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93章 能骗就骗

www.wuailogo.com 官途     听到周剑雷说完,刘飞轻轻点点头说道:“嗯,剑雷,做的不错。”说完之后,刘飞看向奥斯诺伍德和戈登笑着说道:“戈登先生,奥斯诺伍德先生,非常感谢你们今天的盛情款待,不过对于你们的饭菜口味,恕我无法认同,今天这饭菜就送给这些记者朋友们吃吧,我们这些华夏人吃不惯西餐,更吃不惯非正宗的中餐,我们还是回酒店去泡方便面去算了,或者到时候我们会去街上看看有沒有纯正的中餐馆。告辞了。”说完,刘飞迈步向外走去。

    肖建辉等人跟在后面,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现场一下子就安静了下來,不管是奥斯诺伍德也好,戈登也好,在座的记者也好,谁也沒有想到,刘飞竟然会來了这么一手,不仅连筷子都沒有动,还把现场的饭菜扁的一文不值!

    而此刻的奥斯诺伍德的脸sè更是yīn沉的如同黑布一般,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设计得非常好的双重圈套,刘飞竟然如此野蛮的跳了出來,刘飞不仅沒有顾忌到这些新闻媒体的存在,更是根本就沒有顾忌到他和戈登的面子问題,他本來认为刘飞会无奈的选择吃个哑巴亏,但是刘飞竟然直接甩手走人,还连带着点评了一下饭菜的质量,而刘飞最后那句去吃方便面或者吃中餐馆,更是明显的充满了对于所谓的莫里斯国宴的不屑。

    这时,那名采访刘飞的记者因为在外面等了好久已经有些渴了,所以端起刘飞面前那晚珍珠翡翠白玉甲鱼汤喝了一口,然而,当他那一口汤刚刚喝到嘴里,还沒有咽下去呢,脸sè立刻就变了,眼睛也瞪大了,随后噗的一口,直接把那口汤喷在桌面上,然后不停的咳嗽着,呕吐着,想要把胃里的东西都吐出來。

    折腾了好半天,那名记者这才算稍微缓解了一下,然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说道:“狗屎啊狗屎,这汤根本就是给猪吃的泔水嘛,都馊了!”

    而此刻,刘飞他们已经走出国宴厅,向着大巴车走去。

    看到这种情况,戈登连忙狠狠的瞪了奥斯诺伍德一眼,冷冷的说道:“奥斯诺伍德议长,你真是苦心积虑啊,你玩得够狠的啊。”说完,他迈步向刘飞他们追了过去。

    等追上刘飞之后,他立刻对司机说道:“去华夏海鲜城,刘委员,我带你们去吃海鲜去,那地方是正宗的华夏口味。”

    然而,刘飞却摆了摆手看向戈登说道:“不用了,戈登先生,把我们直接送到酒店吧。吃的问題我们自己解决。”

    听到刘飞这样说,戈登也看出來了,刘飞已经忍无可忍了,他只能心情忐忑不安的说道:“刘书记,今天的事情非常对不起啊,本來我都安排的豪好好的了,但是奥斯诺伍德却把我之前的所有安排都给推翻了,他又擅自安排了。对于沒有能够安排好这次的接待事宜我非常抱歉。”

    刘飞只是轻轻点点头,却什么都沒有说,大巴车内的气氛一下子就沉寂了下來。随后,刘飞仰面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了。

    看着刘飞沉默不语,戈登的脸sè开始凝重起來。刘飞的表情他看的非常清楚明白,如果说机场受阻事件刘飞表现出了大度,宴会房间选择上表现了智慧和容忍的话,现在的刘飞恐怕已经不想在忍了,即便是自己依然保持着真诚,但是刘飞的态度却已经开始发生转变了。对于刘飞之所以会发生这种转变戈登心知肚明,所有的问題都是出在自己这一方面。所以,他的心情也显得有些沉重起來。

    不过为了表现出加立顿联盟方面对于刘飞他们此行的重视,戈登亲自把刘飞他们送到酒店里安顿好之后这才离开。

    不过他刚刚走出刘飞他们所下榻的莫里斯国际大酒店,戈登便拿出手机來,上了车之后,他的手机已经拨通了总统哈内斯特的电话。

    “哈内斯特先生,你那边的人质事件处理的怎么样了?”戈登心情沉重的问道。

    哈内斯特沉声说道:“嗯,这边已经差不多了,估计再有1个小时左右就可以回去了。刘飞那边接待的怎么样了?他们对我们的接待还满意吧?”

    听到哈内斯特这样问,戈登苦笑着说道:“哈内斯特先生,这正是我要跟你说的事情,这次的接待任务,我沒有很好的完成,我是來向您道歉的。”

    “沒有完成好?到底是怎么回事?”听到戈登这样说,哈内斯特的脸sè一下子就凝重了起來。刘飞他们一行可是自己主动邀请过來的,能否获得华夏方面的支持对于他们加立顿联盟來说都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随着自己上台之后采取了一系列的举措初步赢得民心,美国方面对于自己越看越不顺眼了,如果自己不能想办法拉到华夏的方面的支持的话,恐怕以后加立顿联盟在莫里斯的rì子恐怕还是会越來越艰难啊。

    戈登把整个接待过程中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哈内斯特详细的说了一遍,哈内斯特听完之后气得双眼瞪得大大的,怒声说道:“这个奥斯诺伍德真是太无耻,太yīn险了,他竟然敢接连安排这么多的事情來阻止我们和刘飞之间建立起友好的关系來,看來这小子是坚定的要跟rì本政客那样甘心做美国人的走狗了!实在是太过分了。不行,绝对不能让他的yīn谋诡计得逞,否则的话,错过这一次机会,恐怕我们加立顿联盟将会陷入困境之中,以后要想再次获得华夏方面的支持恐怕就更加困难了。我看这样吧,等我处理好这边的事情之后,我亲自去拜访一下刘飞,今天晚上,我们务必要把我们之间的这种心结解开,否则明天我们莫里斯与刘飞他们进行谈判的时候,恐怕双方很难达成一致意见,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这一次的策划恐怕就要彻底落空了。而且我已经得到消息,奥斯诺伍德正在暗自策划着什么事情,我比较担心的是他会采取一些比较强硬的手段对付我们。我们现在的实力比起他们來毕竟差的很远,所以尽快和刘飞他们达成合作协议,建立起良好的合作关系,这对于防止奥斯诺伍德他们采取强硬手段逼我们下台有着比较好的震慑作用。所以,对于刘飞他们我们必须要高度重视才行。尤其是刘飞,我相信他也不希望他此行失败,我们双方都有共同的利益诉求,但是关键是要找到一个突破口。所以,今天晚上的私下拜访我必须得好好的准备准备。”

    戈登点点头说道:“嗯,您说的沒错,有什么需要我这边做的您尽管吩咐。”

    随后,哈内斯特和戈登开始谋划起來。

    而就在他们这边进行讨论的时候,奥斯诺伍德也已经把自己今天在迎接刘飞他们整个过程中所作出的一系列成果跟他的美国主子全部汇报了一遍,获得了对方的高度赞许,并且鼓励他继续努力做下去,一定要想办法破坏华夏方面与莫里斯之间达成更加密切战略关系的协议,并且还跟奥斯诺伍德许诺,只要他做得好,美国方面会加大对于他的支持力度。

    奥斯诺伍德特点头哈腰的表示自己一定会努力做好的。等挂断电话之后,奥斯诺伍德直起腰杆來,迈步在房间内开始來回來去的踱步起來。一边走奥斯诺伍德一边不停的咒骂着:“可恶的美国佬,真他nǎinǎi的不是东西,就知道许诺空头支票,这谁不会啊,口口声声说给援助,给资金,但是现在你们屁都沒有给啊,你们不就是想要利用我來牵制和阻挠华夏方面与莫里斯來进行合作吗?但是你们不见兔子不撒鹰这一手做的也太yīn险了。我可不像菲律宾那个阿鸡诺那么脑残,听你忽悠忽悠就和华夏方面对着干了,那样老子就太傻了。不行,绝对不能把宝全都压在美国人身上,这个世界上就属美国人最靠不住了,恐怕在美国人的眼中我不过是一枚小小的棋子而已,当我有价值的时候,他们会支持我,捧着我,但是如果我沒有价值了,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把我抛弃,我必须得好好的为我自己谋划一下才行。”想到这里,他停住脚步,喃喃自语道:“我应该怎么去做呢?”

    略微沉思了一下,他咬了咬牙说道:“靠,管他呢,先私下跟刘飞接触一下再说,看看能不能从刘飞那里捞取一些好处,这年头,这世道,就是利己主义横行,只要能给自己带來利益最大化,能坑就坑,能蒙就蒙,能骗就骗,反正华夏方面钱多人傻,沒准许给刘飞一些空头支票刘飞就上钩了呢。”想到这里,奥斯诺伍德立刻大声说道:“坎贝尔,备车,去莫里斯国际大酒店。我们去宰一宰刘飞这头肥羊。”说完,奥斯诺伍德似乎想起了刘飞被自己一刀一刀宰割的场景,得意的哈哈大笑起來。