬致意。

    看到奥斯诺伍德摆出这番架势來,刘飞的嘴角微微翘了起來,一丝冷意悄然浮现在刘飞的眼底深处。他非常清楚,无事献殷勤,非jiān即盗。世界上沒有免费的午餐,在美国式思维方式主导下的这些政客,从來都是无利不起早的。恐怕在其道歉的背后,绝对隐藏着更加yīn险的主意,所以,此刻的刘飞对奥斯诺伍德提高了心中戒备的级别。而且对于奥斯诺伍德道歉之时采取的模糊态度,刘飞心中更是不屑,刘飞非常清楚,今天华夏代表团所遭受的刁难所有的策划,绝对不是奥斯诺伍德下面的人敢拍板做主的,要知道,今天华夏代表团的遭遇相当于和台上执政的哈内斯特等人对着干,尤其是今天的一切举动对方根本连副总统戈登的面子都沒卖,这一切的背后要说只是奥斯诺伍德下面的人所为,恐怕就是三岁小孩都不会相信,更何况像刘飞这种政坛jīng英呢,而奥斯诺伍德把责任直接推给手下,一來可以撇清自己,二老则是进退自如,甚至还给了刘飞他们一个jǐng示,那就是他依然保留着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权利。

    此刻,肖建辉的眉头则紧紧的皱着,他心中也在盘算着,这个奥斯诺伍德葫芦里面到底卖的什么药,虽然他对于这些外国人的思维方式不如刘飞了解的深刻,但是在他看來,既然奥斯诺伍德已经采取了这些措施,那么他的道歉沒有任何意义。

    这时,刘飞淡淡的摆了摆手说道:“奥斯诺伍德先生,我这个人吧,胸怀还是比较大度的,有些事情,我可以原谅,有些事情我也可以不在意,但是,我做事也有我自己的底线。不过呢,对于你的道歉我接受,但是呢,我希望此类事件最好不要再次发生了。”

    听到刘飞的话之后,奥斯诺伍德连忙说道:“一定一定,尊敬的刘飞先生,请您放心,类似的事情我认为应该不会再次发生了。”说完之后,奥斯诺伍德的眼底深处掠过一丝得意和不屑,心中暗道:“刘飞啊刘飞,你小子还是年轻啊,居然这么轻松的就被老子给忽悠住了。”

    听完奥斯诺伍德的话之后,刘飞只是冷冷一笑。他听出來了,奥斯诺伍德的话中有话。很显然,他这番话是在为后面他今天來访的主要目标进行着铺垫。至于奥斯诺伍德眼底深处掠过的那丝得意和不屑,刘飞自然早就了然于胸,只是他的脸上依然显得十分平静,并沒有任何表示。而默默的等待着奥斯诺伍德打出他接下來的底牌,他想要看一看,奥斯诺伍德今天來访,还特意玩了一个道歉的小插曲,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