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94章 听其言、察其行

www.wuailogo.com 官途     而此刻,就在奥斯诺伍德乘车前往莫里斯大酒店准备去宰刘飞的时候,刘飞他们已经在大使馆方面的安排下在当地一家纯正的华夏餐厅内吃了一顿地道鲁菜风味的大餐,返回酒店之后,刘飞、肖建辉、周剑雷、方华军等人坐在客厅内,开始讨论起今天的局势來。( )

    肖建辉沉声说道:“刘书记,我看今天的情况有些诡异啊,那个戈登似乎倒是对我们很友好,但是奥斯诺伍德似乎对我们很恶劣。不断想方设法的对我们华夏的尊严进行侮辱。”

    刘飞听完之后冷冷一笑,说道:“哼,奥斯诺伍德不过是美国人的一只狗罢了,他这样做,只是想要向他的美国主子证明他有利用的价值,而且从今天和奥斯诺伍德的交锋來看,这个家伙明显是一个口蜜腹剑、两面三刀之人,像他们这样的人和美国那些金融财团一样,他们的眼中从來就沒有什么礼义廉耻,他们有的只有实用主义,主要对他们有利的东西,他们都可以拿來利用,他们可以嘴里说着什么民*主和正义,手中却干着邪恶和肮脏的事情出來,所以,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我们不能有任何的妥协和退缩,必须要给予坚决的回击,让他们清楚的明白我们维护我们国家尊严的决心是坚定不移的。”

    肖建辉听到刘飞这番话,心中再次肃然起敬,不论刘飞对于奥斯诺伍德的评价是否正确,紧紧是刘飞在这件事情上的表态便让他看到身为委员的一种堂堂正气,一种身为华夏脊梁之人身上所蕴含的强烈民族jīng神。虽然身上肩负着一定的任务,但是随着肖建辉和刘飞之间这次外出接触的时间增长,他发现,刘飞身上竟然有一种不经意间散发出來的强烈的人格魅力,这种人格魅力让他都有些钦佩。

    略微沉默了一下之后,肖建辉转换了话題,因为他担心自己对刘飞佩服的多了,无法完成自己的任务了。毕竟,自己能否完成任务,关系到自己的前程,关系到自己后台对自己的态度。而自己要想完成任务,必须得和刘飞在某些时候处于对立的一种状态。

    这时,周剑雷突然说道:“老大,我感觉今天下午我们到达总统府的时候,哈内斯特总统恰恰离实在是太巧合了,在联想到后面奥斯诺伍德接连使出yīn招,我任务在哈内斯特前往郊区去处理人质危机事件的背后,绝对存在着一些yīn谋,甚至很有可能这是奥斯诺伍德所设计下的调虎离山之计。”

    刘飞听完之后轻轻点点头说道:“嗯,这一点我也有些怀疑,只不过我们沒有证据罢了。不过即便是怀疑,我们也可以看得出來,这一次奥斯诺伍德和他所领导的泛美统和联盟依然还在坚定的执行着美国人的战略意图,他们是想要坚决阻止我们和莫里斯这个国家之间建立更为密切的关系啊。这才是最令人头疼的问題。”

    这时,肖建辉沉声说道:“刘书记,既然你看出來哈内斯特前往郊区是中了调虎离山计,那么是不是我们可以主动和哈内斯特总统他们联系一下,坐下來來一个秘密谈判,这样岂不是可以减少一些不必要的阻碍,能够尽快达成我们本次出访的目标?”

    刘飞听完之后淡淡一笑,摇摇头说道:“主动和他们联系?完全沒有这个必要!也不能这么做。”

    肖建辉一愣:“为什么不能这么做?这样做才能显示出我们华夏希望和莫里斯国家或者是加立顿联盟之间友好发展的诚意啊?”

    刘飞笑着说道:“肖建辉同志啊,这一点你还真是说错了,如果我们真是主动这样去做了的话,那么很有可能我们这次出访任务就完不成了?”

    肖建辉立刻问道:“不会吧?这怎么可能呢?”

    刘飞沉声说道:“肖建辉同志,这就是我们华夏人的思维方式和这些外国人思维方式不同造成的,如果是在我们国内,两个阵营之间的交流或许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运作來达成合作协议,但是,在面对外国势力的时候却不同。因为在我们国内,我们华夏的传统文化是讲究诚信至上的,我们是讲究谦恭礼让的,如果在我们占优的情况下我们主动去联系对方,对方可能认为我们比较有诚意,但是那些外国人的思维方式和我们华夏人不一样,尤其是哈内斯特他们这些曾经深受美国人殖民的国家,他们或多或少都会沾染上美国人那种实用主义思维方式,那种强*权*政治的方式,所以,和外国势力打交道的时候,我们绝对不能在采取我们华夏国内的那一套方式,必须要区别对待。而且,抛开思维方式不同这一点以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国际政治势力之间的交往必须要讲究一个对等和公平的原则,如果我们主动和他们联系,我们反而就被动了,而且我们在换一个角度去想一想,如果哈内斯特他们的加立顿联盟如果连眼前这样一个小小的局面都应付不了的话,那么我们与他们之间的合作真的有必要吗?我们华夏并不是救世主,我们既然代表我们国家出访,我们要做到的是要确保我们国家的战略利益最大化,要确保我们国家的人民可以通过和莫里斯国家之间的友好交往和商贸往來可以互利互惠。如果我们贸然和哈内斯特他们进來密谈,弄不好我们反而会陷入到加立顿联盟与泛美统和联盟在莫里斯之间的内耗之中,从而牵扯我们国家的jīng力,而这一点恰恰是美国人最愿意看到的。美国人一直想遏制我们华夏的崛起和发展,甚至不惜在我们华夏的东海和南海挑起一拨又一拨的sāo扰,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又怎么能自己在主动去跳进美国人早已经蓄意设计好的陷阱中去呢?”

    听到刘飞这样说,肖建辉不由得一皱眉头说道:“哦?刘书记,难道你的意思是,加立顿联盟邀请我们到莫里斯來访问并缔结更加紧密的战略联系,很有可能是美国在背后cāo控,甚至这是美国人故意针对我们所设下的圈套?”

    刘飞苦笑着说道:“国际政治较量往往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谁又能够分得那么清楚呢?在政治利益和国家利益面前,你能够保证一个看起來很正派的政客沒有和美国人勾结吗?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为什么我们华夏古往今來都有汉jiān的存在呢?所以,不管事实如何,我们在国外和外国势力打交道的时候,必须稳扎稳打,绝地不能贪功冒进,否则一旦因为我们cāo作不善影响到国家的利益那就是我们的过失了。而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我们华夏从來沒有插手别的国家内政的习惯,如果别人不來挑衅我们,我们是不会轻易涉入别的国家内部事务的,在这一点上,我们和美国人是完全不同的。美国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轻易发动战争去侵略和压榨别的国家,但是我们华夏不会。因为我们奉行的是dú lì、和平、自主的外交政策,我们一贯主张所有国家都是平等相交的。所以,在如何与莫里斯之间进行合作,与哈内斯特之间进行相交,我们必须得听其言、察其行之后,才能做出最终的决定。所以,明天的第一次对等谈判会上,我们进行完第一轮的谈判之后,才能看出一些端倪。”

    这一次,对于肖建辉的疑问刘飞解释的非常详细,因为他非常清楚肖建辉此次跟随自己出访,并且还担任了代表团副团长的职位绝对不是偶然,而是有些人故意为之,甚至自己的一言一行都有可能到达某些人的耳朵里。而这个传达之人就是肖建辉。所以,虽然平时在海明市的时候,刘飞可以无视肖建辉的影响,但是在国外却不行,而且作为代表团的团长,自己必须要表现出对于整个代表团的掌控力,而如其中稳定代表团内部,凝聚代表团的向心力这也对自己能力的一种考量。所以,这一次的出访考验是全方位的,而在这种情况下,跟肖建辉把自己的想法解释清楚,争取到肖建辉的支持和理解,又是必须的。否则,如果肖建辉真要是托自己后腿的话,在如此内外交困的情况下也是非常麻烦的一件事情。

    听完刘飞的话之后,肖建辉略微沉思了一下,然后轻轻点点头说道:“嗯,刘书记说得非常有道理,看來在这件事情上我思考的有些不够周密,那就按照刘书记的意思办吧。”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内的电话响了,翻译走过去接通了电话。等通完电话之后,翻译霍洪波看向刘飞说道:“刘书记,电话是服务台打过來的,她们说莫里斯国家的议长奥斯诺伍德已经到了服务台那里了,他问您有沒有时间,他想跟您谈一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